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的格洛克插在后腰。

    自打把那支阿威从少将警卫那里随便找的1911手枪给了阿瑟带着算是在足球基地防身维护秩序,白浩南就把这支掌心雷给别到后腰了,因为经常在球场穿着运动短裤和平底球鞋带队跑跳,白浩南自然也没有把枪都挎在身上,这支尺寸小些的格洛克手枪侧面做了个钥匙扣一般的金属片,正好适合卡在运动短裤的后腰,不然其他沉甸甸的手枪,可能直接就能从橡皮筋的球裤上滑下去。

    这分明就是看见白浩南转身走路,轻薄的训练T恤下摆露出了这支枪的轮廓,引得这个健壮结实的家伙选择抢枪搏命!

    算计、胆量和力量,都是上上之选,甚至比阿哩那时候几个人的合击显得更有勇气,光凭这个伸手拔枪的动作就说明他是懂枪的!

    只可惜算错了白浩南。

    恐怕这个对自己的身体也很有自信的家伙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穷乡僻壤的赌场路边,居然想去抢一个前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枪。

    很多人把中国足球运动员骂得一文不值,好像随便牵十一条狗到场上都比他们强,这不过是孤陋寡闻罢了,随便一个职业运动员的身体状况拿出来都可以吊打几乎所有普通人,白浩南还是个深蹲狂人,这些天在河滩训练场边已经重新捡起来他那套每个人都要加强深蹲训练的流程了。

    这种后果带来的反应就是,对方强劲的力量好像猛拽到了一尊铁塔,动作是很迅猛,白浩南最多诧异的脖子跟着动了下,然后几乎全身条件反射的就梗住反弹,甚至还把地面的小胡须给拉起来,而且右手毫不犹豫的直接把那袋儿水果挥起来砸个劈头盖脸!

    左手再重重的摁住了对方已经堪堪摸到他后腰的手!

    这只是瞬间!

    可以说那跪了一地的内裤男们还没来得及抬头,周围的黑西装黑T恤赌场工作人员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白浩南就跟对方扭打在一起!

    等周围的家伙惊慌失措的拔出手枪来,那袋儿水果已经摔得稀烂,白浩南的右手毫不犹豫的直接一拳打在对方下巴,紧接着右手肘跟上撞击!

    小胡须的反应也不慢,一只手被死死摁住并不慌着拉出来,也用另一只手重击白浩南的腰腹,还提膝撞击!

    动作相当直接狠辣!

    白浩南脑海里只想:“卧槽,你特么这么好的身手刚才面对这些草包赌场安保不动手,来对老子动手搞毛线啊!”

    他能做的也就是双腿夹住对方紧接着两个男人就滚到地上去!

    周围的工作人员终于反应过来,没有随便乱开枪,而是分出来五六个比较强壮的扑上来帮忙,不停的用拳头和橡胶警棍抽打那个小胡须,还有人讨好的把手臂警棍隔在白浩南和对方之间,保证他不会被误伤,还能使劲撬开对方用力的手臂!

    当人上人或者老大的感觉就是好!

    白浩南感觉只惊险刺激了几秒钟,他就被一群扑上来的赌场保镖给拖拽开保护站起来,接着雨点般的抽打都朝着那小胡须去了!

    其实提膝还击都看得出来是小胡须下意识的动作,从发现被其他人摁住狂揍,小胡须就放弃抵抗和继续抢枪,使劲抱住头蜷起来随便这些人打都一声不吭。

    白浩南也只心脏剧烈跳动了那几秒,站起来急促的呼吸就平复了,再揉揉挨了一拳生疼的右肋腹部没好气:“好了!卧槽!别打了!”

    打得兴起的保镖们可能一时没听见,也不太熟悉白浩南这老大的声音,然后就听见白浩南极为不耐烦的拔出格洛克对着天上砰的一枪:“我说别打了!”

    所有人才呆若木鸡的站好了,哪怕提着手枪的几个人都不敢随便乱动,地方行政长官的姘头,惹毛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赌场混混怎么都不敢跟随便能从军营拉一堆军人的上位者们废话,反而还很羡慕,嫉妒和恨都不敢。

    白浩南真的是很不耐烦,随着在足球训练场上那些年轻人对他越发尊重,随便号令一声都是立刻执行,还有在庄沉香直接覆盖的办公楼、军营等地所有人看见他也是毕恭毕敬态度,白浩南没发现自己也很容易不耐烦了,只要稍微不顺从他就容易发飙!

    毕竟他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随便掌控别人生杀大权的地位,哪怕只是个姘头,别人背后口中的男宠,但实际上他真的已经可以在这个镇子为所欲为了,只是白浩南还没完全意识到而已,他也没什么要为所欲为的:“放开看看,特么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敢对我动手,来,哥们儿,解释下为什么?”

    好几支手枪这么指着头,已经浑身带着红肿伤痕的小胡须慢吞吞坐起来,自然不敢有分毫乱动:“大哥,我实在是想抢把枪脱身,我……我真的不是来赌钱的,都莫名其妙关着我打了七八天了,换谁也受不了……真的对不住,我没想伤害大哥,求大哥主持个公道放我一马!”

    话是说得够软,但人还是坐着把手肘放在膝盖上,没有按照周围叱骂的跪着抱头,有个家伙明显是为了在白浩南面前挣表现,还卖力的跳起来从后面给了小胡须一脚飞踹大骂:“王叔都是你敢喊大哥的?!占我们便宜!”

    小胡须肯定知道这会儿反抗只能招来更多打击,闷不做声的挨了,反倒是白浩南皱眉转头朝着那边地上扣动扳机打了一枪:“卧槽你大爷,叫你别打了信不信?!”

    年轻保镖吓一大跳,赶紧噤若寒蝉的躲到同伴背后去了。

    小胡须苦笑着抬头:“这位爷,我是听说这边在招兵买马,要组成什么民族军打仗过来报名从军的,谁知道在过境的时候一三轮车再换车把我们好几个人一股脑的拖到这里来,然后塞了一堆牌给我玩就说我输了十五万,我根本就不是来赌钱的。”

    白浩南抬头看之前那个赌场经理,这边用眼神就给他眨巴示意差不多这意思,反正都是肉票,才不在乎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反正都是钱。

    看看对方的模样,白浩南拎着格洛克蹲下去目光平视声音低点:“你是想过来打仗的?”

    小胡须脸上都有些鼻青脸肿的痕迹,满是郁闷:“本来不想回中国去了,前几个月去溙国旅游了一段,就不想在国内太累了,买不起房,也买不起车,就娶不到老婆,感觉在国内活着就是等死,听说导游东南亚生活轻松很多,这边还能打仗,每天有五百块的雇佣兵工资,我就来这边了。”

    周围还是有听见的保镖们忍不住哈哈笑,可白浩南一抬头目光扫视立刻噤声。

    其实白浩南也想笑的:“每天五百,一个月就是一万五,一个营五百人,还不算伙食费这些后勤,光是工钱就七百五十万,你觉得这特么可能么?”

    小胡须却有自己的逻辑:“只要打仗获胜了,再多钱再多费用都能抢出来,这点费用算什么,只要是能打胜仗的强手!”

    白浩南忽然想起对方伸手拔枪的动作,国内能做这种动作的人可少之又少:“你会用枪?”

    小胡须听出来点语气,立刻抬头:“我当过兵,野战部队特战大队的,没钱送礼留下来当士官当志愿兵只好退伍,可除了当兵离开部队我就什么都不会了,这特么都污透了!”

    白浩南都能读出他脸上的戾气跟对社会的不满:“你这岁数可不像是刚退伍的兵。”

    小胡须没什么可隐瞒的:“十一年,退伍十一年了,从公司、工厂到工地,到处都打过工,都混不出来!”

    白浩南有点嗤笑:“中国那么多机会,你都混不出来,你知不知道在这里你很可能命都没有。”

    小胡须却有点傲然:“我就爱舞枪弄棒,你说我当兵学的手艺回到社会上能有什么用处?我又不愿作奸犯科的做坏事,连随便打人都不敢,别提多么憋屈了,活得太特么不痛快了!”

    白浩南想想站起来:“行了,他也没钱,这个我带走,没意见吧?”

    周围一圈的人从保镖到经理赶紧点头哈腰:“没意见没意见!”

    小胡须喜出望外的跳起来,白浩南觉得这货好像也太没城府或者社会经验了,难道不怕又掉进火坑里?也没让他跟自己一起走,顺手指小镇外面:“顺着这条马路这么走出去,你能看见路边有些搭建的棚屋,挂着球衣有些年轻人在那踢球的,告诉他们是王叔让你去的,你可以在那里住下来,当然也可以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大概两三百公里外的山区,那边才是在打仗的邦,我明天早上再过去看看你的选择。”

    小胡须坚决:“现在就能选,我跟着你走!我知道除了在军队那套,我只要在外面到处都碰壁,难得能遇见个你这样愿意带着我的人物,我跟着你走!”

    白浩南笑笑掸手,这个动作就是从庄沉香那里学的,很有上位者的气势,小胡须居然就立刻转身跑了,只穿着条黑白条纹的三角内裤!

    估计真是这几天被赌场打得有点怨恨,连话都不愿多说,又或者干脆连自己所有身份所有东西都不在乎,光溜溜的就这么跑了!

    白浩南跟赌场各位一起吃惊对视下,好几个跪在地上抱头的家伙竟然连忙跳起来依样画葫芦:“王叔!王爷,求您了,我也不是赌钱的……”“我是好人,我也是想来打仗的……”

    不知为什么,反正这时候再看,白浩南都清晰的感觉到小胡须和这些内裤男的区别,那分明是个郁郁不得志的退伍军人,而这些无论身形还是表情神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理都懒得理,转身回水果铺子还得重新买一包回去孝敬小姑奶奶。

    当然他也立刻听见背后传来一大片噼里啪啦皮肉打击的声音!

    落到这种地步都是活该,作死小王子白浩南现在最清楚这种因果关系,他就是最典型例子。

    驾驶越野车回到大楼院子,正好看见庄沉香仪态翩翩的站在大门口接受采访,最近这种密度很大,从政府到邦首府还有国际上的都很多,特别是各种国外机构来采访的几乎每天都有,但一般在办公室做访谈的比较多,今天一眼看见,那穿着淡蓝色本国民族特色筒裙的漂亮女主持人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到白浩南这边来,在低声询问庄沉香什么,连摄像机镜头都转过来了。

    也许有人会觉得为什么白浩南总能有前赴后继的妹子,但不得不承认,有些男人站在一片场景中就是最醒目的那个,假若再有些非同寻常的决定和担当,妹子不过是个顺理成章的附带成果罢了。

    好比现在,基本等于国内县城十多年前的建筑水平院落中,一辆白色大型越野车开进来,走下来穿着运动T恤和黑色运动球裤的男人,高大阳光手里还提着袋水果,悠哉游哉的走过来,绝对没有本地男人常见的弯腰驼背一脸晦气的瘦弱感觉,光是眼神就大方肯定,对上转过来的镜头也没半点慌乱,还笑笑点两下手指,只是目光在那个女主持人脸上多看两下,感觉应该是首都政府那边的,不光因为衣服穿得高级,妆容精致,最主要是眉眼长相的种族绝对和这边几个邦的华裔没关系,不过包括庄沉香在内,这边很多混血的,特别是沾了西边印度的血统,可能这就是她母女俩都有点高鼻深眼的异域特色原因。

    只是这次白浩南正准备施施然的绕过这采访团队走进楼里去,刚给庄沉香随意点点头,一身宽松白衬衫扎在黑色长裤里面的庄沉香笑着给女主持人说几句,然后对白浩南亲昵的伸手勾手指,而且是那种带点不好意思的亲切浅笑。

    以这大半个月同在屋檐下生活的感受,白浩南简直心知肚明,这女人在演戏!

    当然他还是笑着过去,然后被庄沉香亲密的挽住胳膊,还把挽起来的长发轻靠在男人臂膀上:“嗯,这是我未婚夫,也正是他这些日子在协助我推动和平足球在本地区的发展,我们非常有信心把这里打造成充满阳光健康的地区,他很阳光吧?”

    漂亮女主持人赶紧带着女闺蜜的那种八卦表情亲热的使劲点头。

    白浩南感受着胳膊上沉甸甸的分量,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其实看起来还多般配的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