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70、不争取就一定会失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55.html
    战斗指挥能力有天赋吗?

    肯定有,历史上最著名的纸上谈兵里,赵括是将门之后从小培养熏陶,结果空谈理念无敌天下的他被打得四十万大军都丢了命,这个没天赋的家伙害死几十万人。

    中国解放战争中很多泥脚杆野路子的开国将领,能把科班出身的国军打得落花流水,这其中哪怕有高层战略部署跟民心所向起了决定因素,但基层各级指挥官的战斗指挥天赋,那么多年不停征战优胜劣汰剩下的精英指挥官们还是最基本的决胜点。

    毕竟任何战役的胜利,都得是一个个局部小战斗逐渐累积起来的结果。

    只是和平年代,有完整军事体系的国家里面很难出现外行指挥的事情,慢慢就让人以为非得是专业参谋们的判断才是正确的。

    老实说,庄沉香手下这些营连排长也不过是带队打仗的时间长,翁莱少校这边可能就他有点军校资历,其他的么,就凭这个国家打了这么多年乱战都还没理清楚,可能真没什么天才决绝的军事人物。

    偷袭在晚上八点过的时候发生了。

    白浩南到了军营就通知庄沉香尽可能安排人手到距离军营十多公里的这个路口去引导民众,尽量把这几百上千人的难民引导至特区新城,庄沉香的做法是干脆用货车去拉,就当是把人全都拉到城里去讨生活,直接利用战乱改变这些生态结构。

    本来打算把于嘉理她们也趁着这一波给送回去的,结果五辆车的小车队还没到那路口就发现挤得水泄不通,据说是比之前白浩南他们经过时候看见的难民更多了,一时半会儿看不到疏通的迹象,白浩南又不敢长时间远离军营或者自己这么点人手耽搁在外面,立刻掉头回去,最起码他也认为只要熬过白天,入夜以后再偷偷送回去就行。

    就像城市里避开上下班高峰一样。

    还记得么,当初那几名特种兵都说过,整个缅奠战场几乎都没有夜战,所以他们才故意把时间压到傍晚时候动手,感觉就像足球比赛里面的绝杀,最后关头利用他们不多几次跟美军演习时候学习到的地空指引配合,引导空军造成那么大的杀伤以后,反政府武装很难在夜间反击。

    结果对方这次不但先用了调虎离山把后备队逐渐吸引开去,还挑选八点过这个刚刚入夜的时间,可以说整条防线都松了一口气感觉下班的时刻,突然发起偷袭!

    就坐在白浩南那个小院子里,夜幕落下以后,他才敢跟邱泽东李海舟他们提着枪械从不同方向的哨位检查回来,还顺便带了大部分行动队员回来吃饭。

    按照李海舟的说法,如果国内军队在这种严密防御的时候,肯定是后勤队伍炊事班之类把饭菜送到各个岗位,但在这里,别想指望有这么勤快的后勤,而且各阵地除了值班的哨兵,大多数人也都会回撤到军营吃饭睡觉,说到底还是懒,懒得在各处阵地风餐露宿,下班就回营房来。

    昂温已经彻底成了行动队的厨子,憨敦的少年端了最后俩菜上来,还没来得及介绍菜品,一阵炸裂般的密集枪声就从山坡上传来!

    白浩南跟李海舟打心眼里都觉得很有可能会被突袭,但他们的建议最多也是让翁莱少校觉得应该加强防御,多加点哨位,并没有撤回出去的预备队,可能还是瞧不起外行的提醒吧。

    所以这一刻简直就是一激灵,二话不说扔了筷子就抓枪,李海舟撑住半人高的院墙就翻出去召集所有行动队员,白浩南面对几个姑娘:“走!马上上车走!”

    于嘉理本来正在跟小野交流英语跟简短日文,翻看那本什么足球书的乱七八糟翻译稿,现在茫然的抬头,全都有点目瞪口呆,但几个身材魁梧的安保倒是立刻跳起来点头称是。

    邱泽东却伸手拉住了白浩南:“不能动车,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不能动车,任何车辆逃离这里都会被所有士兵看在眼里,士气一下就垮了,所有人都会跑!”

    没带过兵就不知道士气这玩意儿有多重要,可以说训练有素的兵就是能遇事的时候不乱,有些军人看起来装备精良,人多势众,但是一触即溃!

    现在漫山遍野好像都响起来枪声了!

    原本就没有路灯,只有部分帐篷里面有光的军营驻地到处一片兵荒马乱,到处都在叫喊乱跑!

    甚至还有枪声爆发在军营内部!

    这特么简直就是军队里面最忌讳的炸营!

    前几天刚刚说过,那翡翠交易中心是否能够做起来,关键就在于白浩南能不能把这军事作战保护能力提供到位,现在看看这乱成一锅粥的军营,他都想给自己脸上一耳光,这种队伍还打个屁!

    好在李海舟已经把行动队纠集起来了,最早五十来人的队伍,现在随着各营调整补充,也填补到了近一百人,加上年纪尚小的联络员们也能勉强算一个连,普遍年轻没那么老油子更容易被李海舟引导,现在也集体就在小院后面的厨房围着吃晚饭,没有跟着其他军人一样乱七八糟的去伙食团、营房,甚至还有偷偷抽两口的。

    所以立刻能以一个集体的队伍抓了武器飞奔集中在小院边,齐刷刷的拿焦灼眼光看着白浩南!

    可能他们当中有些人是胆怯惊慌的,但起码这么多人站在一起,能够让胆量充足很多。

    这时候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

    因为大多数人总会希望别人替自己出头,替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让自己能够生还,总期盼有英雄能够帮助自己,而不是自救。

    所以当命运将成为英雄的机会交到所有人手上的时候,大部分人会慌乱,会退缩,会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会觉得,自己当个普通人挺好的,他们在这种时候本能的反应就是慌忙逃跑。

    但有些人不是,仿佛是上天赐给了他们特殊的秉性,他们总能好像黑暗中的火炬一般脱颖而出,曾经在挖掘机撞击后丢魂落魄的白浩南,过去的种种都好像是在锤炼出他那些杂质,留下最为精纯的东西,邱泽东既然说得有道理,不能马上选择撤退,那就迎上去!

    又不是第一次打仗了!

    这么多部下,其中还有半数都是自己亲手挑选出来踢球的年轻人,所以白浩南毫不犹豫的指出一个新的方向:“冲上去!全部给我冲上去,冲到指挥中心,那里还有发电机跟通讯中心,是我们最核心需要保护的地方,特别是我们的弹药库也在那里!”

    话音刚落,李海舟已经如同矫健的豹子,单手握住步枪,抓起自己随身携带的双肩包,健步如飞的冲上旁边上坡,这榜样的力量呼啦一下,让行动队员们都跟上了,连昂温他们都提着菜刀之类跟上,女勤务兵们正好两三人一组挟着仨姑娘也跟上,她们能被挑选进入庄沉香的卫队,这些天又一直驻扎在营地,自然比城里来的姑娘要娴熟,甚至还有拿出手枪问于嘉理她们要不要的,李琳吓得差点原地跳脚,小婉却敢接过来,于嘉理尽量深呼吸控制心情,还是发现双腿在不由自主的发软迈步都难,借着弯腰抱起阿达,才能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上一把。

    顺便回头看一眼,白浩南却在叫喊着最后几个人,抓了对讲机在跟翁莱少校那边联系,结果开放的通讯频道里面乱作一团,缅语、汉语、地方土语混成一团,根本无从辨识其中需要联络的人,白浩南才有点后悔该早点约定一个新频道的,连忙扯开嗓子喊给李海舟听,那边远远的说好。

    确认自己的人全都跟上,白浩南和邱泽东才提着步枪断后,肯定在短时间内,这里是安全的,没谁能分分钟突破进来,而且枪声还远,但关键是现在乱作一团,邱泽东也在竭力辨认那些没头苍蝇一样从身边跑过的军人都是哪个分支的。

    但这个时候太难了,谁能想到这个接近于一个师部的前线营地会被攻击呢?

    不是明明前方阵地已经防守住了屏障么。

    邱泽东能做的就是抓住任何一个人都告诉他们尽量朝着指挥中心集中,所有能有战斗力的队伍朝着指挥中心集中!

    指挥中心就在小院背后山坡上砍伐劈出来来的一块土坎空地上,当时选择这里,除了所谓专业上的反斜坡,另外就是这里有个六七米深的大洞,还有人住过的痕迹,所以把通讯中心和指挥部放在大洞外两侧,山洞里面用来存放弹药,毕竟雨季到了,就算放在下面村落里都很可能被泡得受潮,之前最多是迫击炮弹,今天那些军车抵达以后卸下的枪支弹药就在这里。

    冲上来李海舟已经开始分配行动队分成三组朝着不同方位防御,剩一个预备组搬运通讯中心内原本的沙包之类构筑临时工事,再让非战斗人员躲进山洞里,白浩南第一时间看见翁莱少校也满脸慌乱,虽然那根小棍儿还拿在手里,但之前的茶色墨镜不见了:“怎么会突然袭击了我们在山坡上的阵地?怎么会突然在夜间发起攻击了!?”

    白浩南很无语,你问我,我问谁,但这个时候埋怨之前不加强营地防御更是废话:“我俩分工,你负责召集各部分,让装甲连顺着公路回来,我负责带人防御?”

    翁莱少校身边也是跟了一群人的,不过基本上都是军官,有些甚至还有酒气,白浩南知道翁莱是有晚上喝点红酒习惯的,这都不算什么,总比吸毒的好吧,现在七嘴八舌乱得像一堆鸭子,少校深吸一口气使劲点头:“好!控制住局面,你就立功了!”

    白浩南没多说的伸手拍拍对方肩膀转身,他什么时候在乎过立功,得保命!保住自己的命,朋友的命,还有自己这些部下的性命!

    所以转身出人意料的叫了邱泽东跟自己带人走:“你熟悉地形!不需要太多,三五个人就行,我们朝着枪声的方向迎上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那些还在焦急争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军官们,三五个人?

    在这样夜晚的偷袭场面中,敢于直接迎上去?

    可白浩南的战术思想就是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啊,这样敌我难辨的夜晚中,在这样很容易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面作战,自己的人越少可能才越有效果吧?

    邱泽东使劲点点头,刚要转头挑人,李海舟却哈哈一笑的直接点了两个人跟自己越众而出:“那当然是我陪着老板你了!还有谁比我们更熟悉周围情况的……”

    看见自己的两个帮手,白浩南都有种胆气更盛的气势来了,就像多上过几次球场,多见过几次大场面,那种大脑充血浑身飚激素的感觉就能自我掌控了,他这种踢了十多年联赛的老油子,已经能把上战场尽量压制到这种感觉上,适当的释放出来一点兴奋激动就行。

    李海舟给自己的组别强调了防御范围,又指着自己那两个人尽量从弹药箱里面拿枪榴弹、手雷之类东西,他就喜欢炸炸炸。

    借着这点空子,白浩南才能伸手摸摸于嘉理怀里的狗子:“帮我照顾好它,不会有事的!”

    于嘉理使劲睁大眼,想在这个有月亮的晚上,尽量看清男人的面部轮廓:“我相信你!”

    白浩南笑笑:“如果敌人真的来了,这里都是炮弹,一定会炸得粉碎,准保不会觉得痛苦就过去了。”

    一直挤在于嘉理背后的李琳和小婉肯定没觉得这个笑话好笑,但李琳倒是仗着人高手长,突然搂住白浩南狠狠的脸上乱压一气,其实整个手臂都是抖的!

    只感觉到橘子味的冰凉嘴唇也在发抖,白浩南连回应都没有,抓了两个弹匣包,跟着冲出去的邱泽东,后面再跟着李海舟三人,立刻消失在通讯中心那边的人影中。

    整个通讯中心到处都是对讲机、电台的叫声,冲过他们的时候,邱泽东说听见另外有几个阵地也受到了袭击。

    然后是炮兵阵地,炮兵们都已经集中到了这里,可没有观测哨的提示,他们连朝着哪里打都不知道,只能听见白浩南他们要求全力以赴用轻武器尽量守住这片阵地本身,然后尽量派人去下面野战医院把医生、护士、伤员之类全都接上来。

    再冲过这里,五个人就直接投进黑茫茫一片的丛林了!

    这就是当初邱泽东带着白浩南他们步行三个小时左右才穿插翻越的山路,枪声就来自于这边……

    邱泽东这个老邦军的参谋知道这条小道。

    不排除那位被庄天成颠覆的前任主席手下还有知晓的啊!

    前面阵地已经堵住了这条小道,但显然还是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