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但显然将军就能在分分钟里把这种事情做了。

    现在对着探视窗户那边招招手,立刻有两名军官进来,展开一张大比例的地图,反正上面的等高线之类白浩南根本看不懂,将军要求:“把那个小山指出来,我马上派人过去封锁检查。”

    白浩南有点勉强的沿着海岸线找,阿威温柔的给他讲解:“这是军用地图,你注意看这个是等高线,越是一圈圈的密集,就说明这里有山,和平常的地图不同,这个一看就知道地面起伏,这个是比例……”

    白浩南恍然大悟,毕竟当初在海上也花费了心思找了好久的,现在还有印象,很快确认了地点,还再要求打开手机上卫星地图对照一下:“就是这里,但之前我把这里的监控机箱全都搬走了……对,那坨机箱现在都还在我车后备厢呢,那车也是从他们那抢来的,他们应该知道暴露了全都撤离吧?”

    将军点点头吩咐军官消失,阿威不怕泄露军事机密:“叫他们马上去了!封锁现场然后勘察……”

    将军左右看了看,又动动手指就有军官进来接过他手里的光盘在病房墙面的电视前捣鼓DVD播放器,然后恭恭敬敬的把遥控板递过来又消失了,白浩南很好奇外面到底站了多少军官,每次都不一样。

    但将军快进的画面立刻吸引他注意力,就是那个大厅,就是那个阿依曾经躲过去的吧台角落,几个没穿衣服的光头正在共同面对一个姑娘施暴!

    过程太过不堪入目,将军不晓得是不是不想给儿子看,反正都是快进。

    白浩南目瞪口呆的看见快进画面最后定格的时候,那个没衣服的女性已经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

    接着画面跳过应该是好久之后又有两三个普通和尚进来把那多半变冷的尸体给抬出去扔进凑到玻璃门边的后备厢里,那熟练动作仿佛都不是第一次做了。

    怪不得当时阿依躲在那吧台后面发出声音,可以把两个和尚吓得魂不附体!

    他们才是做贼心虚!

    白浩南再次目瞪口呆:“那车……就是我抢的那部……”因为那个倒车过来装尸体的动作角度都跟他搬运机箱一模一样!

    所以立刻又有军官进来接过了白浩南的车钥匙下去了,将军定格画面指那具尸体躺过的角落:“这里有深色痕迹,多半有血迹或者其他分泌物,根据他们全面查看应该是过程中多次撞击后脑勺在吧台角落死的,这几个人你认识么?”

    军方做事就是另一种风格的雷厉风行,接下来是张清晰的光头截图,之前没穿衣服施暴的那几个光头在各个时候的截图被拼起来,下面编号ABCD之类,白浩南下意识的凑近屏幕看,其实没啥帮助,还是得益于他的记忆力:“这两个是法恩寺的高层,摔碎金佛的时候就在瑞能的座前,叫什么我不知道,但绝对是他的心腹,这一个是佛联会的,其他我不认识。”

    将军点点头:“只要能牵扯上法恩寺就行!”说完自己把光盘退出来,好像这种东西都不想留在儿子附近,转头对白浩南:“有没有兴趣跟着一起去首都?”

    白浩南顿了下摇头:“不去,我照顾阿威恢复,然后希望能让我走。”

    阿威脸色稍微黯了下,却没把白浩南说的翻译过去,对他父亲一个字都没说。

    只看摇头,将军原本已经半转身的动态转回来,带着军人特有的硬朗气势朝白浩南走近两步,坐在床上的阿威都挣扎着想下床了,不知道用溙语在着急的说什么,白浩南伸手帮他按住躺好些,居然有种在摁姑娘肩头的骨感!

    其实少将走近就挤出些笑了,哪怕是对儿子挤出来的,开口让阿威也立刻放松下来:“别担心,没有他什么事,留在这里,无论去哪里都行,甚至要回中国都行……”

    多熟悉姑娘说话风格的白浩南却觉得阿威翻译的时候耳根子在发红,眼神更是躲躲闪闪的,这句原话绝对不这样!

    但少将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纵观整个事情,确实联系查找了你在中国足球联赛的身份,也看到了你逃到桂西以后发生的那些帖子曝光,甚至联系在桂西和江州的溙国人去查看过跟你有关的地方,你确实是个逃出来的运动员,溙国也有很多赌球的事情,但是首都发生的一切,除了证明你没有什么政治敏感性,也说明你是个天龙法师都看得上的年轻人,也许你不适合政治、不适合尔虞我诈,但你有自己的良知,更有聪明清醒的头脑,后者才是最难得的,有没有兴趣留下来一直跟着我?”

    翻译这话的时候,阿威连眼睛都亮了,很亮很惊奇的那种。

    白浩南有点吃惊:“跟您?我能做什么?”

    少将笑了笑,终于有点父亲的慈爱:“人最难的就是清楚自己是什么,该做什么,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自不量力或者不敢想不敢做,能够刚好把握住中间的才是成功者,你在首都做的一系列事情都展现出你的能力了,现在你也清楚跟随我去首都,会是你扬眉吐气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没几个人能抗拒这种诱惑,你却能选择韬光养晦,这才是能成大事的沉稳清醒,顶级的军人和运动员都是身体跟头脑的高度结合体,你有很多可以跟着我学的东西。”

    阿威说这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都把双手合十了。

    白浩南也不由自主的呼吸重了下,卧槽,抱上这样的大腿!

    几天前晚上在酒吧街那一幕还是给了他巨大的震撼,接下来电视上呈现的新闻更是传达出这个很崇尚韬光养晦的少将在最高层面都吃得开,这些天阿威有时候给他闲聊过,溙国无非就是四股力量,王室、军队、中产以上的富人权贵、广大民众,当今这位皇上已经经历过十多二十次政变,每次都是军队最终得手收拾局面,那位电信老板代表的就是广大民众,按照投票制度是最大力量,可经济上话语权最大的又是中产以上权贵,瑞能大师所依附的就是这个层面,甚至有怀疑他就是这个层面和王室之间的衔接,所以军队也不允许看到这种两者联手局面。

    其实现如今的总理什么都曾经是将军,若温少将无非就是在找个机会,可以让各方都认可的机会,既击垮这种联手保证军队优势最大,又不能让各方爆发冲突,甚至还不能让首都的将军觉得他有取而代之的心思,硬是连这个少将军衔都好几年绝不同意提升了,这种手腕……绝对是个长长久久的藩王啊!

    而且现在阿威这性取向……未来如果考虑接班人的问题……

    卧槽!

    白浩南瞬间脑子里都嗡了下,特别是看阿威那热烈的眼神。

    那好像公主般娇羞的眼神。

    相比之下当初老于的招揽算个屁啊!

    天龙寺的主持算个屁啊!

    更不用提什么医学院的体育教授之类被秒杀至渣的身份了。

    可能真拿个国内的什么封疆大吏乃至更高层面的大官都没有这个藩王土皇帝当起来爽翻天吧?

    想想那种肆无忌惮手一挥,吐两个词就能把建筑夷为平地,最后还全国上下异口同声叫好的场面!

    这特么不是走上人生迎娶白富美的道路,直接成王成侯站在人生巅峰了吧?

    在全世界都能排上号儿的那种!

    做人能够达到的最高层面也不过如此!

    白浩南觉得自己都捂不住嘴角的笑了!

    但翻江倒海的几秒之后他还是摇头,不过是对阿威说的:“这特么诱惑太大了,但我宁愿未来跟你做一辈子的朋友,也不能答应你父亲留下来跟他混,我说不清是为什么,我知道我答应下来就糟了,我最终要回到中国去,我的本能告诉我应该拒绝,不过你可别得罪……”

    不用阿威翻译了,少将哈哈哈的仰头大笑,非常让白浩南意外的过来拍拍他肩膀,这是从白浩南第一次看见他以后,到现在最为和善的反应,而且是单独针对他的,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留下阿威嘟嘴面对他:“好了……现在不用我保护你,他也很欣赏你了。”

    白浩南帮他把病床给电动摁起来点:“好了好了,大老爷们儿就不要嘟嘴了,我要起鸡皮疙瘩,我觉得这么着吧,我先帮你制定个健身计划,无论是受伤以后的身体恢复,还是以后你这身板真应该锻炼下了。”

    阿威还赌气的娇哼一声躺着扭身拿背给他,白浩南真的打了个哆嗦有点扛不住的在旁边坐下玩儿枪了,这几乎成了现在他最有趣的玩具,起码十来种世界名枪他都能娴熟的拆卸把玩,虽然还没扣枪射击过,但理论知识已经一箩筐,阿威巴不得掏心掏肺的全教给他。

    好一会儿阿威的声音才幽幽:“对不起啊,我知道我这样不好,可我就是想跟你一起,舍不得你走,特别是……如果一开始喜欢的是你的帅气,现在喜欢的是你这个人……”

    白浩南赶紧打断这种倾诉:“喂喂,再吓唬我连哥们儿都没得做了,我很尊重你的取向,你也尊重我好不好!”

    阿威不说话了,但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白浩南把手里的手枪拆了又装上,然后换一支,再换一支,最后换成冲锋枪,步枪,可能男人就是应该跟这些象征杀戮铁血的金属在一起,阿威看得又有点呆呆,充满感情的那种。

    白浩南偶尔瞥见看了,还是有点怵,干脆叫了护士和外面走廊上端坐的军官给去找些帆布带来,给阿威在病床框架上做了几个吊索:“我说你就是闲得蛋疼,出汗锻炼,你看你跟豆芽菜似的,就算是帮我挡住后背,也被人打成这样,我还不是挨了那么多打,没事儿人!现在就开始健身吧。”

    只要白浩南围着他转,阿威就有笑容,幸福的笑容。

    好吧,哪怕白浩南拒绝了少将先生的招揽,但还是享受了同等待遇,大概到晚上时候,一份份行动通报就接连送到病房里面来,军官特别指定交给白浩南看的,还要签收!

    其实特么全都是溙文,还不是要阿威念给白浩南听。

    第六集团军的第一装甲旅拿着一份国防部今天早上颁发的演习调令,沿着外围公路越过首都全机械化急行军直接抵达法恩寺,全旅四千名官兵全面包围了法恩寺!

    与此同时下辖第二十七丛林作战大队已经全面控制那座小山,从山头建筑到山脚,一共抓到人员七名,都是看守房屋的,而且除了一个人,其他都是最近两周才招聘来的新人,并且这片地产的所有权是在一位首都著名的商业地产大亨名下,防化兵小队已经全面把控了每个建筑角落,要求首都警察厅派遣最精锐的法医专家过来取证,全程监控并陪同,不允许出现任何掉包和作假的可能性!

    另一支著名的特种大队已经全面驻扎在佛联会所在地周边,没有包围,但对所有进出人手进行登记;

    电信大楼也已经被同等对待,对外宣称是防止首都最近的状况影响到通讯安全;

    将军本人已经带着自己的副官跟参谋前往总理府解释自己擅自动用兵力的行为,并且申请首都卫戍部队的同僚,立刻调动军队平息绿衫军在街头跟白衣信众对抗的局面,这样拖下去对国家跟人民都是巨大的伤害。

    接着将军已经陪同总理等一众高官前往王宫面见皇帝。

    ……

    一份份内部报告雪片般传递到病房里面来,但电视上还什么都看不到,这才是真正的高层操作吧。

    雷霆万钧的全面动手不留半点漏洞,白浩南听得不停做惊骇状:“看吧,这就是你父亲考虑的事情,我不是,我从来都没有为国为民的大思路,我最多喜欢玩个足球,我真是知道我几斤几两,如果非要我留在这里做这种事情,我会把事情搞砸的,这就是你父亲可能最后欣赏我的地方,这叫自知之明,我是有点小聪明,但做大事的人应该就得是你父亲那样的。”

    阿威还想再争取下:“还不是可以培养!你要读大学、学政治、学经济都行,全世界哪里的大学都行,我陪你一起去读!”

    白浩南哈哈哈的戳穿小帅哥的小算盘:“别想和平演变!我给你说,踢球,人人都能玩儿,但是要到职业,要到最高层,最顶尖,那就天赋、汗水、运气缺一不可,你父亲玩的政治,也是最顶尖了,我猜测搞政治最厉害的人,也应该天赋、汗水、运气缺一不可,特么你说我一样都没有,还是个外国人,那不是找死嘛?”

    大学生瘪瘪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唉,就算你胡说八道这些东西,我都喜欢得要命!”

    看来确实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