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82、底线可以说从来都没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19.html
    白浩南只能等待审判一般啥坐在那都不敢说。

    还好没一会儿有电话响起来,少将的电话,打开刚刚接听里面就是一片嘈杂的吼声!

    按说这位少将的电话还是高级货吧,白浩南坐在这边都能听见那听筒里连吼带骂的声音,光是听那个节奏,白浩南也能跟之前那位暴跳如雷的母亲联系上,哪怕处在现在这样任人宰割的紧张时刻,他也有点想笑,没想到这位听起来应该是位高权重的将军,却娶了个母老虎!

    他还是忍住了没抬头看的,因为少将的声音亲切温柔,带有标准溙国嗓音,前面两位也好像木头人一样,直到少将挂上电话把手枪直接扔给了副驾驶,简短的说了两句,文官赶紧再对白浩南:“暗杀你的地方在哪里,如果发现其中有半点虚假,你肯定会遭到逮捕!”

    白浩南报上那海滩酒店的名称:“完全可以查到的,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暗杀我……”

    少将已经没看他了,摆摆手示意文官也闭嘴。

    越野车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司机兼卫士都是全副武装的跳下车帮少将开门,少将临下车对白浩南做了个跟上的手势,一直在寻求机会想逃跑的白浩南只能屁颠颠儿跟上,这时候他只有这一个念头,不顾一切都要跑,这特么太吓人了,有种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刺激。

    有点没想到的是走进医院大楼的只有白浩南跟少将,哪怕越野车后面还有两三部随行的卫兵车辆,那些持枪士兵都只是站在楼下。

    所以白浩南也不认为自己能从这样一栋被全面封锁的医院大楼里逃出去,只能乖乖的跟着,当然也就没啥语言交流,电梯还是将军给他按的呢。

    到的最高级病房,那种隔着半截玻璃就能看见里面一大堆仪器围着年轻人的高级病房,白浩南也只在国家队级别球员受伤后躺的病房看见过这种档次,应该就是叫阿威的年轻人自然已经换上了病号服,之前脸上的血迹也都洗去,但白浩南之前看见的那个俊秀白皙小年轻,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被打成熊猫眼的那边更是肿胀得眯成一条缝,然后从这边眼角一直到下巴全都是淤青、乌紫。

    甚至近点还能看见那鼻梁骨上有缝针的补丁痕迹!

    白浩南不由得都感受了下自己身上,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除了下颌骨还隐隐有点酸胀感觉,几乎都忘记自己刚才打得那么鸡飞狗跳了!

    只能说运动员的身体就是皮实,哪怕没有钻研过搏击,起码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很强,而这位倒霉的将军之子可能就是从没打过架……不,白浩南还是意识到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在自己背后帮自己挡住了这么多打击,没准儿自己也挨了闷棍被重创了!

    所以当那个垂泪的母亲开门时候,白浩南也尽量让自己用真诚的笑容表示感谢,当然只能用一只眼看着他的年轻人艰难的笑了,勉强抬起手示意,白浩南看得出来是个要握手的动作,看少将没有阻挠的意思就过去接住,阿威艰难:“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

    白浩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应该自己说谢谢么,凑近些坐下:“你……伤得这么重?”

    阿威的汉语其实有点结结巴巴:“医生说鼻骨断了……右肩膀和腿上也有骨折……”

    白浩南再次被震撼,这么惨?

    卧槽,我们打的是同一场架么?

    少将这时候终于过来站在床的另一边俯身看儿子,用溙语发问,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慈祥父亲,白浩南听不懂,阿威有回应,说得流畅不少,但少将又说了句什么应该是涉及到白浩南的,阿威却忽然就攥紧了白浩南的手,还往胸口拉,明显就是在反驳,而且由于动作有点大又拉扯到面部伤口,所以立刻疼得整个脸都扭曲了,这让在床尾的母亲二话不说扑过来就对少将动手!

    白浩南听说溙国女人很没地位,一般都是家暴对象的,但显然这家里反而是权势熏天的将军被打得连手都还不上,当妈的还又哭又闹骂个不停!

    于是少将无奈的看了眼白浩南,用手指指他,好像有点警告的意思,然后立刻被更加生气的老婆推出门去,还回手关上门时,做母亲的对上白浩南居然还挤出了讨好的笑意!

    一边打着将军丈夫,一边对个屁都不是的年轻小伙子笑,白浩南差点要认为这个中年母亲是看上自己了。

    所以他刚开始有点懵逼,但回过头,看见阿威那剩下的一只眼看着自己,再感受着自己手上被对方紧紧握住,还有手指摩挲的小细节,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测:“卧槽!你喜欢我?”

    阿威的眼神里先爆出一朵惊喜的眼神,然后居然是害羞!

    害羞!

    今天晚上白浩南已经第二次被爆刷出人生观了!

    哪怕他曾经想过去当鸭子,肯定也没想过自己会变成同志啊?!

    这时候白浩南终于有点恍然大悟,说话都哆嗦了:“你……是为了我被打的?”

    阿威可能以为他是激动:“我……不想你跟那种LADYBOY……”说到这里还用了个什么溙语的词形容:“你很帅气,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了……”

    白浩南浑身鸡皮疙瘩那个浪潮般的阵阵飘过!

    卧槽,太刺激了!

    白浩南一辈子都没想过会被男人表白,溙国好像在男女关系上面颠三倒四的,同志关系也能如此的公开?白浩南算是开了大眼界,但正如他那么擅长拒绝女人,对上男人也驾轻就熟,他自己都没想到的驾轻就熟:“呃,哥们儿,这个我想你有点误会,我喜欢女人,之所以跟那个……就因为我以为他是个女的,我真的以为他是女的,所以才跟他去了卫生间,然后发现不对赶紧出来的。”

    没想到阿威没松开他的手,还是轻轻的挪手指摩擦白浩南手背:“嗯,我知道,看一眼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不是,可我就是喜欢你,也是怕你被她骗了才一个劲想阻拦你,跟他们打起来的,你没事就好,只要你没事就好。”

    可能一分钟前,白浩南都觉得男同很恶心,但现在看着阿威认真又平静的表情,还有那张乱糟糟的脸,忽然感觉不能用恶心来形容这种关系,也就笑了,抬另一只手拍阿威的手背:“哥们儿,先养好伤,老实跟你说,那是你爹吧?我虽然没犯什么法,但还得你照应我一下,多了不说,这几天我照顾你,有机会帮我给你爹说两句,放我走。”

    虽然气蒙了不把人命当回事,但阿威其实没有什么骄横跋扈的脾性,表情立刻就细心了:“你有什么事情?对,你为什么有枪,还不会说溙语,你是罪犯?犯了什么罪?没什么大不了吧?”

    看那样子,好像白浩南只要犯的不是什么弥天大罪,他都要为爱撑腰!

    白浩南笑着摇头,把之前跟少将说的重新再描述一遍,可能是直接语言对话,阿威听得极为专心,而且从听说白浩南就是那天龙寺的足球和尚开始,已经眉开眼笑了,哪怕疼得一张脸都又扭曲,还是忍不住笑,把白浩南那手捏得更紧,露出跟宋娜一样骄傲的表情来!

    真是见了鬼!

    活了快三十年,白浩南从来没被个男人握住手这么久!

    关键是他自己也还没觉得多反感!

    不过听白浩南说到在首都的那些事情,阿威的表情更专注些,偶尔有点评:“瑞能大师我听说过,我父亲不喜欢他……这个老板我也听说过,我父亲也不喜欢他……”

    白浩南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奸臣,正在跟个王子太子之类的胡搞瞎搞宫廷戏,于是说得更正经一些:“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是坏人,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光是在首都就差点出事两三回,我只是讨厌瑞能那种妖言惑众的家伙,本来我什么都可以不做的,但看了那个自焚的和尚,我就决定要做点什么,不然更多的人都会被他迷惑做出更多糟糕的事情来。”

    阿威的眼睛都在放光了,用力慢慢点头:“好!凭这句话我就知道你没有骗我,因为你说的几件事情在网上我都看到过,只是你说的才能把背后联系起来,你放心,我父亲……绝对不能对你做什么,我用性命担保!”

    白浩南居然有点感动,因为这特么都是因为爱情啊!

    卧槽!

    难不成自己还要跟着这位将军少爷来场恋爱保命?

    好像看出来他的表情,阿威用手指点几下白浩南的手背就当是大动作了:“别想那么多,同性之间的爱也是种感情,相互扶持,相互帮助,相互依靠的内心,更多只是两个男生的互动,不一定就得是性,你就当我们是朋友,不要排斥我,既然你是个这么优秀的人,我真的是很有眼光,把电话拿给我,我给我母亲说一声,这几天还是先麻烦你照顾我,随时在我身边,那就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了。”

    白浩南应该还是在那奔驰越野车上被少将偶尔展现出来的那种狮子般威势给震慑了,他似乎很清楚,这位少将如果有需要的话,肯定不介意把这个中国年轻人用到任何一个可用的场合去,无论是什么中国来的间谍,还是首都正在相互碾压的两方,白浩南会很轻易死得五花八门。

    就凭这个,照顾几天这个小伙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白浩南多能伸能屈的。

    结果挂了电话阿威已经有点体力不支:“我手术时其实打了点麻药,早就想睡了,就是要见到你,我要求我母亲必须绝对保证你的安全,你放心,我父亲很爱我母亲的。”

    白浩南笑:“看得出来。”

    阿威也笑,手指轻轻抹着白浩南的手背闭上眼,几秒钟以后就传来平静悠长的呼吸,仿佛这一身三处骨折到处的青淤,都没能给他带来什么痛苦,带着血痕的嘴角甚至还带着做了好梦的微笑!

    同样是个男人的接触,之前那个美若天仙的人妖,让白浩南差点没摔到马桶里面去,现在他突然都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了,使劲多看几眼,确认自己对这个猪头真没什么心动才紧张的松了口气。

    正在悄悄的想把手抽出来,那边病房门就推开了,中年女人带着浓妆还有亲切的微笑探头进来,跟之前的暴跳如雷判若两人,春风满面的做个噤声动作,蹑手蹑脚的过来对白浩南双手合十,白浩南连忙小心的抽出手来合掌回应。

    中年女人示意请到外面说话,白浩南现在心里有底了,也无声的迈步,出门时候还顺便关上了病房的大灯,只有那边床头一堆仪器屏幕还在亮着。

    再转过头来,白浩南看见的中年女人居然已经泪流满面了,使劲双手合十,真是鬼使神差,白浩南都忘了对方是什么将军夫人,习以为常的伸手过去虚空在对方头顶上方娴熟的念诵了那段回向文,而且是溙文版的,从球场上念经开始,白浩南就让阿班教他死记硬背了发音,就跟背圆周率差不多,背熟了就是个音调起伏而已。

    这让站在旁边的一位眼镜娘连忙也跟上合十。

    白浩南念完才知道这是将军夫人的助理,能当翻译的助理:“阿威说你跟他感情很好,又是好人,无论因为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父亲伤害你,这个你放心,我绝对站在你这边。”

    白浩南得忍住瞟眼镜娘的冲动,还得忍住说自己喜欢女人的真相,只能笑笑,可能在将军夫人看起来就是拘谨,连忙解释:“刚才我站在外面看了你好一阵,你看着阿威的神态就说明他说得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接受他的这种情况,真的,我也很喜欢多个男孩子在家里。”

    看着那张使劲强迫自己接受现实的母亲表情,白浩南内心感觉很羡慕啊,这慈母多败儿,这位当妈的真是疼儿子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关键是阿威除了是同性恋,其他好像也没有变成恶霸少爷。

    况且同性恋也不是错吧?

    白浩南这时候能这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