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88、腰好,胃口就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25.html
    纳猜接下来让白浩南第一次领会到实际分量的就是直接让他把那辆“悍马”军车开过国境去!

    而且是堂而皇之的这样半夜在关卡灯火通明之下开过去!

    这会儿白浩南哪里还敢有社会我南哥的气势,心情早变成渣渣我老南好歹也是偷越过国境的,就算明白这些东南亚国家包括跟中国国境之间很多都是一条巴掌宽的小河沟为界,但也知道再小的国家那也是主权国家,敢偷越国境没准儿就是一串机枪子弹伺候!

    毫米通用机枪弹的区别了,战战兢兢的跟纳猜再确认下:“我……还没办任何签证手续呢。”

    纳猜傲然的笑笑:“这辆车就是你的签证,记住,你只要在对面所有说华语,并且能用人民币交易的区域活动,这辆车就是你的护身符。”

    白浩南眨巴眼睛回看下那辆用丰田皮卡改装的“悍马”军车,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指指:“我这……不算是暴露军方机密吧?”

    纳猜肯定想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白浩南指的什么机密,哈哈哈的大笑,拍着白浩南的腰背一起慢慢踱步往口岸那边去,阿达还是跟在后面,军车自然有士兵过去开了跟上。

    结果纳猜这颇为亲近的动作却摸到了白浩南后腰上的手枪,已经一路习惯了的白浩南都差不多忘记这玩意儿的存在了,浑身都僵了下,纳猜却隔着T恤摸摸:“会用?”

    白浩南小声谦虚:“会一点……”

    纳猜从自己后腰拔出来另一支手枪给他塞进后腰去:“必要的时候用这支,更保险。”还有俩弹匣随手塞裤兜。

    白浩南大概回摸一下,感觉好像一模一样的型号啊,这时候他明白纳猜没把自己当外人就不耻下问:“好像也是1911?”这种美军从一战前菲律宾殖民战争就开始使用的大口径军用手枪一直延续到现在,所以也是东南亚国家最普遍的型号。

    纳猜已经带着白浩南走上了界桥,这可是堂而皇之的越境啊,看看两边荷枪实弹的军人还有架在桥头的碉堡和机枪,白浩南又有点肝儿颤了,纳猜笑着点点头:“虽然都是1911,但只有极少数最好的可以被称为勇士,人也一样,将军说你宁愿放弃他给予你的,那就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勇士。”

    走上铺满钢板横条的水泥大桥,仿佛普普通通可以并行两辆车的桥身两侧有半人高的行人路牙子,但纳猜还是带着白浩南走在正当中,能听见点下面河水的动静,但更多感受到的是上下游漆黑一片的江面上,两岸好多盏探照灯晃动的影子,外加嗖嗖的江风,哪怕不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白浩南能体会到的就是这种做球员,还有平日生活里感受不到的前途未可知,纳猜那一字一顿的腔调让他不由自主挺了挺腰,却没回应。

    勇士听起来是很容易热血澎湃的……嗯,白浩南的做人宗旨是打不过就跑,不会傻站在那挨枪子儿的。

    前面的对岸桥头亮起灯,看见那边似乎有一群身影,纳猜旁若无人的带着白浩南继续走近。

    一群背着AK步枪吊儿郎当的军人中间站着个胖老头,浑身不自在的老头儿,看见这边的身形出现就连忙点头哈腰,但脚下却不敢动分毫。

    纳猜却不走过去了,伸手拍拍白浩南的肩头,做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而不是敬军礼,白浩南赶紧依样画葫芦的合掌回应,纳猜却笑着转身:“记得别沾毒品和女人,只要能走到这里,天大的事情都不用怕!”

    虽然是个世界地图上可能很难找到的边境口岸,但这句话却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傲气!

    白浩南回味着这句话的时候,小兵已经殷勤的把军车开过来,下车的动作都卑躬屈膝了,白浩南只能在对岸那些军人和老头儿的目光睽睽下抱了阿达再爬上车开过去,总不能把这辆车丢在这桥上堵住吧。

    当他心有惴惴的以几公里时速充满神圣仪式感的开过去,那些军人嘻嘻哈哈的都散开也没谁来找他要证件,只有老头儿使劲朝着周围鞠躬作揖后,爬上副驾驶,紧接着一张脸凶巴巴的好像白浩南欠了他七百万似的:“走这边啊!”

    阿达都感觉到怒气值,悄无声息的朝着白浩南的座椅后面躲了点。

    白浩南瞟一眼,借着这边关卡的大灯光线看清对方,一头毛喳喳的寸头都发白了,现在看着车辆前方还是一副谁都不服的表情,圆滚滚的肚子上套着件洗得发黄的白T恤,松垮垮的那种江州俗称老头衫,下身的花格子大短裤跟人字拖就是街头巷尾最常见的胖糟老头,特么牛逼个屁啊,刚才对上一群军人还不是点头哈腰的。

    见识过儒雅的少将,再来看这满面怒气的糟老头,就感觉做人真有反差,白浩南自然不会怯场:“大叔,怎么称呼啊。”

    老头儿藐视的瞥他一眼,就好像看蚂蚁一样:“天龙没跟你说?”

    白浩南还是笑:“没说,只给了个号码,说能包我跑路。”

    老头儿冷哼下,没说话,抬手指前面转弯。

    感觉就是刚刚离开关卡街道而已,几秒前还充满边境口岸那种死气沉沉的冷清萧瑟感路灯空旷,忽然就展现出一大片灯红酒绿,而且是极为低俗的那种廉价霓虹灯花哨,最主要是除了蚯蚓一样弯弯绕绕的外文,就是各种硕大的繁体中文“百乐门”、“寰球娱乐中心”、“丽晶大酒店”……虽然听起来个个是极为震撼的名号,其实看上去都不超过两三层的破旧平房而已,带着颇有些乱糟糟的嘈杂音乐声,却让已经在外折腾了半年多动不动都需要跟人翻译的白浩南,亲切得差点眼泪都出来!

    终于特么到了华人的地盘了!

    当然,正如纳猜给白浩南说的那样,老头儿没有带他走进这些光鲜亮丽的“大地方”,而是旁边一个感觉夹角巷子一般的店铺,只有一两米宽的那种店铺!

    白浩南把军车停在门口的时候几乎把整个门脸儿都挡完了,车头车尾还是在门脸之外,所以下车的时候老头儿怒气冲天的踹了一脚车轮胎:“把车滚远些!别挡了我做生意!”

    其实听着这种有点国内西南地区的口音,白浩南还多亲切的,他也不生气,乐呵呵的点头把车挪远点找个停了车的地方靠着,发现也没车窗玻璃锁不上,只能拔了钥匙带阿达过来,唯一需要带的东西可能就是阿威给的那张信用卡。

    长条状的店铺从门口就居中一条柜台一直延伸到最里面,一侧柜台里就是厨房,外侧跟吧台似的摆了七八张凳子,里面坐了好几个人正在翘首以盼的看老头儿怒气冲冲的走进柜台里开始点火烧水,店面狭窄到白浩南从这些坐着吧凳的男女背后经过时,屁股蹭着后面光亮发黑的墙面,胯部还蹭了前面某个女人翘起来的屁股,女人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

    白浩南大乐,特么这是让自己住到夜场隔壁么?也太方便了吧!

    所以坐到最里面伸长脖子看老头儿里面居然是在煮面,更是心情爆好,刚要开口就听见老头儿恶狠狠的低沉发问:“吃什么?”那排在座位第一个的男子连忙:“杂酱面!”

    接着同样的发问,同样连忙回答“阳春面”“鸡蛋面”“牛肉面”……

    白浩南看见老头儿随着客人的叫法娴熟的抓起面丝丢进翻腾的沸水锅里,等轮到自己,刚要点餐,老头儿却戛然而止的盖上锅盖,然后破口大骂:“NMMP死绝了么,还不赶紧滚下来!”

    然后就几乎是从白浩南头上,放下来个小梯子,连滚带爬的下来个瘦老头儿,一落地就手脚麻利的抓起柜台里面的碗分摊在手上,一条胳膊上能摆五个碗,另一只手飞快的朝里面挑各种佐料,葱花、酱油、蒜水、辣椒、盐巴味精之类,而且分明是听见了之前的顺序,不同碗里面是有点区别的,然后按照先后顺序给滑到老头儿的沸水锅旁边等着。

    这几分钟里,胖老头儿就点上一根烟,面无表情的眼神放空。

    直到瘦老头挨个儿配料下来发现居然少了一碗,看一眼白浩南,对上这货笑眯眯的表情,才不解的小心翼翼凑近些:“你吃……”

    还没说完,胖老头已经直接抓了手边的筷子砸过来:“废话个屁!起锅了……”

    瘦老头连忙委屈的使劲在围裙上擦手,从地上捡了筷子洗两下放回去,又把盛了热腾腾面条的碗端上分别添加客人们点的东西,卤肉、牛肉、煎鸡蛋等等,分毫不错的挨个儿放在客人面前,对的,相比胖老头儿的老头衫花白头,这位是花衬衫扎在西裤里外加大背头,完全不同的服装风格,再加上他那颇有些娘炮的动作,白浩南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测。

    这特么不就是自己跟阿威要是开个面馆的场景么?

    两个老兔子!

    白浩南觉得精彩极了,要是自己答应跟阿威在一起,没准儿以后就会变成这样满世界都看不顺眼的状态,哈哈哈。

    所以也不怪胖老头不给自己煮面,笑嘻嘻的坐在最里面凳子上看热闹,结果这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因为白浩南的看点也从这俩古里古怪的老头儿身上转到络绎不绝的食客们身上。

    显然这家面摊就是三更半夜外面那一大片各种场所里面的工作人员们喜欢来的地方,从穿着打扮有军人、警察、保安、迎宾、妈咪到经理、老板,甚至花枝招展的小姐跟染了金发卷头的牛郎都接二连三的进来吃面,无一例外的没人喧哗,也没人闹腾,都是七八个一批坐满了胖老头儿才挨个儿问了煮一锅,一两个人的话他还懒得动手,自顾自的坐在柜台里面抽烟放空,总是那种两眼无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样子。

    瘦老头倒是忙碌着前后收钱收碗洗碗,反正除了煮面那点事,其他都是他在做,最累却也一直被胖老头打骂,有次碰翻了端给客人的面,胖老头直接把盛面的竹编大勺砸到他头上!

    客人们好像司空见惯没人笑也没人看热闹,对胖老头从脏兮兮的地上捡起大勺继续盛面也没啥不舒服的。

    白浩南看得有趣极了,感觉这里仿佛跟自己以前经历的社会都不太一样。

    所有人都和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些人不太一样。

    大概是等到了第七还是第八轮,胖老头终于顺口问了句白浩南吃什么,楞得他差点噎住,等想起点牛肉面的时候,胖老头又已经面无表情的把锅盖盖上了,前面那些食客都探头看了看没吃到东西的白浩南,终于露出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当然,下一轮白浩南还是吃上了这碗香喷喷的牛肉面,老实说,对于已经在国外飘荡了这么久的他来说,这碗好像带着家乡口味的牛肉面,终于让白浩南眼泪都浸出来一些,当然,他认为是里面的麻辣花椒辣椒放得有点多,最后把面汤都全部喝干净时候,浑身都热腾腾的,接近清晨那种萧瑟感丢了个一干二净。

    差不多到天色都有点光亮了,胖老头才带着亘古不变的怒容爬上小梯到上面的隔间去睡觉,留下瘦老头收拾残局,娘炮的花衬衫老人对一直坐在里面的白浩南偷看次数也不少了,好不容易凑近点询问:“你就是阿龙……”

    话音刚起,上面阁楼就发出破锣一般的怒骂:“你又在发什么浪!滚上来睡觉……要在这里留下来,就给老子做事!”

    于是在白浩南的忍俊不禁中,瘦老头满脸歉意的又连滚带爬上了小梯子,留下从来不做家务事的白浩南面对这一堆乱七八糟的摊子,看着外面天色已经慢慢发白,接连打了几个呵欠的他当然没动手做事习惯,环顾四周满意的在墙角找到一张折叠躺椅,提到门口摆上,随便抓了几张纸巾沾湿了水盖在脸上遮挡光线仰头打盹,只是入睡前除了看看身侧趴下的阿达,人狗合一的点点头,还调整下后腰两支手枪的角度方便随时拔出来,因为偶有身影的街面上,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很少看电视电影的白浩南,当然形容不出这种有点类似好莱坞西部片里面法外之地小镇的特殊味道来。

    他倒是大喇喇的穿着一身溙军灰绿T恤加大裤衩和拖鞋,就在路边睡了。

    腰里有枪心不慌,这是大多数男人都喜欢枪火的原因。

    特别是白浩南这样练了些日子,有点自信心了,就更觉得腰杆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