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64、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50.html
    所以白浩南只能快上几步拉了陆老头前面带路,这都让桥那头等了好久。

    到底这边又是谁来呢?

    车队下来的人除了少数于嘉理公司的,确实其他大多数都是经济条件不错的中年游客模样,当然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带了不少,几乎人人脖子上挂着长镜头的单反相机,一路上到处都在咔咔咔,小姑娘们更是不停的拿着手机自拍,还问怎么才有流量上网。

    三四十号客人都这样,场面是有点乱糟糟的,邱泽东都不太擅长这个,还是小婉主动找庄沉香身后的秘书助理之类询问,双方马上把接待工作衔接起来,其实镇上到现在也没豪华餐厅饭馆,以前那些马屎表面光的赌场、酒店全都被拆了外皮,所以就在办公楼边的一家半临街餐馆,座椅还是那种长条凳的档次,但端上来的菜品,从清蒸蟒蛇肉、卤竹鼠、炖猴脑到穿山甲、麂子肉、糯米熊、野山鸡立刻扳回来场面,惊奇不已。

    当然也有做出不忍模样的矫情,但在本地人看来,千百年来都这么吃,不吃这些等着饿死么?

    而且本地有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人捕猎到这些来镇上贩卖,都要砍一部分交给老爷,所以庄沉香那厨房冰柜里一块块的都吃不完!

    既然有了安排,领导们就更能轻松的自顾自。

    庄沉香和于嘉理并肩细语,一会儿指周围环境,一会儿指前面那个男人,只有李琳既没小婉的眼力,又多少还是知道这个时候去拉着白浩南热烈才是把人都得罪完了,所以只能傻乎乎的抱着阿达跟在这两位后面,但眼睛已经看着前面的背影。

    确实是几步路就到,陆老头不吭声,但脚步还是有点激动的。

    结果一走上界桥,远远看见那边就嘁一声,抱怨白浩南耽误了他中午开锅煮面,转身就走!

    白浩南也没拉他了。

    这边好点,从看见他,对面开始走过界桥的一长队僧侣没有奔跑,但走在前面那穿着粉红色袍子的一高一矮,不是宋娜和阿依还有谁?

    如果光是她俩也就罢了,白浩南大概猜到她们会来,也很欢迎这俩早点还俗别当尼姑的,可走在她们旁边的短裙少女不是粟米儿还有谁?

    白浩南脑海里不断的翻过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她们会走到一起呢?

    等队伍走到跟前了,哪怕宋娜和阿依很公事公办的双掌合十软绵绵的对着白浩南喊龙毗,再对站在他背后瞪大眼的三个女人萨瓦迪卡,瞎子都看得出来她们软绵绵的眼神只停留在白浩南身上,连李琳这傻子都吃惊的呃呃呃,低头凑到于老板耳边:“艾玛!尼,尼姑?”

    看来是对白浩南的不要脸有了更新认识,于嘉理关注的是那个小光头萝莉,哪怕又窜高了点,但乌溜溜的眼睛在光头映衬下似乎更大,更惹人怜爱,所以于老板肯定咬牙切齿:“这还是个孩子啊!”

    其他穿着黄色僧袍的和尚基本都是跟着白浩南踢球的,一个个更喜笑颜开的恭敬敬礼喊龙毗,但二十来人列队经过到最后纳猜陪着那眉目清秀的和尚,不是阿威又还有谁?

    庄沉香立刻肃然起敬,她跟纳猜隔河相对不少时间了,对于这位上校的军事实力是只能仰望的,对他都要恭恭敬敬陪着的年轻和尚,那当然水涨船高的高看一眼,还连忙夸张的长舒一口气:“看看,对面三位姑娘陪一位男士,我们也旗鼓相当,不算很丢脸!”

    白浩南无语的回头撇她一眼:“全都是陪我的,你看眼神儿也知道我是他男朋友啊!”说着过去就给了阿威一个拥抱。

    当初离开溙国,他俩都没拥抱过,现在阿威简直觉得惊喜!

    看着那立刻面露羞涩又光彩照人的和尚,李琳这傻子下巴都直接掉了,轻薄笑唇变得一直呈O状就没合拢过!

    差点跟三观尽毁的于嘉理抱着一起瑟瑟发抖,这都是什么世界啊!

    和尚、尼姑、萝莉、还男男……

    其实白浩南这下倒是想通了,既然粟米儿是纳猜送去治疗的,阿威能够得到消息也是必然的,对为了自己挨一枪的女朋友,阿威这无论如何也要去看望一下吧,所以不为别的,就凭那俊俏脸蛋上的光头,真的一言九鼎的就去了天龙寺当和尚,不管是代替自己修行还是修炼他自个儿,这份义气或者说感情都应该拥抱感谢,只是这关系可真够乱的!

    粟米儿好像比之前也成熟多了,从看见白浩南起也没有不顾一切的自我动作,现在更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俩男人热情相拥,就差拥吻了,然后白浩南面对她,才展开自己的手臂投进他怀里,虽然在溙国过来的这四位里,她的身高也就是比未成年的阿依高,但小鸟依人的环抱着白浩南的腰,闭上眼深呼吸的动作,哪怕没有泪水和话语,也能看得出来那深深的眷恋之情。

    面对这唯一一个看起来稍微正常点的情敌,于嘉理终于吭声了:“这黑乎乎的小姑娘又是谁?”

    轻笑的庄沉香不动声色,慢悠悠来了致命一击:“不好意思,这是我女儿粟米儿。”

    哪怕没有明说,但是从白浩南得到的高位,见面后看见他和庄沉香之间的互动,无论如何都会划到夫妻档的感觉啊,再看看这个青春少女抱着白浩南的恋人神情。

    于嘉理和李琳立刻凝固了!

    东北妞甚至仗着身高不由自主的抱住了老板的肩头,因为不相互抱着,感觉两人都要石化后再哐嘡变成粉碎的散落在界桥上!

    口中小声:“艾玛……咋整啊!”

    简直就是不停的在刷新她们的三观底线!

    简直不出国门,枉自为人!

    还好白浩南不要脸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使劲搂了好几下粟米儿的后背,然后松开对纳猜表示感谢,小姑娘现在真是有场面感了,也知道松开手过来对母亲双手合十,得了个拥抱再用黑漆漆的大眼看着旁边两位明显更漂亮的大姐姐询问:“这……”

    庄沉香光是看这两位表情,就已经有大获全胜的感觉,不再刺激,只介绍称呼却不加上身份,粟米儿也不多问,依偎在母亲身边轻声讲述自己的恢复过程。

    纳猜对白浩南自然客气,还顺口询问了几句关于最近的作战情况,他肯定有自己的渠道:“听说你在这场防御战中立功不少,但毕竟这是缅奠国内战事,你以雇佣兵的身份出现,切记和军方的关系,有任何问题需要协助或者调整的,随时过来找我们,若温将军也对你表现出来的能力很赞赏。”

    这肯定夹杂着另一方另一国的利益,庄沉香没少跟白浩南零碎的描述过,她是很防备的,但纳猜也真是没把白浩南当外人,提醒得很中肯。

    白浩南若有所思的感谢。

    阿威充满骄傲的站在旁边,那种倾慕的眼神连阿依都忍不住悄悄拉宋娜的袍子提醒她看,成年尼姑稳得住,一直站在旁边不言语。

    看看已经站在界桥这头等着的僧侣们,白浩南还是招呼着欢迎各位来新特区做客,庄沉香还跟纳猜握手告别了,这居然是分隔两国两边这一带实权人物的第一次接触,除了客套的问候之外一句寒暄都没有。

    所以白浩南能左右逢源,真是个异数。

    对于僧侣们,白浩南就不带着去吃野生动物了,到陆老头的面馆去吃面吧,庄沉香和女儿当然要去陪同中国客人,换做之前于嘉理和李琳肯定是半步也舍不得远离的,现在嘛,得重新捋捋,脑子有点乱!

    连火星撞地球的混战都没有出现,实在是她们脑海里的观念冲撞已经够洪水猛兽了。

    所以也跟着去吃野生动物,白浩南需要面对的只有一群光头,陆老头还爱理不理的,白浩南威胁要把他跟天龙和尚的老关系牵扯出来,才破例煮这么多碗面招待天龙法师的徒子徒孙。

    坐在临时翻开的桌子边,白浩南把局势也对宋娜和阿威解释了一番,他是真没想到阿威会来:“你来看看就行,你的身份还是太特殊了,本来连天龙寺的和尚尽可能把这里的局面带起来,都会离开,我也迟早会离开,我们不想牵扯政治,只是让这里离开战乱的局面就行了。”

    阿威竟然委屈:“又是身份……”

    宋娜得控制住自己的喜色:“一切都听龙毗的安排,主持说您才是有大慈悲,不拘泥于细枝末节的杂乱,一定会结出善果来。”

    阿威满眼羡慕的看着她想说什么,白浩南赶紧端了面碗给他:“吃面吃面,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怎么安排住处,怎么建立起寺庙就要你们多费心,我很快又要返回战场的。”

    阿依终于开口:“可是……我看你把佛牌给了米儿小姐,战场上好危险的。”

    白浩南不尴尬:“喏,就在这里,这个位置,别人开枪打我,是她挡在我身前帮我挡住了子弹,这就是佛牌带给我的逢凶化吉,我自然是要报答她,你还别说,我在战场上迄今连……”

    话音未落,三个光头齐刷刷的抬手:“不要说了!这种话最说不得!”

    阿依更是从自己的粉红色袍子下揪起来一把佛牌!

    乐呵呵介绍:“这都是我给你做的!”

    看着那打批发似的一堆佛牌,连阿威都笑起来起哄要白浩南都戴上。

    白浩南挑了个:“我主要还是发愁寺庙怎么修建,起码连和尚化缘在这里都很难做到,毕竟北部地区没这个习惯,以后就要你们多费心了。”

    宋娜悄悄的飞快看了眼阿威,果然俊俏和尚漫不经心:“我妈妈邀请了些人过几天过来捐赠善款,决定把第一座佛塔尽快修起来,你这块劳力士是谁给你的,以前在家没看见你戴过表啊。”

    之前在战场都是些穷人,从来没谁对白浩南手腕上的这块表有什么感受,连女勤务兵都只是按照吩咐每天帮白浩南穿衣梳洗的时候,会顺便拿软巾擦擦,结果这是今天第二个发现与众不同的了,而且以阿威的身份恐怕很难对一块名表特别注意的,所以白浩南有点好奇:“劳力士不是很常见么?我看港片里面都是跑路的时候拿去换钱,而且我们球员的时候听说带金劳才装逼,这表又旧又普通,有什么特别?”

    阿威趁机把他的手捧着了,可宋娜和阿依都觉得他看手的时候比看表多,悄悄对视下,听见阿威说:“没有,那种跑路的金劳几万块港币就差不多了,市面上也一般都觉得劳力士勉强算奢侈名表的大路货,但实际上真正值钱的表就一种,各家名表里面少见的老表都值钱,我不认得这个型号,只是听玩表的朋友介绍过这个道理,这块表肯定不便宜,我拍个照问问,回头我也帮你再买块,一定要比这个贵!”

    赶紧收回手来的白浩南觉得自己像在一堆富婆里面的鸭子!

    还批评:“我从来都不戴表,就是因为在前线需要定时才顺便戴上的,吃过面我就带你们到处去看看,刚才你们看见的那部分人是中国来协助商业运作的,这里现在虽然安全,但到处建设得乱糟糟的,所以我请他们过来协助,一方搞物质建设,你们这边搞精神文明建设,哈哈哈!”

    结果这个他在以前国内会议上听惯的笑话没人接梗,阿威带头关心的都是那个最漂亮的高挑姑娘:“也是你的前女友?”

    宋娜虽然低着头秀气的挟面,耳朵肯定是支着的,阿依更是没有半点八戒女应有的心静如水,热切的捧着面碗凑近听八卦,跟她的年龄都不太相符。

    白浩南不得不否认:“我什么时候有过女友了!吃面吃面,早知道不如叫天龙老和尚来,你们就爱打听这个!吃完出发了……”

    阿依还表示了不满足。

    但一长队穿着黄色僧袍的和尚列队行走在路上,特别其中还有两位穿着粉色袍子的尼姑,还是立刻引来好多人的观看,经过庄沉香请吃饭的饭馆时候,几乎所有单反相机都拿出来围着创作了,这些人也没考虑过缅北地区实际上跟佛教盛行的缅奠中央地区不一样的,还以为自己拍到了最正宗的风土人情,乐滋滋的赶紧发朋友圈,卖手机卡流量的估计又要大赚一笔。

    小婉和李琳看见外面也并肩一起走的白浩南,差点起身招呼,表情复杂的于嘉理拉住了她们,转头对表情平静的庄沉香:“不管怎么说,我已经能看到庄小姐对这片新特区付出的心血了,那我能正式跟您谈谈我的思路么?”

    庄沉香就请回办公室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