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浩南出入战场受到的第一个枪伤居然是因为莽撞愚蠢,被自己人给打伤的。

    还是那么爱他的阿威,白脸儿和尚悔得要命。

    居然一点都不怪他瞎跑,这才是真爱啊。

    等庄沉香看见白浩南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这个哭笑不得的受伤原因:“你说我能怎么说你呢?好歹你也是掌管几百到数千名军人的军事代表长官,连中将都打电话过来找我仔细询问关于你的情况,非常看好你在战线上发挥的作用,可你怎么能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呢?”

    粟米儿连忙帮白浩南辩解:“危险!主要是当时很危险,翟叔他们对着我在拔枪,想杀我,他就顾不得自己冲上去了!”

    庄沉香连同女儿一起批评:“我不是说开枪这件事,而是为什么一个堂堂指挥官会自己拿着枪冲到最前面,是没有给你们配备人手,配备保镖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从小也一直在教你,米儿你就不能影响他,一个劲的惯着他随便处于危险中,你俩这是第几次面对枪战的危险了,这是成熟的样子么?”

    粟米儿吐吐舌头不敢说话,庄沉香还摆出外交姿态面对阿威:“非常感谢你在危急时候的鼎力相助,但是也请你不要再有下次,这样置身于危险中,实在是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阿威表情恹恹的懒得搭理,漫不经心点点头,主要关心被找来的卫生兵给白浩南处置伤口:“伤到骨头没,能不能运送,我们马上安排车辆回溙国,要不我联络直升机吧,尽快送回溙国去治疗。”

    卫生兵面对显贵不谄媚,但也谦卑得很:“应该没有伤到骨骼,是穿透伤,肌肉被伤到了,不需要动手术,但最好做个创口全面清理,我这里只能尽量细致点。”这种全面就是把消毒药棉浸透了用镊子穿过整个伤口洗刷刷,大腿肌肉上铜钱的洞眼里穿过去穿过来洗,因为射穿距离太近,伤口边缘还有火药烧灼的痕迹,白浩南装硬气的一声不吭,这又没麻药其实疼得要命!

    难道真像嘉桂提议的那样嗑半粒嘛谷?

    他绝对不可能沾那种玩意儿。

    宋娜早就看得眼泪花花了,但不吭声,一直双手合十跟阿依做祈祷,加上赶回来的行动队和僧人们围住内外好几层,一个个面红耳赤的看着躺在途锐放平后排的指挥官。

    阿哩和阿瑟他们被庄沉香骂得更是狗血淋头,这种时候行动队不是应该随时都护在指挥官身边么,怎么可能让这辆车脱离他们的保护范围这么远?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特别是你们这种贴身保镖简直就是渎职,反正两个少年一张脸涨得通红,感觉再骂就要举枪自尽了。

    还是白浩南护短:“行了吧,指头大的伤口而已,养几天就好了,去去去,你们还是过去准备球赛,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既然都宣布了,那还是要比赛的,牛儿你当裁判,我当大老爷看热闹了。”

    牵牛基本上被挤在了外圈,终于得到探头机会,使劲点头,招呼僧人们先过去,本来也可能要上球场的阿哩和阿瑟现在说什么也不去了,一定要跟在身边。

    庄沉香主要是借题发挥,达到带动下属的目的还是给男人面子,摆手示意上车过去,既然是全镇新城这么多人关注的事情,她也能顺便彰显存在感的,白浩南却招呼阿威搭个手,他轻松的单着腿站起来揽住阿威的肩膀蹦跳过去看尸体,念经不能忘。

    阿威的脸上就笑了,似乎这样的亲密无间才是他最喜欢的,而白浩南的大气也让他欢喜。

    外面早就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各界吃瓜群众,还有不少游客跟投资商人闻声拿着相机拍照呢,对这相互扶着出来的和尚立刻唰唰开闪光灯,庄沉香眉头一皱,准备吩咐人清场的,却看见那些被牵牛招呼的僧人有点惭愧的全都转身回来,齐齐站在白浩南和阿威身后,宋娜肯定又被龙毗的博大胸怀震撼了,简直觉得自己只顾为白浩南祈福是多么自私,赶紧拉着阿依过来站在侧面陪同念经。

    他们甚至不敢跟白浩南并排,列在两边。

    佛教徒们就不需要解释为什么还要超度敌人,众生平等嘛。

    哪怕是热带雨季,晴朗的下午阳光依旧炎热,尸体已经被行动队们快速拉到一起并排检查过,所有的枪械都堆在旁边和手机之类的私人物品放在一起,应该主要是被阿威的步枪子弹近距离打得有点惨,远处看热闹的人本来都指指点点,现在听见僧侣们诵经的声音响起来,真是瞬间改变了气氛。

    这些旁若无人面对尸体念经的和尚尼姑,向他们展现出了一种平静,在这个炎热纷乱社会上能够让心灵平静下来的魔力。

    本来挺嘈杂的街头,硬是被这二十多人的齐声诵经给肃清得鸦雀无声。

    好些街头市民和游客们应该是当成表演看稀奇,但有几个应该是其他寺庙派过来的和尚可能在外围听到了,也挤进来,对着宋娜她们站在另一侧,也开始对着尸体念经,慢慢有些已经跟着在皈依佛门的本地人有样学样的在双手合十。

    庄沉香看着那个瘸腿的男人,再看看周围与往日截然不同的街头气氛,哪怕后面不停有人啧啧称奇的探头,但终归是有好多人在看着僧侣们的行为窃窃私语,这是个社会观、价值观的问题,以前小镇上真有什么杀伤,那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躲避嬉骂八卦,从来没这种慈悲为怀的正气。

    仿佛白浩南又一次很有大局观的帮她提出来这个纠正社会风气的办法,庄沉香给女儿悄悄示意下拿手机拍照,自己上前走到白浩南身边,把堪堪念完经准备走人的白浩南叫住:“再来一遍,气氛蛮好,我也跟着学学。”

    真有点邱泽东说的那种现实味道,白浩南笑下点头再来,果然这一遍庄沉香的做作有种千金买马骨的味道了,被所有人传递八卦的行政长官,从大家口中的小镇母螳螂,摇身一变成了等同于邦主席的新特区行政长官,现在隐隐还有更多政治风云的发展,这肯定是新首府这些天最津津乐道的各种八卦内容之一,还有多少人想跟着她鸡犬升天啊,看看那个据说来的时候不过是足球教练的男人吧,跟着庄沉香成了裙下红人,居然掌了整个新特区的军权,这种事情让多少人羡慕得流口水!

    这就是普通人的思维模式,他们看不到白浩南是如何取得庄沉香信任,看不到他是怎么帮助庄沉香出生入死,看不到那个低头站在尸体前面,僧袍上还带满血迹的瘸腿和尚就是他们口中的小白脸,只想着如何能讨好迎合庄沉香。

    纷纷跟着假装虔诚的来胡乱合十手掌做模样。

    果然最后得到了庄沉香满带微笑的握手感谢……

    这些人就真的这样被带领了,还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

    白浩南被阿威扶着上车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五点过,在昔日赌场夜总会停车场上挤得人山人海的围观下,北部新特区的第一场足球表演赛开始了。

    面积尺寸肯定不够,但有多大画多大,白色油漆在已经长满黑色苔藓的旧水泥停车场表面刷出清晰方正的尺寸,还是差不了多少,毕竟在这里最红火的时候,据说每天都能有几十部大巴车从周边国家开过来消费,毕竟溙国也是个公开禁赌的国家,那时候溙国赌客也算是主力。

    两个临时用工地上木方搭建的球门树立在两边,球网就只能用彩条布先临时代替了,但这已经让很多人看得新奇不已。

    没有主席台,就在球场中线旁边摆了一排塑料座椅,庄沉香和已经换了军装的白浩南自然是坐在中间,两边都是现在特区首府数得上的人物,商界政界的还过来跟白浩南握手寒暄呢,都听说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很感慨很感激!

    白浩南皮笑肉不笑的应付了,心头自然又是一堆HMP,他的注意力都在球场上。

    本来设想是僧人们和他新训练出来的足球少年还有那帮年轻军人的队伍打,结果现在打仗,特意被留在这边的阿哩跟阿瑟说什么也不愿再上场,起码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守在白浩南身后,就差跪下来哀求了,所以只能无奈的把牵牛带过来的那两三个健身中心助手加到僧人里面自己分成两边打,还好这场地不够完整,九对九也能踢。

    一边穿着一贯的僧衣,一边穿着普通红色球衣,脚上也是最普通的橡胶运动鞋,这些大多都跟着白浩南打到过溙国首都的僧人们,那是真见过世面,开场依旧是整整齐齐的诵经,牵牛都满新奇的跟着学了,再开始比赛,这些僧人有技术有配合,在一起摸爬滚打了一年多,和牵牛那几个前专业球员配合下,也能打得有声有色,传切配合、下底传中、头球拦截都有模有样。

    感觉在足球沙漠呆了大半年的白浩南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给后面的阿哩和阿瑟指点:“你俩啊,真的,阿哩,你有这边常见的灵活灵敏,又有难得的身高身材,身材肌肉都有发展前途,肌肉协调性非常好,加强基本技术训练是可以练出点名堂的,阿瑟呢,你就是习惯于东张西望,这种抬头的大局观是很多专业球员都没有的,你看你看那个八号,看见没,他拿球就是不爱抬头,这就是天赋,你们有,但从来没接触过好的足球,好好练下去,两三年就能看到点成效,未来新特区如果对外搞足球队比赛,我希望你俩能在里面当主力。”

    俩少年有点难以置信,但不敢说话。

    坐在他旁边的庄沉香若有所思的点头:“佛法静心,足球带来热烈的气氛,集体荣誉感,这两手你给我安排得很好,可他们已经十六七岁了,还能打主力?不是都得从小练么?”

    白浩南摇头:“有天赋的专心练一个月抵别人一年,很多非洲孩子十四五岁前根本没有碰过足球,那身体条件经过系统化训练以后,甚至能打上欧洲顶级联赛,东南亚年轻人的特点是灵活,特别有些混血,我感觉身体条件有特色,以后你抓紧点把这个当回事,真的能给你带来很多好处和话题,足球队可以帮你在首都那个层面到处交流,这是我在溙国感受到的,其实我们国家也差不多,搞足球的都是大佬,就凭这个,人家都不敢小瞧你,其实能花多少钱?待会儿我把我那边那个日本人叫回来给你做教练,丫的打仗就是把狗屎,但带队还行。”

    庄沉香听出来了:“你不能一直留下来帮我做这个?”

    白浩南坚决:“今天正好跟少校谈了下阶段的军事计划,协助他把这个阶段完成估计我就算是功德圆满了,老实说我真的不愿带着打比赛的心情去杀人,我喜欢的是足球比赛,而不是策划怎么杀人,虽然这事儿我做起来也有点天赋,但真觉得很操蛋。”

    庄沉香想了想,没问白浩南的军事计划是什么,轻轻伸手过去盖在白浩南手背上:“辛苦你了。”

    白浩南这顺毛驴可不就在乎别人的认同么,又忍不住笑了:“不用这么客气,能帮你把这种局面扭转,我也觉得自己活得像个男人,没有稀里糊涂的混日子。”

    站在母亲背后的粟米儿可看着呢,忍不住咳一声,不光为自己,这全场所有人都看着,怕不得有几千人,对面那山坡和周围屋顶上都站满了人,大多数人还是看不懂足球,除了看热闹,眼光当然就集中在他们觉得遥不可及的大人物身上,这种小动作肯定佐证了他们口中传说的庄沉香多么放荡忍耐不住,白浩南又肯定是器大活好,就跟山中樵夫往往以为地主家皇帝家的斧子镶金带银一个道理。

    庄沉香嗤笑一声回头看粟米儿:“我俩换个位置……”

    正说呢,这时候就从对面的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一条身影,身材发型气质都肯定是跟普通山民有点区别,不是那种佝偻黝黑穷困的感觉,却穿着山民们类似的旧衣裳,可能是趁着几乎大部分球员全都集中右边球门附近围攻,身前没了阻碍和遮挡,抢前脚步非常快,然后之前一直揣在衣服兜里的双手突然同时拉出来,右手赫然是一支手枪!

    更让所有人魂飞魄散的就是左手高举后扬,显然是要扔出什么东西!

    这就是战地,战乱之地,随时可能有破坏秩序的行为,和平年代富庶之地的人们充满好奇的刺激场面。

    这里却随时可能发生,混乱得让人厌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