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既然要投入到安保工作,白浩南还是恢复了自己的军装,没有军衔和任何标志的军装,只是他戴墨镜不戴军帽。

    M16步枪是规规矩矩要靠在驾驶座和车门内侧夹着的,弹匣袋也夹在座位下随时能提着跑,本来随时不离视线范围的阿哩和阿瑟却出人意料的被他留在了镇上,包括之前跟着来的行动队员都有好几个被留下来。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回前线营地补充人手的原因,这七八个白浩南认为在踢球上面有天赋的家伙,被留在小天龙寺,要他们跟着足球和尚们一起训练,相比从来没有接受过足球氛围的阿哩他们来说,足球和尚们已经见过很多大世面了,白浩南还是舍不得有天赋的人消耗在战场上。

    牛儿一帮人这几天已经开始对他们进行比较系统的训练,说不上和白浩南那套有什么区别,主要是几方都得熟悉下。

    所以黄色悍马越野车里只有三个姑娘加上他,还有抱在李琳大腿上的阿达。

    已经起步走了段距离,提醒于嘉理就算是本地电话卡也要很快离开信号覆盖范围了,繁忙的老板才精简吩咐下挂了电话:“我听说有卫星电话,对吧,从来没有用过,我让人买几个试试看。”

    白浩南指指她的座位侧方:“那件防弹背心你穿一下,虽然应该没有危险,但以防万一,回了营地那边还有一件,李琳和小婉你们轮流穿。”

    于嘉理立刻聪慧:“条件差到这种地步?”还提起那件有点脏兮兮的钢板防弹衣看了看,最后决定马上再打个电话,吩咐国内帮自己再买十件好点的防弹背心,她还问有没有名牌,款式比较好看的,挂了电话还是把那背心挡在胸口,说实话,以她圆鼓鼓的丰满身材,穿这个钢板防弹衣可能真的很难受。

    白浩南也闻弦知意:“你会在这里长待?”

    于嘉理的目光从防弹衣移到白浩南身上,他那单薄的军衣下肯定没有这玩意儿:“你把这个给我保证安全,但我给你的佛牌到哪里去了?”

    不太高兴,但也没有质问的语气,两三天时间足够她化解情绪,这里肯定是门好生意,有了这个再看别的事情就能心平气和了。

    白浩南对她这个关注点有点难以理解,但质疑女士的思路肯定不是他的做派:“天龙寺的佛牌,实际上都是阿依这样的小尼姑,打杂的小和尚们在后院做来换钱的,所以我在溙国的时候把佛牌留给阿依了。”

    于嘉理反应敏捷:“原来你最喜欢的是小萝莉?”

    白浩南瞟了眼后视镜,李琳不躲不藏的专心当听众,手上还把阿达挠得那叫一个舒服,小婉呢不抬头,但肯定也在听,这点她跟宋娜有一比,这俩位真正跟自己有过些癫狂时光,却能完全保持双方都不在意的状况,多好啊,所以白浩南还是觉得轻松了些:“我还是那句话,以前在桂西,所有人都以为我跟你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我们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也许你以为我跟谁又是什么关系,那不就把自己也落到跟那些旁人一样嚼舌头的水平去了?”

    于嘉理明显是想笑一下的,但扬下巴忍住了:“可你又不跟我们说你这一年多经历了些什么,甚至连同性恋你都沾上了,还有没有人妖?我看你是没什么不敢的,都带出来我们看看啊!”

    白浩南还真没有跟之前女性朋友重逢再叙旧的经验,算算这提不起速的山区路几十公里要跑近俩小时:“那我就从阿依开始说,她是天龙寺的华裔小尼姑,就因为跟着我出去考察足球运动当个翻译,差点被人贩子给抢走了……”

    仨姑娘听得惊叹连连,原来传说中到处都很和善的溙国也有这样的犯罪集团,原来还有这么坏的和尚,原来还有这么复杂的政治、宗教斗争,原来白浩南在溙国真的是见了世面!

    白浩南当然不会说自己跟宋娜的私事:“她是我的球队经理,以前做过尼姑,我离开以后为了弥补我那些臭名声,又回到天龙寺做八戒女,这是最严苛的尼姑,修行出来就可能就等于我们那些大学里面的研究生吧,本来我把她们送回寺里就准备来这里了,是天龙法师推荐我来的,今天跟着我们一起去桥头迎接那个煮面的老头儿就是天龙法师的老朋友,结果临走准备住一晚去泡吧的时候遇见了阿威……”

    仨姑娘再次惊呼连连,原来那个看起来俊俏斯文的年轻和尚,竟然是传说中的将军儿子,那就是衙内了?而且还为了白浩南被打得那么惨!

    于嘉理还吩咐李琳从悍马越野车的后排座位直接拿后备厢里面的零食来助兴,白浩南无语:“你的体质本来就是容易胖的,还不忌口?”

    于嘉理竟然连身材都不在乎了,还接过小婉递上的粉红色保温杯:“你回来了嘛,减肥减肥,以前那么多都能减下来,而且减肥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有机会吃好吃的,继续继续,阿威怎么也去当和尚的,现在我都不觉得同性恋恶心了,哦?”

    后面俩姑娘一边嗑瓜子一边使劲点头,连阿达都有分到牛肉干。

    白浩南讲述得很简单:“他说他喜欢我,但这事儿也没什么可能对吧,但作为朋友他是真没得说,哪怕没有这个父母背景都是好朋友,我本来也邀请他以后去江州找我玩的,但确实没想到在这里呆下来这么大半年时间,更没想到本来只是打算在这里随便踢踢球玩半年,本来算算现在都是国内夏季,差不多该回国了,但答应了帮助庄小姐做这件事,不光有私人原因,更多还是这件事真正能给这片特区带来变化,如果你们到这里来不过两三天,就经历两三次面对面的抢劫枪杀,就会明白国内的平安有多么珍贵了。”

    于嘉理侧身看着白浩南:“有点变化了,以前的你从来不会这么说,也从来不会想这种别人的事情。”

    谁知道一直不说话的小婉忽然出声:“不是,以前也伸手把我从火坑里面拉出来,只是以前更爱玩,还没把自己的责任感想透彻,现在才就是他天生应该就成为的模样,有担当有责任的人,和那些混吃等死的人不一样,一开始就不一样。”

    于嘉理闻言转头:“哎哟,你这一年可从来不在我耳边提起他这些。”

    只大声响亮说了这么几句,小婉又变回之前低头的样子,声音也嘟哝了:“是虫是龙,哪怕是做传销,看看就知道,于总您也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们,工作中是不是值得信任,值得往来的人,您一看就知道,您从认识他开始心里还没点数?”

    于嘉理都气得笑:“嘿嘿,我随便说你什么你都不吭声装内向,不过批评他两句你就受不了?”

    小婉放弃抵抗,李琳属于手上一直没停,主要是喂阿达吃,也不参与讨论,脸上始终堆着好看的笑容,虽然听得兴致勃勃但眼神都是空白的,明显不知道争论的是什么。

    所以于嘉理只能把矛头又转到白浩南身上:“让你来跟老法师学习,没错,是学到了,但是你也把经念得非同一般,我承认这个新特区的事情对我们很有利,但你能不能别招惹那么多女孩子,那个尼姑研究生我就不说了,小萝莉也当没看见,那位帮你挡了子弹的地主小姐呢?怎么办?我旁敲侧击问过几句,非你不嫁!”

    于嘉理说到地主小姐的时候,李琳居然在后面噗嗤笑了,搞得于老板很恼火:“笑笑笑!专门把你俩带上是为什么?一个漂亮可人,一个贴心小棉袄,希望你们能发挥作用好好把他那乱七八糟在外面鬼混的心思带回来,结果你们俩呢?一个个的帮不上忙!还跟我泄气唱反调!”

    李琳立刻瘪嘴委屈,可爱的眼珠子都翻着到处转,就是不跟于嘉理对视,小婉更是完全不做声,只能白浩南开口:“于儿,你哪点都好,就是爱管人,我都得说我离开桂西就是受不了你的管束,我就喜欢自由自在,男女关系或者婚姻关系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不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你以后找男朋友结婚嫁人,真听我一句劝,别动不动就管这么多,烦!”

    于嘉理匪夷所思:“你成天花花公子一样到处乱来,我还错了?”

    白浩南笑笑没说话,因为前面已经看见军营的轮廓,逐渐出现各种明的暗的岗哨,他得把车窗放下来对外面示意,很快一行六部车就开进了军营里,白浩南指了指自己那个地主老财般的田园小院式住所:“于儿,你注意看看,这营房整个从护士到我的勤务兵,好几十个女的,我这边的勤务兵完全就跟女仆没什么区别,我想干什么都行,回头你观察下,看我有乱来过没有,我不否认我以前是挺喜欢鬼混胡来,但更多是因为我无聊,不知道我该干嘛,但是从到溙国开始,慢慢的我在清晰了,待在这个荒郊野外的营地一个多月,我沾都没沾过女人,我再说一遍,我只是认为谈恋爱结婚生子可有可无,而不是我喜欢乱来,这是有区别的。”

    说完停好车:“回头在这边吃个午饭我们再出发,顺便到指挥部参观下军用地图,那个更详细清楚,我还有些工作要给别人交接。”推开车门跳下去,手上倒是行云流水的一拉一提就把步枪拎着走了,而且因为M16步枪比较长,前后重心做得又好,白浩南现在也学着喜欢跟翁莱少校那样把步枪夹在腋下翘着走,偷偷探头的于嘉理其实满眼都是花痴的小星星:“哦!男人拿着枪的样子好帅……他现在比以前帅多了哦?是不是?”

    其他几辆车上的邱泽东等人已经簇拥着白浩南过去,李琳一个劲的嗯嗯嗯:“贼帅!也不是帅,气质!爷们儿气质!”

    于嘉理还批评只看不说话的小婉:“当着面别老是捧他,得摔打!你看他那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这样不是我逼出来的?”

    她也够会抢功的,小婉笑笑不说话,但低头翻下自己的东西:“于总有手机信号了。”

    于嘉理还是没忍住花痴,扔了手里东西:“不管了!好不容易来到他的地方,怎么都要去看看……哇……”

    原来白浩南走到用木栅栏和花草围起来的小院门口,就有勤务兵迎出来帮他接过步枪,另一个奉上茶水,接着一串全副武装的行动队列队窜出来对着他敬礼,然后再有人拿着各种部队内的表格清单要这个总指挥签字,白浩南顺手写了,接着还有经过的普通军人、巡逻队甚至连排长之类,只要看见他,都是恭恭敬敬的行礼。

    白浩南都有很随意的回礼,最后摘了腿上的枪套递给跟上的其他勤务兵,还指着这边吩咐几句,然后自己就小跑几步冲跃上了那边高处的指挥部,又是一连串卫兵哨卡对他的军礼。

    这都是在都市里面长大的姑娘们不可能会看见的场面。

    看着一身阳刚气质的白浩南行走在这片到处都是伪装网、沙袋、拒马的军营里,所有人对他都尊重恭敬的模样,他都习以为常的随意回应,的确很容易产生对这种男人权势的崇敬。

    可能于嘉理这游走在官商之间的姑娘特别在意,本来就花痴,还加多了几分这种诱惑力,都起身了重重的摔回副驾驶座上:“我是……要嫁了他的!哼,不管那些妖艳货色怎么样!好姐妹一场你们不会跟我争吧。”

    白浩南觉得就是个找最合适的人来做最合适的事情,这有利可图的生意对于嘉理也算是当年照顾的一种报答,他相信生意为先的姑娘会抛开男女之间那点小事情,抓住这个生意的机会,可没想到彻底激发了于嘉理的是这个场面。

    万人之上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