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第261章 战术和战略上的区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15647.html
    跟于嘉理的联络很简单,甚至随手拿起电话来就能做到,这确实是白浩南刚才顺着整条乱糟糟的公路一直抵达办公楼以后,才下定的决心。

    他可是迄今为止连陈素芬都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的!

    从来没有回头联系以前女人的习惯,今天这算是破戒了?

    庄沉香的工作确实繁忙,轻松的时刻只有一会儿,白浩南开始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寻觅那个似乎已经要忘记的手机号码时候,庄沉香的助理秘们已经鱼贯而入,带着找庄沉香签署批准的各种办事人员重新填满了这个空间。

    正是这种从楼下就开始乱糟糟繁忙的状态让他想起了于嘉理。

    球场上的每个球员其实从他们踏上场地开始,很快就会被分配到不同的位置上,这是根据他们身材、体形、灵活度、球感、速度等各种因素综合起来得到的结果,和乒乓球、球这些单人运动不太一样,人数众多的足球运动太讲究各司其职了。

    好像这也暗合了邱泽东之前给白浩南的评价,他确实擅长分配人手,以他对场上人员各种特点的复盘记忆,从那个医院职工队伍开始白浩南把这事儿就做得得心应手,而且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跳过了管理人手的一个绝对门槛。

    那就是不掺杂个人好恶。

    有多少管理人员或者老板,就是在这个门槛上翻了大跟斗。

    大多数人都很难做到完全把感情因素放在一边,总会对自己这段时间很看好的人巴不得什么都给予,一旦发现不完全是最满意的样子,又恨不得什么都夺走翻脸为仇,但足球场这个神奇的地方,却大部分人都能做到踢球只看踢球,你的品行、喜好都跟我无关,大家在场上好好踢球就是了,下来回头压根儿不认识不关心,白浩南打小已经习惯了这种待人方式。

    可以说白浩南跟女**往都一直秉承这种拔吊无情的风格,现在挪到事务管理中,更是如此。

    邱泽东有点清教徒的意思,除了睡觉就是待在指挥部跟那些参谋学习开会,要不就陪在白浩南身边絮絮叨叨,劝他多看,学外语,白浩南看个屁,但肯定不厌恶他,知道人家这是有追求有想法。

    相反李海舟肆无忌惮得多,已经算是公开跟一个女勤务兵同,要不是他算雇佣兵,军队这边是可以认定他动摇军心抓人的,上战场也偷奸耍滑,听着危险的不去,觉得愚蠢不靠谱的行动也不上,自己感兴趣的埋炸弹之类又乐此不疲,活脱脱是以前白浩南当球员时候没心没肺的样子,可白浩南也没有看不惯,用他们能起到的作用就是了。

    没谁能包打天下,巴萨罗那那么厉害的宇宙队,也不可能让梅西一个人带着前进不是?

    所以他现在对庄沉香的特点评价就是这个女人适合往高处走,说难听点可能就跟瑞能那样的大师差不多,画蓝图吹牛皮,扯大场面那是绝对的脸不红心不跳,在那么多人面前义正言辞更很难让人相信她就是以前着名的母螳螂,但论到做实际的事情,那是真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她成长的环境决定了她几乎就没接触过多少正规做事方法。

    当初瑞能的身边可也有一大堆高级和尚,各种研究生、博士生、教授,连天龙最看好的弟子,那么聪明能干,过去都只能当个小虾米最后还被抛出来牺牲掉,白浩南要不是先后遇见那电信老板和若温将军这两位高人,是绝对扳不过对方的,天龙老法师这呆子更不能。

    所以庄沉香身边是真没人。

    别想指望一个常年战乱的地区有多少精于事务的能人,凡是有点头脑的人在稍微获得机会以后都会选择离开这种混乱的局面,到更为公平的地方去拼搏,那么白浩南显然认为于嘉理才是最合适的那个人。

    不是让于嘉理来给庄沉香当助手,而是让于嘉理给这里带来更多的能人,特别是商业运作等各种专业人手,庄沉香这里太缺乏了。

    试着拨打号码的时候,白浩南也觉得有点奇妙。

    眼界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不得不承认,用特种兵设局引诱,直升机和空军在后面实施突然性的地面打击,这个谋划非常狠辣有头脑,一举达成了多年来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周旋,很难杀伤主力的老问题。

    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多年来政府军最大一次杀伤反政府武装的案例,而且接下来还承受住了长时间的报复袭击。

    主要就是利用了庄沉香的武装队伍全面投靠政府军这个变数,让反政府武装以为他们还在自己熟悉的战场上,可以用游击战术随心所欲的进退。

    但如果再把眼界提高点看看,这场战斗也就仅此而已,白浩南提出干脆推掉城区,才是更有格局的大手笔,着眼于整个大局势,拔掉这个城市的存在,本来这里就不是经过中央政府允许的违章建筑嘛,彻底破坏了这些反政府武装的生存空间。

    接下来他给新特区提到的宗教和体育运动,看似不起眼,不如来个能赚钱的企业,实际上才是稳定民心最取巧的选择,白浩南在军营跟邱泽东提过这个,这也是为什么邱泽东简直要顶礼膜拜的原因,呆子立刻想起来中国历史上有个很成功的皇帝就是引进了佛教,换来数十年的长治久安,这种事迹他看了便看了,白浩南却偏偏能自己觉得佛法有用,琢磨着就拿来用。

    这得是多高的眼界?

    这恐怕也只能归结到眼界这种东西,除了经历和感悟,还是有天赋在里面吧。

    哪怕是跨国电话,铃声还是在标准的两声以后响起来,于嘉理的声音略带疑惑:“您好?”背景还有些许的嘈杂。

    从来不吃回头草的白浩南都楞了下:“你好……我是老白。”

    然后听筒里面马上安静了,白浩南没急着继续发声,就那么拿了电话静静的等着。

    感觉有好几秒的时间吧,不知道是捂着话筒换了地方,还是控制了场面完全调整了语气,于嘉理的声音才重新传来:“你怎么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了。”

    白浩南不知为什么就忽然很想笑,发自内心的笑,也许听见这个声音,好像就想起那些美好的丝光,所以立刻轻松了许多:“哦,于老板,我这里有个大业务想给你介绍下。”

    谁知道电话那头立刻就爆发了:“滚!老子结婚了!”

    说完这电话竟然马上挂掉!

    情绪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白浩南片刻之前的好心情立刻化为乌有。

    好像被兜头泼了盆冷水,拿着电话坐在那边上有点呆呆的。

    整个办公室里面人来人往,哪怕有人在偷偷瞄这位声名显赫的王老爷,恐怕也体会不到他这种独坐角落一动不动的心情,仿佛周围这个不停流动的空间跟他没什么关系。

    只有阿达顺着地上爬过来,还是很懒的那种后腿拖在地上前腿支撑,爬过来讨好的对着白浩南傻笑,最后更是谄媚的把头搁在白浩南的脚上睡觉,它那惫懒的模样顿时把白浩南逗笑了,又把可能只有狗子才感受到的那种灰暗情绪驱散一扫而空,弯腰伸手摸摸狗子小声:“我不是觉得她嫁人了怎么样,而是本来高高兴兴找她说说话的,哎,女人还真是不可理喻,结了婚就不能再聊聊天做朋友么?你要记得这个教训啊……”

    阿达哼哼。

    远处用余光也在瞄着白浩南的庄沉香笑笑收回眼神,拨拨耳边的发丝重新投入到繁忙的公务中去。

    白浩南是真没把那结婚的消息放在心上,就像个孩子多高兴的献宝结果被大人莫名其妙的训斥扫了兴,调整好还是给天龙寺打电话,听见阿班的声音就再次高兴起来。

    还是孩子好。

    作为白浩南在天龙寺认识的第一个孩子跟朋友,阿班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兴高采烈得都不想把电话送到老和尚那边去了:“龙毗!很想念你……”真诚的声音让白浩南更把刚才的郁闷抛到九霄云外,舒适的坐在沙发上先跟这家伙聊了好一会儿,听说了他妹妹阿依和宋娜一同拜为八戒女的修行,蛮有点心疼又阻止了阿班要去叫她们来打电话:“还是把电话给主持吧,也许有机会见面呢……”

    阿班依依不舍的遵命。

    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待遇啊。

    连天龙老法师接过电话也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听起来你很好哦?”

    白浩南的笑容更加洋溢:“师父!我想给天龙寺在这边来开分舵!”

    真的就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得意,吊儿郎当的白浩南终于敢说自己这段时间表现得很好,老和尚你快来表扬我呀!

    天龙法师还真配合:“嗯,我从老陆那里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做得很好,我说过,你有慧根,只要发芽以后会茁壮成长,不一定非要念着佛的人才是修行,给我说说你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吧。”

    哈哈,说起这个,白浩南就真的自豪了,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考了双百分的孩子,一只脚都蹬到沙发上了,很没坐像的喜滋滋汇报,远远的庄沉香很没好气拿了个便利贴本砸过来示意他的脚,这大办公室里随时都进出各方人士,还有媒体呢,哪有他这样,但是看白浩南收了脚,又立刻让自己的秘给他把自己喝了两口的参茶端过去,还叮嘱中午给安排炖点燕窝之类补品。

    白浩南对她的又打又拉嗤之以鼻,哪有电话里面师父的态度来得温暖?

    反正庄沉香吃午饭的时候都说自己是因为看了他的笑容嫉妒了!

    还以为那边是什么女人呢!

    天地良心,可能最容易打动白浩南的反而是这种宽厚得类似亲情的玩意儿吧,天龙老法师静静的听他絮叨了好久,从若温少将到陆老头,再到庄天成,甚至连和庄天成的外孙女之间的私情都没隐瞒:“现在我算是在协助庄小姐做事,打算看着这里稍微上路比较正规以后,我就回国去。”

    老和尚其实没一直表扬,关心的只是白浩南自己:“回国……接下来做什么呢?”

    白浩南没那么迷茫了:“做什么不重要吧,我知道认真努力的生活了,哪怕是再搞个足球健身中心我也有信心从头起步,以前担惊受怕的那些什么赌博集团,现在根本不放在眼里,不就是弄死几个人嘛,随便都能抵挡回去,我还想带几个人回去呢。”

    天龙老法师笑着批评的:“好了,现在方向是对的,但你又有点飘飘然了,得收回来点,日省三身……”

    白浩南这样就不觉得被泼冷水,嘿嘿嘿的笑着一叠声答应:“知道了,主要是高兴,高兴我能对你说我没瞎混。”

    老法师的声音也带着笑:“你本来就是好孩子……”

    白浩南鼻子一酸,忽然很想哭!

    可能这么多的努力,就为了这句吧。

    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庄沉香才会对白浩南的表情耿耿于怀:“对我们娘儿俩你就从来没这么感动过!”

    白浩南有点丢脸的使劲推脱:“我跟师父说事儿你吃什么醋,他答应派僧侣过来,而且还会在溙国帮我们发起募捐,你要知道寺庙这种募捐很不得了,一定要一开始就修座金灿灿的佛塔来镇住所有人,哇,三小姐真厉害,佛祖都保佑在她这边……”

    庄沉香立刻被他耍宝的逗笑了,使劲拿筷子阻挠他挟菜,把远远看着的工作人员们羡慕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平日里多么风风火火的庄小姐,原来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完全是个女人,才会这么高兴。

    然后这时候白浩南的手机又滴了一声,拿起来一看,首先是好多个未接来电,然后才是刚刚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息,看内容说不定是天龙法师吩咐阿班输入的:“孩子,中国人常说三省吾身,指的是每天自我审视三次,也就是我跟你提到的复盘,可如果方向错了,审视的思路不对,再多的次数那也是无用,所以我们佛家讲究日省三身,法身、报身、化身,法身就是佛法,一切的根源,报身是自己内心的思想,化身是对外所做的事情,法身在上,报身在心,化身在外,若坚信自信报身胜于一切化身,就是自我想法压过了现实,则飘飘然心向恶,背离法身入地狱了,切记!状态决定你的成就。”

    看得出来为了让自己这个没什么文化的弟子看懂,天龙老和尚已经尽量说得简单易懂,可白浩南稍微看下埋怨丢开:“这个老和尚又开始念经!”

    反倒是庄沉香伸手拿过来看看,之前的笑闹表情很快收了去,面色肃静沉思。

    白浩南不在意,赶紧趁机挟菜,健身的人连清水煮白菜都能当顿吃,他对吃的一贯不讲究,但在军营里这段时间还是吃得实在是太重复了,换个口味才是最重要的。

    然后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再响起来,正在思索的庄沉香顺手就接了:“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