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11、三分天注定 七分靠打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60038.html
    就是家宴,厚重铮亮的什么名贵木头圆桌,雕工精美中间还镶嵌一块纹路奇特的大理石一样,从白浩南和粟米儿进来,庄沉香拍拍手掌就有仆人开始流水介端菜到桌子上。

    哪怕是这么穷乡僻壤的边境小镇,哪怕兵营中的罪犯连抗生素都得不到使用,依旧不会耽搁上位者的生活条件,菜品不算精美但还是有点超出前职业球员的预想:“鳄鱼肉?这是什么?这也是鱼肉?味道不对吧,这是象肉?卧槽,这规模有点超标啊!”

    庄沉香笑眯眯:“你不会没见过世面吧?在溙国你好歹也是获得过高位的。”

    白浩南摇头:“溙国我一直当和尚,主要是化缘吃饭,虽然我在少将的家里也住了两三个月,我得说你这生活有点腐化超标,不好,这些菜我也不会吃的,很多菜我都不能吃,其实我对吃的限制很大,细数下来只能吃得比较清淡简单,很多肉类都不沾,二十多年已经养成习惯了。”

    桌面上确实是一沾即走,最多是感到新鲜好奇的尝尝,白浩南绝对没有甩开膀子大吃的举动,粟米儿从仆人退下去就立刻坐到白浩南身边,使劲帮他挟菜,看得出来她也是个享受惯了的,起码选择菜肴部位都是最精华的:“外公那边吃得才比较好吧,妈妈平时也不这样吃,还不是因为你来了。”

    庄沉香也证实:“平时哪有这闲工夫捣鼓,都是招待各方宾客才吃这些,今天本来准备了食材招待官方和那些机构人员的,结果机构人员全部留在了你那边吃饭,官员们消耗不完,总不能浪费了吧,多吃点,难得这样吃。”

    没想到白浩南还是摇头:“这就当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吧,我没几样事情能坚持和完全觉得正确的,保持身体算是我最难得的优势,就是不带这帮少年踢球,我也会想办法自己健身注意饮食,二十年坚持下来已经成了习惯,这点自控力我还是有。”

    庄沉香哼笑:“你说你吧,这些事情自控力强得很,有些事情却没法控制?”

    白浩南不脸红:“人之常情嘛,你多吃点,如果想减肥,我那边可以帮你做个健身方案啊,一起跑跑步什么的绝对有效。”

    庄沉香还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笑着不回应,端起葡萄酒来给两人示意庆祝下,拿了玻璃杯,白浩南才注意到杯口上贴了三只细小的纸条,再一看,每盘菜碗碟边缘都有,火柴棍一样细细的浸在汤料菜汁和酒里,转头给粟米儿看,这小姑娘都习以为常:“试纸,外公吃饭全都要用试纸贴在旁边,不然他宁愿不吃。”

    庄沉香证实了:“仇家不用说了,毒品泛滥也是很常见的,所以几样试纸很有必要,特别是喝的东西,你们俩平时在外面,特别是建国,你一个人在外面吃的时候多,注意饮食卫生。”

    轻言细语的真像丈母娘,不过要是换个人站在这红地毯铺就的红木名贵饭厅门口看看,也会觉得是俩三十左右的年轻夫妇带着女儿吧?

    所以庄沉香和两人对坐远处的分布更奇怪。

    不过这倒是也方便白浩南时不时的跟庄沉香目光交流,忍不住靠在他臂膀上的粟米儿肯定观察不到,只是庄沉香抱着手臂端了酒杯,一直挂着的微笑表情很有慈爱的味道,很少有神态波动能让女儿看见,对上白浩南也是频频举杯。

    阿达不喝酒,但给它弄了个钢精小盆,装了块带肉猪骨头,让它趴在地毯上吭哧吭哧的自己啃。

    粟米儿当然更兴奋,一直叽叽喳喳给母亲讲述白浩南下午又怎么安排指导训练,再给白浩南描述自己在学校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

    愈发让两个三十岁左右的成年人觉得像在看着孩子,庄沉香都忍不住给白浩南剜了一眼,白浩南却耍无赖的表示我也没办法。

    挺温馨的家宴吃了一个多小时,庄沉香觉得菜肴都冷了,正要叫仆人过来加热或者换点什么,她的电话响起来,拿了看看给粟米儿做个噤声的手势起身调整了下才接听。

    粟米儿明了的趴在白浩南肩头凑耳根:“外公!他最多疑了,接他的电话最小心!”

    白浩南再次加深了一个阴险狡诈老妖怪的形象特征,庄沉香却飞快的瞥了眼这边,转头拿着电话走到连接客厅的门边,虽然能看见她靠在雕花门框上,却不太能听清说什么。

    粟米儿趁机往白浩南身上坐,好像想来两人除了野外就是车上,再不就是白浩南那简陋破烂的出租屋,对于这个从小不说锦衣玉食,起码也超出普通人生活条件的姑娘来说,其实已经为白浩南妥协了很多物质上的东西,当然这种地方的女孩儿也能吃苦,庄天成陡然发难当上主席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但习惯奢靡生活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啊,白浩南现在有了深切体会。

    不过这会儿他注意力在那靠着门框上婀娜多姿的妇人身上,小姑娘的心思格外敏感,说得两句发现了他的眼神,气得一口咬他耳垂上,差点把白浩南叫出声来:“狗子啊!我这手都还没好!”

    粟米儿居然又能呲着牙眉开眼笑,抓了白浩南裹着纱布的手贴到自己脸蛋上,哪怕隔着纱布,白浩南也能感觉到炽热的温度,就跟这姑娘热烈的情感一样,他凑上去亲耳畔时候顺便:“我是在看你妈妈的电话好像有点重要,你没发现时不时的在瞟我们,好像跟我们有关。”

    恋奸情热就是用来形容粟米儿现在状况的,哪里还会关心别的,飞快看看,却关注母亲的身材,低头跟自己比较,咬白浩南耳朵找信心:“我这……也不小吧,女同学中间就没谁比得上我。”

    白浩南嗤笑:“这会儿哪里在看这个!”其实还是有看的。

    粟米儿使劲把他的脸转过来,干脆就在桌边亲上了,还闭上眼很投入,这个时候的她是怎么腻歪都不够。

    白浩南倒真的经常瞟那边,庄沉香发现女儿背对自己正在啃兔脑壳,也对白浩南狠狠的做个中指。

    所以白浩南嘴上跟女儿热烈推送,眼睛和当妈的交流,的确有点刺激。

    那边电话打多久,这边就热吻多久,庄沉香挂了电话没好气的过来,丢在硬木石材的桌面上发出好响亮的声音:“喂!够了啊,你外公都在问他是谁了,现在还知道我们在一起吃饭,你还是收敛点!”

    感觉嘴唇都有点发麻的白浩南下意识看了看左右,还好没窗户,厨房后台那边门也是关着的,还有盏屏风立在旁边遮挡。

    庄沉香看了他的样子又忍不住笑:“看你那胆子小得那样儿!”

    白浩南嘟哝:“不是你们说起来很吓人嘛……”

    已经有点沉醉的粟米儿还是立刻清醒下,然后抱着白浩南的手臂小心:“怎么会知道他?”

    庄沉香其实真是捂不住笑:“首都那边已经公开征求邦里这方面的意见,因为各方面希望首府也配合搞个足球赛,现在联合国专管毒品犯罪问题的ODC办公室已经正式从欧洲打电话过来联络询问这件事的进展,还有儿童基金会和世卫组织都表达了会一起过来考察的意愿,事情已经推动起来,连首都都能获得好处,所以她外公当然要全面了解整个事件,关于你……我说是因为有了你,才下决心除掉姓李的,没有问题吧?”

    白浩南立刻听出来其中的细节:“有了我?”

    庄沉香给女儿双手合十做个祷告的表情:“妈妈给你借一下他,因为你跟他的关系不能曝光,现在从镇上内部,还有首府那边得到的消息,都认为建国是我的新男朋友,这起足球运动也是他帮我捣鼓的,这是最简单直接解释我们相互关系的办法,你能理解吧?”

    粟米儿立刻有点愣住:“什么?”

    庄沉香连座位都挪到女儿身边来,抱住她的肩膀柔声:“外公的性子你知道,他肯定会反复清查建国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说是你的男朋友,但如果只是个跟我们没相关的人,恐怕很有可能就要把他弄走,要么弄到首府,要么赶走,你俩就算是回到首府也肯定更不方便见面,所以这个时候对你外公解释是我的新男朋友是最稳妥的,其实这不是撒谎,而是他得到的消息都这么说,我只需要顺着点头就好,你们也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到家里来,不是么?”

    这事儿有点荒唐,但白浩南听得要忍住笑,不知道是庄沉香骗小孩呢,还是真有这么蹊跷:“不就是个足球队的事情,还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庄沉香抬头已经不把女婿当外人,白眼送他:“去去去!去收拾点东西搬过来住,我跟米儿说话,整个邦已经停滞一年半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项目,冰毒跟鸦片的产量甚至还有上升,周围接壤的三个国家边境口岸查到的毒品数量都在创造新高,这个时候就算是负责各个方面的机构也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实际工作面对所有人,你以为联合国不需要粉饰太平?他们也是有业绩要求的!”

    粟米儿还搂着白浩南的手臂,艰难左右看:“只是……借,只是对外这么说?”

    庄沉香赶紧亲热:“出门装着是我男朋友,回家是你男朋友,我们在外面工作又没什么交集,还不都是你跟着,如果你敢当面叫他干爹,你还能在外面跟他亲热点呢。”

    白浩南都噗嗤了,庄沉香随手抓了筷子砸他:“赶紧去,别耽误事,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我们呢!”

    白浩南摆架子:“都没问问我的意见?凭什么我……”

    这边母女俩一起抓筷子砸他:“快去!不这么干,你那什么球队分分钟滚蛋!”

    这倒是实话,白浩南挠挠头出来,这会儿没啥一亲芳泽的惊喜,只有仿佛不知不觉迈进危险的警惕!

    其实从脱下牛仔裤开始上课的时候,白浩南就有这种觉悟了吧?

    但是就像当初面对瑞能和尚的邀请时候,他没有什么犹豫的,还是踩进了雷区。

    不为别的,人生要是什么都畏手畏脚,那还有个屁的意思,白浩南发现自己现在除了一如既往的能作死,胆子还越来越大了。

    那个什么老家伙听起来狡猾多疑,局势更复杂多变,任何一方都不是什么善茬好人,如果说当初瑞能、电信老板等等各方之间的博弈还在政治斗争的层面,这里就是直接上刀枪要了性命!

    相比之下白浩南觉得自己更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富贵险中求嘛,起码到现在,白浩南自问再面对那个什么国内做球的庄家,自己的心态完全不同了,这不就是进步提高么。

    自己还想找到真正最能够说服自己的命运走向呢,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也没什么东西,主要还是过去给陆老头说一声。

    之前的山珍海味,还不如这里一碗牛肉面好吃,白浩南自己端了到柜台里面去西里呼噜,顺便低声把自己搬过去跟庄沉香同居说了,陆老头猛转头看他,几乎都听见脖子骨发出咔嗒的声音了:“卧槽!你是不要命了,还是专门就为了来泡妞的,这种事情你也敢去攀?”

    白浩南端着面汤碗都没抖一下,笑笑:“爱拼才会赢嘛,你说我要是无声无息的躲起来,除了能跟那夜总会后面的人厮混在一起,哪里有机会看到更高地方的风景?”

    陆老头眼神放空的看着面馆外面,现在霓虹灯闪烁的余光荡漾在门口,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次却没有更往常那样暴怒,最后低头看看手里的竹编大勺:“去吧,还是那句话,要跑路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以后不用来了。”

    白浩南却笑嘻嘻的放了面碗又去搂他肩膀低声:“我一直都很奇怪,既然你有老和尚这朋友,为什么不到天龙寺周围去开个面摊,非要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地方留着呢?”

    陆老头终于让他如愿以偿的举起大勺就打:“老子就愿意!关你屁事,滚!”

    白浩南哈哈哈的直接翻过柜台跑了,现在好几个呆在面馆外面的西装管事之类,看见意气风发的他都知道主动打招呼喊王先生了,白浩南看来确实已经在小镇上成了名人!

    前方的道路又变成未知的了,白浩南想试试看这次能不能不要翻车。

    想想又有点小兴奋。

    对,还有一家三口住一起也蛮刺激的,他又有点不要脸的大胆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