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63、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217090.html
    王老爷现在出行也是有排场了,哪怕早上出来吃个面,也是前呼后拥的两部皮卡越野车夹着这辆途锐,在街上附近的面馆都坐了一屋子人,所以说当大老板养兵马的开销怎么可能不高?

    邱泽东显然对这位小镇上面馆馆主不熟悉,也不知道庄天成跟陆老头的过往,还用眼神询问白浩南,白浩南笼统的说是自己长辈,主要介绍都是来为佛塔寺庙的选址出主意。

    这个事情白浩南是行家:“噱头,我给老和尚提了下也要搞个噱头,他同意了,所以就看你们有什么推荐的地方没。”

    陆老头还是对这个事情不屑一顾的:“你搞这个来做什么?现在关键是要让这么多人有事做有饭吃!”

    白浩南跟他解释就简单得多:“有了寺庙,大家就容易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世界各地、溙国、缅奠的佛教徒都能对这里捐赠,就算是修建佛塔这样的工程也能带来就业机会,更主要还是传播佛法能让大家心情平静些,我觉得你就可以去当个大和尚……”

    陆老头差点在车里又对白浩南动手了,邱泽东相信了这是白浩南的长辈。

    其实白浩南还在选择球场所在地,甚至未来可能需要修建一个大型运动场,当然也可以效仿首府那个学校跟球场结合在一起,这也是庄沉香现在着手建设的重要项目,之前镇上军营占据的学校已经退让出来,由国际组织招募提供的青年志愿者来担任老师恢复小学,接着还有中学和职业技术培训。

    陆老头对这些新特区的发展前景无动于衷,邱泽东都比他热烈些。

    但是在白浩南停车考察路边空地的时候,老头的目光还是跟着走了的,眼神里总是多了些不一样的神采。

    从镇上到那边边境口岸有二十多公里,白浩南就这样一路上磨磨蹭蹭的考察着过去,听从邱泽东甚至阿瑟他们的建议看了好几个地方,最后也在那一大片已经平整的射击场工地边缘看了看,再抵达边境口岸时间就差不多了。

    虽然整个新特区已经完全合并给了政府,甚至连警察体系都交给了政府派人来招募运作,但两个边境口岸还是在庄沉香手里,主要是名义上现在都还是边防营自己在管理,如果这时候派政府军进来还是有些敏感,连海关人员都没有,反正这些国家又不在乎日常商业走私,根本就没有国内产业需要保护。

    所以名声显赫的王老爷来到这边的边境口岸,立刻就被小头头给迎接了,还恭敬的领着白浩南一行到处参观这巴掌大的口岸,据说以前比较集中在这里的周边山民村民赶集都汇集到十多公里外的三岔口那一带去了,都感叹从来没这么热闹过,主要是安全。

    陆老头依旧是他在面馆那种乱糟糟的发黄白t恤,邱泽东他们包括勤务兵、传令兵全都是军装,也就白浩南今早起来被庄沉香换了便装,外套还是从以前庄天成留下的夹克之类挑出来,另外非要白浩南拿上那部十几万的手机,说是不能让他在前女友面前掉了面子,哪怕是当成投资商也需要撑住场面。

    这时候白浩南能觉得这些东西真是身外之物了,真正牛逼的人譬如自己,哪里还会在意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

    背着手笑眯眯的听讲解,又走到口岸那边去接触了下对面的边防人员,哪怕小头头介绍这是新特区的高层,对方还是有点懒散的敢主动开玩笑要好处,白浩南都好脾气的吩咐小头头要把关系打点好,未来这条线很可能会成为新特区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谁都知道唯有跟中国搭上线才有出路。

    如此这般的还是等了一阵接近中午,还在边境口岸整帮人拍照合影,陆老头都抱怨自己要回去煮面了,才远远的看见一溜越野车出现在对面的边境口岸上。

    白浩南忍不住低头重新检查下自己身上的穿着,还摘了墨镜挂在领口,相当正式的调整了好几次姿,最后用一个双手手指交握,然后双腿有点分开的挺胸在这边口岸公路中央。

    有点像职业球员开场时候面对奏国歌的严肃样,他的潜意识还是非常看重这次重新见面。

    对面的军警肯定有办理手续,然后车跟人是分开走的,本来出来以后就可以重新上车,但显然一堆人好像都按捺不住,出了口岸看见他直接飞奔!

    男男女女都有,当先的窈窕淑女一看就是于嘉理,白浩南吃惊的发现,这穿着紧身运动休闲衣的妞果然又胖了些!

    当然也比他俩第一次在酒店化妆的时候瘦,主要针对她狂穿包臀裙那阶段比。

    然后跟在她两边的竟然是以前健身中心的小子,主要是护着老板,接着后面还有牛儿,再往后……那完全能Ld住全场所有男人目光的高挑美女不是李琳还有谁,接着跌跌撞撞好像身体不怎么协调的是小婉,对,那几个从传销里面一起出来的女子都没看见,就这姑娘和好几个白浩南不认识的白领还有身材壮实的保镖一起快步跟在最后。

    其实也就三五十米的距离,于嘉理一马当先的直接冲过来就起跳,白浩南真是下意识扎了个马步才稳稳的接住她,姑娘已经嗷的一声哭出来!

    真不知道她以前一直在员工和同学亲戚之间保持的胖乎乎傲气去了哪里,所以白浩南拍拍那颇有手感的腰:“你这……怕是有一百二了吧!”

    不说还好,于嘉理更是仿佛悲从中来的大哭:“没有……115!你不在……不在,我就不想去健身中心,自己练,都会想你啊!”

    其实应该只是比白浩南走的时候反弹了下,妆容是精致的,这么哭都没散,一定是高级货。

    这时候拿城里的丽人形象一比较,连庄沉香都有点山野气。

    白浩南感受她的手抱得更紧也就不摘下来了,单手抱住跟其他人握手,气喘吁吁的李琳又一下红了眼圈,但能控制住动作,使劲眨巴眼可能才把眼泪压回去,但是连鼻头都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糟鼻的前兆,白浩南记得她挺能喝的。

    小婉的表现就更含蓄,躲在高个儿身边悄悄的笑,但眼睛亮亮的。

    白浩南都没想到自己看见这些老朋友会这么开心,好像本来生命中从没计划过重逢,但现在看到以后,心里果然感觉不同,特别是跟跑起来有点一瘸一拐的牛儿重重撞击拥抱以后,于嘉理还嫌弃的伸脚把牛儿踹开。

    这时候后面的车已经过来了,当先就是那辆白浩南开过的黄色悍马2,接着后面的坦途、红杉、霸道、猛禽之类都是体型比较大的越野车皮卡车,一长串的排了有十多辆!

    多到对面的口岸因为这边堵住了路高声挥舞叫喊放行出口。

    白浩南就招手让车辆先走,招呼自己的朋友们一起:“欢迎你们来旅游,起码这个阶段,我是这片新特区的人,在这里的一切都有我来安排,也许各方面条件还有点差,但一定会让你们觉得值得!上车,我们一路参观着过去,这个刚成立不超过俩月的北部新特区,我是这里的军事代表负责人,所以绝对能保证……”

    电话又响了,一看有点吃惊,竟然是纳猜的号码:“哈哈,你的人已经到了我这边的口岸,你不赶快来迎接?”

    白浩南忍不住把电话摘下来看看时间,这才中午:“他们从天龙寺过来了?”

    纳猜郑重其事:“一定要你来迎接,才肯走过界桥!”

    白浩南只能抓紧时间:“好!等我……”

    一直把双手环在白浩南脖子上的于嘉理哼哼:“哎哟哟,不错哦,条件有点差,手机都是用的威图!手表更是劳力士,那我们才真是穷亲戚来投奔你了!”

    看看手腕上那块明显有点成色的普普通通三眼机械表,白浩南一点不见外的把手机递过去:“都是二手货,人死了拿给我用的,这是劳力士?很一般吧……”以前香港电影上的劳力士不都金灿灿么?

    于嘉理真的拿过去翻来覆去看,但是招呼自己人:“上车上车,你开我们的车。”

    这个我们的车,自然就是那辆黄色的悍马了,连忙下来的司机都拍马屁:“王总好,于总现在一直都用这部车,很喜欢的。”

    于嘉理还欲盖弥彰的批评:“要你废话!”

    白浩南看李琳和小婉都上了悍马,把微胖的老板也放到副驾驶座上,只抬抬手阿瑟就把狗子抱过来塞给惊喜的于嘉理,吩咐军装们在车队前后带路。

    看见军装们齐刷刷的对白浩南敬礼,得到中国游们一致的侧目,闪光灯亮了很多次。

    上驾驶座的时候,白浩南才注意到跟其他车一样,车身上都贴着“探秘金三角”的字样,于嘉理的眼睛一直放他身上的:“时间有点紧,临时组织了一些公司和商会成员,另外联系了个电视台摄制组做档节目,这样回国以后起码都有完整的宣传渠道和方式,如果值得,这个栏目我就拿下来持续放送,具体还得看你这边究竟能让我做到什么样的规模。”

    看看,这就是行家,仅仅不到二十个小时,准确的说,也就昨天下午晚上可以安排工作,就硬是能够拼凑出来眼前这样的规模,而且对未来预计已经毫不含糊了。

    白浩南昨天上午回来时候那种有点焦灼的感受立马缓解:“还是你最能干!”

    于嘉理就不会感觉这词儿有歧义,得意的哼哼两声指后面:“哪,知道你喜欢美女,大的小的都给你带来了,工作安排小婉昨天晚上忙到半夜两点,大琳子还是这么漂亮傻乎乎的吧,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叫她嫁人都说要等着你回来看看,这下看见了,你满意没?”最后问的是李琳。

    一件浅蓝色无领长袖衬衫,还是最简单的丸子头马尾辫,李琳穿出来就是带着清新淡雅的仙气,只是一堆起笑容就暴露出她的智商本质:“于总安排我们去相亲,本来是别人介绍给她的!哼哼!”

    白浩南都爽朗的伸手到后面握一下还表扬:“已经听不出来东北味儿了,看来你俩都能随时帮到于总,好!”

    李琳嘿嘿嘿的笑着抓了摇,小婉的动作有点偷偷摸摸,眼睛好像都没看白浩南,但手指却轻轻刮一下,嘴角的笑更是好像对着窗外,白浩南就索性对着外面开始介绍,于嘉理还抓了中控台上的车台通话器给他,可以同步传输到所有车上当导游。

    这倒是让白浩南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下,特么国内这样随便搞个自驾游车队,都配备精良,自己那军营里面连作战队伍都配备不全对讲机,更不用说车辆了。

    但主要还是介绍,从特区面积到各方面局势,特别是新特区成立的背景和前后关系,对外面的射击场工地、各种乱糟糟的建筑现场、再到三岔口的集市,自己准备搞的佛塔寺庙,车队就在路边好多人的瞩目观看中,浩浩荡荡的开进小镇去,白浩南只是在经过三岔口的时候,避开通话器指了指方向:“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前线,只是昨天临时回来下。”

    不过等进入小镇,庄沉香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从办公楼外一条街开始,路边已经每隔十来米着执勤的本地警察,哪怕到处都有点乱糟糟,还是给白浩南攒足了面子,当车辆经过的时候,警察们也都七零八落的敬礼,有些还敢惊喜的对着悍马车驾驶座喊王老爷!

    让听见的李琳笑得前俯后仰,直接滚到旁边小婉身上。

    这有什么好笑的?

    庄沉香在这方面确实是有心得的,白浩南知道办公楼底层还是有支二十来人的全副武装带了重火力的安保队伍,但迎接的时候,却完全看不到枪械,就像个国内乡镇的味道,她面带微笑的在大门口隆重迎接,反正看见于嘉理就是眉毛一扬,再看见李琳差点眉毛扬到立起来,不过笑容还是亲切。

    但白浩南没给面子:“你招待下,正好溙国的朋友也过来了,我去边境口岸那边迎接!”

    于嘉理正等着他介绍呢:“起码的规矩你懂不懂,宾之间你是联络人,那就应该礼数尽到,我那会儿都是怎么成天跟你说的,玩得啥都忘记了?怎么可能你自己跑掉!”

    庄沉香也批评:“这几位一看就是贵宾,既然来我们这里做,你就要尽到主人的职责,姓甚名谁都不说一句,跑什么跑?又有什么姑娘么?”

    于嘉理偷眼观察了这位肯定年龄比自己大不少的行政长官,却突然觉得被提醒到:“对!什么溙国朋友?我也要去看看!”还转头拉同盟军:“小婉大琳子,对吧?我就不信他在溙国不偷吃!”

    小婉连忙低头假装查看记事本,李琳就勇敢的点头了。

    庄沉香辨识出这三位的主次关系来,笑着主动伸手:“那我也去看看,既然都到了中午用餐的时间,因为不知道人数,所以我在外面餐厅安排了宴席,有些山野小菜,邀请各位朋友先坐下品尝,其实这溙国口岸就在那街头,很近的,我们一起去看看,走几步也好认识下?”

    肯定跟小婉和李琳一比,于嘉理还是得承认庄沉香才跟自己是一个层面的,如沐春风的握住了手:“谢谢沉香姐对他的照顾,一直都不省心。”

    庄沉香立刻抱怨:“我怎么称呼你啊?其实现在他已经成熟多了……”

    有种暗战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