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99、能不能好好说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2836.html
    其实白浩南的训练计划就是专业标准梯队的起步动作,毕竟这些乡下孩子连当初医科大职工球队的水平都没有,连野球都称不上,不过也好,一张白纸好作画,年纪小正好从头练,五六根细铁丝拴着红布插在沙里,五六个人一字排开,按照他的要求用脚的不同部位带过去掉头回来,交给下一个再继续。

    就这么简单的动作,他做个示范,能马上照着做出来的就进入一拨儿,做不到是另一拨儿,然后再问昂吞汇报二十个之前场地平整劳动比较得力的。

    还没意识到白浩南已经履行了诺言,把昨天找寻场地的唯一备选人当成了副队长,昂吞更吃惊的是自己居然立刻拥有了权力,颇有些期期艾艾,但涨红脸还是真的挑了二十个出来,白浩南点头同意这二十个现在自己回镇上去,就在老六面馆附近下馆子!

    对于大多是饱一顿饥一顿的小镇流浪少年们来说,这就是一顿大餐,最重要的是再次确认王老板说到做到,欢天喜地的就在昂吞带领下冲回去,白浩南面对剩下的人,其中还很有些是踢得相对好点的:“记住,你们已经错过一次机会,下次再有这种机会的时候尽量别再错过,错过就没有了,待会儿他们会带点吃的回来,愿意等就等,不愿意随便滚蛋!”

    说完自己带着少女和阿瑟扬长而去,阿达都很不屑这些之前一直躲在树荫下偷懒的家伙,其中相当部分脸上有点后悔,当然也有不以为然的,阿哩也在其中,他是没轮到做多少事,况且昂吞也不敢选他,虽然做带球动作的时候是最快能完成的,现在一脸默然的看着跑远那些家伙,自己低头站在树下不知道想什么。

    白浩南却也点了他的名:“滚过来!老子还有话要问你。”

    阿哩咬了咬牙稍有犹豫,阿瑟赶紧过去推他走,倔强的少年半推半就的跟着上了车。

    可能是剧烈运动过,少女脸上红扑扑的当仁不让坐了副驾驶,想伸手抱阿达的,谁知道很少对女性呲牙的狗子居然用低沉嘶吼面对她,让少女很鄙夷这长耳朵狗没教养!

    白浩南这才给自己的小厮开小灶:“刚才看你也想去踢,下午也跟着踢吧,其实你应该会踢得比较好,好好踢,学这个总比去赌场夜总会卖命的好。”

    阿瑟轻轻在后面点头嗯。

    白浩南问阿哩:“以前抢过钱?”

    少年犹豫下也点头,白浩南随手抓了手边的矿泉水瓶什么就往后面砸:“老子问什么就用嘴回答!这是起码的礼貌!”这就是他继承老陈的教育风格,动不动就打骂。

    但显然这时候对这些野骡子就是管用,阿瑟一边殷勤的爬过去捡了水瓶送回来,一边伸脚踢阿哩催促他,估计还是没有亲身经历那一晚那几分钟,他还没那么憎恶,感觉白浩南都不愤恨,他自然也差不多。

    所以阿哩低声:“抢过两次,都是在停车场对游客,其他我们又不敢动手。”

    白浩南关注的就是这个细节:“都动手杀人了?”

    阿哩又沉默两秒:“没有,不敢杀游客,要追查的,而且拿刀子一吓就给钱了。”

    白浩南笑得一点不像个受害者:“那为什么要对我用刀,还二话不说就捅?”

    当时就拿着刀动手之一回答得理所当然:“你有枪,那当然就要杀死,如果我们能借到枪,可能就直接用枪杀了。”

    白浩南拍拍门边的步枪:“如果我有这个了,你还敢不敢来?我说那会儿。”

    少年真特么敢说:“去买颗手雷或者借支步枪再来干,反正你火力越强,那当然就要越狠。”

    白浩南有点牙疼的恍然大悟:“卧槽!全特么一个道理!”

    然后就不说话了,其实进镇子步行也没多远,晚这么会儿,有些心急跑过来的已经在老六面馆外等着了,一群少年小崽子,倒是引得不少点店铺探头看。

    其实除了赶集的日子,这街面上白天是没什么人影的,有点鬼影瞳瞳的荒芜味道,这么些少年反而多了些生气。

    白浩南看面馆门还是关着的,随便在旁边找了家能坐二十来人的,让阿瑟去点菜,刚转头要问少女是跟着一起吃还是陪她母亲去,少女却凑近些小声:“你刚才说是什么道理?”

    白浩南觉得这暴脾气小妞其实也不笨,起码受过相对比较好的教育:“我就是个踢足球的,凡是踢得好的,脚活儿玩得花哨的,多半就会被人下黑脚弄断弄伤,技术越好遭到这种事情的几率就越大,你说这道理是不是跟拿枪一样,你越是招摇的手枪步枪,别人就越下手狠,反而是藏着点,别人意想不到你其实有火力,才能打别人个措手不及?”

    少女慢吞吞点头:“外公……好像也说过这种话。”

    刚才下车就把步枪藏在座位下再不招摇过市的白浩南笑,不再讨论,坐下招呼少年们吃饭:“一个队伍,不光有踢球的,还有做服务的,搞啦啦队的,我们需要人手不一样,但重点是懒惰的在我这里行不通,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还有更多好吃的在前面!”

    少年们轰然叫好,还想喝点酒,白浩南说以后中午别跟自己提这个,晚上可以,少年们也够高兴了,甩开膀子大吃,白浩南提醒他们吃个大半饱就行了,不用这么撑,但大多数还是一个劲塞东西到嘴里,有吃就尽量吃饱,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少女当然是拿着筷子只随便拣了几样菜试试就不吃了,有点不对她的胃口,但没说走,白浩南也懒得问她,叫店家再随便弄点菜打包,主要是饭多菜少,让吃过饭的少年们带上去三小姐那废弃工地上再搬些长板子等着他,昂吞赶紧指挥所有人跟着他去,阿哩这次走在他身后算是比较积极的了,猪头少年昂温更是一路捋袖子要卖力气。

    白浩南带着阿瑟到面馆去,刘老头好像又买菜去了,陆老头懒洋洋的刚开始翻报纸,白浩南蹲他面前:“六叔,早上中午能把面馆借给我当厨房不?”

    陆老头在躺椅上虎躯一震,放空的眼神都凌厉了瞬间:“卧槽你大爷,你……”

    白浩南蹲着笑嘻嘻截断他的话:“啊,行行行,我知道你喜欢槽大爷,店面反正都是空着的,给我用用怎么了,该给燃料费、其他什么费用都给你不行么,老和尚都叫你照顾我的。”

    陆老头脸都涨红了:“槽他个老和尚!”

    白浩南一脸惊悚:“不会吧,你连天龙都不放过……”

    反正陆老头就是被他气得没法心平气和说话:“滚!”

    白浩南嘟哝起身:“这么多人,天天下馆子,我那点钱够个屁,自己弄可能还能多撑几天,那要不我借老刘叔帮我弄点东西支个厨房起来,行不行?”

    陆老头跟撵叫花子一样:“去去去,你自己跟他说,我看你一天蹦跶得出朵花来!小心小命都保不住!”眼光还是在白浩南身后的少女身上停顿了下,估计这看不到什么生存色彩的镇上很难看见这样鲜活的少女了,白浩南感觉他其实是不认识这个三小姐的女儿。

    白浩南交代给阿瑟去买那些租房的生活用品,自己开车去了废弃工地,少女跟着下车来看见少年们居然搬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施工木板堆在那,白浩南掀开假悍马后车斗上的篷布,让他们往这皮卡车上搬,转头才给少女开玩笑:“这工地虽然是你家的,我们这可不算是偷,带着你明目张胆的来搬走,反正你家也用不上了。”

    谁曾想那一直旁观者状态的少女眼色就变了:“你说这个工地是我妈妈的?”

    白浩南好笑:“对,听说是个酒店没修起来……”

    少女已经转身朝着那只有三四层的建筑框架跑过去了,白浩南看看远处那七楼办公室,只能匆忙的问昂吞等人谁能开车,阿哩说他会,白浩南真不介意的让这个二十四小时前还想杀掉自己的少年负责把这车当货车,运送这些板材过去,悄悄拆了那步枪弹匣插在后腰,自己快步追着那少女的脚步上楼去,但还是把衬衫领口打开了两颗扣子,方便随时从腋下拔枪,阿达就难得留在车上当监工了。

    主要是工地看起来有点破败阴森。

    看得出来之前的规模设计得比较大,占地也不小,但现在也就是一片框架三四层之上都是锈迹斑斑的钢筋林立,废弃材料到处都是,光这块的浪费都是很大一笔钱了,地上也不怎么平坦,少年们当然是如履平地,前面的黑衣少女却有些跌跌撞撞,白浩南堪堪追到的时候,她已经冲进去,跟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到处乱转。

    白浩南这才发现里面还堆了不少水泥石灰之类的材料,但估计都好几年没人维护看起来似乎都板结成堆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人,他也稳定些,就靠在那看少女顺着水泥柱子到处看:“找什么?”

    少女情绪有点恶劣的瞄他一样,白浩南懒得触霉头了,反正能保证安全就行。

    整个一楼应该不亚于一座大型酒店大楼底部的面积,起码几十上百根巨大的水泥裸柱,这少女真的挨个儿看了个遍,这都快一个小时了,埋着头往只是水泥板隔出来的二楼走,白浩南远远的早就看见少年们呼啸着把车开了三个来回拉走所有板材,现在想问,但看看少女身上似乎笼罩一股生人勿近的暗黑色烟雾,还是不去自讨没趣,慢慢跟着走上去就好,但顺手把步枪弹匣拿出来藏在废弃材料下,实在是这也算是一板金属,重。

    楼上依旧是个空架子,只是没了什么材料堆放,更多是施工废弃的那些东西乱七八糟,少女依旧在其中挨个又顺着每根柱子转圈,这又是个把小时,再上三楼。

    白浩南这点好,如同他陪女人逛街从来不会不耐烦一样,现在光是看这少女脸色就知道人家有目的,反正都耽搁一俩小时了,他也不在乎再耽搁一阵,反正就三四层楼,那就看看呗,而且这么站在边上看那花季少女又不是个难受的事儿,抱着手臂靠在楼道柱子边不吭声。

    少女依旧自顾自的挨个儿柱子查看。

    白浩南正瞄着呢,忽然听见下面有点脚步声,而且还不止一个,下意识的错身从楼道间隙看了眼,因为建筑每层基本都没墙,一眼看到下面空地没有自己那辆车啊,难道昂吞他们步行回来找自己?刚要张嘴喊,却从同样没有栏杆的楼梯间隙中间看见下面走上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赫然就是上午跟庄沉香对吵过那个黑脸膛!

    差点喊出嗓子的声音一下被吞回肚子里,白浩南几乎下意识的从腋下拔出那支勇士手枪,穿着运动鞋的脚掌悄无声息的压过满是沙砾水泥渣子的楼层地面,靠近低头专心围着每个柱子转悠的少女,一把从后面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准确的捂住嘴,推到快一米见方的水泥方柱后,凑在她耳边轻声:“注意有人上来了,好像是那天跟你母亲吵架的男人,你准备悄悄瞄一眼,千万不要叫,明白没?”

    白浩南感觉被控制住的头颈点了两下,才松开双手,没想到这小妞得了自由居然立刻转身抽他耳光!

    白浩南不得不再次一把摁住她,但是这回就跟上次突然袭击不同,完全不计较什么时候的暴躁少女居然强烈反抗踢打,白浩南不得手脚并用,不仅张开手掌尽量捂住她的头嘴,还得用双腿把她的脚给夹住一起压在柱头上,那少女还是跟点了炮仗似的剧烈蹦跶,白浩南真想一枪把砸晕了她!

    所以再用力些姿势嘛就有点暧昧了,面对面的几乎完全把少女裹在怀里压平在柱头上一点都没有活动空间,可蹦跶的身子就剧烈摩擦啊,特么好久都没碰过女人的白浩南竟然有反应了!

    换别人可能有点尴尬,这货只想哈哈哈大笑,倒是心领神会的把注意力放到楼梯那边,悄悄探出半只眼,几乎是用眼角瞟着两个男人提着个长长的钓鱼包再走上去,发现他们已经走上转角背对这边,注意力一分散自然没了反应。

    还掰了那少女的头过来看一眼,等对方完全上楼以后,才大眼瞪小眼低声:“没有骗你吧,你真没必要这个时候跟我计较什么,要计较,也等到看了究竟再说?”

    这回一动不能动的少女用眼睛使劲上下翻表示点头,白浩南小心翼翼的松开手,没暴动,才依次松开胸前,腰间,双腿,就在他以为这少女通人性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眼里闪过点什么,立刻察觉对方在猛抬膝盖,早有防备的他更快提起膝盖一下压住对方腰腹,心中刚有点得意,那准备捂嘴的手掌边缘就被一口咬住了!

    而且是真的使劲咬!

    卧槽!

    小狗变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