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20、杀鸡也要用牛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68904.html
    有种要进京赶考,而且是直接上殿试的感觉,白浩南不紧张面圣谈什么的问题,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指望从那位一直给他不太好感觉的庄天成庄老板手中得到什么,他只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那啥,有防弹衣没,钢盔呢?起码得给我来个护裆吧,遇见什么不开眼的把我给暗杀了都还好,就怕来个手潮的万一上不上下不下,正好把我阉了那才是生不如死!”

    庄沉香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我们娘儿俩随时跟在你旁边当盾牌行不行?这么大个男人,怎么还这么怕死?”

    白浩南不怕认怂:“哦,我当然怕死,其实我觉得打个电话就行了,我这么威武帅气隔着电话就能让你老爹觉得是天才,不用再淘神费力的过去当面谈吧?”

    粟米儿站他这边:“我觉得外公也怕死,小心没大错……”然后话音一转:“妈妈,我今天晚上陪他睡!”感觉这才是她关心的目的,看了当妈的表情似笑非笑还赶紧解释:“去了说不定会留在那边办事,我俩就没机会亲热了,还只有你俩做做样子,我可舍不得……”一边说一边带着鼻音摇庄沉香的手臂。

    当妈的还能说什么,遥遥的指下白浩南警告他注意分寸,借口自己晚上再研究下文件,放了女儿一马。

    其实说到底,白浩南跟粟米儿正儿八经的同床共枕还近乎于没有,毕竟上一次在白浩南那个租用的小房间里,大半夜都癫狂去了,而且那小套间的条件也太差了点,相比现在的舒适卧室,粟米儿肯定觉得状态非同一般,得了肯定就神神秘秘的先跑庄沉香卧室去,偷偷拿了个衣服包钻白浩南那边的卫生间里,留下庄沉香和白浩南坐在客厅,两位都是久经考验的风尘过客,却偏生都得容忍天真烂漫的小孩子,于是哪怕以白浩南的厚脸皮,也有点讪讪的:“米儿……还好,除了脾气大点,其他还好,都像你。”

    庄沉香调整一下坐姿,让自己放松点:“不管怎么说,我都把米儿交给你了,如果能一直留在我身边那当然是一家和和美美的最好,但假如这里有半点危险,我只求你能带着她回到中国去,起码给她个安稳平静的生活,现在这样……确实是步步惊心。”

    白浩南思想改变了:“步步惊心……才能促进提高,如果真是安逸平静的生活,那就变懒散了,起码现在我觉得我的警惕性和防备心不是一般般,对于做事的渴望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在这种世道,光是想活下来就很难得,更何况跟着你还真是想做点什么。”

    庄沉香笑了下,看得出来想亲近些,或者说她习惯于用肢体语言来笼络人,可稍微动动,就觉得两人还是这样隔着点距离坐比较好:“能陪……就尽量陪着我,好么?”

    白浩南正要说话,卧室那边探出张青春逼人的脸蛋:“建国……来!”光是从脖子那块儿看起来好像没穿什么,所以瞥见庄沉香的目光,立刻害羞的缩回去,但声音没消停:“快点!”

    真心有种去窑子里,面对鸨婆正在聊天,却被头牌叫进房间的感觉,白浩南挠挠头起身,但想想还是过去伸手抱了下庄沉香:“早点睡,我会支持你的。”

    庄沉香笑笑,比他还先弹起来跳着进自己卧室了,还用手势提醒白浩南记得计生用品。

    原来粟米儿不知道从哪里去学了个什么白纱裹在身上,里面就穿了个肚兜儿,据说还是从她妈衣柜里找到的,若隐若现的很有诱惑力,最主要是她自己很有感觉。

    所以这一夜又有点折腾,年轻小姑娘完全不考虑白浩南明天就要上考场,一点不顾及他会变软脚虾,抵死缠绵,无尽索求,最后是庄沉香忍无可忍的过来敲门:“明天一早还要出发,你们消停点!”

    后面才转为静音授课的,其实更刺激初尝滋味的小姑娘,反而是白浩南有点告饶,不是身体吃不消,而是没这么大的折腾劲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是青春年少恣意妄为的小孩子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多少还是有点黑眼圈,得了庄沉香在他额头重重一记板栗。

    不过也不是很早,这样的地方当然不存在什么早高峰堵车之类的问题,主要还是所有东南亚人生活节奏都比较慢,懒散得多,差不多十点过吃了早饭,白浩南才陪着母女俩下楼上车。

    本来庄沉香叫白浩南坐自己的虎头奔,白浩南却时刻不忘鸡贼本色,非要开着那辆白色越野车到河滩训练基地,用这车换了那辆绿色“悍马”军车,当时从溙国第六军若温少将卫队手里开出来的车,连纳猜都说只要白浩南开着这辆车,在整个缅奠北部地区别人都要掂量下分量,现在果然是用上了。

    庄沉香哭笑不得,隔着车窗都指白浩南:“你呀!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耍心眼的机会!”

    白浩南心安理得:“无数个细节叠加起来可能就是优势,这是我一贯的作风,走吧!”

    昨晚就打电话给阿瑟让他安排准备了,七八个步枪弹匣和白浩南跟李海舟的两支AK步枪都捆锁在前排座位左右,连那支一直被李海舟拿去打猎的狙击步枪,现在白浩南知道这叫SVD,其实也是中国仿制前苏联的版本85狙击步枪,也和两个弹匣一起安稳的放在车后厢里,为了保命,白浩南肯定要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堆上,李海舟把车钥匙给他的时候,还神神秘秘的给白浩南耳语叮嘱了好一阵。

    结果就是耽误这几分钟,粟米儿偷偷摸摸从虎头奔上下来,摸到窗户玻璃都没有的破越野车上,美其名曰帮白浩南照顾阿达!

    人家狗子从国内山区到桂西,又从桂西穿越好几个国家来到这里,什么时候需要照顾了,一人一狗和谐得很呢。

    等白浩南挤眉弄眼的提着个塑料袋上车来,庄沉香也哭笑不得的爬上这辆越野车:“你说你俩都什么事儿,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腻乎,到了首府别人看见不就出问题了,来来来,米儿跟我一起坐在后面,这个车看起来怎么怪怪的,坐垫好硬!这狗叫什么?”

    行政长官真的很忙,除了晚上睡前能抽空聊天算是偶尔的放松,白浩南觉得她就是不停的到处开会,到处巡视,所以连家里同居了快一个月的这条可卡犬叫什么她都不知道。

    白浩南探头出去给虎头奔还有保安越野车的卫兵头头示意出发,回头看见粟米儿正在好奇的探身想翻看他那刚拎上来的袋子,赶紧扑上去夺下厉声:“别碰!”

    几个小时前还亲密无间的男人忽然这么凶,小姑娘瘪嘴瘪嘴的竟然马上哭了,哪里还有当初刚见面时候的凶蛮,就是个谁都怜爱的普通恋爱女孩嘛,庄沉香连忙伸手抱了女儿大骂白浩南:“干什么呢!什么宝贝东西碰不得,你还要凶米儿,真是看错你了……”其实口吻更像是哄小孩子,眼睛睁得大大看白浩南做眼色,让他哄。

    平时确实很少看见白浩南跟人急眼,更别提女人了,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着急语气不太对,一边打着车跟上车队,一边探手到后面:“啊,对不起……咦?”一转头却发现手放在庄沉香胸口呢,之前确实是粟米儿坐在这方位的,可当妈的倾身抱女儿嘛,正好方便了白浩南的爪子握住,这家伙一脸抱歉的收回去却忍不住捏了捏,庄沉香只好把大腿上放的文件夹抓起来拍他脑袋了:“喂!问你什么宝贝东西呢!”却也不吼白浩南这禄山之爪。

    白浩南颇为回味比较了下手感,才小心的提起那袋子示意下:“炸药!据说一块儿就能把我们这车上全都炸死了?”

    这下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姑娘都目瞪口呆了,庄沉香更是小声尖叫:“那!那你放在车上干嘛?扔了,扔了去!”

    白浩南不听话,伸手挂在副驾前的手套箱上晃悠:“老李说这个只要不折腾就没事儿,还得把这个插上……”说着从兜里摸出来一把圆珠笔芯似的塑料管。

    后面的母女花忍不住同时伸手打他的头:“你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你能不能再胆大些?!”

    白浩南愣了下哈哈笑:“你们这评价能不能统一下。”

    反正粟米儿是马上就破涕为笑了。

    庄沉香也乐淘淘的抱住女儿:“有这个必要?我三天两头都要回去首府,那我不得非要开辆坦克?”

    白浩南嘿嘿嘿:“你很难理解我这个外来人口的不稳定心态,问问米儿,她给我说的那些关于你父亲的细节,就足够吓唬我了。”

    庄沉香立刻转头攻击女儿呵痒:“好啊,外公那么疼你,马上就转头说他坏话,怪不得说女儿都是胳膊肘往外拐,有没有背后说妈妈的坏话?”

    粟米儿看起来很怕痒,立刻落荒而逃的求饶,但稍微得到点空隙就忍不住反击,总之看上去哪里像母女,真是姐妹花还差不多,特别是庄沉香现在也脸蛋红扑扑,充满热烈的欢乐兴奋,让白浩南时不时都从后视镜里面看风景。

    其实从小镇到邦首府不过六十来公里,说到底,整个邦的横跨尺寸也不过一百多公里,但总归这里就是一方自主天地,俨然一个国中国的感觉啊。

    明显路边偶尔能遇见的山民、村落人口,看见这前呼后拥的虎头奔经过,都会在路边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不知道确实是因为庄沉香把这一带经营得比较亲民,还是因为整个邦都对首领很信服。

    所以一直夹在车队中跟着虎头奔的白浩南觉得没什么难度,瞥见好像庄沉香疯得衬衫都从长裤里面拉出来,露出点白生生的腰,才涎笑着转头借口问这个问题,庄沉香一看见他的目光落点就反应过来,尽量红个脸,再啐骂着使劲拉自己的衬衫,可粟米儿这时候赶紧抓了机会呵痒,她的T恤也歪七扭八不成样,阿达早就惊恐的躲到整个军车后厢角落,远离这俩疯狂打闹了怕有半小时的莫名其妙生物。

    然后就在这一刹那,没了风景可看的白浩南刚恋恋不舍的打算把头扭回去,就发现庄沉香的眼光穿过他,陡然变得惊恐万分!

    本来就是惊弓之鸟的白浩南甚至还没回头,脚下已经重重的踩了刹车,本来只是用余光瞟着前车尾部距离的眼光正式扫过去,一幕他从未看见过的光景,反正他看见的时候,那团闪耀着红光的东西已经带着尾部浓浓的白烟,直接扑进前方十来米距离的虎头奔里,接着轰然爆炸!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40火,缅奠北部的军事行动中,很少看见这种40毫米火箭筒,也是中国国内仿制的前苏联武器,著名的RPG,因为军用物资匮乏,这一带反政府武装只能用火箭筒的发射器,装备自己做的简单弹头,原理其实跟国内烟花窜天猴差不多,威力也大不到哪里去。

    但只要有个懂行的在这里,只要看见那白滚滚的浓烟,就知道这是火箭发动机燃烧后的结果,这必然是枚正宗火箭弹,原本是设计用来打五六十年代坦克的火箭弹!

    现在仅仅是面对一辆最多能防范点普通手枪弹步枪弹的虎头奔轿车。

    反正白浩南的挡风玻璃视野中,能看到的就是那辆起码有十多个年头的虎头奔仿佛纸糊的一样,瞬间被撕裂,接着朝四面八方迸发炸开!

    其中甚至能恍惚看见一具扯开的身体残肢!

    如果不是已经经历过两三次枪杀,如果不是成天都在把玩枪械,白浩南这个时候一定会吓得呆若木鸡!

    这才叫爆炸!

    绝对不是八九十年代港片里面炫目的火光冲天,汽车都能腾空的虚假场景,就是闷哼一声般的爆炸,甚至连火箭弹之间窜进去的动静都小得好像只是个窜天猴,但后面炸得四分五裂的场面,白浩南绝对相信自己终身难忘!

    也许从选择这辆军车前往邦首府开始,白浩南就已经把脑海里面绷紧了弦儿,现在好像启动了早就演练过千百遍的应急程序,毫不犹豫的立刻挂了倒挡就猛往后面退,不顾这猛踩油门的后果哐嘡一下撞到什么车,立刻又挂上前进挡,就在这只容两部车对开的公路上强行掉头!

    先撤!

    这时候的白浩南甚至连前后那几辆保镖随行车辆都信不过,忙乱中只是探头对外面挥挥手示意,不敢叫喊引起注意,感受着车轮已经撞击到了路边土坎上,只能机械的反复前进后退档切换,以绝对可以霸占揉库小能手称号的鸡贼敏捷,冲出这片乱成一团的路面,这时候那爆炸火箭弹带来的滚滚白烟刚被正午阳光驱散开来,一阵炸豆子般的枪声就在公路两侧响起!

    可能就短短十来秒的时间,如果呆立在当场,这时候就有很大的几率被伏击的枪弹直接打成马蜂窝!

    对的,哪怕是白浩南这样毫无战斗经验的家伙,都能直觉这是伏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