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阳光下的罪恶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06276.html
    当真正打起来,脑海里哪里还有那么多废话!

    邱泽东都一扫之前黑瘦单薄的书呆子气息,像黑豹一样无声的跳起来迅捷冲过白浩南身边朝着山坡上去,很明显,他是想用自己冲到身前,帮白浩南最大限度的扫去危险!

    白浩南自己都说了自己是跟着要把邱泽东安全扛回去的,怎么可能让对方来帮自己挡子弹?

    所以也二话不说跳起来跟上,阿达摇摇晃晃再跟上……

    这时候华裔特种兵仿佛就把后背完全丢给两个他从不熟悉,但已经在街道上证明过的战友,专心致志的保持那种兹的扫射枪声,单手压住开枪,单手自己扶着子弹链供弹,娴熟得就像个摇着纺车的女工!

    白浩南也来不及看路面上发生了什么,他这个时候想的都是跑位!

    对,就是这个足球运动员最熟悉的专业词汇,邱泽东顺着山坡往上冲,自己就要跟他拉开点距离,至于这个距离是多少,白浩南也不知道,足球场上凑一块叫扎堆,很容易撞到或者出岔子,也不利于展开人数优势,这个时候仿佛天然可以用到战斗中,而且白浩南的身体协调性那真是专业级的,虽然从未经历过这种双脚都没法同时平稳站立的陡坡山地移动,但看着邱泽东斜倚着蹦跳,半跪开枪射击的动作,立刻就能有样学样。

    所以白浩南没有盲目的跟着邱泽东移动,甚至刻意靠近下方,果然往前走了不到十米,邱泽东正在开枪,白浩南就瞄见斜上方几米外的灌木丛里冒出来一个绿色人影,悄悄的端起枪,朝着邱泽东的枪响方位瞄准,但没有开枪,显然树林和太过茂盛的地面灌木植物,让高于一米多的视线就很难发现下面隐藏的危险,他在等待邱泽东起身移动。

    白浩南没有犹豫等待,这次清晰的记得,快速手指拨动两三下扳机,啪啪啪子弹彻底抽翻那名敌手!

    这时候白浩南心底甚至冒出来一丝快感,那种收割生命的快感,刚要抬起脚步继续前进,就听见后面那华裔的低呼:“别去!退!”

    对这种行家,白浩南怎么可能不听话,他那么鸡贼的:“老邱!退!”

    说着自己已经蹲下去往后退,这时候他才来得及瞟了眼下面,又是一片惨烈,甚至比之前那边的车辆摩托车伏击场面还要惨烈,可能这边只有一部车,其他都是步行在周围的二三十名枪手,横七竖八的身上伤口显得特别醒目,太近,那机枪射速又太快,感觉有些枪手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一大片,连枪支都有扭曲的!

    也就是飞快的这么瞄一眼,看见山坡根部靠近公路的道旁沟里躺满了尸体!

    肯定在机枪第一轮猛烈打击没有被照顾到的那些敌人,可能就是灯下黑的那几个,下意识的跳进旁边的土沟里以为可以躲过一劫,殊不知那经验丰富的特种兵只是抢先收割对他最危险的高射机枪周围那些枪手,对于自己阵地下方死角的人影却在最后站起身来由上而下的兹一下!

    白浩南等于目睹了职业队吊打野球爱好者的场面。

    哪里还有半分得意?

    甚至连上午听见这些特种兵冲进废弃建筑里面绞杀几个游兵散勇时候还漫不经心的戏谑,现在只剩下高山仰止,哪怕李海舟很撇嘴的说这缅奠特种兵跟中国陆军的那些高手比只是渣渣,白浩南也清楚,自己作为中国职业球员,也是可以吊打一切东南亚野球爱好者的,这就是专业档次的差距。

    再无半点活蹦乱跳的洋洋得意,几乎是默然的退回自己那个掩体阵地时候还给对方说了声谢谢,顺手提了阿达回去。

    哪怕自己已经两次救过他,还不如说是对方信任自己,让自己做相对简单轻松的事情,他腾出手面对最困难的那面。

    这让悄悄退回来的邱泽东都发现点表情不对,用探寻的目光示意白浩南,这边对他努嘴示意山坡下的场景。

    邱泽东伸长脖子有点挤眉弄眼的点点头退回他那个最面向城镇的掩体去。

    曾经最肆无忌惮,从来不控制自己欲望,最讲究随心所欲,不听老人言,更是把行家的话嗤之以鼻的白浩南,这一刻深深的明白了,自己这一下午,差不多就是在走钢丝,如果不是带着自己走的这个华裔技术高超,经验丰富,有好几次自己可能就该被别人兹掉了!

    华裔也换了支AK步枪,警惕的靠在大石头后面,主要注意力在山坡上,不知道望闻问切的感受器官用到了哪些,反正一直在侧耳倾听,刚刚还噼里啪啦兹来兹去的山坡道路上一片宁静!

    耳机里有李海舟的小声探询:“老板……枪声停了,你们没事吧?”

    白浩南尽量掌握好极其轻微:“嗯……”

    能听见一直没有挂断的手机那边,李海舟在欢天喜地大声:“活着!活着,没事,他们活着!”发音时那种面对外国人不由自主的变音,特别滑稽。

    但又特别暖心,那边的声音再呱噪都带着活下来的幸运。

    天色已经快黄昏了,树林里死一般的寂静!

    白浩南听见李海舟絮絮叨叨传递那边高地看见的情形:“你们伏击的是从关卡退回来的人吧,他们肯定收到消息想来包抄我们,又不愿翻几个小时的山,就想偷懒的顺着你们那边侧面上来,我估计是这样,现在正面这边看起来远远的好多人!如果有挺高射机枪,卧槽,能打一两千米的那种高机平射,就更割高粱杆一样,一片,兹……”

    听着那边模拟的声音,白浩南不由自主瞟了下山坡下的车斗里的高机,看那体形恐怕得有过百斤,白浩南手指头都动了动。

    本来无声盖在阿达头上的手掌,这么动了动,不知道是不是给了阿达一个错误的信息,从枪战开始就有点悸动的狗子居然一个蹦跶就窜出去了!

    白浩南都张嘴了,硬是把阿的音在嗓子上弹了下没叫出来,因为华裔已经凶狠的转头狠眼,嫌弃这边发出惊动的声音!

    但阿达却跟蹦跶的飞天猪一样,连滚带爬的朝着山坡上冲过去,白浩南脑海里刚闪过这狗子是被吓破了胆还是……那灌木丛里就立刻抬起来一支枪口,忙不迭朝着接近的狗子转过去,白浩南已经明白了,手里的步枪抢在阿达前方,哒哒哒一个点射,哒哒哒再来一次!

    最好笑的就是阿达,就好像已经冲到终点马上撞线,面前的灌木枝叶被打得四溅飞起,吓得它硬是来了全身刹车,屁股和后腿都拖死在地上才压住前冲的力量,接着干脆顺着斜坡滚下来!

    接着从那灌木丛里也滚出来一具身体!

    更把阿达吓得连滚带爬回到白浩南身边,剧烈起伏的肚皮说明它真的很害怕!

    可在人类很难察觉的气息声,被它感知到那种危险性以后,这条狗还是毫不犹豫的遵从主子的命令冲上去了,哪怕它很可能明白冲上去会死!

    很多人说养个人还不如养条狗忠诚,可能就是说的这种情形吧。

    白浩南忍不住把手指放到阿达的下巴下无声的揉捏,这是它觉得最舒服的时候,都哼唧了。

    这回华裔特种兵没再生气,站起身来到山坡上快速移动一圈,提了三四支步枪和子弹袋回来:“没有了,我听觉一直都比较好,开始车队声音过来时候,我就感觉有草木树枝摩擦的声音,如果走在路面上肯定不会,所以在山坡上他们多半也分了一支搜索人手的,但那个关卡人手很有限,不过二三十人,所以上面的人也不多,说不定全都回来想包抄我们,或者说给他们城里面的人手找机会,让你负责保护我的侧后方。”

    白浩南在生死大关面前还是心悦诚服了:“还是你最牛!”

    华裔特种兵难得笑笑,靠在石头上坐下来:“你这狗不错,危机反应很好,应该好好训练下,能救你的命。”

    白浩南从没训练过狗子:“危机反应?”

    华裔可能是难得的放松下:“我们有训练军犬,跟警犬不一样,军犬得随时保持紧张危机的反应,所以退役得也很快,很多一般的犬种很难保持这种危险感觉,它不错,很警觉,这个品种……我建议你没事儿拿各种炸药给它闻,它本身应该是可以做搜爆犬的,再当着它引爆,次数多了,它对这种气息就很敏感了。”

    白浩南也坐靠下来,抱起阿达在怀里有点舍不得:“不用了,我们不会在这里呆很久,我们只是游客,要回家的。”他知道阿达的危机感来自于哪里,被抛弃以后艰难生存的经历恐怕已经刻在它那点小脑瓜子里,永远都抹不去,不想再伤害它了。

    华裔笑笑不再多说,他是军人,更不问白浩南的身份地位干什么。

    可白浩南话痨啊:“我们……还要停留?”

    华裔思忖下慢慢点头,但没说话。

    白浩南没权利质疑专家,不过有积极表现:“刚才狙击手说要是有台那个高射机枪,我们在山坡上就能远远的射杀他们,他们好多人在集结。”说完还补充:“上千人了……”

    邱泽东听了忍不住直起身从植物缝隙想看那边的远景,但显然不够高。

    华裔却沉稳的笑笑点头,还是不说话。

    白浩南其实是发现自己废话点以后会轻松不少:“我去搬?我能搬动,就我们十几个人几十条枪,守得住这么多人?他们随便兜个圈子翻山越岭就能把我们包抄了,我们就……好像有两支火箭筒,几发火箭弹和十几发迫击炮弹?”

    华裔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淡淡的笑容摇摇头,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对着自己的耳麦简短的说了句什么。

    然后起身抱起那挺机枪,提着剩下的一铁皮箱子弹示意往上爬山:“走吧,往上站高点,敌人马上就要发起攻击了。”

    白浩南自然是能拿多少拿多少,步枪都背了七八支,各装四五个弹匣的子弹袋提了六七挂,这就差不多一百多斤朝上了,邱泽东扛了三支和两个子弹袋就吃力得很,华裔却看看白浩南羡慕他的负重力:“这么多?不用!都丢在这里,带一点顺手就行了。”

    白浩南是穷苦人家长大的孩子乍富:“没事儿,多点用得上!”

    华裔笑笑也不说话了径直往上爬,就是不找寻林间道路,直线往山坡高处攀爬,甚至都没朝着狙击位、突击火力组、迫击炮组的方位靠近,感觉是另外又设立了一个火力组位,还能俯瞰另一边关卡公路上会不会被包抄过来。

    也就是少少的十五个人,却分成四五处地方分布阵地。

    邱泽东气喘吁吁:“他没说错,肯定,既然被我们打了个伏击,无论认为我们是哪一方,肯定会来报复或者攻打,特别是刚才我们又打了个小伏击,枪声说明我们还在这片山坡,他们肯定会集结起来攻打这个山头,而且必须赶在天黑以前。”

    白浩南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没有戴表的习惯是多么LOw逼,还得摸出个手机来看看:“还有大概一个半小时天黑?”

    邱泽东点头:“入夜基本上就没有战斗力,政府军在这方面也没有多强的夜战能力,特别是这种密林,对任何一方都是一半对一半的冒险,他们一定会很快集结起来冲锋,起码要把我们赶跑,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嘛,首府都夺下来了,他们心态肯定觉得这么多人谁都能打赢。”

    远远的,爬上山坡的白浩南已经能从灌木丛间隙看见远处密密麻麻的军人散布,很散,几乎等于是朝着这边整个城区街道都布满了人,但是借着建筑、围墙、公路边水沟,甚至半截破房子或者地形起伏,都能躲避,这么远开枪扫射可能会跟麻雀一样立刻躲起来,但就是黑压压的起码有好几百米的宽度,好像被分成无数条细流似的悄悄在接近这城外的山坡。

    心悸的感觉又来了。

    看见看台上密密麻麻的人也几千,都没这么心慌!

    白浩南还是那个疑虑:“包抄啊,为什么不包抄,这么多人!”

    邱泽东摇头:“懒,而且你也打过密林里面的战斗了,包抄是最累最危险的,因为密林作战移动的一方处在很不利的角度,伏击者哪怕躲在灌木丛里,都能很轻松的把移动进去的包抄队伍给打掉了,他们还是选择这种最懒的方式,大面积压上来在密林里面平推挤压,看看吧,他们多少年恐怕都没好几千人大规模作战,现在恐怕觉得自己连跟政府军都可以正面打一架了。”

    白浩南又在下意识的检查自己弹药:“我们就这样伏击?尽量打得他们害怕?”

    邱泽东左右看:“恐怕……我们三个主要就是防守住对方顺公路包抄后路吧,不愿爬山包抄,这样就在公路上断了后路的轻松活儿他们还是愿意做的,这可是一场苦战!”

    白浩南深呼吸:“老子再下去捡点弹药上来!”

    华裔却拉住他笑笑:“快了,别紧张!”

    谁紧张了,老子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