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整一夜坐在面摊台子边听见的所有人都是用华语在对话,而且都是西南地区的乡音,看见所有人都是白浩南熟悉的那些夜场装束打扮中国人模样,让他恍若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个江州的夜色中,已经在外颠沛飘荡了一年多的他不自而然的就有些放松心情,半夜奔波开了三四个小时车的疲惫在一个通宵后潮水般袭来,一合上眼几乎立刻昏睡过去!

    其实最耗费精力的恐怕还是离开阿威时候,抵御那再一次摆到面前的诱惑吧。

    白浩南都想象不出自己为什么会拒绝这种天下掉下的大馅饼,自己不是一直都希望能过上醉生梦死的逍遥自在生活么,不就是关上灯男女都一样嘛……嗯,想当初于嘉理都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拒绝了,天晓得自己到底是在坚持要搞些什么?

    梦中的白浩南感觉一片混乱,但混沌中仿佛又有一束光冥冥的在召唤自己,马上,马上伸手就能抓到似的!

    当然一睁眼强烈的光线下这一切都消失不见了,擅长记忆的脑海里仿佛也只有些碎片,几秒钟后就消失殆尽,连梦境都忘得一干二净。

    不是被阿达叫醒的,那就没多少危险,但明明闭眼前显得诡异冷清的街道现在忽然变得车水马龙!

    白浩南隐约觉得睡梦中的混乱就是被这种嘈杂的气氛给感染了,自己仿佛是从一个极静的空间陡然给甩进纷乱中来!

    对的,就是纷乱,明晃晃的热带阳光下,街头上两部车头顶头谁也不让的吵骂,两边都挤上些车辆,周围站满看热闹的人,路边蹲着衣衫褴褛的小商贩,用芭蕉叶盛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在叫卖,然后随眼看过去,到处都有穿着那种连体款绿色军装加小圆军帽的军人,但一个个吊儿郎当,大多身上的步枪都五花八门的随意挂着,更多时候不是像拐杖就是像扶手,总之就不是杀人的武器,而那些蹲站在路边的黝黑皮肤当地人打扮,脚边也多半放着刀枪!

    如果说在伊莎的家乡,见识到人人都带刀是个多么司空见惯的事情,这里升级成了枪,虽然当地人手边的枪更乱七八糟的从生锈冲锋枪到老掉牙的破烂步枪都有,但显然这里和自己曾经经历的那些地方好像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是白浩南扯下脸上已经干硬的纸巾,第一眼印象,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身侧的阿达,这狗子饶有兴致的趴在那看热闹呢,面摊依旧没人收拾的乱着,店铺前倒是已经蹲了好几个当地人在台阶上,白浩南使劲摇摇头有点昏沉的站起来,到店面里去洗脸,跨过那几个当地人时候,别人看他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挑衅的桀骜。

    一直转到柜台里面去舀了凉水扑到脸上,白浩南还在回想这种表情,在江州,在国内,哪怕是在乱糟糟的夜场,恐怕也只有毫不懂事的愣头青,对,好像那次在夜总会因为一言不合就过来用刀捅大腿的小流氓才有这种表情,而这里仿佛满街随处都是,没有规则,没有约束,人人手边有枪,谁都能对别人发难,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啊,没警察没法官么?

    所以白浩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后腰上的两支手枪,还摸出裤兜那两个手枪弹匣看看,正好这时候胖老头从小梯子上面无表情的下来,瞥见这个小动作:“大江大河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别把你那点三脚猫拿出来丢人现眼!”

    白浩南还是不生气,嘿嘿笑着揣兜里,胖老头看见店面乱糟糟的怒火又要发作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白浩南趁机冲出柜台到门口踮着脚尖尽量看远些:“卧槽,不就是个堵个车……卧槽,叫我挪车不就成了?”说完就要跳下门槛。

    没错,那辆皮卡改装的“悍马”,不但是学了个外壳样式,还跟原版一样加宽了车身,昨晚白浩南停车的时候觉得街道上到处都空荡荡的,随意靠边就占了不少地方,现在让原本就狭窄的双车道不可能交错会车,两部车就正好梗塞在那里,要是谁先让一下也不至于有什么,但多对峙一会儿后面各自都堆满了车,街道自然被堵死了,现在有人高举一把手枪正在朝天上开枪。

    自我反省是自身问题的白浩南还想去解决问题,后面伸过来一只胖乎乎的手抓了他胳膊:“你想让所有人都盯住你?”

    白浩南是按照正常社会的思维模式:“那有什么……”稍微用劲就挣脱了这只手又从那几个当地人肩头跨过,再朝着那边的人群逆向挤去,阿达摇着几乎没有的尾巴根也还是跟上了,它在地上穿行人们脚间还方便些。

    胖老头脸上抽抽几下没再阻挠,但满脸咒骂表情的咕哝:“后生仔,强出头命不久……阿生!死了么!”被嘶吼之下,花衬衫老人又连滚带爬的从小梯子滑下来,赶紧收拾店里,他们都没关心那街面上的事情。

    其实从枪响后这些围观的人也不过是朝后面稍微退让挤得紧实些,算是给发生纠纷的人腾出点地方,丝毫没觉得要是双方开枪那流弹伤人有多么危险,所以白浩南挤过去还蛮吃力的,不得不宣称:“我的车!别闹……别闹!”

    这下真的有点像是强出头,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纷纷侧目并让出一条道儿来,白浩南仿佛没觉得万众瞩目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多习惯的掏出那钥匙对周围连带发生纠纷的人都示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的车停得不是地方,我挪挪不就行了……”

    走进纠纷圈子里,才能看清站在一辆平头小货车跟一部破日本轿车前的三四个男人剑拔弩张,脸红脖子粗的手里不是提着手枪就是步枪,转头看向白浩南的时候,全都是发怒公牛大鼻孔喘气的状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恶狠狠!

    以前面对手枪就有点脚软的白浩南这俩月算是练出来了,可能只会在少将面前发憷,笑嘻嘻的把钥匙圈挂在手指上转圈:“没必要!没必要,哥们儿,都让让消消气,退一步海阔天空……”

    仿佛一股清流,流进这原始蛮横的冲突现场,两边不由自主的都转身面对他了!

    特么这不是让不让车的问题,是尊严!是……可能发现自己这对峙得有点莫名其妙,但已经烧起来的火头总得有个去向啊,特么所有人都把怒气对着新进来的了!

    也许正如纳猜说的,作为这关卡周围范畴实力最为强横的溙国军团车辆,停在这里没人管没车窗都没谁敢去说三道四,双方都自动过滤了这部车,但偏生白浩南这一口华语还这样吊儿郎当的走出来,把溙国军团的震慑力都下降了不止一半,也正像胖老头说的那样,面孔生疏的白浩南立刻成了众矢之的,刚才还跟斗鸡似的梗着脖子吵架,这会儿恼羞成怒的把怒火撒在这个看起来不像溙国军人的华裔男子头上!

    两三个月,白浩南的和尚头已经长起来成了寸圆头,胡子眉毛都长起来了,只是和阿威生活在一起,每天还是把胡须挂得干干净净,不然那位会撒娇动手要亲自来刮胡子,所以受不得那娇嗔味儿的白浩南尽量把自己收拾干净,别带着沧桑的男人碴子味来撩人,于是现在除了这件军队的灰绿T恤,其他真看不到什么军人的气息,当过兵的人才有那种兵味,哪怕是痞子兵可能在这里也会很轻易被分辨出来,这不是军人……

    这些恼怒之下的人可能就不怎么怕他了,个头没有白浩南高,却咬牙切齿的瞪着眼,仿佛终于意识到是白浩南乱停车才惹得他们大清早肝火旺盛。

    白浩南从这一看之下就感受到,感觉好像面对一群不讲道理的野狗,很难理解这种野兽般的原始本能怒火说来就来,压根儿没有半点控制情绪的念头,本来伸手要去开车门的动作停下来,背靠车门摊开手:“朋友,不至于吧……”

    结果穿着油腻腻T恤衬衫,或者歪七扭八破西装的三个男人,还有个粗壮的女人,都在慢吞吞的把手里东西举起来,白浩南看见有一把平头砍刀,两把手枪,还有一支步枪,心里真是一阵卧槽,二话不说把手指上套着的钥匙圈朝后丢进车座里,顺势下来从后腰拔出一支手枪:“够了啊!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要拿枪大家都有!”说完还觉得不保险,左手也从后腰把纳猜给的那支手枪也拔出来,左右手同时对着面前的人!

    立刻特么有种双枪在手,天下我有的踏实感!

    应该说白浩南这正规训练过的拔枪术还是蛮快的,起码他那枪口对着前方的刹那,本来正在抬枪的几个人都楞了下,枪口正对的人群也立刻潮水般的散开些免得被子弹打中,但单枪真的很难锁定四五个人,难说谁要是孤注一掷的抬手就开枪,其中有支AK步枪还是能瞬间把白浩南打成马蜂窝,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地下靶场体会过那种暴风骤雨的枪弹扫射了,可随着他把第二支手枪再拔出来增加覆盖面,周围人山人海的场面竟然同时发出一声轰的惊叹!

    双手紧握手枪,内心还是有点紧张的白浩南脑海里其实闪过的是教官说的步骤,瞥一眼枪膛缺口,确认子弹是不是已经上膛随时能击发,拇指顺势拨开击锤,然后也注意到自己左手这支1911手枪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和一般手枪表面都呈黑色不同,这把枪是暗土黄色的,少数几个零件是黑色,搭配白色手枪把,看着就精美精致,比右手这把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枪显得高富帅多了,从纳猜把这支枪插到白浩南后腰,他摸着以为是一样的,自然懒得拔出来再端详,现在也有点吃惊,但足球运动员良好的大局观让他还是把注意力放在眼前,感受着手掌上细微的差别,终于有点意识到纳猜说的这把勇士手枪,确实是极少数的精品。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支勇士手枪上,连白浩南面前的几人都忽略另一只枪口还对着他们,有点面面相觑的立刻褪去了眼中的怒火跟凶悍,小心翼翼的把手中枪放在引擎盖或者地上,张开双手释放善意。

    白浩南只能猜测这支枪跟纳猜在这里有什么响亮的名气,心中大乐,却忍住了显摆的心思:“把枪踢远点,我把车挪开,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别特么动不动就跟我玩儿这个!”这时候就能感觉左手里面的握把好像更舒服点,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

    闻言几人纷纷把枪挪远些,过程中还从来都不敢把枪口朝着白浩南,似乎生怕激怒了他引来啪啪啪几枪。

    白浩南差点咧嘴笑,刚要把两支枪并到一只手里单手去开车,旁边却走出来条身影:“兄弟是哪方人才咯?从来没见过你呢……”

    这种带点鼻音的腔调其实跟伊莎的方言乡音有点像!

    也确实是个女的,三十多岁年纪有点丰满的少妇,面容姣好的白皙脸蛋又跟当地人大多黝黑皮肤形成反差,精心挽在脑后的发髻和绷得圆滚滚的水洗蓝牛仔裤都衬出了熟透的姿色,挺括衣领的白色T恤干净程度更是白浩南今天早上前所未见的,但在这颇为惊艳的姿色以外,最让人瞩目的还是这样面对枪口发难的场面,敢气定神闲迎上来的胆量吧?

    只有面对过枪口的人,才知道这是种什么样的心悸,当初哪怕确定阿威不是个滥杀无辜的坏人,当他拿着枪的时候,白浩南还是给吓得跟乖乖小兔子一样举手站着不敢动,当然那时他还一点都不会玩枪呢。

    现在这位少妇敢风姿卓卓的面带笑容走上来,一点强撑的感觉都没有,要么是玩枪玩得挺熟习以为常,要么就得是对场面控制有绝对把握,白浩南的想法就是这位算是职业球员来到野球场的闲庭信步派头,所以他也顺势把枪口朝地,压着击锤扣动扳机,娴熟的松开驳火状态回归安全,阿威和教官都说过这个动作要做得举重若轻的潇洒,才显得是玩枪高手,然后把两支枪那么松开握把挂在食指上晃荡,轻松极了。

    看来真是好久没闻到女人味儿,白浩南立马就忍不住要耍帅发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