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57章 颠沛伴流离,安逸终不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13220.html
    但站在雨点下仰头看天的高大男人,肯定给庄沉香和她的慰问团留下深刻印象。

    不过一个多月没见而已,白浩南呈现出来的男人味多了几分硬朗,少了很多戏谑,仿佛战场上的搏杀,就是个反复捶打的砧台,能够成功的家伙,自然会在这种血与火的熔炉里面百炼成钢。

    现在就是有点精钢的味道了。

    只是在白浩南的眼里,这跟当初那些体育部门的领导来视察俱乐部没什么区别,他觉得自己内心没什么变化,还是用hmp来形容那些激动兴奋的慰问团,却未曾注意到自己的气势。

    为了迎接这个慰问团,昨晚在电话里庄沉香已经给他阐述了重要意义,所以白浩南从一早就要求没有参加战斗的轮换预备部队全部出来迎接。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站在这个平淡无奇的丛林山区营地的路边,本来就有种充满力量的气势,结果突如其来的雨点,立刻把原本的军衣全都染湿成了墨绿色,带着水色反光贴在身上。

    如同白浩南一样,经历过这段时间的战斗洗礼,哪怕是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兵,现在身上肯定都会带着杀气,再自由散漫的人,现在脑子里都明白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一丁点不遵从上级和战友要求,都会导致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这种气势下的军人,自然也不会把点雨水看在眼里。

    其实缅奠军人一贯都不属于多有名,多有战斗力的部队,但显然这段时间的持续战斗终究提升了些东西,更重要的恐怕还是那个站在最前面的身影吧。

    战斗的时候一样冲在最前面,现在依旧毫无差别站在那里的长官,和那些一旦下雨就要下属撑伞的领导有太大的区别了。

    刚感觉下雨的时候还有点骚动,现在全都默默的站在原位,纹丝不动的看着路面上那一排排的慰问团车辆抵达。

    一两个军人站在雨水中,最多觉得敬佩毅力,甚至会嘲笑脑子傻掉了,但几百名军人,连同他们的长官一起站在路边,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一切,那就必然会产生震撼,一种只能仰望的震撼,知道这些军人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人。

    反过来每个队列中的军人都会感觉到一种身处其中的参与感和自豪,那种个人在集体里面的心理开始发酵萌生,下意识的都会更加严苛表现自己,气氛愈发坚决,这就是领袖的作用加上从众心理的结果。

    于是许多人都习惯性的坐在车上等待雨停的时候,全都把目光洒向这些好像跟他们以前见到不一样的军人,纷纷拿出手机跟各种拍摄工具记录这幅难得一见的场景。

    他们大多还是游客心态,哪怕激动兴奋,也很难主动抓住机会,攀上高人一等的地位。

    庄沉香就是在这个时候下车的,依旧还是那种旗袍加筒裙的个人特色服装风格,本来很精细整洁的穿着,却没有因为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就慌忙蹦跳躲避,从容不迫的找秘书拿了把伞走下去,甚至还若无其事的踏过已经有了积水的户外路面,淋着雨直接走到白浩南面前,仰头看向他,看着他脸上的雨水已经汇集到鼻尖和下巴滴下来,才举手撑开那把伞遮住两人,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我觉得,我好像有爱上你的感觉了。”

    真的,以前的白浩南肯定会立刻油嘴滑舌,但现在却只是充满阳刚气息的点点头:“这么说,我就觉得这段时间的辛苦值得了。”语调让他自己都吃惊会如此沉稳。

    他们始终是中心,所有人关注的中心,而且这样男人高大如山的军装,女人柔弱如水的民族风采站在同一把伞下的造型,更容易形成视觉中心,不光所有的军人都不由自主的行注目礼,脸上带出由衷的骄傲自豪表情,好像感觉只有他们的长官才配得上这样的地位,连那些车上几乎所有人都赶紧把镜头转过来,一些敬业的媒体人员已经忍不住打开雨衣雨伞遮住设备冲下来了。

    庄沉香显然也在成长,眼角露出点只有白浩南能看见的狡黠,轻轻眯了下再睁开就转身,一个转身,就洗去了脸上所有的女人柔媚,表情变得坚毅而明亮,只是稍微一侧身扭肩,就好像京剧名角站台亮相,所有经常往来政治场面的人都知道她要讲话,之前还待在车上的人好多都顾不得下雨赶紧跟下来围拢凑近,各种镜头更是带着职业敏感集中在庄沉香和她身后那个戴着墨镜的高大军人身上。

    庄沉香的翠绿色旗袍领肩头也有雨点,发丝更是沾湿不少,她却没有调整修饰,略带笑意的展示下自己手中的伞把:“在过去的不到五十天日子里,缅北特区获得了超乎寻常的巨大转变,这一切都得益于来自世界各地和中央政府对这片苦难深重土地的关心,也得益于这些军人的守护,请允许我代表特区的每一位民众为他们撑起这把伞,正是他们在这里为我们挡风遮雨,才换来了这些日子飞速发展所必须的安宁……”

    一个适时的停顿,立刻换来了热烈的掌声,虽然军人们没有动,那些慰问团的各界人士深有所感的使劲鼓掌,而达官贵人们则在自己的随从伞下也心有戚戚,这个一语双关的表达很恰当。

    庄沉香确实更有城府更加成熟了,或者说越来越具备了一个政客,甚至一个政治家应有的深度,等掌声退下才把伞出人意料的递给白浩南,又变成了白浩南在为她挡风遮雨,自己却开始信步走向大雨下的队伍:“过去的几十年,是整个世界都在飞速发展的几十年,而这片土地呢?连绵不断的战乱已经给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我们早就厌倦了这种每天睁开眼都活在恐慌中的混乱生活,这不但是在毁掉许多人的生命跟未来,同时也给周边国家带来一系列的不安定因素……”

    被后来称为雨中宣言的这段讲话,全面的阐述了庄沉香愈发明晰的政治理念,这个女人聪明的把这片战乱之地跟国家,周边,整个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都捆绑到了一起,迎合了目前最为主流的全球化思维,强调务实合作和谈判:“我们深恶痛绝那些打着革命口号的浪漫主义,他们所谓的革命毁掉的是多少代人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经过这么多年的磨难,我们要的是生存和尊严,我们要和平……我期望我身后的这些战士,在不远的将来,都可以解甲归田,回到我们已经消除了战乱的社会中,一起建设最美好的家园,那个时候,新特区,已经建设得初有成效的北部特区,将为所有期盼和平的人民,挡风遮雨……”

    热带地区的雨季,只要突然下起雨来,天色都会变得黯淡,黑色的雨伞下,高大沉默的军人,都衬托出那身色彩艳丽的筒裙和那个慷慨激昂的丽人,几乎在场所有人,都会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不太真实,那个肤色偏白,面容消瘦,眼睛细长却坚定得像个领军者的女人,站在那把雨伞下非常有力的展开手臂呼唤!

    仿佛是她给予了这片地区和平,仿佛是她唤醒了这里原本不可能的新时代,没错,是所有人,包括那些军人,因为庄沉香提到他们的时候转身面对了他们,还朝着军人们面前这样走过去,白浩南尽量伸直了手臂把伞罩在庄沉香的头上,所以雨点毫不留情的继续把他浇了个透湿,其实庄沉香也没有被遮到多少,那把伞仅仅也就是保证了她的面部不至于狼狈,整件筒裙旗袍领都沾满了雨水,也在往下流。

    可眼前的场面,却极具隐喻,是军人们的防线,保证了新特区的安宁,同时新特区也在承诺将为军人们提供稳定的未来,这是个相辅相成的局面,还是个同舟共济一起承担的局面,不但对军人们传达了极为友好的笼络态度,更是在对所有人,无论是各自治邦的民众还是武装人员呼吁,看看这个新特区,这才是你们的未来。

    很明显那些雨中的军人,胸膛挺得更直了,大家终于相信,这一次的战争是奔着一劳永逸解决问题去的,而不是在为了谁,为了某个阶层或者群体的利益作战,是要给这片土地一个最终解决方案。

    说到底,这片战乱是有百害而只一利,除了那些想占山为王的军阀,对其他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如果真的换来一个能务实合作谈判的局面,任何国家都不喜欢这个战乱的北部地区,除了那极少数人想保持这种为所欲为的局面,其他谁都不想,重点是一直没有人明确的站出来给出这个希望。

    今天的雨中,终于出现了。

    所以在这段铿锵的宣言发表以后,庄沉香依旧行走在雨中,挨个儿跟每个军人握手致谢!

    这就更加难得了。

    把一视同仁和善待每个人的形象传递得极为丰满。

    也让镜头们捕捉到了足够的画面。

    虽然白浩南内心揣测庄沉香是在等待天晴,但这一招确实是一举几得。

    因为真的有效拖长了时间,大约就在庄沉香握到两三百号人的时候,这场雨势终于过去了,正如热带地区这个时候的特色一样,只要雨点过去立刻就能九九艳阳天。

    就是一瞬间,金黄色的阳光利剑般穿透积雨云,洒满这片郁郁葱葱的山地,洒满这片营地,到处都升腾起雨水蒸发以后的雾气,甚至天边还能看见彩虹!

    所有人都有种雨过天晴漫天明亮的感觉,本来应该是习以为常的地区景致,这个时候却人人都觉得恍若天成,好像连老天都在为这片地区祈福!

    反正本来已经纷纷收起来的拍摄器材,赶紧又被抱出来抓拍,军人们脸上也带满了激动和拼死效劳的表情。

    每个环节的参演者都表现完美,包括老天!

    这场“阳光下的阅兵”完成以后,白浩南才开始带着慰问团参观了整个军营,并且在指挥部对整个防线做了介绍,只是介绍军用地图跟沙盘的是邱泽东,因为他才能用汉语和缅语交错讲解,这也是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要把白浩南这个军事代表列为主要指挥的原因,现在全面展示给社会各界的,都是新特区自己的志愿联军,得到政府军支持的特区联军,一再降低被政府招安的敏感性,减少其他邦武装人员的抵触心理,显得这个特区就是个新的自治区,凡是已经厌倦了不稳定跟战乱丛生的人都可以过来,而且庄沉香响亮的提出了联合社会各阶层参与到新特区建设中来的方针,发动所有民众,鼓励商业运营,推行一系列的经济政策……

    换来好多跟随慰问团体的掌声,从穿着上看,他们就应该是代表了条件比较好的阶层,说不定有些还是之前首府的利益阶层,现在他们应该看到拥有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局面,曾经都是在庄天成的周围找饭碗,多少得看这庄天成周边家族的脸色行事,而现在能提供的环境更趋于合理,毕竟弱肉强食的环境人人自危,确实有心狠暴利的希望,但也随时有赌得倾家荡产的危险,这些大多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的利益阶层已经比大部分人拥有更多支援,有个更高的起点在更正规的环境来做正经生意,恐怕也是他们需要的转型台阶吧。

    这就是这场慰问团的主要目的。

    无论是白浩南带领的军队防线,还是庄沉香给他们体现出来的前瞻性和远景,都能打动他们。

    所以当顶着首任新特区长官头衔的庄沉香开始单独跟军事代表相处的时候,慰问团被李海舟的警卫连带着到那个公路山侧的瞭望台上去参观昔日首府城区景色,看看这个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旧秩序是什么样。

    这也是另一种层面的又拉又打,庄沉香最擅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