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邱泽东说对了一半。

    直升机飞行员确实是立刻救到就走了,可能把白浩南都震撼了的地狱场景,把对方更是打得丢魂落魄!

    直升机上四名机组成员两死两伤,伤员也都艰难得随时可能断气,直接把车斗放平了让伤员和死者放在里面,然后立刻掉头往外面冲,这时候连白浩南都愿意坐在车斗挡板上,只想赶紧撤离这片区域,哪怕感受着特种兵急切开动的车辆不停碾压着什么东西蹦跳,他都能尽量不多想了。

    想多了没用。

    这时候就能理解为什么脑子里面想得越多,文化越高,在战争场面中就越容易崩溃,因为这种场面跟任何文化都是冲突而扭曲的。

    所以架着高射机枪的皮卡车甚至没来得及打出一发子弹,就风驰电掣的冲过几个伏击场面,车灯都没有打开的冲过摆了横杆的城外关卡,华裔说得没错,所有把守关卡的枪手看来都被调动回去想包抄山坡,结果被他们仨一锅端了。

    没了那些“减速带”干扰,皮卡车的速度明显得到提升,但也就仅仅是提升这么一段,当皮卡车抵达之前联络点小村落,可以换乘另外两部车的时候,特种兵们没有下来等待同步,那名华裔指了指方向:“顺着前行大概十公里左右的岔路口,记得路边有片河滩么,很大的开阔河滩,那里有个直升机备降点,直升机在那里等我们和伤员,你们到那里也停留下。”

    说完就绝尘而去。

    白浩南和李海舟、邱泽东甚至愣了愣,站在路边相互看看几乎都被浸透了血色的鞋子,决定还是把三名留在这里的联络少年带头,万一过两天这边开始报复性反击,路上遇见的任何人都很危险。

    少年们满带景仰的掀开塑料布,协助把两部车开出来,十三个人带上狗也不拥挤,白浩南忽然觉得无比疲惫,连车都不想开,也不想跟人说话,把自己丢在车斗里面靠坐角落里,只是抱着阿达感受颠簸。

    还是漫天星空,还是一片宁静,白浩南却有点呆滞,脑袋里反复把今天经历的那些场景过电影一样闪烁。

    太集中,太猛烈的冲击了。

    仅仅二十个小时不到,从一早出来的小山村遭遇散兵游勇,再到现在,简直就是一路在杀杀杀,而最终这种杀杀杀跟真正的军方大杀器相比,根本就是渣渣,之前个位数,十位数的杀伤,后来……

    白浩南都不敢想,有多少生命在这最近的时间里消失!

    忽然他感觉车身在急停,身边小心翼翼不敢打扰他的行动队员都跳起来了,阿达也在汪汪,白浩南探头一看,大吃一惊!

    的确是那个什么河滩到了,但可不是什么直升机备降点,起码不只是备降点,天空中能听见直升机起降的塔塔声音,可为了起降,周围起码停了十多辆开着车灯的军车!

    然后在这辆皮卡车的两侧现在停满了各种军车、皮卡,到处都是人!

    到处都挤满了人!

    白浩南甚至第一反应是:“卧槽,过河拆桥准备杀了老子么?这么大的阵仗!”

    这种异想天开的思路倒是彻底把他之前脑子里面转悠的东西抛个干净,立刻站起身来提着步枪,却看见翁莱少校全副武装的也夹了支步枪在腋下,不过另只手依旧拿着那根很装逼的小棍儿,走到白浩南的车斗前,非常标准的敬了个礼:“王指挥!非常感谢你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以及率领队伍对空勤第二团机组成员的营救,欢迎你的归来!”

    白浩南其实是个顺毛驴,这时候还觉得自己站在高处不太好,提着枪翻出车斗:“少校,这是……?”他不觉得这么大的场面就是为了迎接自己吧。

    翁莱少校都没法控制住脸上的笑意,那种志得意满的笑:“中将对这次的空地联合行动非常满意!所以现在应该立刻投入到第二阶段,直接反扑邦首府,但围而不打,彻底让叛军夺下首府的意义变为零!”

    脑海里面丝毫没有战争艺术欣赏能力的白浩南啊:“什么意思?”完全听不懂。

    少校才说人话:“现在有北部战区第六团两个营,外加你的三个营,现在立刻前往你们今天已经获得立足点的山头高地,拿下制高点和对路面进行绝对控制,由此开始就把战线楔子牢牢钉在这个位置!”

    他手指的岔路口另一个方向就是前往政府军控制的大部分国土方位,那边确实有政府军军事基地防止反政府武装向南进入中央政府控制区,现在也停着不少军车,还有坦克!

    白浩南感觉大脑已经有点不够运转了:“马上又前往……首府外面?”

    少校点头:“你是庄小姐的军事代表,自然该你带领你们新招募的部队,我的两个营只是起协助后备队的作用,抓紧时间,明天一早还要对今天的战果进行清理,各级高层官员都在等待最后的好消息!”

    白浩南咽了口唾沫艰难:“我在前面捣鼓了一整天,现在还没吃饭喝水……”水还是喝了点的,但实在是没有对任何吃喝的兴趣,反胃。

    少校轻松:“不是马上就能在前线建立指挥部营地么,你作为军事代表肯定不会有任何怠慢,你的传令兵和勤务员都来了。”

    白浩南疲惫不堪的转头,果然随着少校一招手,那满脸谄媚跳出来的不是自己那传令兵还有谁?

    因为这趟出来肯定会开火打仗,又预计是当天返回,白浩南就没带上这个办事机灵,打仗不咋地的小兵,结果现在竟然被带过来,而且随着他提着几个包过来,后面站着几个身姿婀娜的军装不是白浩南前些天招募的女兵还有谁?!

    在周围不太明亮的车灯光线照明下,完全能起到夜场灯光的朦胧效果,七分长相也能映衬出十分漂亮来,笑语晏晏的也提着不少包,还有枪支,但怎么看都像是装模作样的道具表演,那军装怕是修改过吧,别人穿起来都肥大拖沓,这几位却相当修身。

    这就是自己的勤务兵?

    不得不说,白浩南之前的那些复杂情绪这个时候立刻飘到爪哇国去了,但却没了以前的急色,几乎本能下意识的怀疑这种非奸即盗:“这样?合适吗?”

    少校笑笑摊手:“这是庄小姐安排的,不是我,走吧,立刻出发,就算你想早点休息进餐也需要尽快抵达以后扎营。”

    白浩南还能说什么,这个地方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连手机都没法连通,掉头吧。

    甚至连那辆途锐都给白浩南送过来了,庄沉香还真是不亏待白浩南呢!

    李海舟本来想嬉笑着过来跟白浩南凑一块儿看的,被邱泽东一把拉住站在边上甚至都低着头不引人注意了。

    白浩南不一样了,如果说在溙国时候被瑞能大师带到那海边别墅的时候,都还有日后再说的心态,现在竟然毫不在意这点女色,干脆邀请少校跟自己一块走,翁莱少校也不惊讶的理所当然上了车,整个浩浩荡荡的车队立刻出发,邱泽东拉了李海舟把皮卡车一直开到途锐前面当开道车,让这家伙在副驾驶全力戒备任何情况,他也谨慎。

    上车开拔以后,副驾驶的细声细气女勤务兵介绍庄小姐非常关心王老爷的生活情况,所以派她们几个过来协助安排,每天也会有车往来小镇和这边前线指挥部的,她们也能随时保证可口饭菜跟舒适的生活环境。

    以前的白浩南肯定会调笑几句如何舒适啊,现在却只是随便点下头,连他自己都惊讶自己这么不在意,不过想来也是,这一天的经历之后,如果不是化为野兽般的欲望发泄,就得是好好整理下自己的思绪,分析这种日子到底该怎么过吧?

    白浩南显然选择了后者,他已经在这种节骨眼上摔过一次跟斗,如果再在同一个坑里翻倒,那才真是卧了个大槽,还复什么盘啊?

    所以坐在后座面对旁边的少校,他选择的是从头叙述整个战斗过程,非常细致的那种。

    开始翁莱少校肯定是带着了解过程的欣喜专注,但表情慢慢就变得向后退。

    对的,就是靠坐在座位里慢慢把自己退到靠车门上,让车厢阴影遮住他的脸,这种感觉,白浩南好像在若温少将跟自己第一次坐车的时候也体会到过,但那时候面对若温少将发抖的腿部,今天却没了那种颤栗,不是因为少校和少将的军衔差别,现在白浩南知道,在东南亚这些国家哪怕是个少尉,也能调动上百名军人把一个普通人收拾得人间蒸发,对普通人来说,少将太遥远了,但白浩南就是没什么害怕,甚至连动作都说不上毕恭毕敬,只能说是礼貌,也学着慢慢把自己靠到车门上斜倚,果然发现自己的眼神不能被对方观察到,心里更加平静,一直讲述到了终点。

    少校已经基本等同于营团长级别的高级官员,所以前面肯定有先头部队,等途锐停车的时候,外面恰好就是那个曾经联络点用过的小村庄,现在已经灯火通明!

    前方一公里外,两部装甲车尽可能堵住了公路路面,接着山坡上本来要翻过去,步行三个小时才能看见首府城区,现在这边已经布满了军用帐篷!

    甚至临时拉起路灯来的营地!

    但机灵的小兵把车停下之后都没有熄火,静静的坐在驾驶座上,跟副驾驶那名带头的女勤务兵一起一动不动,因为王老爷还没讲完。

    地位和威望,可能就是用这些东西铺垫起来的,感觉从尸山血海里面杀出来的王老爷,肯定和那个在镇上带足球队的王老爷不一样,白浩南也不着急三言两语说完,完全按照自己的语速和详细内容情况慢慢说,李海舟跟邱泽东下车来发现后座还在谈话的人,都立刻叫行动队开始负责警戒和协助联军指挥部建立,毕竟几个一直在这里负责联络点的少年无比熟悉这里的环境,勤务兵甚至要求立刻安排建立野战浴室。

    白浩南那种比常人更加注重细节完整性,带有数据记录分析感觉的复盘肯定给翁莱少校留下深刻印象:“就是这样,我们十五个人除了一次被流弹击中,基本没有遭遇中弹负伤,初步统计杀伤人数在七十多名,飞机炸的数量和直升机攻击的结果,我就没法统计,但是从城东路面经过去营救直升机组的时候观察,应该超过三百名以上的杀伤,这个数字我已经非常非常的压了下,肯定高过这个,毕竟我也没看过几百具尸体的场面,报告完毕。”

    翁莱少校沉默了好一会儿:“你真没有当过兵?”

    白浩南摇头:“我说过只是个职业运动员,玩枪是兴趣,我没有军事指挥能力,我再强调一遍,我仅仅是代表庄小姐来替她上战场,让她能有更多精力放在政务工作上,其实具体怎么做,都是你和各位指挥员做决定,譬如今天的战斗,我真的以为就是拍照,一直到直升机出现,我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非常感谢那几位军人的高素质保证了我们的安全。”

    翁莱少校又沉默了下,竟然说句:“请早点休息……”然后就下车走了!

    和之前有点连哄带骗要把白浩南推到这边来的态度不一样,甚至有点下级对上级的客气,起码也是平级的态度。

    白浩南自己坐在那感受,前座的两位依旧不敢吭声,直到他拍拍副驾驶座椅:“你安排两位勤务兵过去照顾下少校?愿意去的话。”

    女勤务兵肯定懂了白浩南的暗示,立刻点头称是下了车,白浩南才要求驾驶员:“走吧,去给我准备吃的,我和我那帮人一起吃。”

    小兵也大气都不敢喘的是。

    这时候都很清晰,这位王老爷是另一个阶层的人了,在这个阶层感无比清晰的社会中,需要仰望的阶层。

    白浩南自己还在适应这种变化,因为李海舟看着他挤眉弄眼的,邱泽东要严肃得多,所以他过去一手一个揽住肩膀小声:“要不要勤务兵?”

    两人的回答正好相反:“要!为什么不要!”“不!我不需要!”

    白浩南却觉得都很好,都是发乎自然的回应自己,一点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就好。

    所以最后在扯开的布篷下吃饭的时候,十来个行动队加联络少年一起,气氛也变得庄重多了,特别是几位女勤务兵在周围服务的样子,让下属们相当荣幸又激动的样子,让白浩南觉得这种等级感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这个时候也是种对他们的奖励和促进。

    邱泽东这样专注于正事的家伙,都觉得应该把行动队抽调起码三十个人回来给白浩南做警卫排,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讲这种排场的时候!

    而趁着这会儿时间,女勤务兵指挥原来边防营的营部卫兵清理出来一间房,也就是把原来废弃的房屋简单打扫以后,直接把大幅的白布盯在四壁和屋顶,再简单铺上地板革,一间崭新的卧室就有了!

    恐怕邱泽东崇拜的那位毛先生当年打仗指挥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待遇吧?

    王老爷坐在折叠宽版行军床上的时候,忍不住先颠儿了两下。

    卧槽,这是真的打野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