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场面肯定是有点人仰马翻的,并不太擅长搏击的白浩南面对这样以少打多的局面,连逃出去的机会都不大。

    更让白浩南吃惊的是,当他好不容易一回头,发现那小伙子被打得比自己还要惨!

    而且很明显刚才自己被围攻的时候,这个小伙子背靠在自己身后还帮忙阻挡了好几下,包括现在,那个黑人迎宾一拳朝着白浩南后脑勺来的,被这个颇有些年轻纤瘦的年轻人全力以赴的挡住,只是身板单薄拽不住的同时,自己脸上还挨了一下,之前的不用说,反正这一拳,直接把小伙子的右脸打成熊猫眼,下眼睑几乎是瞬间充血变成乌紫色!

    白浩南皮厚肉紧得多,一边抬手格挡,一边吃惊的拉住了摇摇欲坠的小伙子,这个明明刚才是情敌的家伙居然帮自己挡了好几下,他还是很感激的一把猛抱起对方,照例又是直接砸出去!

    真的,以少打多又没个什么趁手的东西,白浩南别提打起来多憋屈!

    现在直接把个男人砸出去,对方几人不得不让开些,然后倒霉的小伙子嘡一声砸在外面的酒桌上!

    本来打斗两三分钟里都局限于卫生间这个角落,终于延展出去,把闻声挤在那看热闹的酒客们哄闹一下,有人倒是帮忙摁住小伙子没让他直接摔桌子下面去!

    白浩南则终于借着这个机会冲上去一拳打在有个黑人脸上,感觉对方和他一样橡皮人似的完全打沙袋反应,那就顺势用肘子砸另一个当地酒保,这边惨叫一声捂脸倒地的同时,白浩南再猛踢别人,他也就靠点腿上功夫活命!

    之前就被他踹到过的另名黑人可能有点怕这一脚踢实,哪怕那浓妆艳抹的包臀裙“美女”已经站在卫生间门口尖叫怒骂,还是下意识的躲让一下,白浩南才趁机冲出包围圈!

    不管那位LADYBOY叫得有多么凶狠或者发嗲,他都无福消受这种美色,也没什么可以要找回场子的,白浩南那难得的羞耻心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简直无颜面对在场任何一个围观酒客,明明十分钟前还那么嚣张得意的一起走开,现在却打得这样鸡飞狗跳,要不要这么丢脸啊!

    白浩南觉得都没法面对自家那还躲在车厢里等着的狗子了!

    对?!

    提到自己的车辆,白浩南终于想起来什么,冲到那些轰然散开点的酒客身边时候,还是一把捞了已经有点半昏迷的小伙子一起逃,后面在那个“女人”的叫嚣声中,十来个酒保迎宾锲而不舍的追出来!

    白浩南扛个人跑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车辆就在外面十几米的路边,他也不打算直接冲跑发动车辆,远远的遥控钥匙开门直接把倒霉的小伙子扔在引擎盖上,一把抓了驾驶座的车门拉开,猛的拔出那支卡在车门内侧的手枪,就好像是被孙猴子使了定身术一样,举着钢管、棒球棍甚至还有砍刀冲出来的几个男人立刻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叮叮当当掉下东西双手举高高,连转身跑都不敢!

    可能在国内夜场看见手枪的几率会非常小,以白浩南这么鬼混的频率,也就追杀自己那次看见过手枪,但在溙国,他知道这要常见得多!

    整个东南亚的枪支泛滥问题都比较严重,虽然普通人手里肯定不会多,但很多人应该都亲眼看见过,明白看见持枪者最好还是不要随便乱动……

    因为这边有时候抢个手机抢个包什么都会冒出来一支军用手枪,还毫不犹豫的会开枪!

    这跟国内涉枪必大案形成鲜明对比,所以当初也正是工程车上那支枪把白浩南吓得不敢报案说清楚的。

    正所谓越懂越怕,大多数溙国人就太怕这个了,连宋娜都怕,现在白浩南终于体会到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嚣张,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几声过去把刚才打得最起劲的那个家伙掉下的东西踹飞,猛然两脚踹翻他,好爽!

    就差仰天大喊老子胡汉三又回来了!

    哼哼!

    再能打有个屁用啊,还不是得怕老子手头八两三!

    白浩南直接用枪口指着远处那个拿了瓶矿泉水本来气定神闲靠在门口的LADYBOY,非常桀骜的用摆动的枪口示意他或者她过来!

    刚才还在发飙的高挑人妖,现在老实得像只鹌鹑,端着水浑身发抖的过来,光是看这泫泪欲滴的楚楚可怜模样,白浩南已经把身上的疼痛忘了个干净,心下大乐:“卧槽!不就是不跟你搞PY嘛,你就把老子打成这样……”一边说,一边把手枪对着别人摇摆抖动,光是这么点动作,那人妖更吓得全身跟着枪口不停的躲让。

    对于自己找错了约炮对象,白浩南其实没多大恨意,对方恼羞成怒的打一架,他也不太爱计较这种事儿,想想那庄家都杀人灭口的要赶着他跑到东南亚,他都没什么报仇的心思,现在只是吓唬泄愤为乐而已,伸手从对方手里拽下那瓶冰镇矿泉水,在人妖不知所措的同时拧开盖直接淋到引擎盖上的小伙子头上,他其实是很乐于看见这小伙子再跟这人妖去约炮的,恶作剧的心态……

    结果冰水的刺激让小伙子清醒些,艰难睁开眼看见那个人妖半蹲在地上,那几个打人者全都在他身后举手,然后远处的玻璃房子酒吧外挤满了看热闹的酒客,当然,都尽量站在枪口朝向之外,所以正面比较少,这样可能才让小伙子想起来自己经历了什么,惨叫一声艰难想起身都难,白浩南赶紧伸手,那小伙子一瘸一拐的挂在他身上,看他单手持手枪指着这边,第一反应却让白浩南吓得魂飞魄散!

    因为这年轻人竟然顺着他的手直接抢了枪去!

    手法相当娴熟的怎么在白浩南手腕上一撇就让他酸痛松开手指,然后抢过去直接对着面前不到两米处的人妖头上扣动扳机!

    卧槽!

    这么狠!

    白浩南完全是下意识的伸手抬高对方手臂!

    砰的清脆枪响,子弹可能直接打在酒吧玻璃建筑顶部,一块玻璃立刻粉碎垮塌,引来好多人尖叫!

    LADYBOY则是惨叫,好像已经被打中似的吓得好像都失禁了!

    这下终于有人开始抱头乱窜!

    那堆打人者,第一反应是跑的,可只动了下脚步,砰!

    又是一声枪响,那个年轻人满是愤怒的又叫了几句溙语,再扣第三枪!

    打人者们彻底变成泥塑菩萨一动不敢动!

    人妖更是不顾身下湿了一滩,直接跪在地上再趴下!

    白浩南刚才就想跑,现在看见都枪响了,肯定警察马上来,立刻得走,试了试想拽下年轻人手里的手枪有点难,干脆不要了,转身想上车,没想到年轻人使劲抓住他不松手,白浩南想一拳打翻他,却看见枪口转过来,看着对方满脸是血,鼻青脸肿又有些疯狂的模样,终于也跟其他几个人一样,心里涌起莫名的恐惧!

    甚至无声无息的都伸手把驾驶座车门关上了,因为怕阿达又冲出来咬一口,现在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比昨天晚上来的那个家伙还恐怖。

    就好像面前蹲了一头随时可能咬死人的藏獒或者狮子一样,因为对方已经陷入没法讲道理的状况,好像谁都可能被他开枪打死!

    因为从第一枪,他就感觉到这小伙子是真要置那个尤物于死地的!

    明明那还是自己的枪啊!

    白浩南觉得丢脸死了!

    其实小伙子对他好像还没那么凶狠,主要把枪口都对准那些打过他的人,也没再扣动扳机,艰难的从裤兜摸出个手机,简单的对里面说了几句。

    能打电话就好,白浩南想的是哪怕对方立刻叫朋友来接走也行,只要警察不来他就不冒险逃离,悄悄把自己朝驾驶座车门靠近些,展开两只手好像投降似的就不动了,那小伙子转头看见他这样,居然还挤出来点笑容,可明显只是一笑就扯动了脸上伤口,又疼得一张脸都扭曲了,气得再次朝天上扣了一枪!

    卧槽!

    这么暴躁,白浩南差点跟着那几人全都蹲到地上去,反正还在现场的,除了远处的都悄悄尽量站到几十米外,近处凡是能挪动的都挪开了,可能知道冤有头债有主,反正都看这些打了人的跟那漂亮的人妖一起抱头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就这么等了十多分钟,白浩南没等警车呜呜的驾到,反而是突然听见这酒吧街另一头喧哗一片,他转头看过去,竟然是两部方头大卡车!

    而且是轮胎花纹很粗大,全身墨绿色的那种军车!

    白浩南的粗眉毛都差点吓掉了,因为两部军用卡车后面迅速跳下来一大堆军人,手里还拿着步枪的军人,全副武装的那种!

    冲过路牙子的气势看着轻而易举都能把自己那辆越野车直接砸了的阵势!

    白浩南觉得自己腿肚子都在发抖了,后悔刚才就是冒着枪口的危险都该干脆开车跑了!

    甚至自己为什么没想到干脆不要车,就这么悄悄走了呢?

    现在好了,一堆军人,冲锋枪步枪什么的这么多枪口!

    白浩南心里一个劲往下沉!

    然后更目瞪口呆的看见那个年轻人当着这些军人的枪口,非但不怕被乱枪打死,还转身轻松的把手枪怎么咔嗒一下退膛跳出颗子弹,潇洒的在空中抓住,接着把手枪丢给白浩南!

    吓得白浩南好像接住了一个烧得通红的火炭!

    卧槽!卧槽!卧槽……心头一万匹***跑过!

    这是嫁祸给我么?

    不过下一秒,那个年轻人就摇晃着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对那起码几十名军人轻描淡写挥手指着玻璃房子说了句什么。

    军人们分出来几个人,一人抓一个的把蹲在地上打人的那些家伙跟人妖一起拖拽上车,接着其他人直接冲到酒吧里面开始用枪托到处砸!

    白浩南只在传说中听说这种解放前蒋匪军的作风,现在看得嘴都合不拢!

    当然,心里又没那么害怕了,看起来这位小伙子背景很不一般,那些军人连带队的都不敢过来跟他套近乎说话!

    而且随着这些军人肆无忌惮的行动了一阵,另一边又开过来一串军车,除了从后面的卡车里面下来更多军人,前面的奔驰越野车里面下来一对中年男女,远远看见这年轻人脸上的惨状那女人就开始暴跳如雷!

    白浩南连忙悄悄把那支手枪给揣后腰上。

    那个小伙子没松开手,所以等穿金戴银的中年女人又哭又闹的在他身上到处乱摸的时候,那个一看就带着军人气息的中年男人站在了白浩南面前,面色严峻的开口,白浩南无奈:“我……不懂!听不懂……”

    小伙子根本没在乎中年女人的哭闹,惊奇的转头看白浩南,华语发音很勉强:“你……不懂,溙语?”不知道是因为他华语水平很差,还是脸上疼得说话都受不了。

    白浩南只能傻笑下不说话,期待这群人走了,自己马上逃离这座城市!

    但那个中年男人跟小伙子交流了几句以后转头,看上去更轻描淡写的说了两句,准确的说应该就是两个词的感觉,白浩南就看见那些军人中间穿着都是军官模样的挥手叫喊,所有军人都从玻璃房子里面出来,他还刚松了一口气,以为这些军人都要撤离了,结果从远处的那些带篷布军车后面忽然闪出来一辆长得跟青蛙一样的装甲车,起码也是拉长的青蛙,黑绿两色交错的那种,反正白浩南从来没看见过,除了电视电影他在现实中确实从来没看见过装甲车,这个看起来又像支平放的铅笔似的装甲车带着轰鸣声毫不客气的碾上路牙子,有辆车稍微阻挡了前面,都被毫不客气的直接碾压了车头,六轮装甲车也不过是稍微蹒跚但坚决的翻过去,接着在整条街所有人目瞪口呆中,锐利的铅笔尖缓慢而坚定的撞进玻璃房子里!

    白浩南正在回味那个中年男人刚才轻描淡写时候的语气表情,就跟之前看见那位电信老板在奔驰车里的表情差不多,现在看见装甲车一点不在乎那些垮塌砸在车身上的框架、玻璃、吊灯甚至还有二楼钢板地板之类,就是直接碾压过去!

    没有当初撞击白浩南小跑车的那辆工程车那么迅猛轰然,但体型更大的装甲车这么慢吞吞的动作反而充满了毋庸置疑的震慑力!

    远处已经能看见几个警察到了,根本不敢靠近,点头哈腰的对站岗放哨的军人敬礼。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那座本来富丽堂皇,通透豪华的酒吧玻璃建筑这样被毫无技术含量的强拆了。

    充满了一力降十会的蛮横!

    一个匆忙赶到的时髦中年男人刚开着一辆跑车抵达,叫喊着想跑向垮塌的玻璃建筑,语气更像是怒骂,可在经过一名军人的时候被猝不及防的直接一枪托砸翻在地!

    可能开跑车的这个男人根本眼里就没看见周围的军人,可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军人,举着步枪一下,一下,再一下!

    长官没喊停,他就那么慢吞吞的砸!

    和装甲车撞柱子的节奏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