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似是故人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15262.html
    主要是人多了,以前小镇最大的感受就是稀稀拉拉,除了赶集和有旅行团被拖过来的时候稍微热闹点,其他时候都没什么人。

    现在这个曾经的荒郊野外都热闹非凡。

    当然不停车也得停车,因为刚刚抵达这个三岔路口就有武装军警摆下的横杆,肯定是从原来边防营调配的人手,看见白浩南的时候马上认出来,但还是呐呐的小心开口:“王,王老爷,特区管理有命令,除了警察,任何人进入特区城镇区域,都得交出枪械,离开的时候再保管,庄小姐要求任何人,您……”

    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就怕白浩南发作,甚至连身上背着的枪械都不敢拉起来威胁督促。

    就凭阿哩那种武装到牙齿的模样,背上斜背着白浩南偶尔用的svd,肩头横挎ak步枪,大腿上还有一支1911的枪套,再一脸冷冽的杀气腾腾,一看就是多次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保镖,叫他拔枪杀人绝对不犹豫,就连阿瑟笑眯眯的抱着阿达,都能不经意的站到另一个侧面,仿佛阿哩只要拔枪,他就能立刻配合,让普通的城市军警看了很胆寒!

    还有另外两部车上下来的行动队员更是一个个表情凶悍桀骜,只差把杀过人的字号写在脸上,连唯一的女勤务兵也是腰间挂着手枪英气逼人。

    还好白浩南皱紧了眉头跟邱泽东关心的是这个什么规定,还撅着屁股凑到那路牌边观看,邱泽东给他解释缅语:“据说是为了彻底根除枪械泛滥的问题,整个地区都不得携带枪械,发现一起收缴一起,只能由特区警察持枪维护安全秩序,连军队都不许在军营外面展示枪械。”

    就在这三岔路口的武装岗哨边,还专门有个水泥钢筋工事一样的小建筑,平时用来存放暂管的枪械,必要的时候也能当做个小碉堡,里面本来存放的枪械就成了火力储备,不知道谁想的这个招,还是很有用的。

    所以白浩南深以为然:“这才像个样子嘛,怪不得整个防线都在彻底封杀枪械流入,应该的,应该的。”

    于是胆战心惊的军警就看见王老爷笑眯眯的从身上开始摘取枪械,后腰的格洛克,大腿上的1911,腋下的勇士,外加车上自带的m16和ak步枪各一支,子弹袋,军用手雷,自制手雷,光是他一人的就零零碎碎在桌上摆了一大片:“交出枪械我是支持的,但我这些东西可不是普通玩意儿,得留人在这边看着。”

    哪怕指定了一名行动队员在这看着自己这帮人留下的几十条枪,进入新建区域还得搜身,确认真的没有枪械在身上了签字画押才能进入,可以说,这就是庄沉香孜孜以求的第一步。

    摆脱谁都有枪的战区感受。

    一旦没了武器的威胁,明显整个场面都缓和不少,起码不会出现一言不合就拔枪的情形。

    所以这个三岔路口主要就是一片进城集市,感觉从小镇那边的溙国口岸,射击场拟定的那另国边境口岸,还有从防线这边可以通往别的邦和中央政府的道路交界处,搞了个大型集市,农产品、走私物件、打猎收获、招募人手,还有开餐馆的,小服装店,便利店,甚至在缅奠必不可少的卖玉石翡翠的,都能看见,虽然还比较简陋,都是搭建的那种钢制框架,蓝色波纹板覆盖的长棚,但起码人气是有的,后面还在修建长排的砖瓦建筑,看来是要长期建设成为商业市场区域。

    换做白浩南以前见惯了国内的商业购物中心,肯定会对这种农贸市场嗤之以鼻,但经过了溙国、小镇以及之前邦首府那步步惊心的无人街区,这种充满生活气息的乱糟糟市场已经很有趣了,背着手转悠一圈,才重新上车先朝着射击场拟建地点走了圈。

    其实也才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庄沉香说得没错,到处都是百废待兴,到处都在平整土地,不光材料短缺,人手也缺,到处都立着需要劳工人手和材料的牌子,但看得出来沿着这条主要公路,到处都在划片捣鼓,有点乱但生机勃勃,而射击场是占地最大的,又属于庄沉香重点关注的项目,所以这边才有点机械化施工的影子,但动工的范围还是小,肯定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达到最早那个四千万投资的项目规模。

    但没有战乱,这条公路上就到处人声鼎沸,还时不时的堵车,感觉很多人就临时住在这周围到处搭建的棚屋里面,那些未来建设起的房屋才会形成新城骨架,一个规模颇大,但没多少规划的新城。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原来的小镇都还在持续原来的小镇破旧建筑,有的修葺一新,有的勉强继续使用,更多是推翻重建,整整十多公里的这段路上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建筑工地,而原来戒备森严的办公楼,现在也变成了乱糟糟的办事大院,各种穿着华丽又或者褴褛的男女老少在各种办公室近处,这都是以前小镇看不到的兴旺景象。

    邱泽东看得聚精会神,到处打量还时不时询问,没了枪械的阿哩他们明显不习惯,下车以后都有点手足无措了,所以阿瑟把狗子抱得有点紧,怕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搞丢了。

    传令兵倒是熟门熟路的立刻去通报了这边身份,在好多办事人等的瞩目中,全都穿着军装的一行人在白浩南带领下直接上楼去庄沉香的办公室了,经过楼道转角的时候,白浩南从窗户看到那后面的酒店烂尾楼也清理了场地看起来准备复工修建。

    庄沉香的办公室还在三楼那个住处改造的地方,门口不再是武装保镖,而是更忙碌的各种秘书办事员,看到白浩南这彪人上来,还连忙批评保镖等其他非办事人员不得跟着一起来打扰,白浩南只好自己接过阿达,让邱泽东带着阿哩他们到镇子里面到处转转,其实他们都在重新适应这片地区。

    秘书助理肯定是认得白浩南的,对他态度非常恭敬,侧身带路到里面把等着找庄沉香见面谈话的一大屋子人都跳过插队了,白浩南经过这个以前是家里外走廊的接待区,得到几乎所有人起立致敬,可能再不知道他的,旁边人一提醒就会吓一跳,风尘仆仆从作战一线返回来的王老爷啊!

    所以当秘书敲开原来的饭厅大门以后,本来在里面跟庄沉香谈事情的五六个人都立刻点头哈腰的让出来,还很热情的伸手希望跟王老爷亲近下。

    戴着墨镜的白浩南皮笑肉不笑满足了他们,最后面对那边站起来的庄沉香,以前的名贵饭桌现在已经成了她的办公桌,周围还有几位秘书在手忙脚乱的处理各种公务,没觉得行政长官和情人会面,他们就需要回避的,但有人机灵的跳起来去后面给白浩南端茶。

    庄沉香的妆容画得比较精细,白浩南多熟悉啊,放下狗子走过去伸手扶住她的下巴认真观察,有女性办事员注意到这个动作,偷偷看八卦,庄沉香不惊讶的尽量露出些笑容对视,结果白浩南感叹:“累着了,你这化妆都重了点,才能掩盖住气色的不好,不能再这么累了。”

    所有人眼里坚强的特区女长官,居然眼圈一红差点没涌出泪花来,好在她的控制力够强,还反嗔一眼:“就知道说好听的!也不想办法……”

    白浩南的手顺着她的下巴就滑到肩膀上,稍微用点力就把庄沉香摁回座位上,当着其他偷偷看的工作人员开始做肩颈按摩:“我回来呢,就是打算跟你谈谈我的想法,结果刚才把整个公路上的情况看了看,这种思路更加清晰了。”

    庄沉香本来都眯上眼在享受服务了,忍不住扭头回看:“真的?说说看?”

    白浩南却抬头对其他人,好几个都在慌忙收回目光:“喂,能不能给庄小姐放会儿假,我们单独谈话,你们都稍微休息下?”

    看看他俩亲密的关系,确实很有威力的立刻把所有人激起来笑着点头出门,还有年轻姑娘给阿达说再见的,狗子莫名其妙的看两眼,回到自己习惯的墙根下趴着。

    没了其他人,庄沉香立刻放松下来,直接靠白浩南腰上,反而是白浩南继续做按摩:“电话里我已经跟你谈过逐渐拆除首府的思路,其实这个时候我帮不上你的忙,但我能做的就是建议两个事,其实合起来算一个。”

    庄沉香闭上眼嗯:“手劲很熟练啊。”

    白浩南又没习惯性的油嘴滑舌:“在营地那边我就发现有很多政府军士兵是信佛的,我还到首府转悠过不止一次,对比这座小镇,我在国内待过的小乡镇,在溙国待过的地方,我想建议你镇上修个寺庙,传播佛法,我可以从溙国请和尚或者八戒女过来支援你,我认为这对于安定整个新特区人心是有帮助的,这是我在战场上每次经历杀人以后念佛的感受,虽然我不信佛,但佛法真的可以让乱糟糟的情绪平静下来,今天看到整个新特区到处都乱糟糟的,更觉得这个事情有必要。”

    庄沉香疑虑的还是钱:“我没有资金,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搞这个,需要不少钱吧?”

    白浩南熟谙宗教事务:“我想应该是不用花钱的,我从天龙寺邀请僧侣过来,哪怕是个遮雨棚我相信他们都能慢慢凝聚起信众捐钱修寺庙,你给块地就行了。”

    庄沉香立刻点头:“那就好!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反应过来,缅奠主流社会是信奉佛教的,这也等于我在跟他们拉上关系,对,搞个寺庙让这些老百姓有个关心的事情,免得成天稍微离开战乱,一闲下来就会搞事!好,立刻办,第二件呢?”

    白浩南笑着手上用劲些:“你知道我在天龙寺做过和尚,我在天龙寺还搞出来溙国出了名的足球和尚,用足球弘法,所以我打算叫他们来,除了搞这个寺庙传佛法能让你跟中央政府搞好关系,算是个噱头,他们也能过来跟我的球队打比赛,就这样把足球比赛这个事情在整个新特区推广开。”

    庄沉香可能都没注意到自己鼻间发出些难以抑制的诱人呻吟,但头脑是真的在思考:“嗯?目的也是跟寺庙、传佛一个道理?”

    白浩南还没趁机揩油:“对,当初我们搞足球,就是用这个获得注意力,上次你到防线去慰问,不也是想尽量多些说法引起关注么,这里这么困难,老百姓还是很开心的踢球,这种题材很好利用起来吧,而且观众观看足球,也能大量吸引注意力,不要老集中在那些乱七八糟的思路上,当整个新特区关注的是今晚僧侣队和军人队谁会获胜,你觉得谁还有兴趣闹事?与其说让他们东想西想,不如到球场边去使劲加油呐喊,哪怕是在球场边打打架,也比你这整个新特区的各种矛盾处理起来轻松吧。”

    庄沉香思考一会儿,慢慢点头,都把鬓发轻靠在白浩南的手臂上,还忍不住抬起一只掌心盖住他的手背:“真的,现在每个挤在我旁边谈事情的人都想得到好处,我就是不停的在跟人做交易,随时都在算计得失,只有你,不是跟我谈得失,是真心实意帮我化解最根本的那些,民心、风气、风向,这才是能让我避开风险的重点,谢谢你了。”

    白浩南就顺势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反正我也是在战场上,看着那些被打死的人,才知道活着有多幸运,也知道人有多忘事儿,转过头可能就会忘了那些残酷,如果说我那边是费体力,你这边就是操心,操不完的心,所以今天回来看见这幅场景,我还是决定跟桂西那位我的前老板联系下,看她有没有兴趣来看看,我认为她在商业方面的掌控力才是最强的,假如她能够给你带来些帮助,恐怕比你从这些原来的矮子里面挑高个要好得多。”

    庄沉香也索性依偎着了,用鼻音哼哼:“好啊,让我看看这让你念念不忘的前女友到底是什么样!”

    白浩南无奈:“不是前女友……”

    他没说的是前女友应该算另一位吧。

    如果天龙寺过来开分店,宋娜肯定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