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41章 破茧化蝶的蜕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198101.html
    邱泽东的回应很简单:“你看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了。”

    白浩南还没反应过来,李海舟就小声指点:“领袖!跟那位伟大领袖一样!”

    邱泽东点头:“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一带的情况,其实有部分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革命小将到这边来战斗,整个东南亚当时都在传播中国的革命思想,我就是他们的后代,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也是个忠诚的毛派,我的理想就是把共产主义的光辉照耀到全世界。”

    呃,两个正儿八经的中国人立刻愣住了,面面相觑的表情和眼神里同时透露出看见傻子的了然!

    怪不得庄沉香把邱泽东叫书呆子。

    不过邱泽东也马上解释:“在东南亚各国都有毛派,理想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嘛,万一实现了呢,再说我崇拜的是毛本人,有点像追星族那样用一辈子去崇拜,所以他的游击战争思想,土地改革根源以及他所有的睿智决断都是我崇拜的对象,我总是用他的一切思想来引导我,但我并不追求一定要干革命干到他那样的地步,能跟着一个懂得变通,能够真正改善这一片地区生存状况的领袖,可能才是我理想之外比较现实的工作。”

    白浩南只能咳咳两声:“老实说,我跟老李可能都不太清楚领袖这些东西,以后有空再聊这个,现在我们就按照这个大方向把工作做起来,我尽量从新兵里面抽调选拔出比较好的交到老李这边,老邱你负责综合情报还有各方关系,制定作战计划,当然是服从于联军大方向的小计划,毕竟他们做的东西有时候我这个外行看了都觉得不靠谱,但我也不太可能去改变扭转,所以在我们这个小局部做些调整,怎么样?”

    李海舟是无所谓:“你说了算,我奉命出战就是了!我有预感,这么搞下去我们能发财。”

    结果另外俩又飞快的对视下,白浩南和邱泽东都确认对方的目的真不是钱,所以相视而笑,邱泽东更积极一些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很想跟王先生一起合作的原因,因为你身上有种坚持,但是又不迂腐的灵活变通,我知道这就是我缺乏的,从来到这里知晓关于你的一些事情过以后我就想能够见到你,所以车队纷纷往回赶的时候我主动留下来了。”

    白浩南嘿嘿笑:“现在国内把这种叫鸡贼……”

    李海舟立刻放肆的哈哈哈笑。

    邱泽东却认真的反复琢磨这个词儿,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琢磨的。

    但接下来就比较清晰了,李海舟带人到办公楼下搞了个房间算是他们的驻地,临时回来有歇脚的地方就行,人多还是到河滩边去,毕竟搞伙食团的昂温等人还在那边,这段时间能做的就是继续按照李海舟的要求做炸弹,还要整理适当的弹药、野外粮食装备,忙得很。

    主要还得抓紧时间找各方索要急需的军用炸药跟火箭筒,特别是小型迫击炮之类重火力的玩意儿,轻武器反而能在前线补充,毕竟这一带各处都有些邦军的弹药库之类,邱泽东比较熟悉,穿插抢夺对方的也不困难,因为现在所有对方的主力都在首府攻打忙碌。

    李海舟搞到东西就走,邱泽东才暂时住在这边,顶替白浩南去开各种军事参谋会议,白浩南的说法是这才专业对专业,不然他坐在那就想打瞌睡,还不如到操场上去看训练新兵,对,说到这个,他叫李海舟把小野弄回来,显然这家伙用来带新兵是最靠谱的,据说他在前线只要遇见开枪打仗就会吓得滚到车下面去,实在是有负鬼子这个美名。

    庄沉香却美目一翻,伸手指在白浩南额头戳个正着:“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想趁机跟着那个姓李的出去浪!”

    好端端的出门战斗,怎么在庄沉香这里听起来就这么的不正经呢,但白浩南还是被看穿了:“这就跟踢球的练这么多都是为了上场比赛一个道理,你要我天天待在镇子上那非得逼疯我!”

    庄沉香哼哼:“不是让你去带领女兵么?”

    白浩南哈哈:“真是感谢你的信任了,但谢谢,真的没你漂亮。”

    多好一句话,庄沉香久经沙场也还是忍不住喜滋滋的给他一脚踹,顺势就靠在白浩南肩头了,白浩南还不能随便乱动手动脚,因为从他晚上回来开始,就发现三楼的住处已经改变成了人来人往的办公官邸!

    两人就是这么说几句话,还立刻有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助理过来要求庄小姐去化妆,要去隔壁上镜!

    也就是说这层楼不但之前卫兵们住的那半边腾出来给完善各部门,连这边的两三间卧室、大客厅、饭厅、会客厅都腾出来给新组建的邦领重建办公室使用,楼上也全部腾出来给各级部门以及国际组织使用,庄沉香又回到了有秘书、助理还有一群各种周边工作人员的兴旺状态,而且这些逃离首府的员工还都不会考虑下班回家的问题,几乎都是二十四小时在办公楼待命,现在已经有人建议是立刻把后面废弃的那栋酒店工地给复工,因为还有种议案是未来邦首府将会就依托在这个镇子和十公里外那个射击场新城之间建立。

    重建一个可能会覆盖整个自治地区,还不仅限于这个邦的大城市。

    这是庄沉香这些天对着那些陆续加入她麾下的各界人士传达的讯息,相比那些一直对抗政府的邦,相比以前阳奉阴违的庄天成,庄沉香要真正的把政府当成唯一合法的领导方向,自治邦也只是有限的自治,而且每过几年就应该在政府监督和认可下重新选举邦主席,不允许建立自己的军队,彻底改变混乱的状态。

    还没有完全抛出来她那些政治纲领,但已经是个非常能得到政府认同和支持的态度,所以接下来政府方面会陆续派出很多人过来考察谈判,如果能够顺利达成些目标,不排除国家元首都会来视察或者邀请庄沉香去首都。

    也许这就是格局和眼界吧,没有念念不忘自己那点小算盘,思路立刻变得非常开阔:“我知道我这种态度,全力跟政府合作的态度,肯定会被那几个邦宣扬成软骨头、叛徒、出卖民族利益,但恰恰这才是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最害怕的,这里是缅奠的国土,是这个主权国家的一部分,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会允许分裂和武装暴力自立山头,在现如今这个年代,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和平发展的基础上谈判,而不是为了一小部分人的私利生灵涂炭!这里不可能变成谁的独立王国,在这个国际版图清晰的年代绝对不可能!这是他们的谎言,用来欺骗一些热血青年,热血华裔为军阀卖力,其实他们只想占山为王的霸占那些土地、林木、矿产,经营自己的法外之地,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展黄赌毒这些肮脏的产业,想把这里变成新时代的金三角,我要说,不可能了!所以我奉劝爱好和平的人民,希望这里真正得到改善的人民,醒醒吧,我们携起手来……”

    白浩南就坐在客厅的角落,有点出神的看着那个已经换了身长筒裙的女人,这是种既有点旗袍风情又带点缅奠本国筒裙的定制样式,在好几盏摄影棚灯下温文尔雅又不失铿锵坚毅,那种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的感觉有点感叹,不光因为这个女人心态的改变,还因为隐约提到的中国永远都是个巨大的强者,站在强者旁边复杂的感受,这种感觉是以前在国内感受不到的,换个角度,站在缅奠人的角度看待事情,他还有点不习惯。

    但必须得承认庄沉香是个缅奠人,脚下的土地也是缅奠,而不是谁的私家王国,经历过那种谁都不在乎规则的西部牛仔小镇式无法无天,才知道有个安宁的简单生活是多么珍贵,可以下楼到便利店买烟买水,而不是随时可能被人用枪指在头上,更不会因为挪车慢了点,就被一群枪口围住。

    规则是让人很讨厌,但没有红黄牌的球赛,那才是真正的黑哨,对大多数人都不公平的假球,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会让普通人变得无比艰难。

    白浩南用自己的足球思维来领会庄沉香的理念。

    很显然,庄沉香的这种表态是最冠冕堂皇和能够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不管她内心认不认可外部规则,起码她明白这是对这里老百姓最靠谱的一条路,甚至连面对轻松点的访谈节目,翘着二郎腿的她都是这么谈的:“也许不同的历史会把我书写成不同的面目,甚至还会翻出我的过往私生活来攻击,但我无所畏惧,让我背负所有的骂名都可以,我要的是尽快结束战乱,让这里痛苦了几十年的民众拥有安宁生活的权力,而不是把他们的痛苦史延续到上百年……”

    所以循着庄沉香开始频繁登上本国内各种新闻媒体,白浩南他们这边也得到个直接的命令任务,前往被攻陷的首府,拍摄第一手照片回来作为宣传的一部分。

    时间已经从首府被攻打过去了半个月,不知道是不是李海舟他们的穿插突袭破坏了叛乱武装人员的组织,很明显的攻势受到停滞好几天,双方在首府重新拉锯僵持,然后据说是另外几个邦组织了联军过来增援,才终于获得了突破,一举攻入首府城区,接着一直盘踞在城里的几支邦军才兵败如山倒的溃散,有些人愤而投向对方,在网络上叫嚣要报复没有增援的庄沉香,却只字不提小镇联军和政府军都反复要求他们撤离首府保存实力,只为了掩盖他们保全手中利益的叛变阵营行为。

    有些人当然也逃到小镇来了,却说首府发生了屠城事件,到处都血流成河尸首遍地,就为了报复他们的几位高级前线指挥官被突袭身亡。

    庄沉香和邱泽东对这个传闻都不置可否,因为他们了解这些自治邦,毕竟都得依靠本地人才能占山为王,又不是异族讨伐,屠什么城?而且那位前主席被赶走的时候也是庄天成故意放水没让他被政府军抓住,政权更迭并没有多大的流血冲突,说到底这次要不是那些以首府获利家族为首的武装力量抵抗叫板,这次也不会死多少人。

    但翁莱少校肯定是如获至宝,要求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揭露对方的残暴,所以找了五名据说是首都派来的高级特种部队成员,要白浩南他们的行动队带着一同潜入首府去拍照。

    其实这段时间李海舟没少带着十人一组的行动队在外围到处游战,除了搞破坏就是按照邱泽东的计划指示,逐渐在各个区域安插经营观察哨、联络点,甚至培养山寨、村镇里面的年轻人做眼线,为后面的全面收复行动做准备,之前的五十来人都又扩展了几十个,白浩南更没什么机会出去了,心痒痒得要命。

    所以这次说什么都要亲自带队:“你是没看见那几个政府军特种兵的牛皮哄哄,眼里就没有其他人,我好歹是个跟翁莱少校平级的军事代表,块头也大,对我还客气点,你说要是其他人跟他们一起,能镇得住?那不是坑爹嘛,只能我去!”

    庄沉香就像看待淘气的孩子:“我说你什么好呢,米儿已经打电话来说希望你能去看看她,你不去,非得去前线冒险,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你不明白?算了算了,我没法说服你,注意安全,玩得开心点,你知道我是什么心情,真心不希望我的男人都短命!”

    白浩南脸上装着诚恳认真的模样,沉稳的下楼,一窜上皮卡车就乐得像放暑假的差生,在后排座上哈哈哈的翻过去反过来的打滚!

    然后立刻闻见点什么,一抬头不是阿达趴在座位边使劲凑上来舔他的脸还有谁?

    想一脚把它给踹下车去,不过光看看那使劲摇得都要断掉的尾巴根,白浩南心里一软还是算了,相依为命的自己走了它也难过,一块就一块儿吧,还能做个警犬啥的呢。

    坐在前面开车的李海舟就对副驾驶的邱泽东叹气摇头:“你看看,这可怜孩子被关傻了。”

    邱泽东始终没有白浩南和李海舟的娱乐精神:“王先生,我们现在应该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了!”

    两个尽量把这段经历当成冒险体验的家伙一起翻白眼,这货确实是个书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