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果说于嘉理是个胆大妄为的商人;

    那么庄沉香就是个丧心病狂的政客,甚至可以说是赌徒。

    她俩的父辈都曾经抓住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机会,拼一片天地,但起码到现在,这两位女子展现出来的是比父辈更明晰更高远的梦想。

    就看她们能不能成功了。

    于嘉理对整个特区的考察没有遇见什么暴力袭击,基本都是安全的,除了有次在外面露营的时候游进来一条蟒蛇,吓得李琳尖叫着直接跳白浩南身上,再加上动作慢点,但如出一辙的于嘉理一起动手,差点把白浩南头发都给揪光了,最后被憨笑的昂温他们弄成一锅浓香白嫩的蛇羹汤,于嘉理是吃这个的主力,南方人都能吃这些特别的食材,还推荐白浩南一起,李琳只能远远的看,说不出的畏惧。

    于嘉理也给白浩南承认,她这个所谓的考察除了跟白浩南相处旅游下,最主要的就是看看他的军事掌控实力,因为她这个思路最重要的就是得有一支军队保证特区安全,保证任何进入这个特区的人都得到安全接待,所以靠近丛林区域的小镇稍微看了看,主要都是集中在靠近其他自治邦、中央政府区的那几处集镇,实际上也就是沿着白浩南他们的防线在走,距离公路近的,白浩南会顺便过去视察下防御工作,毕竟现在这一个多月下来基本都轮战回去军营休息过,对王老爷很熟悉了,看见来自中国的节目摄制组也挺亲切,好多士兵还是华裔的本地人。

    所以原定两三天的考察,因为加入了顺便巡视防线的内容就拉长到一周多才进入中央政府区。

    不过靠近中央政府区架着高射机枪的皮卡之类就不太合适,按照于嘉理的思路,白浩南应该陪着她们再进入缅奠中央政府区去“考察”一番,白浩南都看出来她是变相旅游,还前呼后拥这么大场面的旅游,拍照都有专业摄影师负责,野炊、帐篷什么都一应俱全的有人安排做好,甚至两位女勤务兵伺候得于嘉理都有点乐不思蜀了,李琳和小婉这种还没当过大小姐的更是受宠若惊,不过习惯被人伺候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当然仨姑娘一块的结果就是,白浩南更不可能跟谁有学外语的机会,哪怕小婉这样跟他肯定不介意临时补补课的姑娘,也被交叉盯防得死死的。

    结果就在接近这边军防区,白浩南正准备按照规范,把所有军械交到军方,再作为纯粹旅游者身份进入于嘉理指定的两座城市,其实有点曲线绕着靠近翡翠原产地的时候,邱泽东的电话忽然打过来,反政府武装的全面攻势突然开始了!

    这个消息,白浩南在北部军防区也得到了。

    对这个整片北部地区都处在闹事状况的国家来说,持续好多年的军政府都是搞分片战区制,前几年庄天成投了政府,虽然还有很多小动作,但毕竟让这边战区压力小了很多,现在新特区彻底连成片以后,完全可以抽出手来面对其他自治邦,这不过一两个月时间,其他邦区受到的压力骤增。

    军防区这边的参谋给白浩南解释了下这个大局势下的形势变动,猜测可能反政府武装就是觉得与其说面对大量政府军的挤压,不如合力冲击原来邦军、边防营为班底的特区联军,如果能把这边冲垮,就能极大缓解这几个邦的压力,反正他们本地都是化整为零的消失了,政府军打过去也找不到主力。

    很有可能是集中起来去攻打特区防线了。

    白浩南既然来都来了,跟翁莱少校和庄沉香都打电话商量了这个局面,想找这边再要点兵马的,结果军防区推得一干二净,只承诺会尽量援助枪支弹药,但人手就只能自己筹备。

    这让白浩南出来的时候难得有些气急败坏,鸡贼如他,就算不懂政治,也明白这军方的意思就是要让特区联军跟反政府武装对耗,搞得两败俱伤最好,反正最后留下残血给政府军收复大局不就轻松写意了。

    但是看着那几卡车的枪支弹药,白浩南也说不出什么,毕竟听庄沉香说这几年都只有从自治邦收缴武器弹药的,庄天成几乎每年都要上缴几百支枪械,现在反而还给这么多,那就是全力支持特区联军,也比较信任了。

    所以再看见于嘉理他只能抱歉:“你们……我找军防区开了函件,借几个军人陪着你们一同去考察?这边都是中央政府军控制区域,基本上都很安全,我得回去防线上,如果防线被打穿,什么特区建设都没有了。”

    没想到于嘉理断然否决:“我跟你一起回去防线上考察下,这也是我最关心的事情,我想看看你们究竟怎么能守住这片地区,怎么保护,也让我对这个残酷的战乱有个更明确的认识,有助于我做出正确判断,这边派助理和摄制组一起过去就行了。”

    秘书小婉当然也要跟着老板走,李琳更没选择,上回在瞭望台上短暂听见枪炮声,她连望远镜都没轮上看,对战乱更没有概念,还有点遗憾:“这就是要回去了么?”

    白浩南想想点头:“从特区返回国内也要同行一段,你们到战区看看就返回特区首府吧,打仗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于嘉理的态度和庄沉香差不多:“这个时候才是体现你保护一切的机会,女人再能干,打仗这种事情还是得男人去干,身处和平环境很难体会到这种最直观的感受,所以我很珍惜这种机会,走吧……”

    快速分配了下人手,白浩南抽了两名行动队员一部越野车算是陪同,再从军防区借了两名军人照顾,毕竟行动队员都是小镇上长大的土包子,于嘉理选择那座城市据说是全国第二大城市,曾经的古国都,距离这里还有五百多公里呢,算是很长的自驾游旅程了。

    于嘉理自己的人其实就去了一个,除了协调摄制组的开支,主要就是随时按照她的要求考察指定项目,然后其他人立刻跟随那几车枪械弹药返回防线。

    这两百多公里的路程说得上马不停蹄,而且随着越来越靠近那个中央政府进入自治邦领区域的三岔路口,除了附近驻扎的军人都开始得到命令加强公路上的检查防御,逐渐能看见拖家带口的山民土著们在逃难,这里的人本来就皮肤黝黑看起来格外苍老,老人孩子,甚至女人衣不蔽体脏乱穷困的模样看一眼都能让人觉得心悸。

    应该说从小都生活在明亮世界的李琳有些吃惊的捂住自己嘴看那些人的模样,哪怕之前考察经过各种山寨,村落,起码那些人还在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上,穷也穷得安乐,除了对外界好奇,但并不没有多凄惨。

    现在一旦战乱生起,最普通的老百姓立刻成为最苦难的群体,在这个被联合国都认定为全世界最为贫穷落后地区的环境里,人和人的差别被拉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于嘉理都忍不住轻声:“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奋斗的原因,给了自己选择的可能,尽可能让自己不要落到这样悲惨的局面中去,才有余力帮助别人。”

    白浩南慢慢点头:“亡,战乱的时候老百姓苦我懂,兴为什么也苦?”

    于嘉理苦笑下:“再辉煌的宫殿也是老百姓一点一滴建起来的,古时候王朝兴盛的时候,就修长城、征四方,造宫殿,穷奢极侈,劳役繁重,老百姓甚至更苦,这就能看得出来现代社会和落后社会的区别了,特区能够兴旺起来,如果财富和利益不过是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对老百姓有什么改变?所以庄小姐啊,就看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了,你完全了解她么?”

    白浩南不说话了,他虽然没什么背后不说人的讲究,但起码给一个女人翻另一个女人的八卦这种事情他还是不屑于做的,更何况于嘉理这个问话,他也拿不出确切的答案来。

    自己脑海中的庄沉香究竟是什么样?

    飒爽英姿的地区长官?

    心狠手辣的母螳螂?

    连女儿都不是很放在心上的异类?

    越成功的人仿佛就越复杂,哪有那么简单得一眼望到底的莽夫可以爬上这种高度的?

    外面难民的数量在经过那个三岔路口的时候达到了高峰,原本可以起降直升机的河滩现在已经被雨季猛涨的河水吞没了,好些山民聚集在这里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对于从来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问题,也从来无法摆脱贫困和任人宰割的他们,脸上挂着迷茫和疲惫,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命运在何处的无助,纯粹随波逐流,听凭命运随意的摔打。

    白浩南把越野车疾驰而过,于嘉理沉默不语,小婉好像在思索什么,只有李琳难过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声争取:“就……不能停下来帮帮他们吗?我这里,这里还有点吃的,不是应该给他们说说该怎么办么……”

    于嘉理不回头:“你可以从窗户扔出去,但如果这条防线抵挡不住,我们会比他们更惨,因为没人注意他们,你这么漂亮,那就生不如死了,你还不如先紧张自己。”

    李琳立刻被吓住了。

    小婉也轻轻开口:“这种场面我们做不了什么的,他们凭什么信任我们?而且这么多人,你看他们已经恐慌饿得眼神都不对了,你信不信我们走在中间他们能把我们抢了,有一个人站起来仇恨我们比他们过得好,就能把所有人召唤起来把我们撕成碎片。”

    白浩南的思路还没这么黑暗:“这里没有信号覆盖,进入防区以后我会通知特区那边立刻派人过来……军人这个时候得先打仗。”

    果然,等这一行车辆抵达营区以后,才发现这边几乎连后备部队都没有了!

    整个指挥中心全靠最后的警卫连在保护,其他包括炮兵连、野战医院、后勤保障等所有部分全都靠这点警卫连保证营地安全,因为铺天盖地的攻击正集中在折冲村那边的防线,持续六七个小时打得摇摇欲坠!

    邱泽东满眼疲倦的从指挥中心出来迎接白浩南:“刚开始以为是普通的战术骚扰,防线上的连队开始拦截封堵,结果后面源源不断的出现武装人员,现在人数不低于两千人,所以接连派过去两个预备连队都陷入胶着中,最后两个预备队也派过去了。”

    李海舟只能用对讲机迎接:“行动队跟你走的人都回来了?赶紧的,我把所有行动队都拉上了警戒岗,特么这些都是猪!我跟他们说守不守得住那都要守住,我们中国军队派驻山头,哪怕一个排一个连,抵挡一个师的事情多得很,防御阵地本来就应该是以少打多的,他们还深怕被全歼,不停叫喊支援,预备队留都留不住,现在除了山坡前方阵地防御的两个连,整个营地后方都是空的!”

    白浩南猛然一下就意识到了危机!

    仿佛每个中国人都是在三十六计里面长大的,尔虞我诈的耍心眼街头巷尾的孩子都会,在战争中历年来都是花样百出,李海舟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正式指挥权,他也不太擅长正规军指挥,但这种本能下意识感受,白浩南也能感觉到。

    邱泽东还在解释:“折冲村你也去过,看似一个普通村落,但实际上打穿以后,直接就能翻过两座山靠近那个射击场建筑区,那就进入到了整个特区的腹地,可以攻击任何一方,无论是两个边境口岸还是镇上,又或者现在到处都在建设的新城区,都在二三十公里范围内,非常危险,所以增援部队必须过去,这是指挥中心达成共识的。”

    白浩南的视角还是来自足球:“那边强,这边必然就弱,你别忘了,对面很可能有华人色彩,我们的思维模式从来都是多变的……就凭你刚才这点描述,为什么是先派出一点骚扰部队,然后等待拦截以后源源不断的投入?如果是你我谋划这么久准备充分的话,真要打下折冲村的防线,会不会这么干?一定是握紧拳头把最强力量直接击溃,而不是等着这边增援,还一直纠缠着牵扯一个又一个的增援连队过去,这不是明摆着的调虎离山吗?”

    邱泽东的脸色一下就有点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