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18、来,叫爸爸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67425.html
    是个日本人!

    匪夷所思的白浩南想不通怎么会有个日本人来这里,除了日语就只能用英语的日本人还需要粟米儿来稍微翻译下,虽然这女高中生的英语不怎么流利,但起码跟庄沉香一样,她们身处的层面从小有很多说英语的机会,所以日常对话并不怵。

    结果这个也只会点日常英语的日本男人是在网上得到了这里有个足球训练营的消息,就巴巴的从日本赶过来当志愿教练的!

    几乎不上网的白浩南都想叫这抢饭碗的滚蛋了,卧槽!这是老子的球队,谁说要教练了!

    日本男人毫无骨气的直接跪下来磕头,说自己是好不容易才凑够了旅费,又反复跟自己来过这里的同胞确认了路线,历经千辛万苦其实七八天前就从日本出发,辗转香港、溙国,然后居然没法过境,又绕到另一个东南亚邻国,把身上最后那点钱都给了贿赂边防军人才顺着赌场那条路二十多公里走过来的!

    路上还差点被赌场的人给邀请去玩……

    听到这里,白浩南忍不住给李海舟指指:“你看,你看,不能说赌场王八蛋,给你筹码你不去玩,自然也不会上这个当不是?”

    健壮结实的李海舟心宽:“天上掉下来的我还以为是运气好呢。”

    日本男人真是一点没骨气,眼巴巴的看着白浩南希望能收留他,白浩南是没多少抗日精神,但也觉得没这必要啊,本来就是自己瞎捣鼓的小场面,如果冒出来个日本人会不会把事情整变了味,粟米儿却使劲怂恿他把人留下来:“你得学会使唤人,我觉得你在家里都不习惯要求仆人做这做那,你想想你要是有人帮你带队训练,你能省多少私人时间?”

    说就说,没事儿舔什么嘴皮,还眼波流动意犹未尽的小样儿,娇蛮可爱的样子让白浩南又想扛了她上山,只能简单粗暴的把注意力岔开:“这样,你先试试带队,我看你带队的能力怎么样,另外自己尽快学汉语,这一带都是说汉语的,没人跟你说日语和英语!”

    据说名叫小野铭二郎的年轻日本人嗨呀嗨呀的满口答应下来,白浩南回过头就跟李海舟寻思:“你说这小日本真是生活福利好得没边儿,到处腆着脸做大善人,还是有包藏祸心要搞坏事的?”

    当过兵的李海舟笃定:“绝对没好事!小鬼子就没有好东西!”

    白浩南没这么强烈的民族区分:“反正我这一路走过来,遇见各种外国人都是好坏都有,你不能因为苹果有虫就说苹果都不能吃吧,试试看。”

    反正也不给工钱的,要是有幺蛾子……白浩南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居然就是悄无声息的干掉这小鬼子!

    光是这个念头跳出来,白浩南自己都吓一跳!

    卧槽,自己也习惯了随手用杀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赶紧念段佛经消消劲!

    其实小野放下那唯一的双肩背包行李,立刻就投入到工作中去。

    足球是不太需要语言的,特别是这种基础训练,只凭一个小哨,小野先做示范,其他人照着做就行了,不用语言介绍战术理念之类。

    白浩南先带着队伍做了一遍给小野展示目前进度的,小野非常认真的拿着小本边写边点头,等白浩南展示完,他再来,依旧是颠球、控球、脚法、盘带这些最基本的元素,和白浩南的教导看起来大同小异,但慢慢站在路边居高临下的白浩南咂摸出点区别来,似乎这个日本人非常精细的把这些基本元素再分拆了下,细化到正脚背、脚内侧、外侧、大腿、头部、肩膀每个细节最精确的重点在哪里。

    以前职业球员的眼光看来,这小野的技术也只能说是基本功扎实,身体素质和技巧都一般般,灵性更是缺乏,但偏生就是细致得有点执拗,少年们跟着他做练习,一个动作不对,他就让全队停下来,重新做,做到正确并记住为止,如果有少年不耐烦,他都满脸堆笑的客客气气,换白浩南早就一巴掌抽后脑勺了,但小野就是能不完成不罢休,有点轴的那种。

    就凭这点,白浩南觉得小野的智商不可能是个探子,因为跑到这么个破地方来做义务足球教练,哪怕基地是有点联合国国际组织的光环加成,但又不是国际组织派小野来的,据说只是之前白浩南看见过那些国际组织里面的日本女志愿者在推特上发了消息,说这个地方非常缺少有经验的年轻足球教练,他就来了,这种白求恩式的动机,让白浩南非常难以理解。

    你这么干到底是为什么啊?!

    自己是为了玩乐,为了寻梦,李海舟是为了玩枪,为了刺激和摆脱国内的不顺,你这是为什么?

    没有无缘无故的动机,肯定有原因。

    但起码可以把球队交给小野来带,这不但能让白浩南轻松很多,更主要是多了种不同的训练思路,其实白浩南就喜欢钻研点这个业务,反而看得有些津津有味的不想走,下午因为年轻军人们都返回兵营了,要宽松清闲得多,粟米儿想拉他到周围去游山玩水都没能得逞,贪玩的小姑娘噘着嘴一直陪到晚饭时候,白浩南大多数时候都坐在球场边看得很认真,偶尔休息才陪她去旁边练练射击,倒是把李海舟引来喜不自禁的围观,直到弄晚饭才赶紧回到岗位。

    在射击场没有正式开始捣鼓以前,李海舟就呆在这边当厨子,据说在国内颠沛流离的不如意日子里,他还真的在饭馆当过厨师,哪怕是跟人学的野路子,现在弄出来也比昂温等人要似模似样,加上他不是钓鱼就是打猎,这周围自然物产又丰富,所以他搞出来的菜肴花样还蛮多。

    既然庄沉香没打电话,白浩南就叫粟米儿跟自己在这边吃了回去:“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无聊,这就是我的生活,如果周围有夜场什么的,我当然能陪你去玩,但白天如果我在训练带队,那就没得说,要么你自己玩,要么自己找事做,现在我终于有点意识到以前我的训练环境是有多好,我有多么没珍惜。”

    其实粟米儿还没到无聊的地步,虽然是个土老财的外孙小姐,但在中国也上着普通高中,除了暴躁和耳濡目染的那些扭曲价值观,大多数情况下她还是个简单的女孩儿,特别在面对爱人的时候,还处在热恋中的无比迁就状态:“夜场?丽晶大酒店下面的夜总会和赌场算不算?要不晚上我们去那玩儿吧?”

    白浩南想想点头,顺口叫住了汗流浃背经过的阿哩:“到我车上,手套箱里有只手枪,你自个儿带着,平时跟阿瑟多练练枪法。”

    瘦高少年没有激动反应,很冷静的弯腰行个礼过去拿了枪过来,双手捧给白浩南确认了,才把这牛皮信封包着,刚失去前任主人的1911拎走。

    粟米儿刚要张嘴问,白浩南努嘴示意公路那头从小镇一串车,虎头奔过来了,得分开点别让人怀疑。

    小姑娘其实不傻,反而一把抓了白浩南的胳膊摆出跺脚嘟嘴的撒娇动作来,口中小声:“外婆一个劲问我跟你关系怎么样,我说你就想当我爸爸……”毕竟十多年来,大多数时间都是外公外婆把她抚养长大的,这份感情不是随便就能抹去,现在能完全向着庄沉香,估计都跟白浩南这恋奸情热有很大关系。

    可这话听起来怎么就满满的荡漾感呢,白浩南不得不使劲让自己脸上别露出不要脸的色彩来,粟米儿也得使劲掐他手臂才能忍住劲儿。

    等这老款奔驰停在面前了才扑到车门边对当妈的诉苦:“叫王叔带我去夜总会玩,他也不愿意,叫他带我去山上玩,他就在这里蹲了一天,一整天!”

    庄沉香下来笑吟吟:“建国,今天的考察非常好,大娘看了选中的环境也很中意,决定跟我一起投资做这个射击场。”

    白浩南看粟米儿已经弯腰把外婆扶出来,略微诧异:“合作,投资很大么?”

    庄沉香悄悄对他眨巴眼,有点无奈的意思,可能表达这也是生存之道,不让这老太婆参与到处使坏怎么办,因为她父亲在这个家族架构里面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不可能推翻,所以生存在这个环境里面,只能这样妥协。

    白浩南想回应关自己屁事的,老太婆已经站在门边对他说话了:“听说今天这个大射击场的概念是你提出来的?”

    粟米儿满是喜色的正要张嘴,生生忍住了,白浩南也装着昨天晚上的事情没发生过:“我跟沉香聊天的时候谈到这个的,因为我很喜欢玩枪,所以给她提议这个点子,主要还是沉香能力强。”

    庄沉香接住他的话:“这里就是建国搞的足球训练场,因为雨季的时候这里河滩肯定会被淹掉,所以射击场面积那么大,建筑规模也比较多,那就顺便把足球训练基地给合并在其中,这也是我推荐建国来做射击场总经理的最大原因。”

    白浩南挑挑眉毛怎么不知道这事儿,庄沉香已经下面轻踢他一脚,老太婆就是针对这个:“资金方面我出大头都行,这件事得交给我的干儿子来做。”

    庄沉香轻描淡写:“总投资四千多万,你要控股也不是不可以,但重点还是得把中国国内的消费顾客拉过来吧,建国有门路,可以联系中国的旅行社组织旅游团来,明说了吧,您那干儿子来管事,这个射击场不做也罢,坑蒙拐骗很快就能砸了射击场和我这个小镇的招牌,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如首府那边还挨着中国边境线,就在你们那边自己做。”

    老太婆梗了下,感觉跟庄沉香的争斗总是占不到上风,刚倚老卖老的喊出来:“我不管……”粟米儿连忙扶着她亲热:“外婆,就在王叔这边吃晚饭吧,已经弄好了,顺便吃点再回去,妈妈也在这边吃,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再商量?”

    女儿懂事,庄沉香的气焰一下就温柔了,老太婆可能对粟米儿抚养十多年也有感情,忍住了争吵,抬眼不屑的观看白浩南这片训练基地,对于动不动谈几千万投资的人来说,这里确实太简陋了,可能如果不是故意搞得这么原生态穷兮兮的样子,连庄沉香都瞧不起这个,所以老太婆在庄沉香那里讨不到好,转而羞辱白浩南:“这就是你做的事情?打着我们庄家的名声,靠着沉香在这里,你都只能捣鼓出来这么个破烂玩意儿,怎么可能把大企业交给你来经营?”

    结果白浩南没脸皮:“对,我就这么点破烂水平,但是能把这个事情和沉香配合好,捣鼓成国际组织都很青睐的项目,没有沉香我屁都不是,但只要我跟她一起,哈哈,不得不说沉香确实是能让我这个屁都变得香一些!”

    庄沉香立刻佯怒的打他两巴掌:“就知道瞎说!”不过动作轻得更像拂去白浩南肩头的灰尘,还就顺势放在上面不挪开,斜倚靠着:“大娘,我只就事论事,搞足球运动这个事情,目的是为了获得国际组织关注,获得更多投资和正面形象,爸也非常需要这个,这甚至能成为我们跟政府,还有其他邦之间谈判的价码,所以建国做的这件事,是我们整个家族这么多成天牛逼哄哄的能干人,都没做出来的事情,所以搞砸了对整个家里都没好处,另外黄赌毒这几样揽钱的生计是个死循环,做下去我们的名声会越来越糟,到这边来的都不是清白人,我们的社会环境也会越来越糟,所以搞射击场是在我们能做的范围内,尽可能做得正规形象能正常发展下去的一个产业,如果搞砸了,这个小镇我也就不用管了,这个跟溙国接壤的口岸我也没信心搞好了,因为这里的人都没了生存的方法,您可以把这话给爸说,我也跟他这样谈过的,他说他很支持,您也会支持的,对吧?”

    白浩南听出来庄沉香这番话背后有大量的家族内部斗争,不过那都不是他关心的,看李海舟已经单独炒了几个菜出来,招呼粟米儿过去端盘子了,老太婆顾左右而言他:“米儿在家可是一心要养成大家闺秀,什么脏活累活都不做的,哪有来这里端盘子的?”

    白浩南懒得跟她计较:“她这是孝敬您,我们都算是她的长辈嘛,端个盘子算什么?”

    老太婆主要是瞧不起他:“你能算她的长辈?”

    白浩南对着端盘子过来的小妞脸皮厚:“来,叫爸爸!”

    粟米儿明显有个咬牙的动作,脸都红了下才能抑制住小声:“爸爸!”

    这下换庄沉香给白浩南一脚踹了!

    她看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