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让白浩南有点吃惊的是对方留下来参与联军的指挥官,竟然就是那个洪登中将之前身边那个喜欢拿着小棍儿的傲然副官。

    话说得倒是很客气,这大约两百名政府军将作为督战队加入到邦联军当中来,不干涉指挥权和兵力部署,还能尽量提供武器弹药装备和重火力支援。

    但是政府军是不直接上战场的,主要作为每个连队的督导也就是类似政委之类的存在,随时知晓所有部队的调动情况并上报给军区,如果有隐瞒将是非常严重的违纪行为,情节重大的将会追究军事责任。

    所以这位翁莱少校就将是整个联军未来的副总管,负责跟这边的最高军事指挥官联络政府军一切事宜,但具体什么职务现在没有定数,因为目前看起来只有不到一千个人勉强能算一个团,而未来希望整个部队能不停收编各种打散的部队,并且尽量整编消除混乱局面,相当于借着这次的收复战斗把整个武装人员都清理干净。

    白浩南作为庄沉香小姐指定的军事代表参与了这次双方会合的仪式,全程有军方记者在旁边拍摄记录,估计也是有更多宣传用途。

    这个全程没有摘下茶色墨镜的翁莱少校脸色很黑,不知道是皮肤黑还是心情黑,反正一直公事公办的模样,白浩南倒是一直带着热情的笑容,感觉对方黑脸还好点,起码两位营长就觉得他可亲多了。

    双方清理各种军事关系都搞了大半天,譬如战斗番号、军备物资、指挥习惯等等,其中既有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政府军少校,还有啥都不懂的军事代表,又缺乏真正有水平的参谋,而且还有不同语言的混杂,其中的麻烦可想而知,白浩南中午饭跟军人们一起吃的,下午直到四五点才从一大群人抽烟的指挥办公室出来,简直晕头转向,却发现自己熟悉的那个小兵已经等在指挥部门口,一见面就堆起笑容:“三小姐叫我过来给您当传令兵……”

    可能是怕白浩南退货,还赶紧凑上来献宝:“听以前边防营的弟兄们说那些首府来的家伙现在哭着喊着求放出来,给多少钱都肯!”

    换做以前,白浩南可能是真有心思趁机敲一笔,但现在么,感觉自己好像突然高级了,根本不在乎这点钱,特么咱现在都是领兵打仗的人了,关注的事情都不是这个级别的,但如果能给新的邦联军搞点经费他也不反对,最重要的是居然把这些本来准备来讨伐他的邦首府贵人们搞忘了。

    所以手一挥,就让小兵带路前往禁闭室。

    其实就是个焊满了钢筋的小黑屋,现在密密麻麻的挤了四五十号人在里面,本来来闹的人很多,但大多数第一时间就跟庄天成的亲信队伍一起赶回去了,可能各大户派了些代表希望把加强营弄过去吧,现在待在里面或坐或站可怜兮兮,再看见白浩南这恨不得拆了骨头的庄沉香身边奸人,再没有谁保持怒目相对,特别是看那些持枪看守的士兵一个个都在朝着白浩南敬礼,更明白这时候再挑衅可能就不是关一天的问题了。

    白浩南也不进去,就在外面探头看看:“手机没有收缴你们的吧?其实我建议你们还是跟自己家里联系下,这里已经正式成立了邦联军,但必须要在扩大实力和跟政府军彻底沟通好以后才开始全力进攻收回首府,这个阶段首府被占领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希望你们能通知各家各户尽量带着自己的值钱玩意儿过来这边配合三小姐重建,谁在这个时候给重建贡献大,未来自然是有好处,不然你们就待在这里就当是坐牢吧……”

    基本上都是昨晚闹得最厉害的年轻男子,这会儿听了立刻哀嚎一片,真的是扑到铁窗上一个劲求饶,别说喊爸爸,估计要他们喊爷爷喊外公都没有问题,这时候只求吃点东西,哦,白浩南才知道因为整个部队都在整编,根本没人来给他们安排吃的,颇有点抱歉的立刻叫小兵去安排,他还真没虐待人的打算。

    靠在那听着铁窗里面阿谀如潮的谄媚套近乎话语,还是很有人生满足感的,忽然来个不太一样的声音:“王先生!我想知道这次联军的总指挥是谁?”

    本来都准备转身走的白浩南愣了下回头,是个有点瘦的中年男子,应该说是很瘦,一如既往的跟本地人一样黑,像只风干的板鸭一样,所以喉结特别突出显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干瘦男人都靠不到窗边来:“根据我的了解,反扑首府的叛乱人员应该不低于两千人,而且如果加上其他自治邦很可能提供的援助,总数会在五千人以上,假如非要等到这边的人数集结好,叛乱人员彻底在首府站稳了脚跟,那时候其他邦都能源源不断的提供人力物力协助,就不是五六千人的军队可以打得下首府的,我认为这个放弃首府,重新集结再反扑的作战计划需要调整。”

    真的,就如同一大群赌徒在路边被打骂勒索的时候,只有李海舟敢孤注一掷的对经过的大佬动手,期望抢了枪给自己一个逃脱的机会,而现在这个时候,人人都在乎什么时候获得自由,甚至想立刻吃到点填肚子东西的时候,只有这个干瘦男人却在询问首府的作战形势。

    人啊,真的是不一样的。

    白浩南诧异的招手让卫兵把这个干瘦男子放出来,谁知道这个家伙竟然站在门口多说了一句:“我希望你把这个房间里面所有的手机都收缴了,因为这里有些家庭很可能会投向叛乱人员,这就会把作战计划泄露给对方。”

    几乎没有保密意识的白浩南恍然大悟,马上让卫兵过来实施,但里面那些年轻男子居然都没有敢高声怒骂的,最多嘟嘟哝哝的掏出手机来,白浩南才想起刚才这个中年干瘦男子说话时,这些自命不凡的首府年轻人好像都没吭声。

    面对面站在外面了,白浩南才主动伸手:“我是王建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对方的反应也很简单:“邱泽东,庄主席身边的军事参谋,但因为首府的军事力量分散杂乱,我多次建议进行整编得罪不少人,所以虽然首府很多人都认识我,但这次只是担任了车队司机,其他人都回去了,我知道回去也没有用,所以想留下来看看情况,看看这个能接连两次打掉首府方面伏击行动的地方有没有前途。”

    军事参谋,在白浩南的认识里面这就是军师,得控制住脸上的喜色尽量平静:“饿了吧,先跟我回去吃饭……假如你,觉得这场仗应该怎么打?”

    刚离开这禁闭室,那小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看见,提了一水桶的米饭冲过来,随便把水桶塞给其他人就殷勤跟上:“老爷!您是要回去么,我把您的车开过来?”

    白浩南想踹飞这个打搅自己谈论大事的家伙:“你还是把我的枪械之类拿上车然后慢慢开了跟过来,这里回去办公楼才几步路?别来打搅我们!还有我的狗!”

    小兵立刻头都不回的冲过去,看来他很珍惜自己这个来之不易的出头机会,还顺便接过了刚收缴的一大筐手机!

    邱泽东显然也在观察白浩南:“您是个不太一样的领导,起码跟我在这里看见各种首领不一样。”

    白浩南抬手:“吹捧就算了,这两天我听得比一辈子都多,集中说说这仗你认为应该怎么打?”

    邱泽东稍微沉吟下:“现在首府还在胶着拉扯,可以说作乱的武装人员所有注意力、所有目的都在攻打首府,假如我们现在能组织一批能打善跑的队伍穿插到武装人员的后方,他们的弹药补给、人员中转甚至他们的所有后勤保障都在首府外围二十公里范围内的区域,快速攻击快速撤退,用游走的方式迅猛打击后方,能够立刻让进攻势头受到影响,甚至直接瘫痪,只要打垮这势头最猛的一段,基本上就解了首府的困境,后面反扑打起来主动权就在首府这边了。”

    回头看看,那辆黑色的途锐越野车确实悄悄跟在后面,还能看见副驾驶挡风玻璃上阿达吐着舌头使劲摇头,庄沉香是真给男人面子,自己堂堂未来领导人却步行回去,把这辆车留给他。

    所以白浩南想想也决定给三小姐面子:“我只是个执行者,三小姐才能判断好不好……走吧,一起吃个便饭。”

    结果邱泽东显然跟三小姐认识,上楼一见面,庄沉香就惊讶:“邱参谋?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白浩南已经可以心安理得接过仆人端上来的饭碗:“过来?被抓到禁闭室去了,邱先生说说你的反攻计划吧。”

    哪怕应该近一天没吃饭,邱泽东却没马上端碗拿筷子,而是先把自己刚才那个计划重新叙述了一遍,比刚才说得更详细,多了些确切的地名,邱泽东可能以为白浩南是外乡人没有提到这些首府周围的地名,但实际上白浩南凌晨就是坐在那张大型军用地图前面反反复复有意无意的看,就是为了看懂那张到处都是等高线的军用地图周围都是什么样,才能跟李海舟他们前往探查的报告契合起来。

    谁知道端着饭碗给白浩南挟菜的庄沉香一口否定:“你这是军事计划,我决定的是政治计划,从纯粹军事的角度来说你这个没问题,但我要的是自己全面掌控本邦,要的就是利用这些叛乱武装分子把原有的邦首府那些利益阶层团体全部打掉,至于收复首府,在我眼里其实并不重要,两个月、三个月甚至两年三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依托政府军支持首先巩固我的地位,其次稳扎稳打的改变状况,只要是我们管辖的区域就是安居乐业的环境。”

    邱泽东居然敢争辩:“错了!你这个思路是错的,如果你想把管辖区搞成能够吸引民众的优质生活区,在没有彻底解决军事动荡以前,这种安居环境将成为你的负担!他们只要随时能派武装分子过来捣乱,就能把你的地盘搞得一团糟,这是恐怖袭击的行为,会让你苦不堪言!”

    庄沉香把筷子在看得入神的白浩南碗口上敲一下:“吃饭!中午也不回来吃,别听他瞎扯,就是个书呆子!以前首府就出了名的书呆子,又敢说真话,所以得罪了不少人,但当初建议跟政府军合作,他也是有份劝说的,人不错。”

    白浩南哈哈哈,示意邱泽东:“她评价你了,你也可以评价她。”

    谁知道邱泽东摇摇头:“我尊重三小姐,以前是觉得三小姐没可能掌权,但现在我觉得三小姐会把事情做好,我想投入到三小姐的队伍中来,不知道有这个机会没?”

    庄沉香还是拿筷子指白浩南:“问我男人,我只管政治上的事情,具体军事上由他决定,但军事要为政治服务!”

    白浩南顿时觉得自己的定位还是个鸭子:“那我就同意你加入了,吃饭吃饭,她说你是书呆子,我在旁边说个公道话,你们俩说得都有道理,好像让叛乱的人成了气候以后收拾起来也麻烦,而且首府的老百姓多少会有伤亡影响,但不经历这个没法把以前的旧势力清理干净,我们折个中,按照老邱的说法派出人手去冲杀捣乱,但是没那么狠,主要是破坏,搞得进攻方没那么爽就行了,你看行不行?这也是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打得他们不安宁,自然就不会来骚扰我们。”

    庄沉香斜眼看白浩南:“派你的特种部队去?”

    白浩南摇头:“他们继续干他们的,我带今天新挑选出来的那批人去,从里面挑几十个综合能力强点的我想问题不大,老邱说的那几个地方都有公路,我们快去快回……”

    邱泽东立刻聚精会神有思考,看来是对白浩南的提法在做重新运算,但庄沉香毫不犹豫的再次否定:“你去就不行!你是我的军事代表,是代表我对军队进行指挥的,还是我的贴身保镖,怎么可能你自己到最前线去干这么冒险的事情!你走了谁保护我?不同意!喝点这个汤,很补的……阿达,你来啃这个骨头!”

    家居风格的军事会议就这么被一言堂了,两个男人干瞪眼。

    只有阿达是欢天喜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