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只要在莽莽大山上站一下就知道为什么各种战斗故事里面,动不动一个无名高地就能争得你死我活。

    因为居高临下能够压住一大片区域啊。

    又只有站在这种高地防御的时候才知道,一个人,站在大山面前是多么的渺小。

    所以妄图用防线阵地一寸不漏的守住整条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然古时候为什么非得修长城,非得用城墙来挡住穿插呢。

    再严密的防线最多能保证白天视野范围内可以看住,到了晚上,当年八路军过日军封锁线还不是跟玩儿似的。

    冲进山路里面的邱泽东和李海舟都确认,这里面有太过明显的雇佣兵特色,起码缅北地区这些反政府武装很少有这样夜间突破并敢于作战的能力。

    从现在一直能听见的枪声,就能确认这不是少数二三十个人能制造出来的动静。

    但白浩南偏生就敢只有五个人就来迎击?

    黑夜中哪怕有月色,穿行在草丛中的几人都只有沙沙的脚步声,不敢说话,偶尔有简短的叮嘱转弯或者土坎来提醒。

    背了两支步枪的白浩南有苦自己知。

    从打折冲村开始他就发现自己指挥不了更多人!

    历史上什么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十万百万都能指挥,反正白浩南做不到,迄今为止他都没指挥过作战,第一次的夜间伏击战开始就是李海舟在帮他指挥,几次参与增援都是协助预备队连长之类打打下手,他根本就不知道几十上百人该怎么指挥,既没有地方学,他也不愿用别人的生命来练习这个事情。

    但是对于十来个人,好像足球队一样的人数,白浩南心里就有点把握,夜间还得打个折,五六个人悄悄的摸进具有浓密植被的热带丛林山区里面。

    白浩南就很有点数了。

    毕竟邱泽东说过,避开公路绕山路,几乎就这一条,是以前没有公路时候山民到那边的便道,现在基本都荒废了,山坡正面那些防守阵地上的军队都是偷懒从正面爬上去的,现在对方过来偷袭,显然就是悄悄顺着前方山路绕到山坡上,那一个连队就算被偷袭,只要不溃逃还是能抵抗好一阵的,重点在于意图判断。

    可能这就是大局观。

    好比白浩南看到城区复杂局面,他选择推掉城区建筑,当其他地方受袭,吸引了几乎所有后备队过去增援,他就断定对方是在调虎离山。

    这是他十多年来在球场上摸爬滚打,习惯了看穿对方进攻意图的思路,几乎都成为本能了。

    对方是为了打一个山坡的阵地?

    仅仅因为这个俯瞰着部分城区的阵地,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起码骚扰、试探都搞了半个月,现在又集中那么多人到别处吸引注意力,冒着从来没有过的夜战惊险程度,就为了打掉一个山头阵地?

    因为懒,这个阵地上面除了几门小迫击炮,就是轻机枪了,所以火力覆盖射程还不到城区的一半,真正能造成威胁的反而是背后的大型迫击炮阵地。

    对方摸掉这个阵地,只要等到天明搞清楚状况,后面营地还没溃败的话,几轮迫击炮就能直接抹平上面的人手,重新夺回阵地,和政府军打拉锯战是从来都不会的事情,因为反政府武装的人手是死一个少一个,几个邦合起来才一两万兵力,怎么可能跟三十万陆军的政府军打消耗战?

    这就跟球场上一个明明吃技术饭的灵巧型球员,怎么可能和奥尼尔这种壮汉拼体力?

    不需要多想,白浩南从受到袭击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肯定会来偷袭兵营,只要突破便道口那点哨兵,甚至只需要用人佯装在攻打山头阵地,其他人稍微绕开点,只要摸上这条虽然长满杂草,但确实能行走的便道,那就一定会顺着过来偷营!

    足球场上非常在乎这种料敌于先机,老陈一般都是赌,上半场先让人尽量防守,他跟白浩南观察对方的动机思路,然后再作出调整,可对方也是有教练有头脑的,也会做出反应,所以换上白浩南就能在场上做出自行判断,自行调整。

    这才是白浩南已经习以为常的踢球模式。

    无形中居然培养了他现在这种应对的思路,再加上那名华裔特种兵带着他和邱泽东,三个人,就能在山坡上打出一场酣畅淋漓的伏击,所以现在他决定主动出击赌这一把。

    因为正面公路上,还有瓦砾废墟里面的装甲散兵队伍,还有山坡上随时可能覆盖的阵地,所以正面不太可能进攻,重点就在这里。

    足球场上身体对抗的瞬息万变间,要从对方球员的跑位和交叉运动看出阵型跟意图,找到其中的命门,白浩南认定对方的命门就在这条小路上。

    所以一边走一边在回忆一个多月以前,和特种兵们一起跟随邱泽东经过这条的场景。

    哪怕是晚上,终于在几个转弯起伏以后,白浩南找到了其中的节奏,能够从自己的脑海里面联想起走过的路线和周围大概的地形,起码印象比较深的地方:“好了!”

    五个男人,就这样站在一条山上的溪流边,因为雨季到来,水流比之前大了一些,在寂静的夜里,水声显得格外清晰。

    熟悉伏击的邱泽东看了下周围,立刻肯定了白浩南的记忆:“好地方……”

    白浩南甚至能够主动指方位:“老李,唯一的那挺机枪安在这个土坎上,一定是要侧翼有点角度,才能最大杀伤。”

    结果堂堂白指挥没能服众,李海舟敢嗤笑他:“老板!这种事情听专业的,我来安排,我佩服你隔了这么久都能记得这个地方,现在看起来,确实非常好,我更佩服你敢肯定这是他们偷袭的必由之路,这份押宝的胆量我都没有,我动不来这种脑筋,但具体怎么打,我跟老邱安排都比你好……”

    白浩南这点好,一点不觉得丢了面子,立刻不吭声的听李海舟安排,直到五个人都拿着普通民用对讲机统一了新的频道,把声音压到尽可能小的地步,分别到各自位上,李海舟又不放心的再从头挨个叮嘱准备了一遍,才回到他的位置上面去。

    然后这片山林又恢复到只能听见水声的空灵寂静中!

    其实白浩南他们攀爬出来不过二十分钟左右,就感觉山脊那边的枪声一直在响,然后趋于零散,不知道是哪边获得了优势,还是都没讨到好处。

    但五个人没有任何声音交流的继续趴在阴湿的林间地面上,最多小心的调整自身角度,看着自己面前能够看见的区域。

    慢慢的甚至能听见虫鸣鸟叫的声音简直整个耳朵都不得清净了,因为听觉似乎在这样的环境里被放大到了极致。

    接着就是淅淅沥沥的细雨开始下起来!

    还越下越大!

    这特么该死的热带雨季!

    白浩南能做的就是把对讲机塞到胸口里,尽量用身体压住这唯一的电器不要受潮了,然后竭尽全力的把听力展开,看能不能做到那个华裔特种兵那样,远远的就听到点什么。

    但显然哗啦啦的雨声甚至连溪流的声音都掩盖住了,远处的枪声更是没有了!

    白浩南甚至有点庆幸,庆幸起码这个夜晚并不是完全站在对手那边,这么大的雨……对讲机里隐约都传来李海舟的声音:“可能不会来了吧?”

    邱泽东也压低:“那么艰难,这么大雨,不会来了吧?”

    白浩南刚要附和他们,忽然脑海里就好像闪过一道雷电,卧槽,所有人都认为不来了,对的,现在天色都被雨云密布,遮得漆黑一片,假如有支队伍正在偷袭的路上,忽然遇见这样的天色,会怎么想?

    他们恐怕也会觉得天助我也,这么黑,这么大雨,谁都不会防范了吧?

    白浩南摁动对讲机:“嘘……”

    重新沉入到一片只有雨声的死寂中!

    没有雨衣,没有任何防备的趴在树丛中,足足超过两小时,白浩南抬起自己手腕上那只劳力士来看过了,因为不习惯看表,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埋伏下来的,但现在已经午夜十一点过,这块据说很贵的三眼劳力士静静的闪耀着十一粒表盘上的夜光,很柔和的淡绿色夜光,雨点滴在表面上都盖不住这淡淡的光芒,白浩南抿了抿嘴唇上的满脸雨水,刚准备对对讲机说一,浑身的寒毛忽然就立起来!

    也许人类的祖先在某个时候生活在原始山林时,一定很敏感,但是在舒适的社会生活里面慢慢就退化了,但这一刻白浩南明确的把握到了一丝完全不同的声音,赶紧用喉音:“五……”

    这是李海舟自己发明的点名方法,任何人用对讲机随时喊一,其他人二三四五的接下去,防止谁打瞌睡睡着了,还能顺便有点小乐趣,但如果从五开始喊,那就是有情况!

    一边默默的把手腕缩进湿透的袖子里面遮住表盘,白浩南一边把对讲机凑在耳朵上,才能勉强听见里面极细的四三二一!

    雨水顺着额头往下成片的流,白浩南后悔应该跟其他四人一样戴个军帽,这时候才知道那个帽檐有什么作用,好像隐约哪个妞儿给他说过,眼睫毛现在是美女的标配,但原本的作用就是挡住雨水做窗帘的,所以使劲眨了好几下眼皮,才用眼睫毛刷开雨水,勉强看见那条又变宽增大流水量的溪流,黑夜中只能依靠水面的反光,隐约有一只脚踩进去!

    到处漆黑一片的树林中,忽然出现这么一只脚!

    胆子再大的男人也会不寒而栗!

    白浩南甚至相信如果自己带了女人来参与这起伏击,这下一定会忍不住尖叫出来!

    因为他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那种本应该纯粹是心理上的声音,都让白浩南觉得全世界都能听见!

    再来一只脚……

    一只又一只脚……

    如果说第一只脚还有点小心翼翼,后面的脚步愈发不在意,虽然没有说话的声音,但金属碰撞,衣服摩擦,多走了几人后,鞋底被吸附在泥泞土壤里拔出来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白浩南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到了自己右侧的那支M16步枪,冰冷,刺骨一样的冷,可能在雨水中被冲刷了这么久早就变得低于体温,但正是这点冰冷,让白浩南好像被针刺一样更加清醒冷静,眼睛死死的盯住前方溪流,六十二,六十三……

    没有这条溪流绝对不可能清晰的数出来人数,选择这里白浩南只是因为周边地形类似那天特种兵伏击选的地方,溪流就类似那天的公路,跟着高手模仿,这是白浩南觉得最简单的办法,但他肯定没想到会下大雨,乌云遮住了月光。

    偏偏这溪流却提供了微弱的反光,像一面镜子一样。

    每增加一个无声无息的行进者,白浩南心里就会多一层百味杂沉,喜的是押对了,忧的是能不能搞定,紧张、兴奋、刺激和忐忑、肝儿颤全都混在一起,所以这个时候甚至不把枪端起来瞄准是有道理的,防止了走火的可能性,左手还伸过去摸了这边的AK步枪,这上面有护木,感觉没那么冰凉,对白浩南这种纯粹靶场玩枪的,难免会有种这边更靠谱的感觉,起码那太过冰凉的M16会让他担心冷启动会不会打不燃子弹啊!

    纯粹是瞎操心!

    手指再拂过AK旁边那些侧立成一排的十来个弹匣时候,人数定格在了九十七!

    没有了!

    白浩南甚至顿了一下,才确认真的是没有了,而且最后那个人影分明还时不时的朝着后面看,仿佛有种莫名被盯梢的感觉!

    这时候白浩南才默默的对对讲机弹了下舌头!

    嘚!

    就是这么一声类似水滴在水面的声音。

    对讲机里就传来李海舟的回应:“好嘞!”

    事后评价,这俩字彻底破坏了惊悚气氛。

    因为几乎同时,就顺着从溪流上岸的地方到前面好远的距离,一百多米的范围内,忽然齐刷刷的嘭!

    原本黑暗中神秘前行的队伍根本看不清身影,却好像他们身边点亮了一串霓虹灯!

    所有人身形都暴露了,那光点甚至比他们的队伍还要长……

    只不过却是短路的“霓虹灯”,只闪了一下火星的感觉,闪光下的人影就像被风吹过的树叶一样扑到对面的密林树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