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03、一言不合就上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53079.html
    刘老头果然好说话得多,轻言细语的听明白白浩南的意思以后,一口答应下来,给白浩南挨着讲了东西在哪里买,需要买什么,店铺倒是集中在那两三个里面,只是饭馆里需要的东西从零开始就纷纷杂杂的很细碎,说了七八样还停下来看白浩南,可能是看他有没有认真在听,因为没见着用纸笔记下来啊。

    白浩南认真呢,分毫不差的把东西、型号、价钱复述一遍:“我记性好,您挨着说,我都记得。”

    刘老头见多不怪的笑,确实有点老来俏的味道,看来他确实才是包办所有杂七杂八事情的那个,如数家珍的从灶具、餐具、调料油料、食材甚至桌椅板凳都给白浩南详细讲述一遍。

    陆老头远远的站在沸水锅边不说话,只看那埋头吃面的少女和刘老头,不知道是在区别男女到底谁更可爱,还是重新认识自己的老搭子。

    白浩南没吃,听刘老头说完还给陆老头大概叙述了下自己这两天的事情,没多说三小姐,主要是自己在街对面租了房,然后那帮街头少年会怎么安排,自己的思路大概是什么。

    陆老头不耐烦:“谁特么要知道你干什么,来了就不清净!”

    白浩南亲热的隔着柜台伸手过去揽他肩膀,怒目金刚一般的老头儿警惕的让开半步,手里提着长筷子和竹勺差点直接打过来:“干嘛!滚!”

    白浩南嬉皮笑脸:“六叔,我就是喜欢你这动不动看谁不顺眼的模样,哈哈哈!”

    陆老头骂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拿刘老头出气:“看!你看!你就知道吃里扒外!”但眉毛是忍不住抖的,不像往日的暴怒那么坚定,刘老头赶紧动作仓皇点讨好他。

    终于抬头的少女轻轻擦嘴观察三个男人互动,出来跟着白浩南上了车才说话:“你除了欺负我,对谁都没脾气。”

    白浩南多能听音儿:“粟米儿,你听明白了,我不是特别欺负你,是为了讨好你妈才管教你,她不会或者懒得管教你,我觉得你如果继续暴躁……”

    这少女果然不像她刚开始表现得那么炮仗,嘴角扯起来做个冷笑的神态,转头看外面。

    白浩南又多熟悉:“好好好,我知道其实你蛮聪明,心里看别人都是HMP,人人都是傻子,你装疯卖傻装暴躁,还装着戴这么多耳环鼻环跟个女流氓一样,但你妈真不是一般人,她压力之大我都才体会到,狗日想当人上人,那就要承受比别人都大的压力,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你废话,说实话,今天她开枪打死那个制毒师,老子内心都觉得帅爆了,哪有那么多啰里啰嗦的废话,反正想这么干就这么干,但没了毒品,这镇上这周围要想赚钱活命,那就难得很了,你说她这点勇气大不大?”

    少女其实随着这话开头就慢慢转过来了,后面还是难以抑制的涌出些骄傲的神色。

    白浩南已经把车停在了市场,其实就几百米外,除了赶集的日子这里就是整个镇上大多数生活物资的来源,白浩南下车前指指外面:“几千口人,多的我不知道,在中国乡下一个很偏僻的旅游小镇,都比这个兴旺十倍不止,哪怕在溙国,也有7-11超市,也有好多店铺,还有夜市,这里呢,你妈说你在国外读书,你比较看看,欧美我没去过,反正肯定更好?”

    确实荒凉,就三五家店铺,米粮店还用了铁栅栏在外面防护,甚至连买卖锅碗瓢盆的店铺和农具之类都合在一家店里,可选余地都很少。

    白浩南麻溜的把这辆七座大型越野车后座全放平,开始穿梭在店铺里买东西搬上车,这时候才觉得左手被咬伤的掌缘有点生疼,买完以后又到旁边的药店买了些纱布碘酒随便包扎下,粟米儿就在这个时候溜进来嘟着嘴帮他包扎:“你不那样我才不会咬你。”

    受害者匪夷所思:“你特么是没脑子还是以为所有人都是傻子?他不是个好东西,偷偷摸摸的上来,我能吵吵嚷嚷跟你解释?”

    结果粟米儿咬咬嘴皮,快速指下他裤裆:“我说你那样!”

    白浩南闭嘴了,老脸有点红的赶紧出去当棒棒。

    少女能跟着他搬点轻松的东西,然后发现:“你的记性真的很好!”

    白浩南傲然:“别的不敢说,这就是咱的强项。”

    粟米儿其实善于发现:“你的枪也用得好。”

    白浩南得意:“我是没当兵,当兵绝对是把好手!”

    少女准备了套路:“教我好不好?”

    白浩南警惕:“干嘛?”

    粟米儿这时候温顺得和初见面判若两人:“你说在这样的地方我要是会用枪,你说是不是就能保护自己呢?”

    白浩南思考了两秒,还是不太放心:“我跟你说,我主要觉得你很不稳定,这点跟你妈有一比,绝大多数人吧拿着枪可能知道不会随便开枪,你们娘儿俩都捉摸不定,说不定随时就会翻脸不认,有点吓人。”

    少女凑近些软语相求:“教我呗,好不好嘛……”棒球帽的帽檐下,充满青春气息的脸蛋真的可以形容得像苹果一样,带着没长开的婴儿肥,但眉眼之间已经有了美人胚子的特色,绝对以后很让白浩南这老司机期待啊。

    因为虽然语气还有点生涩,但那种娇憨的媚态已经初见规模,老司机都差点骨头一软答应了,结果被亮晶晶的鼻环好像提醒了下正色:“不行!可以拿……算了,不行!”本来想说拿把空枪给她好像阿威教自己玩枪那么练习的,结果想想阿瑟他们随便都能从哪里搞到子弹,还是觉得不靠谱。

    感觉青春期少女终究城府还是没那么深,再说本性可能还是有些暴躁因子,难得放低身段还被拒绝,立刻爆发了,原地一跳就破口大骂:“靠!你想死啊!叽叽哇哇的说这么大道理!给不给,不给我就给外公打电话说你QJ我!要他派卫队过来抓了你过去阉了!”而且一边骂一边还朝后面跳远些,防备白浩南打后脑勺!

    但她这么当街叫骂很引人注意啊,周围店铺的人都出来看,她就指着连周围一起骂:“看什么看,一个个的挖了你们眼珠子!”站在路边,一身嘻哈黑衣好像舞台上还挨个儿指着点杀。

    白浩南无奈的看着这个终究还是被娇宠惯了的小暴龙,搬上已经买的油米丢后备厢关上门,挨个儿关门跳上驾驶座轻描淡写:“走不走?不走就该这条街的人来QJ你了,你看看他们的表情。”

    这时候白浩南算是清楚,粟米儿肯定很少来这里,长期可能都在她那个外公的地盘活动,这里没多少人认识她,周围那些小镇上人的脸色可不算好,被这样一个穿着打扮都好像外乡人的小姑娘指着鼻子大骂,看似老实温吞的这些人能在这种乱世小镇呆下来都不简单,阿哩他们也没什么格外穷凶极恶的样子啊,说动手就动手的。

    听着越野车都发动而且有移动的征兆,再看看周围的眼神,粟米儿终于确定白浩南这没良心的真会开车就走,干净的脸上终于有些惊慌,转身朝着副驾驶过来,白浩南看了索性轻点油门,粟米儿更加紧张的迈开大步就追着跑,之前的暴躁傲娇丢了个一干二净。

    白浩南正想哈哈哈,就瞥见马尾巴一扬,那车窗外的身影就不见了,赶紧从那一侧的后视镜看过去,宽大的越野车后视镜里正看见黑衣少女在地上摔了个狼狈不堪,倒是引来路边那些铺子里的人幸灾乐祸笑声一片!

    小镇的街道本来就满是尘土,车尾扬起的粉雾中抬起头来,哪里还是之前那个高傲的小公主,满脸花猫直接就哇一声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白浩南可能很少接触这样平衡运动能力不好的女人,翻着白眼停车过去,看那眼泪都在脸上粉尘中冲出道道来更显滑稽,他也忍不住笑,结果这彻底引发了粟米儿嚎啕大哭,扯开嗓子那眼泪都能马上冲刷洗脸,引得路边更多人出来看热闹。

    换做往日白浩南多半蹲在旁边慢慢看能哭多久,今天有点不耐烦,伸手拎了小姑娘一下扛在肩头,感觉终于被理会的少女顺势使劲捶打他的后背,白浩南懒得理,开门抓着滑下来要扔到副驾驶座上,阿达本来蹲在那的,看见这哭嚎的女子,忙不迭挤到后面货物中去,然后立刻被后面什么调料的味道吸引在那里到处嗅嗅还打喷嚏。

    这边粟米儿却顺势抱紧了白浩南的头不松手,双脚也死死盘住呼天抢地哭诉:“你欺负我!从早上开始就欺负我,打我!摸我!外公说不许任何男人摸我,你都摸了这么多……”

    白浩南恍然大悟,那危急时候为什么自己抱住她会那么大反应:“好了好了,我跟你妈都是一辈儿的,打你是为了教育你,那抓着你也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你也不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八戒女,多大个事儿,赶紧的,我还得回去叫他们做饭,老子的队伍散了可是你害的。”

    哪怕他熟悉女人的路数,却很少有耐心对付不讲道理的女人,以前都是特么爱谁谁,给脸不要非哭闹的话那就转身走人,但显然现在这八爪鱼似的少女盘在身上不难受,还有点小邪恶的舍不得甩下来呢。

    粟米儿感觉他拉扯就更加用力,还尖叫,差点没把白浩南的耳膜给穿透了,周围这么多围观下使劲摇摇头,干脆过去把驾驶座调到最后抱着人开车,动作有点暧昧,白浩南这不要脸的假和尚可不乐在其中么,老子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结果车刚离开那街道,周围没了目光,狭窄的车厢空间里男女之间贴得也太近了,粟米儿立马没了哭喊声,想退开点后背就硌着方向盘呢,要么就得自己爬到副驾驶去,那动作就大了,等于是认输投降,小姑娘犹豫下保持这个盘坐的动作算是没退让,手臂也依旧环抱在白浩南的脖子上,只是没那么用力,手肘压在白浩南锁骨上近距离大眼瞪小眼。

    白浩南得东拉西扯分散注意力:“酱油买了没,盐巴呢,多少个碗……”不是要粟米儿回答,纯粹是让自己的脑血管动起来,别特么都集中到一处去,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大乐:“哈哈,还治不了你个小丫头片子?”

    这么一想又有点邪恶刺激,粟米儿立刻顺势推开大骂:“不要脸!你个流氓!你又在有那种想法了!”还伸手打白浩南的肩膀,动作却软绵绵的,声音更是高开低走:“你个臭流氓!我要告诉外公,叫他阉了你个变态,你就是Q……”

    好吧,很多防狼术里面都有警告女性朋友们在关键时候别刺激那些管不住下半身的家伙,特别是用这样有点发腻的声音和红扑扑的脸蛋只能起反作用,更不要动不动威胁,很容易让白浩南这种王八蛋心理走极端:“卧槽,反正都惹出事儿来,还不如捞点好处,还特么得是见妞就泡,替天行道!”

    右手臂上缠着纱布还得掌控方向盘和档把,被咬了有点火辣辣的左手直接固定住少女后脑勺亲上去!

    粟米儿惊得瞬间眼睛像被吹胀了一样差点凸出来!

    但稍微挣扎下,就用异乎寻常的热烈反击,还无师自通的知道闭上眼,双手也捧住了白浩南的头使劲用力!

    紧接着更不知所谓的把手在白浩南后背上乱摸,不知道摸个啥!

    因为方向盘的问题,驾驶座这边狭窄有限,两个人的坐姿本来就跟那啥差不多,现在简直干柴遇到烈火,白浩南都觉得头昏脑胀,勉强从发丝边分出点眼光看着前面的路,估摸着把方向盘朝路边一打,拐进乱糟糟的树丛植物堆里,勉强伸手挂上空挡拉手刹,少女已经在他身上扭得跟朵风中的罂粟花一样妖冶,还带着喘息!

    都上下其手了,白浩南自然是横下一条心,只是褪下牛仔裤,粟米儿的声音已经意乱情迷:“你……干嘛呀……”

    白浩南想了下一本正经:“教你用枪!”

    粟米儿就吃吃吃的笑着缠紧他!

    天生媚骨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