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15、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65201.html
    但白浩南说的这个办法显然是靠谱的。

    庄沉香一言堂的好处就是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杂音,她把这件事拿出来论证下,几乎得到的都是一面倒同意,甚至据说连首府那边的庄天成都很赞成。

    有时候劣势就是优势。

    很多自治邦的人脑筋都盘旋在黄赌毒上面,因为这些地区的人懒,不太可能搞工农业开发,除此之外几乎一筹莫展,除了特定地区能挖翡翠,绝大部分唯一能想的正常创收就只有砍伐木材,把这片山地千百年存积下来的原始丛林中各种名贵木材非法砍伐了卖给……主要还是中国,就连砍伐木料都得从中国那边招募农民工,所以政府那边抓过好几次中国劳工说是非法砍伐了。

    仿佛就隔着一条国境线,那边的人就是勤劳,那个国家就是强大。

    只有走出国门,才知道曾经毫不在意的那个国家如此巨大,在国外才能体会到那无处不在的分量,这是白浩南现在感触最深的一点,好比如他,也从来没想过永远留在国外,曾经认为自己是出来跑路,现在算是在体验人生增长阅历,终究还是会回去的。

    那么如果想把路子确定在合理合法的规则范围内,恐怕除了找政府要援助,最大的方向还是只能朝着中国想办法,谁叫这相邻的四个国家,只有中国最强大富足,最有可能带来蓬勃的生意呢。

    小镇虽然跟中国不接壤,但有个好处就是正好处在溙国、缅奠、老窝之间的范围,这里距离老窝关卡不过二十公里,那边只有关卡最近的城镇就是这里,中国游客以前都是从老窝过境来这里赌博玩乐,现在其他跟中国直接接壤的邦城镇都在开发赌博色情行业,自然就抢走了很多生意,甚至连和政府军打仗都无法帮助生意转移过来,毕竟就隔着一条河,那些赌徒只要听闻枪声随时过河逃回中国就行了,但恰恰就是射击场恐怕不太好在这些地方生存吧?

    这恐怕是庄天成麾下这个邦最大的优势,因为投靠了政府军,相对这里是稳定的,哪怕听着枪声哗啦啦,老百姓和游客也没有那么惊慌,更不会引起随时可能爆发的战斗。

    在本地人觉得习以为常枪械,白浩南给庄沉香好好描述了番起码对他有多大的吸引力,最后把那个小胡须也找过来,甚至他比白浩南都更极力推崇搞这个生意。

    其实前一晚睡觉的时候,白浩南还想过这个小胡须要是留下来,说不定会对自己在培育兵营军力上面有所帮助的,结果等他第二天到了足球基地,跟这个叫李海舟的小胡须聊过之后,发现这就是个普通的大头兵,最基本的大头兵,也从来都没上过战场,甚至连子弹都没打过多少的普通士兵,毕竟十多年前的国内军队,用李海舟的话来说就是穷得要命,也根本没有实战机会,他作为常训山地部队的特战大队服役两三年,已经算是尖子生也就参加过一次大型演习,打过的子弹屈指可数,所以如果白浩南想在军事方面从他身上得到多少帮助,可能近乎于零。

    毕竟李海舟会的那些军事基础训练,这里的营长也会,看起来反而还不如白浩南这种外行搞的体能锻炼更能激发士兵们的兴趣,现在已经有十多个另外主动报名参加的士兵也加入了年轻军人球队里面训练,毕竟边防营平时真的没啥事儿,不是所有国家军队都像中国军队那么在边境线上兢兢业业,这里大家都穷,也没什么关税堡垒,压根儿就不存在走私一说。

    所以李海舟听白浩南询问了关于射击场的事情以后,当天就哼哼唧唧的坐在嘉桂的小诊所桌边写了密密麻麻的一大张报告,简单一句话,在中国国内,有个庞大的群体叫做军迷,各种军用品销售非常旺盛,而关于军用枪支射击的产业,光是李海舟都知道去溙国、菲律宾、老窝甚至就是缅奠来玩枪的人很多,但迄今也没有打得响的品牌,这事儿如果在国内想办法推广,价格适中体验又很好的话,准保能成。

    白浩南拿着这份密密麻麻的报告,转手就给了庄沉香,庄沉香也立刻开始做先期勘察,相比修建一座几十层楼高的酒店,一座修来都不知道用什么吸引游客的酒店,占地可能是好几倍的射击场建设费用反而要低得多,毕竟这些穷山恶水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人迹罕至的地块,平整一下的野外稍微打理下就能做成野外射击场,而且庄沉香还决定把射击场放在距离小镇大概十来公里的另一个方向,也就是朝着老窝边境口岸那边,这样中国国内游客只要出境两百公里左右就能拐到这里进入缅奠,十来公里后就进入射击场区域,完全不受限制的玩枪天堂,这样也能让镇上居民逐渐围绕射击场开始谋生,把重心朝着射击场那边转移以后,庄沉香才能腾出手来逐渐清理本镇的这些问题,也就是等于搞个新小镇来缓冲。

    当然这些都是晚上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聊的事情,白浩南的主要精力还是在自己的足球训练场上,抽空才听李海舟反复强化这些细节,偶尔有点好奇:“那你现在这种情况,我看兵营里面就是我这些年轻士兵好多都扛了五六年的枪,还打过几场仗,一个月六百块,这么点收入,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李海舟长得健壮结实,哪怕是一条内裤狂奔过来的,现在随便穿条球裤也满不在乎:“寻求刺激啊,国内我真的是没法待下去,怎么都混不出来,现在再差我好歹也能无忧无虑的玩,跟着你以后还能玩枪,要是能打仗再上战场那就更刺激了,真的,你可能不知道,前两年反正这边和政府军打仗,国内的人真是偷偷过来好多组成了几个营的,我也就是知道消息晚了,而且得到的信息有点错误,没想到这个邦已经投靠了政府,不然我肯定到那边几个邦去过境!”

    白浩南仿佛看着一个比自己更激进的版本,或者说更平凡也更无所谓的版本:“我听说打仗是很容易死人的事情,你经验还不如这些本地军人,凭什么立足?”

    李海舟偷偷摸摸左右看了几眼:“我有绝招!”

    白浩南再问他,这货却咬定不松口:“反正如果打仗我绝对有用,不打仗我就跟着老板你当保镖、保安都行,只要能让我玩枪,我绝对执行你的要求,这些年我吃的苦头已经够多了,绝对能吃苦。”

    这时候的白浩南也仿佛呆在这里好多年的陆老头:“女人,毒品,这两样东西你千万不能碰,做不做得到?”

    李海舟满口答应:“我对这两样都没兴趣!枪!老大,只要你能给我枪,我就绝对指东不打西!”

    考虑一下,回头再跟庄沉香聊了几句,白浩南还是从那边拿了一套步枪和手枪给李海舟,起码从这家伙拿到枪的那一刻眼神表达,白浩南就确认这是个爱枪如命的家伙,应该不会有其他问题,哪怕庄沉香笑着让他注意防备这是不是国内有关部门派过来的卧底。

    白浩南对这种可能性问心无愧,反正自己这里没有任何贩毒犯罪的事情,再说他也问过李海舟看不看足球,这个据说在小县城长大的家伙表示从来不看那糟心玩意儿,也压根儿不认识什么职业足球运动员,训练基地踢足球他也从来不感兴趣,自从拿到枪以后,成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除了在河滩上跟阿瑟练习射击,就是自己到周围密林中打猎改善伙食,有时候能一去就两三天,然后带着不少野猪、野鸡、麂子之类的猎物回来,乐此不疲。

    这让白浩南回到家给庄沉香都笑谈:“真的,这家伙还在马路对面的山坡上开辟了一片菜地,不出去打猎就是种菜种果树,还找我帮他买了些化肥,随便来个中国人都比这边的人勤劳好多!”

    仿佛借着捣鼓射击场这个项目,白浩南有点出乎意料的让庄沉香找到了工作突破方向,同样在家中的关系上也得到了突破,以前只要回到家里基本都是分别跟粟米儿比较亲近,要么趁着庄沉香去办公室或者到镇上去巡视开会,这俩在家胡天胡帝的上课,要么庄沉香在家必然是母女俩凑在一起,白浩南不上网又不爱看电视的,没有夜场可以玩,成天专心带队搞训练就经常早早睡了,连话都说不上几句,也就从这件事开始,从吃饭到饭后,都会把这件事拿出来商量,是个名正言顺可以谈天说地的突破。

    当然都是隔着粟米儿坐的,哪怕坐在同一张真皮三人沙发上,看上去跟任何一家三口都差不多的情景,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组合。

    庄沉香搂着女儿嘻嘻笑:“对对对,中国人都勤劳,反正这家里唯一一个中国人,我从来都没看见做过家务事。”粟米儿顿时觉得这是个很有对立性的态度,乐淘淘的帮忙点头。

    白浩南悠闲的坐边上也点头:“我从来都没做家务事的习惯,这是自打进了体校开始就养成的,在俱乐部都是各种后勤人员照顾着的,这逃出来嘛……嗯,有各方贤惠的姑娘照顾,现在不是有佣人嘛,我总不能自己抢了她们的饭碗吧。”

    庄沉香赶紧搂女儿起哄:“看看看!各方贤惠的姑娘,问问他到底有过多少女人了!”

    粟米儿还感觉不到这俩几乎是在隔着自己调情啊,哼哼的发问了。

    白浩南不做声。

    粟米儿得意了:“不敢说吧?!我看你就是心虚!”

    白浩南面无表情的摇头:“别打岔,我正在数呢,三十五,三十六……”

    庄沉香带头哈哈哈的大笑,粟米儿有点挂不住,一边伸脚蹬不要脸的一边扑进母亲怀里撒娇:“你看他……”

    庄沉香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阴霾之气,似乎还年轻了一截,容光焕发的抱着女儿嘻嘻哈哈:“看见没,这就是最无情的男人,一定要汲取妈妈的经验教训,这样的男人一起生活,一起感受生命都行,但是千万别认为离了他就不能活!”

    粟米儿看来最近没少接受母亲这方面的苦口婆心:“可……你不是也说,幸好最近家里有了男人么?”

    庄沉香稍微窘下:“哪有!”

    粟米儿急于摆脱自己的下风:“昨天,就昨天睡觉的时候你还在感叹,幸好家里有了男人,你觉得最近心情都好了很多,压力也没那么大!”

    庄沉香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圆领家居T恤和宽松睡裤,应该说自从白浩南住进来她还是很注意,从来没有穿着性*感装束出现在女儿和白浩南面前,起码连低领的衣裳都没出现过了,但肢体语言确实说明她越来越没有防备,抱着女儿盘坐在沙发角落,一起轻轻摇了好几下才看着那头的男人开口:“没错,哪怕我从来都不承认女人比男人差,哪怕我一直说我遇见的那些男人还没我有担当,但不得不承认,家里有了男人,就像是有了主心骨,起码我不再是一个人什么都要扛住,而且身边不是孬种蠢蛋的感觉,心态越发的平静随和,建国,谢谢你。”

    白浩南觉得当着粟米儿说这些干嘛,尽量不转头看,装着没听见的只嗯一声。

    没想到庄沉香不满的直接伸脚戳他下:“喂!我说得这么正式,你好歹也回应下啊!”

    粟米儿哼哼,不知道她表达的含义是什么。

    白浩南专心的看手上枪膛里擦得干不干净轻描淡写:“多大个事儿,怎么不说我流浪到这里,还算是你收留了我呢,我可没说谢谢。”

    粟米儿当然听不出这一问一答的实际感受,还很满意的干脆伸脚搭在白浩南腿上:“是我收留了你!谢谢我!”

    白浩南敷衍哄小孩子:“嗯嗯嗯,谢谢大小姐的收留!”

    庄沉香轻笑:“你开枪打掉狙击手救我的命,那就是命中注定了,再加上米儿这么喜欢你,所以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用再说谢不谢的,确实是我说错了。”

    白浩南点头:“和平足球的项目推动起来得名声,射击场要是搞起来得钱,这两样搞好了,小镇未来就稳定得多……以后如果我回中国了,也欢迎你们到江州去玩,可能那时候你们空闲的时间就要多一些,压力也没那么大了。”

    粟米儿依旧听不出这话明明是说给庄沉香听的,立刻不满的跳过去老鹰扑小鸡:“什么欢迎我去江州玩!我要跟你一起生活的,哦?妈妈!我要跟他一起去江州生活!”

    庄沉香笑得依旧娴静平和:“对,你们一起回江州去生活,一定要过得太平幸福,应该是有空回来看看我……”说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她声音就是一软说不下去,反正猛的把头就扭过去了,不把红了的眼圈给这边看,谁能想到所有人口中狠辣的女人这时候会有这么软弱呢。

    白浩南拿手肘抬小女朋友,示意她赶紧过去安慰当妈的,瞎子都能看出来那种孤寂的感觉,这才多少岁,就有点孤苦伶仃的味道,挺让人心疼的。

    粟米儿连忙又扑过去抱着母亲撒娇,庄沉香笑,可眼角还是有点润。

    正在这颇有点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分,那晚上绝少有人打扰敲响的大门啵啵啵的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