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126、花心也是一种常见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451.html
    ,最快更新梦想为王最新章节!

    于嘉理对白浩南这一天的工作情况给予了高度评价,除了他决定住在那屋顶小棚里:“现在你已经是高管,这家企业的管理者,就要跟下面的各级主管还有基层员工拉开距离,保持层级观念。”说这话的时候,于嘉理还是只能埋头对着自己的办公桌,做出一副忙碌的公事公办样子,免得抬头看了又花痴。

    白浩南没那么好驯服,依旧吊儿郎当:“你买个房我住?那不成了养小老婆?住在酒店?还是租个房住?难得我最近清心寡欲,别撩我,按捺不住又得去泡妞。”

    于嘉理对自己有点自信了:“你泡我不行么?”

    白浩南似笑非笑:“你吧,看起来随便撩几句好像就能上床,但后面的事儿太多了,我觉得不亚于又得罪一个庄家,说不定比庄家还狠,这点我还是能把持得住,你看这回那个小妞,笑起来都能勾魂了,我还是能跟个老和尚似的,多厉害!”

    于嘉理偷瞄一眼旁边关了界面的监控屏幕,还是没把这个信息泄露给男人,装着不知道的点头表扬:“那就要看你以后能不能坚持表现下去了,通知到她的家人没有?”

    白浩南是有点得意,有种做了好事就想炫耀的感觉:“通知了!小样儿的,还跟我耍心眼,要不是老子收了心……”

    于嘉理终于抬头:“好,行行行,你天下第一帅,晚上我爸请你回去吃饭,现在我们去买点衣服收拾下你这胡子头发,行不行?”

    白浩南也正眼打量光天化日下的于嘉理,单手撑在班前椅扶手上看:“脸都瘦了些,这俩月习惯了当美女没?”

    于嘉理连眼角都溢出笑意来,高傲的扬下巴:“没有!一辈子都不够!”

    白浩南又表扬:“再侧点,左侧,嗯,这角度不错,好看,虽然鼻子还有点塌,眼角不够长,额头也太圆了些……”

    一直按照他指挥摆造型的姑娘终于没忍住,顺手抓了手边的笔就砸过去笑骂:“你就不能让我高兴点!”

    白浩南伶俐的接住这支看着就金光闪闪价格不菲的笔,示意下揣自己兜了:“正好差支笔,健身锻炼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但塑形,还能激发分泌很多人体激素,缺陷就是停不得,停了以后的反弹会很吓人,所以这两个多月我想你应该是形成了健身习惯,这就跟那些只是为了减肥健身的傻瓜区别大了,以后一直坚持就好,回头我给你整理个完整的健身计划,这笔就当是报酬了。”

    于嘉理高兴那支笔的归属:“这就对了嘛,朝着你应该有的身份努力……走!这就去逛逛,把该有的都配齐。”

    于是公司上下看见漂亮的于总又提前下班跟小白脸牵着狗出去了。

    但这时候恐怕观感就完全不同了,特么那样的胖妞能变得这么漂亮,是个女人都想有这样的男朋友吧,没人再觉得这个吊儿郎当的健身中心王总只是个花架子小白脸,更何况那边的陈副总已经把上午这场讲话内容大概整理出会议纪要传过来,不少高层主管都看了,且不说方针政策对不对,起码这措辞用语跟俩月前天壤之别,难道这货是在扮猪吃老虎?

    再联想下之前所有反对这小白脸的主管甚至高层,在整个集团内部隐隐掌控了一股势力的后勤、安保、车队的谭副总都消失据说进局子了。

    还有谁敢小瞧这种小白脸?

    所以连白浩南走出来一路上都是恭敬的态度称呼,聪明的还会把他放在前面:“王总,于总看着气色真好啊。”

    果然于嘉理是极喜欢这种感觉的,进了电梯还在回味:“你看,你能把事情做好,能够获得别人的尊重!”

    白浩南还略微有点奇怪:“你怎么就知道我把健身中心做好了,不过是上午刚开了个会,你也知道了?”

    于嘉理连忙掩盖:“总有人给我打报告嘛!”

    白浩南也没多想:“被人尊重,是感觉不同哦。”

    于嘉理还物质鼓励:“我们来个小约定,如果三个月内你开始让健身中心扭亏为盈,作为投资方奖励你一台车,跑车好不好!”

    哪怕桀骜如白浩南,听了也嘶的倒吸一口气忍不了笑意:“啥车?”

    于嘉理得意于抓住了男人的喜好,爱车总比爱女人好吧:“哼哼,你努力完成了就知道了!提前说了惊喜和期待就少了很多。”

    不得不说在吊根胡萝卜引导骡子往前跑这种事情上,于嘉理真是太擅长了。

    白浩南刚刚冒起来一点贪玩和不服管束的苗头,立刻就被灭杀。

    当然他还是本性难移,出大楼就在旁边的自动取款间取一万现金,于嘉理喜欢两人并肩的感觉,特别是现在也有自信了,伸头奇怪:“带这么多现金干嘛,大额消费刷卡啊。”

    白浩南一边解释一边顺手在取款机边的盒子里扒拉:“她们五个算是正式上班,先每人取点生活费,试着独立生活习惯这种正常的生活。”

    哪怕已经听过监控设备里传来的现场直播,于嘉理还是撇撇嘴:“真是够体贴哦?你在找什么?”

    白浩南已经拿了好几张二指宽的取款凭条了,就是取完钱机器自动吐出来的那种,诡笑着给于嘉理晃晃,和现金一起塞兜里:“你没发现我泡妞的时候写小纸条,都是用这个写么,背后取款金额都是一两万的,你说那妞看了要不要给我回电话?”

    于嘉理差点在取款间里晕厥了:“我的个天,你可以去出本书了!”

    白浩南嘿嘿笑:“你以为南哥撩妹靠脸不靠技术,那是没撩你。”

    于嘉理长叹一口气:“这都不叫撩,我都不知道你全力撩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

    白浩南出来摸下巴,脸上露出那种无耻的贱笑:“那个李琳我是真有点想撩一下的,可惜要做好人,唉,婊子牌坊只能捞一样啊。”

    于嘉理只能用打棒球的姿势,全力挥出手里的带链手包砸在这货头上!

    这都不算撩?算什么?

    阿达吓得躲开两步,观察这俩是不是打起来,估计很犹豫自己要帮谁。

    所以后来买衣服什么的也顺理成章了,不买贵的只买对的,收拾得干净整洁就好,而且还大多都是运动品牌那些比较宽松的样子,本来很想给白浩南把所有胡须都刮掉的,于嘉理也安排美发师修剪下:“怎么老气怎么来,八字胡山羊胡这些都行,头发给他弄点花白的,显老,整齐就行!”

    白浩南倒无所谓,以他曾经还是杀马特风格都挺喜欢的审美水平,看了这种模样还有点新鲜呢。

    于嘉理很快就要为这件事感到后悔了。

    当然这会儿她是满意的,跟白浩南一道选了点水果回家吃饭。

    其实都明白这顿饭跟之前那回有很大的不同了。

    明黄色的悍马开到于家大门口都不需要通报了,穿着新制服的保安连忙开门,还知道招呼王总,白浩南在享受不一样的尊重,本来阿达要被留在车里的,两三个人抢着要求帮忙照顾。

    那种有钱人或者说成功人士得到的尊重,和职业球员被簇拥的尊重两回事,回过头别人眼里就是个臭踢球的。

    顺便把于家楼下停车棚里的车瞄了一圈,这回于嘉理主动陪着他仔细看看:“其实半数还是跟那条线有些关系,爸不是很讲究这个,只是在外面做生意很多人喜欢看这个,他就买了些来用,实际上不怎么在意。”

    白浩南点头:“这事儿上老于跟我一样鸡贼,我买个二手跑车是为了泡妞,他拿些走私车套牌车之类的是为了套生意,就是个工具,傻了吧唧的真以为这种东西值钱,那就上当了。”

    于嘉理埋怨:“不是鸡贼!他也不是为了省钱,当然我承认他骨子里是没有大手大脚乱花钱的习惯……”

    白浩南点头:“所以我才说他勉强能看得顺眼我嘛,不是那种油光水滑的高学历假文凭。”

    于嘉理更埋怨了:“我才不是假文凭!”

    白浩南给她显摆:“我以前有个妞儿,医生!专家级别的水平,学什么都成绩好……”

    于嘉理已经认命:“行,还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妞儿,尽管宣传打击我的骄傲情绪,我还要感谢你对我的悉心帮助!”

    白浩南反而笑笑不说了,其实跟上回差不多,十来辆车里五六部劳斯莱斯、宾利、奔驰、宝马之类的豪华房车,估计是用在大场面的,其他的陆巡、卡宴之类可能就是到周边跑矿山工地之类用,型号其实都不是最新的,差不多三五年历史保养得不错,或者说翻新装配得不错,白浩南都怀疑自己当初那辆卡曼是从这边流转过去的了。

    年轻男女在楼下车棚转了会儿才上楼,不是那个六楼的会客厅了,到七楼于家的起居室,这个词儿是外国装修里面喜欢用的,其实就是传统格局里面的堂屋,跟现在城里面装修说的客厅还不怎么一样,主要就是几张座位摆得比较近一圈,适合家人聊天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木八仙椅看着就肯定价格不菲,但在这家就肯定是一直在用了好些年的那种岁月感,于妈妈自己在飞快的收拾座椅擦灰,然后有些仔细的看白浩南,没什么居高临下的倨傲,她的穿着打扮跟大楼背后城中村里面那些中老年妇女没什么区别,一样的深酱色皮肤布满皱纹,只是首饰比较讲究,金的不少,衣服比上回高级些了,接过白浩南递上的水果就招呼他坐:“嘉嘉一直都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也没想到她打扮出来有这么好看,还以为只有结婚的时候会看见呢。”

    白浩南介绍化妆行情:“现在城里姑娘谁不化个妆……”

    一身老头衫大裤衩出来的于德水哪里看得出是个富豪,直接打断白浩南说话:“这是在暗示你,当妈的盼着嘉嘉早点结婚,你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懂?”

    白浩南小尴尬一下:“真不懂,我没啥家里生活的经验,更没妈,二十来年都是在体校和球队长大的。”

    于嘉理都心疼了,坐他旁边拖长音:“爸……今天他已经把健身中心的……”

    于德水真是不喜欢客套废话:“我知道,会议纪要送到我这里来了的,不错,比我想象的更聪明,老谭这件事处理得也不错,到传销那边拿人更是证明了你有勇有谋,我不喜欢那种故作清高,什么事情都瞧不起,什么都要循规蹈矩的迂夫子,但也不喜欢偷奸耍滑,自私自利的鼠目寸光,但小白,你还差得很远,你迄今还没找准你到底要干什么,没有搞清楚你活着究竟是为什么。”

    于嘉理说大道理,白浩南大多数时候是听了却随口抗拒,但于德水对他仿佛有种独特的魔力,总是能一针见血的表达:“你跟嘉嘉之间,我们不插手,因为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嘉嘉这两三个月的变化我跟她妈看了也开心,我相信我的女儿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或者一段失败的婚姻就走错道,所以如果要走错,只会是你,你可以认为入赘我家有些屈辱,如果在乎这个,那我根本就瞧不起,又或者你觉得从于家这里可以不劳而获的得到什么,那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每个人的命都是自己做的,由我不由天,等你想清楚了再说都不急。”

    于德水能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不知道是看在女儿花痴,还是他确实对白浩南有点青睐的意思,白浩南尽量专注的听了,哪怕不认同听不懂,他也尽量记了,但没有对跟于嘉理的关系做任何承诺。

    等再到二楼的餐厅吃饭,找他打招呼的亲戚那就多了,白浩南能感觉到点区别了,他看待这些其他人的区别。

    老于所谓的命,所谓的干什么,活着是为什么,他还没想清楚,但白浩南能明白眼前这些人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们只知道老于家有钱,可以跟着老于家吃香喝辣,却没想过老于为什么能发财,又或者有点脑子,但用歪了方向动歪脑筋的如同老谭那样的,就默默消失了。

    这有点像个劝诫,也像个警告。

    吃过饭,白浩南就回去了,于嘉理在所有亲戚的众目睽睽下,还是没好意思再找借口跟他夜不归宿,一直送到车库:“不着急,慢慢想,你在想什么,我看你从吃饭就一句话不说。”

    白浩南抬头不好意思:“我想换辆车……”

    于嘉理扑哧:“随便你!跟我爸说话你就老老实实,就知道欺负我!”

    白浩南叹口气:“我就是图新鲜,咋办嘛。”

    不知不觉他也有点带上东北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