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能拜托这位母亲的也就是请人去帮自己把那辆越野车开过来,车钥匙都还插在那车上。

    这事儿无比简单,十分钟后白浩南就看见自己的车停在楼下,当然顺便也看见重兵环围把守住了整栋楼!

    装甲车都有两部!

    阿威的母亲大人有多照顾儿子的男朋友呢,让人把车上所有东西连同阿达一起带上来单独开个房间,所有东西摊在床上排列好,问他如果有少了,立刻出动军队去找回来!

    就连白浩南随手放在扶手箱里的两个手枪弹匣,都被将军夫人问他是什么手枪,她马上安排配上,根本不问合法不合法!

    白浩南哭笑不得的喂阿达吃了东西,自己还是跟阿威睡一个病房吧,说了要照顾而且那也是最安全的,做母亲的又高兴极了。

    其实到了半夜,动了手术麻药劲头过去以后,阿威被痛得浑身大汗的突然醒来,白浩南刚刚来得及跳下旁边的大床,已经冲进来十多个医生护士了!

    不过阿威看见白浩南站在床头就一脸的笑意再昏昏沉沉睡去,心疼得满脸泪水的母亲看见白浩南坐在床边念经的模样,又心满意足的悄悄退出去。

    真的也不需要白浩南做什么,端茶倒水、屎尿翻身啥都有人做,甚至连白浩南一起被服侍,吃喝拉撒全都在楼上解决,笔记本电脑、IPAD、游戏机什么都接二连三的送到病房来,水果更是各种花样流水介的往病房送,随时出去都有仆人推着水果车问他要选哪种,虽然不锈钢小车跟国内火车上卖瓜子花生方便面的差不多,但态度好得说句话都要跪下来,白浩南除了不能下楼离开,要做的就是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坐在床边躺椅上陪少爷聊天!

    这是整座城市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现在连阿达都有两个护士在照顾了!

    可能认定他是阿威少爷的男朋友,又或者对美女不感兴趣,所以倒是没有安排美女给他,但白浩南真是被那位LADYBOY倒了胃口,得缓缓,也不急,而且破天荒的更不用想去夜场酒吧嗨皮,因为现在没有了!

    白浩南以前觉得于嘉理的于家是人上人的巅峰,可以随手拿出一堆省会城市黄金地段房产证已经非常牛逼了,见了这阿威家的做派才知道什么叫土皇帝。

    从第二天开始,连市长都抖抖索索的来门外看望,但没得到允许进来,隔着玻璃看一眼吧。

    晚上直接在电视新闻上看见总理跟国防部长都公开表达了严正关注!

    那位戴着眼镜的将军夫人助理更是拿了份文件跟一叠照片过来给白浩南传达指认,全市350家酒吧从今天开始全部停业整顿,所有从业者全部重新依法注册,涉及到两万多人的工作资格审批,从店面到人员全都重新取得合法经营权才能重新开始做生意,据说是副总理已经下达文书,让警方彻查这个案件,势必要尽快缉拿嫌犯归案,哪怕出动整个政府也要重击当地黑势力!

    作为溙国这样极其在乎旅游产业的国家,几百家夜店停一天就是多少收入损失,根本懒得计算。

    总之就是向所有人表达少将先生的儿子被无辜暴打了很不开心!

    被折腾的人也别上火,这事儿自己记账到某人头上,同时也顺便让所有人清楚这个国家社会,到底是谁说了算!

    白浩南其实是看不懂背后表达的这些含义,只觉得卧槽,太特么牛逼了吧?

    是阿威给他解释的:“第六军是全国唯一的全装备集团军,战斗力是最强的,几次邀请我父亲到首都任职,他都没有去,只在这边镇守国土,谁都不敢怠慢。”

    白浩南现在知道阿威其实还就是个大四学生,主修国际贸易辅修中文,而且只在本市最好的大学念书,一点没有这种超级***的狂傲疯拽,也没有什么远渡重洋喝洋墨水的装像,文文静静的很多同学都不知道他真实身份,所以前运动员表示难以理解:“我见过家里开公司做代理卖个车的老板儿子,都能拽得二五八万一样尾巴翘上天,不是成天强占民女就嗨药滥赌,你这家教很奇特啊。”

    阿威脸上稍微消了点肿,除了伤痕真的还是很清秀,笑笑都很斯文:“我也出过家的,不过是把寺庙修到家里来,正因为家里条件不一样,我知道父亲肩上的担子很重,所以从来不给他惹麻烦,其实小时候我就向往要当军人继承父业,可……可能就是从小在军营里面长大,我更喜欢男性。”

    白浩南现在已经不太抵触这个话题了:“有点奇怪,我小时候也是在体校长大啊,哦,对,体校也有女生。”

    阿威笑得开心:“真想有机会到你长大的地方看看……”正说呢,病房门推开,少将先生进来了,今天穿着军装,哪怕没有配枪,深绿色军装很庄重,胸口两边金色的徽章一大堆,看着那些明显普通人一辈子都戴不上的肩章领章,白浩南立刻放了手里的水果乖乖的站起来,哪怕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反应丢死人了,像个丫鬟妃子!

    还好就三个男人。

    少将先生还是先关心儿子,过来凑近观察鼻梁上的缝合,两三天已经有点结疤消肿了,据说不会留下痕迹,阿威很在乎这个,过些天还得请最好的整容医生来补刀修整。

    主要是观察了儿子的情绪状况,然后才看旁边站得规规矩矩的“女婿”,白浩南现在敢对视了,不是仗着独得恩宠,而是从阿威那里得知少将也不算多阴晴不定,一句话,少将先生是绝对的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的态度,当然,是不是儿子对父亲的主观看法另说,反正也不那么滥杀无辜。

    一身军装的父亲最后选择坐在白浩南那张床边椅子上,让儿子当翻译:“你在首都的那起被暗杀的案件确认了,那个凶手断了腿没能跑掉,但他说他只是在黑市拿了钱和地址被要求杀死你,不知道是谁买凶,我已经要求把这件案子递交警察总署调查,你有什么怀疑的对象没有?”

    白浩南不在这个时候乱开腔,摇头,就像他从来没去追查过庄家的真实身份,现在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欲望,能让自己安全撤离就行,很多人就死在这种无谓的执着上,他不会。

    少将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意外他的反应,停顿着观察他好一会儿才继续说话:“现在首都依旧形势混乱,绿衫军越来越多,聚集到五六千之众,全国各地也有人表示支持,但法恩寺直接阻挡了警方入内调查,白衣信众开始冲击警署和各种设施,虽然不至于动荡,但是已经严重影响到首都地区的治安和旅游产业,你没什么要说的?”

    阿威有用溙语跟父亲争论了什么,估计是把白浩南的初衷和出发点说了下,白浩南还是摇头,不搀和。

    转过来阿威给他解释:“我说了你也是看见瑞能大师的恶行才决定做点什么的,但这种局面其实是被人利用了。”

    白浩南看着病床上下的父子,想想说:“之前我隐瞒了个情节,天龙法师十年前最疼爱的弟子,就是被瑞能大师引诱过去,给他们做了贪污善款的替罪羊,几年前判刑自杀了,这也是能查到的,我确实是想坑瑞能一把,为天龙法师报仇,但天龙法师不会要我报仇,他只想惩恶扬善,所以他没参与我这么做,到现在这样僵持的局面……难道军队就不能一股脑的冲进去解决了么?”

    阿威代替父亲都能解释:“佛门寺庙在全国的地位很高,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没谁敢直接冲击关闭寺庙,那会导致全国反对,这跟关闭酒吧夜场有很大的区别。”但还是给他父亲说了。

    白浩南有观察少将的表情,没有那种不屑一顾的傲慢,还点点头回应:“天龙寺的主持我是非常尊敬的,老法师的确是德高望重的人,我派人去问过,你确实是他的弟子,所以我才没有怀疑你的中国人身份,但你这个身份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白浩南又只好讲故事了,当然这个更容易删减,核心真实身份解释清楚就行:“我本来真是打算就在天龙寺出家够两年,然后再回国的,我这个足球运动员的身份也可以到中国国内网上去搜索,就踢了那么一场好球,倒了八辈子的霉就一路逃亡,现在又得继续逃下去!”

    阿威提醒:“其实也不用……”

    少将应该相信了白浩南的说法,还让他把自己的中文名字写下来:“如果你不是别有用心,我能保得你在北部区继续正常生存下去。”

    天地良心,跑路王白浩南一点没想到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天龙寺以及宋娜和阿依:“我能有什么用心?我从瑞能那别墅拿到的还有几个监控硬盘和几十张光盘,都放在天龙寺的,如果交给您,我只希望能保得他们的平安。”瞟了眼表情热烈的阿威,白浩南还是决定不要说出宋娜来,万一吃醋怎么办?

    少将先生听了儿子的翻译,再城府颇深,也有神采奕奕起身:“真的?”

    白浩南点头:“让我打个电话,请天龙寺派人送过来就行了。”

    少将很慎重,马上安排军队直接到天龙寺护送!

    感觉军队在他这里就是随手调动的,多少都行。

    这事儿连天龙法师都不行,宋娜和阿依分别听见白浩南的声音以后,才把硬盘和光盘给交出来,据说她俩还是分别保管的!

    最后和天龙老法师一起,匪夷所思的到病房外面观瞻了近乎于被软禁的白浩南,那样的告别后居然这么快又能见面。

    其实也没说得上几句话,连老法师都想不到白浩南居然又能再折腾一气:“若这温少将……我除了说你自求多福,都不知道我能帮你祝福什么了,他的风评还不错,全力保证了北部区的安宁,起码十年前这里还有很多武装游击队在丛林里干扰生活,到现在北部区比首都还平静得多他的功劳很大,但,说多了你也不懂……”

    分别几天,宋娜又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直接铺满脸颊,白浩南是看见她的光头有点心酸,虽然这溙国出家随时都能还俗,可还是感觉有点难过,另外有点内疚自己又打扰了她的清修,合掌低声:“还是还俗吧,漂漂亮亮的过得开心些。”

    宋娜摇头:“现在就很开心……”

    阿依好些,主要逗弄陡然长肥的阿达,偷偷给白浩南示意脖子,再双手合十做念经的模样。

    白浩南就知道是表示那佛牌,她一直在为佛牌诵经祈祷,拉出来给她看看表示会一直佩戴下去。

    天龙老法师还给阿威也做了法事祈福,阿威真的不桀骜,挣扎着都要起身坐在床边接受了天龙法师的抚顶,好像对白浩南的师长都特别有感情。

    看白浩南把人送下楼回来才小声问:“那位居士小姐是你女朋友?”想想又猜:“前女友?”还一脸的向往:“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她好幸福……”

    白浩南摇摇头:“我没女朋友,从来都没,这方面我是个滥人,从来不认为有忠诚的爱情感情,但她对我很好,帮我打理球队,帮我梳理证据,喏,我身败名裂要逃亡了,还是她给我画的眉毛,和尚还俗以前都是刮了眉毛的。”

    阿威好有趣的伸手摸摸看,居然还脸红:“啊?真是画的,我……就是从你的眉毛开始喜欢的!”

    白浩南有点石化,阿威还在回忆:“那时就是看见……”

    白浩南赶紧伸手:“好了好了,我还是很难接受一个大老爷们儿跟我谈论这个,我们聊点别的成么?”

    阿威委屈的嘟嘴,但能立刻强行转移话题:“我教你玩枪吧?!我很擅长的……”

    这个不错!

    威少爷立刻打电话叫人送枪过来!

    不是说在病房里打靶,而是教白浩南怎么拆卸,起码明白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不像上回拿了支手枪除了知道扣动扳机,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男人有几个不喜欢枪的?

    白浩南不过是从来没有机会接触这个罢了,所以颇有点后悔,早就该玩这个!

    阿威也懊恼,现在这样手把手的多有趣,多名正言顺啊,一个劲的给白浩南承诺,等他腿上的伤好点可以出院就带白浩南去打靶,所有枪械甚至坦克装甲车随便玩儿!

    颇有些讨他欢喜的意思。

    所以等到少将先生晚上八点过兴冲冲的过来,看见的就是儿子病床上摆了十几支各种型号的手枪和五六支冲锋枪步枪!

    白浩南正爱不释手的在阿威指导下练习,当然,一看见少将先生,他又乖乖的起立了。

    少将先生拿了张光盘:“你看过没?”

    白浩南摇头:“我一点都没看过,没兴趣。”

    海滩酒店那几天,宋娜有看过,但六个大容量的监控硬盘,每个里面都有数百小时的视频,她最多看了一个硬盘就吃不消了,至于光盘更是只随便看了看,发现里面尽是对着床上的,一般看几分钟就得拉了白浩南去捡垃圾。

    所以白浩南真是没有看过这些自己冒险搞回来的东西,他懒得费这种轴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