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从七八十年前这里就是自治地带,当然也就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全面资助建设,整个邦只有一条比较完整的公路连接起邦首府到小镇以及另外三四个市镇,而且那都是金三角最兴旺的时期,为了方便朝着周边国家出货才自掏腰包修建的公路,现在到处都是修修补补的缺损,所以根本别想指望交通线路能直达所有村落寨子。

    可以说大部分自然村落都得通过野外小道前往,从作战的角度这也是政府军的机械化装甲车辆很难全面攻占的原因之一,东南亚地区到处沟壑丛林密布的地形,出了名的不适合重装甲车辆,一旦没了这些重装备,更熟悉地形和适应这种地形的反政府武装就能跟政府军周旋抗衡了。

    在没法提供重火力支援的阵地上,政府军还不一定比得上本土作战的他们呢,特别体现到这次翁莱少校他们筹划的漫长防线作战模式中,就更加清晰。

    看起来在地图上随手画出来的一条防御阵地线,连绵几十公里基本上能横跨这个邦的部分全境,但具体到每个山头和高地,那都得一组组军人去担当构筑,山体成型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时候两座山头之间太宽又或者热带雨林过于茂盛,都能导致这个防线被轻易突破,假若攻击方还有些战术头脑,知道声东击西的吸引注意力,那可是一座座山,一组人马悄无声息的穿过去是很容易的。

    所以眼前这样的局面事先也有预计到,立刻派出预备队前往支援,只不过防守就是敌人会从哪里来有无数可能,所以出动哪个预备队跟去哪里都是随机的,翁莱少校不是说了么,做预备队的反而都是战斗力比较强的政府军连队,但对这些地方的地形小路就不熟悉了,得有向导带路。

    白浩南接过女勤务兵立刻给自己抱来的枪械弹匣包之类往外跑,原本就全副武装在演练的李海舟连忙派了阿哩带人跟上,本来他也要来,白浩南担心接下来还有类似需要带队的工作,要他留下来指挥行动队,所以李海舟又多派了一组行动队跟上,于是白浩南这里就有七八个人一起挤上那辆途锐越野车!

    开着这么高档的越野车去打丛林阻击战,也是没谁了,在颇有些忙乱中出发的连队军用吉普、皮卡中颇为显眼。

    现在已经能比较娴熟看懂军用地图的白浩南坐在副驾驶上,注意力大多数时候都在手里的地图页上,临时用打印机给打印出来的A4大小军用地图其实很不详细,国家实力不够,连自身国土测绘都没法做到完整,更不用说这里还一直没有被中央政府真正掌握过。

    黑白画面中只有大略山体等高线,基于卫星地图勾画出来的地图上大概标注了从公路过去折冲村的线路,还有极为简单的防线阵地图,连续开过两三次指挥部会议的白浩南也明白这里面除了军方不那么严谨,还有个保密的问题,没有标注指挥部的位置,没有防守队伍的具体方位,都是防止这张地图被敌方得到,更主要还是彰显出白浩南这总指挥的地位,实际上也就是个向导。

    不过他不觉得被轻慢了,非常认真的看,甚至在脑海中都已经把这看成了一张足球场分布图,阿哩快速把车停在路边汇报要步行,他才如梦方醒的跟着抱了阿达下车,经历过上次在林间的战斗,不得不承认狗子的灵敏度有帮助。

    后面连队连长手里的军用地图肯定详尽多了,也不介意给白浩南分享,不过他是真找不到山路:“听说两边阵地根本就不知道敌人穿过防守漏洞了,是折冲村上的后备队伍发现了动静,双方交火才反过来通知给阵地上。”

    这就是现况,步行还有近三公里才能抵达战线,白浩南背着步枪和其他军人没什么两样的快步前行,只是联络员会带着一组军人在最前面防止被伏击,四名行动队员完全是给白浩南当保镖,本来想帮他连步枪都扛了的,白浩南不屑,论体力这里恐怕还没谁比得过他,顺着狭窄的山区杂草道路前进也能轻松自如的关注地图:“突破的敌人是什么目的?”

    连长猜测:“据说也是一个连队左右,拿下折冲村作为据点?这样就能不断从防线内部增援队伍,接着从后面迂回包抄我们的指挥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要站稳脚跟肯定会派人陆续打探消息,找寻我们的指挥部跟重要的弹药库之类搞破坏,最起码也能伏击我们在公路上的运输队伍。”

    白浩南若有所思的点头,又走了大约一公里,他悄悄用手指招过阿哩。

    这个曾经带着弟兄想劫杀白浩南的瘦高少年,恐怕现在是足球少年中间身材最为健硕的,所以现在也挂了一身弹匣包,一支SVd和一支AK步枪外加手枪在大腿上,看起来格外杀气腾腾,但只有李海舟的安排才知道那支SVd是替白浩南携带的,他才是充当白浩南随身侍卫的最佳人选,不拘言笑的冷面靠近仿佛白浩南随便指哪里要他杀出去都不会犹豫。

    结果白浩南先伸手把那支SVd摘过去自己背上,表面在说枪却压低了声音在那张地图上比划:“你追到最前面通知带路的联络员,我们不去村子里,绕开些,直接切到敌人过来的背后,既然他们在打仗,我们直接插背后,两边夹击打翻他们。”

    如果有个正规军事专业的听见一定会阻挠甚至大骂坏事儿。

    首先军队是非常强调服从性,上级安排是去增援,是去到某个友军背后参与进去,那就得照着办,自作主张是很容易被严惩的大事儿,毕竟一切安排是这样,如果谁都随意改动,那不是儿戏么?将在外是可以有些自由度,但这样随意篡改路线跟作战方式是大忌,起码不跟上级通气儿就自作主张搁古代会被砍头的。

    其次夹击不是那么好打的,现在是枪弹无眼,两边夹击的队伍要怎么才不能误伤,这是个比较高级别的战术配合,初阶指挥官一般别想用这么危险的招儿。

    阿哩当然是绝对服从,仔细凑近看了看,无声的点点头拔腿就跑,所以白浩南第一次正儿八经参与作战行动,就搞事儿!

    好像也从来没谁跟他强调过军纪,可能在白浩南那点小心思里面,丫的你们那天说拍照最后搞出来那么多事情,还不是边走边改计划,不就是个揣着剧本上球场,边打边改么,老子还不是会。

    关键还是刚学了传球要选择擅长脚,这打仗不也约等于穿插过去要到更有利的地方,进到友军内部增援算什么有利?

    面对面打仗,白浩南现在算是经历过了,不搞点花样根本没法有效杀伤,这跟在足球场上面对面拼杀是最费劲的没啥两样。

    所以可怜那位正规军连长,从来没到过这里的连长,队伍被带着走岔道还不知道呢。

    而且山里面长途行军七八公里尽是不停上山下坡还要涉水,累得很,结果正规军的体力还不如白浩南这帮人,连长正在赞叹王先生训练有素,转过一个山坳就听见噼里啪啦的枪声,虽然还有点距离,但已经能锁定方位了。

    连长有大概的方位意识,觉得队伍前进的方向怎么有点背道而驰的意识,白浩南撒谎脸都不红下:“山里走起来都这样绕!”内心其实是有点丫的让你们那天把老子骗得够呛。

    连长就信了,也别指望这样的军队还有GpS定位仪之类,指北针都用得少。

    于是一百来号人和开路尖兵们再汇合的时候,不是他们以为的折冲村,而是在一条隐秘的横行小道上,带路少年很笃定的给白浩南汇报:“就是这里,我以前就是这边村落出去的,到首府的近道就是这边,从公路上插过来绝对是这里。”

    这下连长听着枪声在另一头,什么都明白了,这分明是包抄到敌方后面了,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退回去重新绕到村子那边吧,一边叫自己的通讯兵看能不能跟村子里的友军联系上,一边立刻要求各班排展开战斗队形,循着枪声掩杀过去!

    脸上还有点发苦:“王先生,我们接到的命令可不是这样,您这擅做主张,要是被友军指控了我俩都得上军事法庭!”

    白浩南哪里知道军事法庭意味着什么:“怕锤子,这叫随机应变。”他的思路本来是打算搞伏击,这么些人埋伏在小道两侧,无论是对方后撤还是增援队伍来,都会打得措手不及吧,白浩南满脑子应该还是那天特种兵们给他展现出来的一次次伏击,包括庄沉香第一次被伏击,自己和李海舟在山坡上的夜晚伏击,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对伏击这种颇为鸡贼的战斗模式钟爱不已。

    但队伍的指挥权不是他,连长可不敢随便浪费时间在这里伏击等待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的敌人,而友军在折冲村的求援是实打实的,所以从排级通讯员那里得到回应,各部分已经到达战斗位置,立刻就要求向前隐蔽推进!

    这就是实际状况,虽然是东南亚地区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但缅奠还是很穷,对于特种兵可能做到了单兵电台人手一部,而在这样的普通部队,别说单兵电台,连普通民用对讲机都没到排一级,更别说连长的通讯兵电台到现在还没联系上友军的电台,丛林山区对电波影响非常大,据说折冲村的求援电波都是先传递给了山上的防守阵地才等于做了个中继传递到指挥部的。

    但看得出来,这些正规军的训练程度比小镇上出来的杂牌军还是好了很多,各班排散开队形、间距都比较有讲究,前进得也很小心谨慎,好处在于前方战斗给予了非常清晰的方位,循着方向去就是了。

    所以接敌战斗大约在十多分钟以后,就从不同方位陆续开始。

    这可是普通连队,没有高级战斗队伍那种悄无声息的摸舌头、悄悄掩杀,发现了敌军,特别是那种八角军帽确认了身份以后,立刻分成好些战斗小组从背后发起攻击!

    无论什么样的队伍,在发起攻击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把最强部分放在最前面,哪怕有些花样较多的高阶队伍喜欢把最强部分留作预备队,等到敌人疲惫的时候一锤定音,但最后面的不是后勤队伍就是指挥核心。

    因为前面阵地上都在牵制鏖战,这里的武装分子也没有留下后方哨兵,万万想不到竟然出现这么支身后包抄部队,瞬间乱了阵脚,砰砰的枪声立刻清脆的回荡在这一片丛林中。

    白浩南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了丛林正规作战。

    几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端着步枪弓着腰,听见任何枪声靠近自己,第一反应都是躲到树干背后,那种子弹在丛林间嗖嗖的穿梭,不停把叶面打得漫天飞舞的景象,时不时还有人在扔手雷,树干上被子弹打得噗噗作响的动静,稍微探头还有树皮碎屑被溅起来吓得立刻缩回头去,经常都能听到谁中弹以后的惨叫声!

    脑海中怎么都不可能跟影视剧里面那种大手一挥,气势冲天的冲锋划上等号!

    反正以白浩南的心情来说就是冲在最前面的肯定是hmp!

    当然他作为名义上的大佬,身边随时都有几位行动队员散开保护,阿哩更是随时移动在他的身侧,哪怕靠在树干上躲避流弹,目光都是锁定在白浩南脸上,跟阿达一起凑成王朝马汉,鞍前马后誓死保卫的态度。

    作战连队更是反复要求他不得陷入前面的混战,连长都要带着预备队随时在整个攻击线背后游动,哪里需要协助哪里。

    所以除了枪声跟丛林里面的各种密集动静,白浩南完全被保护着慢慢往前靠近,他也完全是用旁观审视的态度在看这场战斗。

    或者说比赛。

    狗日的这两者真的有些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