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其实就十来分钟的车程,刚有点下坡前面看见城区边缘,先有两部轮式装甲运兵车呈V字斜停在路面,中间只容一辆车可以经过的宽度,据说只要有事儿,随时松开其中一部的驻车制动,也就类似民用车的手刹,顺着这点坡度滑撞到一起就能锁住整个路面,没有重装备的各邦武装还真就连机动车辆都别想开过去了!

    现在自然是防守军人对高官敬礼,连皮卡车上的行动队员腰板都挺直了不少。

    白浩南趁着邱泽东说话的这会儿也把弹匣胸挂给穿起来,手里提着那支m16步枪,跟邱泽东跳下车来,接近中午了,惯常阳光普照的热带地区今天有点阴云密布,仿佛是在印证面前的场景。

    车辆残骸能开走的都开到后面营地的维修厂去了,被烧毁的直接推到路边,两部杀气腾腾的坦克炮口朝着城区就矗立在山脚下,然后一辆军营内的运水车在冲刷路面,那厚得能粘稠起来的暗红色物体被冲刷到两边的排水沟和土壤里。

    近处路面上的尸体已经清理掉了,但远处还在进行,主要是投入的人手不多,毕竟前方就是交战区域,一队队的武装军人抱着枪熟视无睹的躲在屋檐下靠着休憩聊天,也不去帮忙,所以抬尸体的也没多积极,慢慢来呗。

    白浩南就横挎着步枪顺着公路慢慢走过去,还示意自己的护卫队不用跟着,他觉得自己是来念经的,前呼后拥的干嘛,邱泽东也赞成这个做法:“万一对方有狙击手,随时可能暴露你是重要目标。”说是这么说,他还是走在了白浩南的前面挡住,白浩南想笑骂着一脚踹开这个遮不住他头的矮个子,但看看湿漉漉的鞋底,忍了。

    昨天抢救直升机机组的时候,他就很烦躁的再也不想来这里。

    但现实显然是要自己在这里长待,除非抛下一切逃跑,那就只能面对这里,从早上起来他就想起昨晚应该就这里没有念经,得补上。

    口中念念有词的反复念诵回向文,顺着街道慢慢的行去。

    进入那些相对狭窄,不会被远处狙击手照应到的小街道,邱泽东挪到侧面有点思索的看白浩南念经。

    其实白浩南更像边唱边走,已经熟极而流的经文都不需要动脑也能顺口念诵出来,声音也不需要太大,不然经过那些墙根下的士兵和搬运尸体的民工时候目光都多奇怪的。

    随着离开主马路,尸体和血迹都多了不少,经过一夜更加难看,和昨天在学校外面看见堆积的那些没什么区别,可笑庄沉香说今天的电视和报刊已经大肆宣扬叛军在城区的屠杀,那些触目惊心的尸体照片哪怕是打上马赛克也让人影响深刻,更不用说网上还有“不慎”流传出来的原版照片,发起叛乱的一方已经成了口诛笔伐的邪恶势力。

    其实站在这里,依稀有点明白了所有参与者都不是那么清白无辜的道理。

    难得走过一段没有尸体和血迹的背面街道,邱泽东终于忍不住开口:“这真的能安心?”哪怕白浩南给他解释过自己不信佛,但如此执拗的保持习惯还是有点难以理解,特别是这些人都是他们亲手或者引导大杀器来造成的啊。

    白浩南点点头:“这跟我踢球差不多,场上是对手,无所不用其极,弄断腿的事情我也干得出来,比赛完了我跟几乎所有各队球员都是朋友,除了那些小肚鸡肠记仇的家伙,我第一次这么念经的时候就觉得,我们都是小人物,为什么打仗,为什么杀人,那不是我们能决定的,那就面对面的时候当成对手,杀死了比赛也结束了,那就送对方上路,仅此而已,所以我对这些人没什么仇恨,也对自己没什么负疚心理。”

    邱泽东稍微琢磨下简直崇拜:“有道理!听说欧美军队里面经常都有人因为战场杀人最后心理出问题,所以还有随军牧师,不过我们这边文化低,反而很少有人想这个。”

    白浩南扯扯嘴角不算笑:“我给自己找心理安慰吧,人啊,千万别觉得自己有多高级。”

    邱泽东一个劲点头:“您这也是尊重生命,敬畏死亡。”

    白浩南慢慢走也慢慢摇头:“不知道,反正现在我清楚我以前得意洋洋的那些小聪明在这样的情形面前不值一提。”

    邱泽东都想跟着念经了,白浩南却嘿嘿一笑又离开了难得的正经:“不过我这不是鸡贼嘛,给自己找个心安理得的借口,泡妞的时候提裤子走人也是这个道理!”

    一心想学习大道理的邱泽东简直有点混乱。

    不过这念经也顺便让白浩南把整个战场细细的走了一遍,心态真的神奇般安定下来,经过那架翘着屁股翅膀的直升机残骸时,这里起码有好几十名军人散布防备,周围尸体就很少了,一个个连忙在连长的带领下对总指挥敬礼。

    昨晚看得不清楚,现在白浩南好奇的跟邱泽东凑近了观察下,连长赶紧来解释:“步枪,应该就是好多步枪还有机枪同时朝着天上打,结果运气不好打中了这架直升机的驾驶员,您看这里有好几个洞……”

    白浩南的结论就是这大杀器也不靠谱,看着在天上耀武扬威的,其实优缺点并存,陆军连长也一个劲点头。

    白浩南惊觉自己无形中怎么多了点领导派头,慰问下在这里战战兢兢执勤的士兵,说等吊车来弄走直升机,就可以全部往后撤到山上阵地,自己也赶紧溜了。

    站在那乱糟糟的路面上,虽然没了多少尸体,但随时都感觉任何路口可能冲出来一大票武装分子拼命。

    不过这时候就看见好多房屋门窗被弄开了,不知道是昨晚的叛军,还是今天这些防守无聊的军人们,白浩南和邱泽东也探头看了几眼,有座建筑略微整齐点,邱泽东正在回忆:“这好像是国际组织他们租用的办事处……”

    白浩南却探头从一片狼藉的地上看见本脏兮兮的书,从来对书都不感兴趣的他忽然定住脚进去捡起来,不为别的,封面上有个黑白的足球:“写的什么?”

    邱泽东探头然后惭愧:“我也不认识英文。”他能接受到的教育水平,最多汉语和缅语都懂,英语在这片土地上只能是庄沉香那样的凤毛麟角。

    绿底黄边,整个封面却是张黄牌,上面用粉笔画的那种足球场,然后折了很多手绘图案,很不规范的箭头、小x、圆圈,嗯,跟刚才指挥作战会议上他画的那些圆圈也差不多风格,所以加上封面中心那个黑白足球,让白浩南格外觉得亲切,从来不看书的他难得翻翻。

    哪怕封面上的粉笔手写英文花哨得他都分辨不出来字母,翻开看看里面基本上全都是英文,只有好几页才出现那么一张球场上分布图,感觉是个讲阵型或者训练战术的足球书,他就顺手挟腋下:“拿回去问少校先生,他肯定懂英文!”

    说着还把早上跟少校吃早餐的做派八卦了:“卧槽,你是没看见那个装模作样的劲儿……”

    邱泽东认真:“不是装模作样,缅奠被英国殖民统治了几十年,军事体系和上流社会的礼仪习惯都是按照英国人来的,这点和印度等同样被殖民过的国家很类似,英式的军队体系、喝下午茶、仆从关系这些都是那个时候就延续下来了。”

    白浩南恍然大悟。

    顺着主要公路慢慢走回去的时候,白浩南偶然回头看了下,天色愈发阴沉,邱泽东熟悉:“雨季到来前,就会陆续有这样的下雨天出现,得赶快处理这些尸体。”

    可能真的是被昨天那一记闷棍打懵了,连续在首府周围作战十多天才拿下这片城区,忙不迭就召开了阅兵式的叛军武装一整天都没有试图对这边发起任何攻击,连过来探寻的普通老百姓都没有,可能那部分城区每个路口都有军人把守的阵势太吓人,就差直接把坦克装甲车轰隆隆的开进城区里,这也是以前的政府军攻打这些自治邦城市的常规做法。

    但今天只是占取很有限的一点边角,要不是还得守住那直升机残骸,估计天黑的时候所有军人都会撤离的,哪怕身后的山上有重火力阵地,为了壮胆在入夜的时候还是给这一片的每个路口都点燃了火堆,除了照明也是在焚烧尸体。

    太多了,下午的常规会议中讨论过这个问题,超过八百具敌军尸体用掩埋的方式难免会留下未来被发掘出现万人坑的场面,本着战后防疫的要求也得马上处理,还是用焚烧的方式吧。

    所以再站在山坡上俯瞰这座多次发生争夺战斗的首府城市,远处似乎还有些电力灯光,近处就只有火光,星罗棋布的各处火光指明了防御范围,然后特别在山坡下临时搞了个焚烧场。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太舒服的气息,白浩南看看就转移注意力,把那本书拿给翁莱看,挟了小棍的少校借着旁边勤务兵立刻用电筒照亮的光线看看:“soer IQ,应该是足球智商的意思,美国人写的吧,只有美国人才用soer来形容英式足球,而不是英国人爱用的football。”

    白浩南哪里明白这种美英之间俚语和翻译的文化,笑眯眯的请教:“说些什么呢?”

    翁莱有些莫名其妙的随手翻翻:“就是本普通的足球教材,哪里来的?这里很少有人看这种书吧。”

    白浩南像个捡垃圾的叫花子指远处城区:“那边据说曾经是国际组织的驻地。”

    少校哦一声点点头递回来,开始走下山坡,他们当然不会步行翻山几个小时来这边,直接有工兵顺着山坡侧面掘出了临时台阶,方便长官和侦察兵随时登上高处观测,下面的车辆都等着的:“我认为你说得也有道理,所以从明天开始,陆续会有小股的侦察兵和机动部队开始进行无规律的敌占区骚扰行动,试试看效果,现在重点是……”

    一回头,却发现白浩南举着那本英文书在乱翻,精英军人就懒得跟他废话了,摇摇头自己走下山去。

    白浩南也是刻意跟对方保持距离,不掺和军事规划,但待在这个只有军人的地方,总不能真的每天跟女勤务兵上课吧,所以等他回到自己的地盘,看见李海舟正在给一大群足球少年和年轻士兵组成的行动队分配住处,立刻就招手把小野叫过来,递了书过去比手画脚:“中文!翻译成中文行不行?”

    总不能要求堂堂的陆军少校来翻译吧,结果问出来才发现,小野到现在也不过是勉强能说点日用汉语,能翻译成中文那才是见了鬼,所以跟过来的邱泽东出了个主意:“学英语吧!这里只有上层社会才学英语,现在我们反正除了战斗就只能待在这个地方,还不如用这个时间来学英语,我们一起学,小野反过来学中文,明天我派联络员到国境线那边去买教材之类的。”

    白浩南什么时候喜欢过看书啊,注意力立刻转移:“能到边境线那边去?”

    邱泽东指指方向:“不远,七八公里直线距离,以前运货过去的骡子都是翻山越岭走,现在查得严了越来越偏僻,但没有带违禁物品,还是能靠近那边,起码在口岸附近的农贸市场、商店、书店都能买卖东西,所有想买的东西都能通过那里买到,以前这里不打仗的时候,每天还有快递往返,直接从网上购物然后集中送到这边来,一点都不耽误时间。”

    白浩南顿时心头热了:“看看!去看看,明天带我去看看……”

    连李海舟都能嘲笑他:“我的哥!你是整个这片战区名义上的指挥官,你要么前呼后拥带着大队兵马像是要攻打国境线一样才能靠近,要么就是偷偷去,你觉得那位少校等你回来会怎么处置你?这是军队,你以为是在镇上可以随心所欲?不过你可以派我去,保证完成任务,哈哈哈!”

    白浩南才突然意识到这种身份区别,得到了地位尊崇,相应就会失去些自由。

    这世上的东西可真特么公平。

    当然最公平的是第二天都没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