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50章 人命似纸张张薄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07865.html
    别忘了,这是正规军,一个主权国家的正规军,有海陆空军的正规军,再差也能在技术层面秒杀杂牌私人武装。

    空地配合可能对这个国家军队是个高难度,但不排除这些特种兵能掌握这个美军普遍掌握的大杀器。

    又或者说,这整个所谓的来拍照宣传任务就是个饵。

    甚至再想得远点,那位中将和少校对庄沉香提出先全面后撤,等待这边自己打杀出个结果,稳固了后方再慢慢收复表示欢迎同意,都是佯装计划中的一部分,通过各种渠道,甚至在小镇里面可能都有对方联军的探子,传递了这个方针政策过去,让这边攻打首府的联军以为这边真的不会在这个阶段来大面积进攻,所以才有阅兵……

    对的,这时候白浩南再想想那个华裔不要命的在学校门口挑衅意义大于实际用途的开枪,更像是在引诱对方上钩!

    就是要撩得对方成片大规模的出来追击,这个时候再说特种兵们不知道今天下午在搞阅兵,就是在侮辱白浩南的智商了,只是为什么战斗机不索性攻击了那学校操场,非要引到这里来呢?

    点燃一支烟的华裔横抱机枪放在大腿上指邱泽东:“你知道为什么吗?”

    邱泽东凝神皱眉下马上:“那学校……太靠近边境线?”

    华裔点头随手用树枝摆了下:“攻击航线是这样,如果这样飞,打了就进入国境线那边,不行,这样飞,进入前得先越境,也不行……而且最大的问题是这种地面攻击的误差很大,稍不注意炮弹、火箭弹就越境,所以得往这边带个几公里就方便多了,你们看……”

    远处已经到处火海一片!

    天色有点昏暗了,好像远远看见人间地狱,华裔指那里:“根据内线汇报,还有几千当地民众在操场上,这是要把所有人干掉的结果,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国际舆论压力,用几个人的危险,把武装分子带过来,我们走过去已经考察了这一带没什么普通居民,所以方案临时获得同意以后就实施,现在……”

    坐在那长长吸一口烟的特种兵再指着天上不动,像个神棍。

    可能他的听力是有点天赋,白浩南过了好几秒才听见隐约的塔塔声,邱泽东反应过来:“直升机?!”

    特种兵点点头:“这次跟你们合作得非常愉快,希望后会有期了……”

    白浩南还以为对方这么说了是要潇洒的什么腾空而起被直升机带走的那种电影场面呢,结果是能压住说话声的巨大轰鸣再次来到头顶,接着三架直升机就在夜幕降临的昏暗夜色中,好像悬停在了山坡上部,对准前面的开阔阵地,还有远处的那片街道、市区,唰唰唰的再来一大片火箭弹袭击!

    犁地一样,几乎是挨着这片地用巴掌拍了一遍!

    不介意连同这片城区建筑一起,高爆高燃的炸了一遍,比之前高速掠过的飞机更加平稳细致的犁地。

    不知道那种挂在直升机两侧的火箭弹是什么样的,反正嗖嗖嗖好多支一捆的感觉,打完一边换另一边,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去,地面的火光冲天!

    白浩南被邱泽东扶着站在高处这么远远的眺望,望远镜都留在李海舟那里了,这里的目视看不到任何人影,但那火烧得连天连片,仿佛把外围这些很多蓝色波纹钢棚的房子都烧起来,因为这里的低矮建筑都是紧挨着修建,烧起来更是连片!

    站在这么远的山坡上,白浩南的脸膛都被映亮了。

    他看得很入神,很认真,仿佛要用自己的记忆力把这一切牢牢记住,再也不愿经历。

    连天的火,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性命在挣扎,这可能就是地狱了吧?

    无论那些在翻滚挣扎的人是谁,眼前的一切难道就是命?

    天龙寺念经里面有形容过这个么?白浩南甚至都想过,天龙老和尚是不是见多了这个,才会变成和尚的。

    现在他只想默默的念经。

    不是假慈悲,而是人世间原来真的有这样的地狱,原来不是如同自己习惯的那个天地,到处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还不够,当直升机发射火箭弹完毕以后,换成连续的机枪扫射,也是带着那种有点兹的扫射,就从山坡前面的开阔地开始,借着那到处散布的火堆,在暗色中对地面扫射!

    白浩南惊奇的发现那些子弹还带着光!

    邱泽东感应到了,小声解释:“曳光弹,每几发普通弹头填一发曳光弹,就能打出发光弹道线,能够对夜间射击做指示,我们是不讲究,从来不用,正规军都要这样安排。”

    很显然之前的高炮高机都在高速飞机的攻击下被打残了,现在直升机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慢慢扫过。

    直到直升机前行远去,似乎还要用机载机枪再清理一遍,白浩南的耳膜才被轻松一些,看见那华裔傲然起身拆了一直固定在树枝上拍摄的手机:“撤吧,这就是我们强大的……”

    还没说完,就看见远处那空中的黑影,突然有混乱,好像之前地面只是有片零星的枪声而已,其中一架直升机就栽下去了!

    而且非常快,之前黑乎乎的东西还突然亮起红色指示灯,华裔特种兵目瞪口呆中,白浩南的耳机惊呼中,那直升机远远的砸落到地面上,没有马上升腾起来火光,但却让天上的同伴乱做一团!

    其他地方肯定也立刻乱了。

    真是装逼不过三秒,装逼被雷劈!

    连带白浩南他们这边也马上被牵连,华裔特种兵第一时间接到同伴要求:“全体突击!我们是唯一靠近这片坠机地点的地面队伍,必须马上靠近营救!更多直升机增援在路上……”

    本来已经精疲力竭的打了好几场战斗,从早上离开小镇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终于可以下班了,又要加班!

    白浩南牙疼得紧,为什么要说又呢?

    好像是有部什么电影就是演的这种直升机掉到地上,然后不停的派军队去援救,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更多人的性命都得填进去?

    不过没得说,上吧,这时候下山简直蛋疼!

    黑黢黢的密林中只有依稀火光可以借助,往下走比爬山艰难多了,稍不注意就会摔跟斗,甚至连邱泽东和那位特种兵都不太适应这种夜间地形,连滚带爬的下到山坡下,华裔气喘吁吁指那辆有高机的皮卡:“用那个,应该能动,当时我就没打发动机舱,原本就是打算留着最后我们撤离时候可以代步的。”

    听了这句,白浩南难免有点惊喜,浑身肌肉在下坡这种反向运行中已经疼得要命了,所以心神一晃,就从最后一截土坎滑下去,直接滑摔到土沟那一片软绵绵中!

    白浩南浑身都像涌起了癞蛤蟆的包,尖利的那种,立刻弹跳起来,甚至比上回抱住那LAdYBOY还跳得远,那是种生理上都极为抗拒的触感!

    但撑着起来的时候还是抹了一手的黏糊糊,跳到路面上更是到处都很难下脚,到处都踩着也是黏糊糊,白浩南使劲控制自己的情绪,伸手到车身上使劲刮抹,可一拉开车门,又是一具尸体这么倒出来!

    简直要疯了!

    差点像个娘们儿一样尖叫惨叫起来!

    宁愿自己步行过去!

    真是心里一横的就端着步枪走!

    后面那华裔叫他都不停步:“我不行,我受不了!我不可能坐在一堆血里面,我步行过去,我觉得这样还安全一些!”邱泽东也连忙端着枪追过来,远远听见后面的车身还是发动了。

    白浩南迈开大步,不过往前几十米就是之前摩托车、皮卡等追击车辆被伏击的地段,又是满地血泊和尸体,过了好几个小时,白浩南脚上的白色运动鞋踩着都发出唧唧的声音了,皮肤再次过电一样发麻!

    那是种心理和生理上都很不舒服的本能反应。

    全靠把注意力放到火光下能看见的枪支,弹药包,走一路捡几个,还把其中两个系在身上,别人普通都是在腰间绑一个弹匣包,白浩南从小腹到胸口重叠绑了俩,还给邱泽东分散注意力:“看见没,等于又是一层防弹板,这个弹匣被打中了不会爆炸吧?”

    邱泽东没有他那么变态的强健体格,没照着学,但也在捡弹匣换步枪:“应该不会吧,没听说过,但弹匣包能挡子弹倒是有几次听说……他们!”

    刚紧张了下,就发现从那边山坡冲下来的一群人正是李海舟跟其他行动队的成员,特种兵们手里还拿着电筒,可能正因为这个样他们下山的速度更快。

    见面几乎没有寒暄,就是快速的交流分配,特别是那辆跟着滑过来的皮卡车不知道是不是碾着尸体过来的,其他人也没跟着上车,迫击炮组把自己的重装备丢进车斗,按照吩咐翻上去把里面的几具尸体扔下来,大家都把随身多余的装备尽量丢进去,手里轻便,特种兵们更着急,借了防弹衣的都来不及要回,已经快速招呼了华裔先冲前面,就好像他们之前在半途遇见那个小冲突一样,这种场面他们还是对自己更自信的开始顺着街道分列两边大步的冲!

    李海舟指天上盘旋的直升机:“他们有单兵电台好像跟直升机是连通的,可以帮他们掩护,我们跟着上么?”

    这种时候白浩南就不逞英雄了,换回自己那支携带过来的m16步枪,这地上偶尔也能看见拿这个的,弹药可以捡,带回去都用得上:“跟上就行了,万一有人包抄他们,我们还能帮忙呢,全都一起这跑位不科学……这不碾着过去,简直不可能!”

    李海舟惊叹:“卧槽,这都是好特么落后的直升机跟火箭弹,但是用在这里,哈哈哈,这么多人被吸引过来以后打个措手不及,那就死得一大片,我看他们一直在欢呼,卧槽,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看见这种大场面了!”

    仿佛天注定就是要来看看这片场景的,本来走了也就走了,偏偏摔下来一架直升机,白浩南他们只能提着枪冲进这片到处都是火海的城区,黄昏前他们用枪支杀伤的敌人可能只是很小一部分,重点还是高速掠过的飞机洒下那些炸弹还是火箭弹彻底打垮了敌人,而杀伤最大的就是后面直升机比较精准的犁地,现在到处都是尸体!

    而且是燃烧的尸体!

    到处都飘着那种肉烧糊了的气息,还夹杂着其他更多气息,白浩南怕阿达在地上被尸体绊掉了,抱起来放进车斗里,要强忍心头的烦躁,他从来没有这样烦躁,夹杂了厌恶和满手是血的肮脏恶心尽量目光远眺,看远些,招呼同伴跑起来:“快点,快点通过这片区域,卧槽特么的,赶紧搞定了走人,老子再也不愿来这种地方了!”

    李海舟感觉到他的情绪,惊讶的看了眼,没再继续兴奋。

    其实现在说明白浩南这个安排是对的,特种兵们冲起来反而没有了后顾之忧,偶尔回头看看这后面的人影在跟上就行,每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快速查看下没有人在活动就好,白浩南不跟着看,但能听见李海舟跟那几名行动队员不停惊呼又有多少尸体!

    邱泽东都不想看了,凑近些跟着白浩南大跨步:“我都没见过……最高一次,五年前歼灭了四百多人,那还是各邦联军一起绞杀了政府军的一个营,我们还是参与者之一,一个活口都没留,全都歼灭在山沟里,这种……应该不会有太多危险,他们之前敢对我们发起冲锋,除了我们人少,最主要还是没想到我们是政府军,这么想起来,特种兵们一开始没有用榴弹发射器之类都是为了不让对方发现,一直把敌方带进陷阱,然后突然安排空军重火力,根据我的经验,直升机只要隔着两重山就基本听不到声音,战斗机要冲过来只是瞬间的问题,重点得有个非常精准的攻击点指示,这个计划,肯定在出发前就讨论过了,只是有很多变化临场决定采用哪个,这个设计者几乎完美!”

    白浩南苦笑:“对,完美……我也不是矫情,可是打仗原来要死这么多人,太……”他形容不出来。

    邱泽东只能宽他的心:“不要想多了,我们马上就能走,直升机坠落不算太远,找到飞行员尸体或者什么就能走,他们不敢来攻击的,只要确认了是政府军,这些各邦联军下意识的都会躲开,他们还是不敢跟政府军正面打,天也黑了。”

    前面已经看见火光中那翘起来的高高直升机机尾!

    真的会是这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