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82、百年是与非,谁能分真伪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68.html
    于嘉理这一晚跟庄沉香说了什么,白浩南不知道,他一直在指挥中心,看翁莱少校和一堆参谋还有邱泽东一起细化军务,得马上趁着会议之后把计划搞出来,最后自己随便打了个行军床就趴着睡了,第二天一早送庄沉香的护卫队回去时候,行政长官眼眉梢都带着喜气,眉头完全舒展开的那种,甚至当着于嘉理都能轻佻的摸一把白浩南的下巴:“于总,他这几天都是你的了!”

    然后带着轻飘飘的洒脱而去,反正白浩南感觉就是鸭店的主顾们转交鸭子共享的神态。

    于嘉理真的享用了好几天,哪怕白浩南屁股和大腿上还有伤!

    反正白浩南这种都是解锁全套姿势不为难的,她还能顺带开开眼。

    而且水灵灵的于嘉理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是帮他去去火,有助于消炎止痛!

    正所谓屁股翘翘,要完还要,本来是在床上静养休息的白浩南,这几天真是付出得有点多。

    直到那支去古都城的摄制组回来,白浩南才如释重负的把愈发显得丰腴水嫩的这姑奶奶送走,临走还得了李琳一个大白眼!

    反正这些天被小婉和李琳带着的阿达感觉毛都被揪落了些,看见白浩南就夹着尾巴跑回来哀怨。

    但于嘉理显然没耽误事儿,摄制组不光在古都城拍风景,还有一组去原产地收集到了一大批详实的信息,关于翡翠原产地的第一手资料,从照片到视频图像都有。

    其中最重要的是那个古都城里面目前国内最大的翡翠市场已经成了名存实亡的空架子,因为随着政府军对原产地一带的控制权越来越少,盗挖分子和武装势力抢夺矿场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所以能从正常渠道流入到这个市场的坯料越来越少,基本都是骗外行的把戏。

    最为显著的信息就是那个翡翠市场居然已经开始把以前废弃的那些边角废料开始从地里挖出来做假,用于嘉理的话来说:“五年十年二十年前,这里最兴旺的时候,稍微次点的边角料根本没人要,成筐的倒进垃圾堆或者坑里掩埋,现在全都重新挖出来,指甲盖大也能做戒面、吊坠换钱,这说明整个市场情况已经到了快崩溃的阶段,逢低进入的时机到了!”

    白浩南第一次看见挖翡翠的图像,也有点吃惊,那些有背景的大老板们跟挖煤一样直接顺着玉石脉络大块大块的挖掘搬运,然后用卡车把废弃渣土拉出矿场倾倒的时候,几十米高的垃圾山上站满了穷人,期待能从一卡车一卡车的石渣里面捡到错漏的翡翠块,而且因为白天很难发现,晚上用有色光电筒照着更容易发现反光,所以三天两头这种倾倒都会在夜间活埋了人,有时候都没人知道。

    这就是穷人在无秩序状态下的选择,更不用说那些矿工,每天工作十数小时,极度疲劳下只能靠吸食毒品来换取精神支撑,然后无论是注射毒品还是毫无节制的滥交,造成矿区的艾滋病流行。

    于嘉理走的时候表情其实非常认真:“你说你要做点事情,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把翡翠产业规范起来这就是有意义,哪怕前几年赚不到钱,我也舍得为你想做的这件事投入,因为后面我能看到巨大的利益,既能赚钱又能改变别人的命运,这样的事情恐怕是我梦寐以求的,所以这段时间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尽力保证这片特区的安宁是一回事,我不希望我俩假如有了孩子,未来我是个单亲妈妈!”

    白浩南乍一听是愣了下的,看着于嘉理认真的表情才有点恍然大悟,这妞儿敢情是算好了时间在加大力度创生产啊!

    因为在这前无村后无店的军营,自然也就无从使用什么计生工具,于嘉理算计得可真是有点深!

    好吧,白浩南赶紧送走这位主意多多的姑娘,还有她那两位跟班。

    经过野战医院的全面消毒,屁股上的伤疤其实三四天就能愈合,连那贯通伤也不算危险,只是让白浩南这条大腿明显有点受损,哭笑不得的送走了这一行,决定加强肌肉锻炼恢复。

    不过这时候已经整备补充了三个野战营的整片军营,加上各种杂七杂八的配套后勤队伍已经接近五千人的兵力,在等来了特区首府安排的工程队伍以后猛然发力。

    于嘉理在白浩南的折叠床上用功的时候,庄沉香肯定不光牵制了自己女儿别过来打扰大老板,还全面为雨季攻势准备了工程队伍,白浩南看看那规模,真有点怀疑是来自中国,毕竟现在特区首府的街面上据说到处都是中国过来的工程队在承接各种工程,加倍的热闹。

    估计于嘉理的资金也开始投入进来了。

    三个营就有一千多号人,突然全面进入半边废墟的前邦首府城区。

    应该说之前虽然拆了近一半,但这边城区几乎都是瓦楞钢板顶棚的简易建筑和普通两三层居民小楼,剩下那部分才是市中心,各种七八层以上的钢筋混凝土楼房成排成片,用装甲车和坦克来拆除就不是那么专业了。

    反政府武装本来可能出于战略思路,故意让出这个城区等着打巷战消耗政府军的,谁知道这边连续拆了一个月都是避免正面交战,半个城区都没了,肯定之前这一系列的声东击西、偷袭、斩首行动全都是为了反击这局面,结果被打了个偃旗息鼓,应该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场面还要大。

    一个月时间,直接越过首府城市摆开阵地,只留下河岸以西的那所中学作为整个军营的后勤中心驻扎地,以及新兵训练营,整座原本五到十万人规模的城区,硬是在数千名从国境线那边偷偷逃回来的难民眼皮子底下,把所有建筑都拆了!

    不光白浩南开眼界,连这些军人都目瞪口呆于工程队伍那几十辆各种机械车辆的效率,硬是能一栋大楼弄一台拆卸机到屋顶开始自上而下的拆,拆成一地碎屑,每天川流不息的车辆把钢筋到木材任何能用上的建筑材料都全部拉走,更不用说那些赌场酒店里面的各种物资了,甚至连用机械砸碎的混凝土碎石子都全部拉走,据说新城那边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领军的营连长们有没有搞肥腰包,白浩南不知道,但起码现在整个队伍求战的意愿非常高,而且就想占领其他城镇,也来这么大搞拆迁。

    硬生生的把这座花了十多二十年时间才慢慢扩张起来的边境城市夷为平地!

    那些难民基本上都跟随工程车辆去了新城。

    因为就从庄沉香那次在停车场上登高演讲开始,关于这片北部特区的消息再一次在全国各种媒体刷屏,国际上有好些国家都播放了这个新闻专题,还有不少来采访她,就算这片北部地区的传媒不发达,但是各种网上信息、报纸、电视新闻以及在这里最实际的宣传单、海报都铺天盖地的发送。

    已经被并入整个政府,挨个审查资格获得国民身份的新特区,已经俨然是个和平的区域,寺庙、佛经、足球、旅游、城市建设这些关键词都成了特区新城的宣传重点,不停强调现在之所以还有特区联军,还有这么多军人在防线上推进,就是要获得彻底的安全,反抗任何有可能的恐怖袭击。

    欢迎所有没有身份的北部自治邦老百姓到这里来建设自己的家园,欢迎所有年轻人参与建设和参军,特区联军还需要全面扩大到一万人左右的兵力。

    一直沉默不发声的那几个邦刚有些惊疑不定,拆完城区的工程队意犹未尽的撤离第二天,一个陆战营就突然沿着几公里外的边境河岸发起了进攻!

    首先一举关闭了这边的边境口岸,用军人阻挡了所有边境线上的交通进出,连以前隐秘的小道上都出现了武装岗哨彻底封禁,白浩南对邱泽东整理出来的那张指示图都叹为观止,几公里宽的边境口岸上,能有上百条小路通往国境线那边去,用李海舟的话来说,哪怕不知道这些小路,只要随便找个三轮车司机给点钱就能带路,而这种盛况其实从拆了城区开始就逐渐消失了。

    因为居住在这里的老百姓全都被迁走了,谁还到国境线那边讨生活呢?

    所有遇见的村庄都全部拆了用工程车搬家,搬迁到新城去!

    想想吧,那拆得一片空旷的城市,只剩下些道路纵横,其他全都是夷为平地的空白,现在除了停满军用车辆就是工程车,甚至政府军的直升机都能轻易在这里起降了,唯一的建筑就是那座学校的操场和改为指挥部跟新兵训练营的教学楼,这样的地方连想闹事都无从谈起,更不可能阻挠军队的前进了。

    六昼夜的时间,完全靠着陆军队伍步兵的双脚翻山越岭,这个陆战营出人意料的突进了一百二十公里!

    在这样完全覆盖浓密雨林的山区,就顺着小路和河边交错前进,直到抵达目的地,才攀上山地扎下阵地,一个营分散在三处,保证了中间有块山顶比较平坦的开阔地,就算不方便起降直升机,也能空投给养。

    如果顺着这片北部自治地区不多的自建公路过来,要绕行两百多公里,这穿插基本就是走了条直线,虽然没有携带重型武器,但立刻好像一把钢刀插进了邻近邦领的胸口上!

    因为这里距离邻邦城镇只有不到十公里直线距离,如果等政府军扎下根来,有了那种需要爬上去才能装炮弹的大型迫击炮,直接就能轰炸城区!

    同时距离三四公里外的公路也能随时骚扰,基本就能断了邻邦和那位前任主席小镇之间的公路运输联系!

    如果顺着公路前进,肯定会遭到反政府武装的层层阻击,但神不知鬼不觉的沿着国境线边缘进入这边阵地,让所有人都觉得措手不及。

    难道这是要随时可能突出这个新特区邦,进攻相邻自治邦的节奏么?

    就在慌乱的各部分反政府武装赶紧收缩人手,一边防备这些不知道人数的军队进攻,一边筹备到底要怎么办,要不要进攻这片阵地的时候,公路上自然就松懈不少。

    这时让周边反政府武装更惊骇的是那些原本守在前首府后方的防御阵地部队,现在立刻从空荡荡的前首府空地换防前移,四个营顺着公路用各种车辆风驰电掣的前进,一天时间抵达距离陆战营只有二三十公里的公路附近,然后主动投入山区,就在陆战营的侧翼开始层层布防!

    并不急于做出任何进攻的举动,就是保守的防御陆战营的侧翼,而且这些顺着公路过来的部队,大量携带各种重型装备,虽然坦克装甲车依旧留在后方一百多公里外的那个学校大本营附近,跟随三个预备队营驻扎,但这已经让反政府武装难受极了。

    白浩南跟邱泽东肯定是下来才跟翁莱少校调整了那个陆战营把守的山头,未来其实一步都不会前移,重点就在这个山头营地本身易守难攻,面向公路那边是悬崖峭壁,绕过来一边是国境线还有河流,想走就非得越境或者水上漂,另一边只能从其他那四个营把守的阵线一点点突破,看似攻打一个营,其实非得把侧面给清理了。

    而且最让人难受的在于,以前都是反政府武装打不赢就钻山林,这次的几个营反而慌不迭的自己先进了林区组织阵地,占取了主动。

    这让反政府武装甚至不能通过公路前往以前的首府了,这几个营全都阴测测的把守在公路附近,看似公路上时不时能过去一两部车,但随时可能从山林里面打出来一串子弹。

    没了公路控制权,再想前往新特区,就不太可能大部队机动前进,只能零碎的翻山越岭步行,这对于普遍懒惰的北部区军人来说,更难受。

    所以这种明暗处易手的感觉,让打惯了游击战的反政府武装非常不习惯。

    硬是缩回去观察了近两个月,进入雨季最为充沛的时候,都确认政府军这次是玩真的,都在慢慢砍树搭建山区营房了,感觉不能再拖下去,一旦拖到年底最适合政府军运作打仗的凉季气候好转,政府军没准儿就能真的完全开始在这一片立下永久据点威胁邻邦。

    所以自认为还算熟悉这种野外雨季作战特点的反政府武装,终于在一个滂沱大雨的清晨,开始朝着这几个号称特区联军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白浩南现在当然不会在第一线,他一直在那座学校训练新兵。

    顺便学外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