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85、道在平常,稳坐威仪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71.html
    山地上的核心突前阵地是很少被攻击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早已经陆续用直升机吊装上去六门重型大口径迫击炮跟炮弹,仗着地势之利几乎没有被猛攻过,最多感受反政府武装的小型迫击炮弹烦扰,所以才基本上都是新兵营先到那片阵地去感受,经历吃苦以后再慢慢朝着各个作战阵地分发,相对安全的所在也让翁莱少校掌管的前沿指挥部放在这里,哦,现在翁莱已经是中校了,据说未来能有更大提升。

    但还是那个理儿,山地作战没有百分之百的严密防线,一座山一条沟渠都能成为攻击点。

    一大早毫无征兆,这边小高地上的哨兵借着朦胧的晨雾在阳光下刚散去的清晰,猛然发现山腰上偷偷摸摸散开朝上面移动的反政府武装人员,立刻发出警报。

    长年防御的阵地其实各部分已经打得习以为常了,并不惊慌的先用机枪压制,接着利用射击精度测算对方的大概方位,再报给迫击炮阵地,结果那边说早上才起来,炮管太过冰冷还得稍微热乎下,不然过冷炸膛就麻烦了,先顶着吧,顺便烧火把早餐吃了再炮火压制。

    这种攀爬进攻,稍微遇到抵抗就慢得很,要靠近都是一小时后的事情了。

    这就是兵油子的风格,不疾不徐的面对厮杀,白浩南也没有当初的忙乱生涩,并不参与新兵营的战斗指挥,他只带着自己的警卫连稍微游移在阵地侧后方观察情况。

    既然遇上了战斗,新兵营也当仁不让的拉上去见血咯,老兵们还慢条斯理的笑有些紧张的新兵蛋子。

    接下来就让白浩南他们整个都有点措手不及。

    看似还在几百米之外芝麻大点的敌军散布在茂密丛林间若隐若现,如果不是最近反复在这些地区交火,打垮了很多树木植被,哪里能这么容易看见人影呢,原本驻守这里的连长正在给王老爷笑说这种局面最近三天两头都来,但是冲几个频次就跑了,没什么强大火力,就听见更远的地方呼啸而至那种炮弹声音!

    反政府武装是有火炮的,只是属于比较老旧的山炮,炮弹也不那么充裕,平时还是小口径迫击炮打主力,但今天好像是来给白浩南这始作俑者下马威一样,用李海舟的判断来说起码有三门火炮在同时发射,利用散布带来杀伤,那种炮弹从几公里外在空中撕扯出来临近的啸叫,立刻让老兵油子们丢了阵地往后逃窜!

    这就是不挖工事战壕的结果,寻常没有火炮的时候利用地势之利就能防御抗击敌人,对于小口迫击炮也不用太过畏惧,几块大石头甚至树干后面躲避都行,但这种正式火炮的榴弹是能够一发炸一大片的,整个阵地立刻鼠窜!

    按照习惯是要跑到阵地山头的反斜面上去才安全,连白浩南都被邱泽东一把拉了就跑。

    整个山头漫山放羊一样散了阵地。

    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太过紧张,毕竟火炮打个两三轮就会收工,那时候再笑嘻嘻的出来上阵地反击就好,白浩南甚至能听见民用对讲机里面的各部分在开玩笑,说肯定是王老爷出发的时候走漏了消息,引得别人用礼炮来欢迎,平时这里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大阵仗,都是另外几个外围阵地被炮击过。

    新兵营长其实给白浩南询问要不要呼叫其他炮火支援的,白浩南说让他自己拿主意,自己没觉得这有多……

    后面的声音基本上都被隆隆的炮声给压住了!

    好像前面三门炮的齐射不过是为了标定位置,乱糟糟的在山头前后爆炸几发以后,就开始单发炮击,而且是三门炮头接尾,一炮接一炮的砸!

    虽然不算太准确,但就是这种不准确才让人胆寒,谁知道下一炮会偏移多少呢,难以捉摸的误差再是最吓人的,多打得一阵,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因为那正面的阵地还有敌人在进攻攀爬山体呢。

    驻守连长只能尽量安慰老板:“没事,没事,只要他们的步兵靠近了,火炮一定会停的……”

    可听着前面阵地上被炸得好像重新翻土一样声势浩大持续,都好一阵还没停下来,所有密密麻麻趴在山顶反斜面这边的特区联军都有点沉不住气了,新兵营长想把自己的几百号人展开,李海舟带着警卫连开始朝另一侧移动,邱泽东和驻守连长商量派敢死队员冒着炮火出去观察阵地情形。

    就在这时,已经炸得耳膜都习惯了嗡嗡声的山炮突然歇息,山谷里好像到处都在回荡着炮声的尾音,有些新兵迫不及待的就像冲出去,却被老兵们拉住,就怕这时候对方炮兵突然再来一遍洗礼,那就收走多少性命了!

    还是因为没有修建工事,当年志愿军在上甘岭被美军炮火炸成啥了,依靠坑道工事都能守住。

    李海舟刚跟白浩南嘀咕了这个,就在对讲机里惊呼:“卧槽妮玛!上来了!冲上去啊!”

    就是他的警卫连在山头另一侧探头,发现竟然有些人影在山头前方晃动,步炮配合本来是比较专业的科目,稍不注意就会误伤炸到自己人,但看来持续这么久的疯狂进攻,连反政府武装都摸索出来用炮火压制阵地,然后使劲冲击上来的套路。

    山头反斜面上的几百号人真是稍微愣了下,没想到对方这么亡命,然后不等各自指挥官下达命令,几乎齐刷刷的跃上山头阵地!

    其实就是一条山脊,局部有些比较宽得跟篮球场、羽毛球场大小的空地被作为机枪阵地之类,摊开足有好几百米的军人们跃出来惊呆了!

    而且不光是他们被眼前阵地上密密麻麻的散布武装分子惊呆了,那些正在吭呲吭呲爬山坡的武装分子也惊呆了,应该是绝对没有想到这个山头有这么多人!

    摸索试探火力密度这种事情并不难,有时候反复攻打很长时间,都是在探明火力点,这点在当初前首府周边战斗里就见识过了,这里一直都是个整编连一百来号人防守,被打得持续减员到现在七八十人,所以需要换山上阵地的部队下来补充,可现在加上一个崭新的新兵营和白浩南的警卫连,足足多了将近五百号人!

    以白浩南这一年多不断面对数百上千人在训练场的感受,以他多年来看看台上密密麻麻人群数千上万的眼光,以前这如同满山坡灰绿色兔子一样的武装分子怕是过千,甚至更多了!

    想想那炮火,看看这人数,白浩南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前线有点顶不住的摇摇欲坠,要求自己把训练营所有人都带上来填充。

    敌人的进攻已经到了疯狂赌博的地步!

    炮声之后,枪声瞬间蔓延开来!

    居高临下的阵地其实已经过了最能够压制下面的阶段,还是没有工事战壕的结果就是如果要有效杀伤就得把身体探出去,可一旦在阵地上探出稍微多点,天知道什么方位会有人趴在地上瞄准射击呢?

    而且AK步枪这种枪身比较高的武器,探头趴在枪后瞄准,弹匣立起来的高度就能让半个身体成为活靶子。

    所以好些老兵把AK步枪横着探出去,大概瞄一眼就埋着头乱打!

    这样既不会因为连发让子弹漫天乱飞,还能自然的打出一片扇形来,通讯兵开始紧张的不断呼叫炮兵,可哪怕是近在两三公里外的山头阵地也不敢随便开炮了,这么近误伤的可能性和更远处的敌军炮火是一个道理。

    本来这个阵地上有两架火力凶猛的高射机枪,可还是因为敌人太近,不敢完全探头攻击,只能远远压制山脚下那些还没靠近的敌军和火力点,希望能帮战友获得更多胆量,仅此而已。

    好在敌人肯定是连夜摸进丛林地带,不可能携带任何重武器,所以全靠人多,不顾一切的往上面冲!

    如果这里真的还是七八十人,没准儿半个小时就会被彻底冲破,巨大的人数差距是怎么都压不住的,况且这阵地上还要什么没什么!

    白浩南第一反应是怎么没枪榴弹呢?

    这里一水儿的最廉价AK步枪,完全没有政府军正规部队每个班配备的一两只枪榴弹,更不用说每个连应该有的五六门小型迫击炮,甚至连RPG火箭弹都不多,新兵营是准备换防的,除了携带自己的枪支和基本弹药,准备到那边核心阵地上接收前面的武器,所以除了帮这个阵地带了些普通弹药,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能抵挡住第一波进攻的还得是李海舟的警卫连,他们有携带手雷和炸弹的习惯啊!

    对于训练度较低的新兵营来说,很多士兵连手雷都没有配,就怕在阵地上慌乱的扔出去搞出误伤来,毕竟这一带作战很多时候都是在两三百米中距离上拼射击,很少有现在这样近得都快照面了!

    虽然大多数人手雷也只能扔出去三四十米,但这坡顶砸下去能到处乱滚啊!

    接二连三的爆炸还是稍微压制住了敌人疯狂冲锋的势头,白浩南开始跳起来顺着趴在山坡上的士兵身后催促,催促他们尽量利用石头之类好歹也砌个简单的遮挡,这些习惯于漫天开枪就能打退敌人的士兵真的太懒了!

    但今天是真的打不退!

    眼睁睁的偷看着好些山脚的敌军朝着别的方向成片迂回,这明显就是要顺着山势从侧后方包围攻击的态度。

    而正面爬山的敌军也没有因为出现伤亡就溃逃,哪怕有局部退缩,还是密密麻麻的往上掩杀!

    山坡总不会是光溜溜的,有土坎,有山包,有沟壑,还有起伏的植被石头,军人在上面跃进不是想象那么一枪一个都能瞄到的,更何况一直还不敢探头。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很快就有些局部阵地发现弹药不够,特别是新兵比较多的地段,还是习惯于用枪声跟火力压制来给自己壮胆,其实漫天飞舞的子弹到底有多少杀伤天知道。

    总之眼前的敌人真的就愈发靠近。

    新兵营长分出人手去侧翼提防那些迂回的敌人,李海舟他们的爆炸物早就用完了,远远的跟白浩南用对讲机沟通下,警卫连留下一个排由阿哩率领在白浩南身边做贴身保护,其他人还是跟随李海舟从另一边的山脊绕下去,既然敌人在迂回,他也习惯于按照白浩南的思路去反迂回。

    邱泽东带着两三名通讯兵在跟各方联络,发现只有这里遭受到了最为猛烈的进攻,他甚至有点怀疑这种进攻是不是真的有意针对白浩南来的!

    很快侧翼一片之前没有被炮火炸到的林坡地被敌军借着茂密树干之类闪躲靠近,这让白浩南立刻带着人赶紧过去支援的时候,相应的敌军也获得了喘息,有一小股敌人甚至翻过了山脊,虽然立刻被打了回去,但整条几百米长的防线上已经有点摇摇欲坠了!

    按说五六百人的营团级阵地不应该是这样一字排开,按照连队班排建制犬牙交错,相互支**叉火力才是应该的,可一来白浩南这个最高指挥官不会这个,二来整个新兵营真的不是来这里防守的,进入阵地都是仓促迎战,哪里谈得上合理分配阵地火力,就是最简单的排开尽可能杀伤敌军,希望能打下去冲锋之后,再调整阵地。

    可这一波进攻整整打了三个小时!

    一直没怎么开枪,抱着步枪在防线背后来回跑动,尽可能调动人手的白浩南不得不准备组织后备队上刺刀!

    因为现在已经近到能够清晰的看到敌军狰狞到扭曲的面庞,他都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磕了药!

    这边真有这个传统!

    还得是李海舟带人偷偷的从山脊边缘下到山脚,两个排几十号人硬是仗着多次参与各种突袭战斗,壮着胆子摸到敌军侧后方,顺着那边的山体又爬上点高度,然后混在一片杂乱的枪声中对对面漫山遍野的攀爬敌军精确开火!

    虽然人数较少,但还是有效的解决了阵地上无法有效杀伤的问题,极大缓解了这边阵地的压力,白浩南从对讲机里面又能比较清楚那边敌军的距离状态以后,孤注一掷的组织了近两百人,整体从林坡地这边冲下去!

    哪怕付出些伤亡,也要把敌人志在必得的这种势头压下去!

    这时候不得不还是要提到白浩南对这种势头的理解,当初他那最后一个进球前后,哪怕是哀兵必胜的蓝风队,都能打出疯狂的压制效果来,现在进攻敌军一步步靠近山头,对后面的敌人不啻于是个激励,而且越是压住了山头阵地,这让防守士兵就越束手无策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恐怕真正等敌人冲上来面对面,就不是防抗的问题,那种居高临下的心理优势被抹平以后,会不顾一切的溃逃!

    这就是心态上的此消彼长。

    一年多的时间,白浩南已经看过无数次关于这一带各种阵地相互易手的报告,以前在足球场上很难理解为什么顺风球、逆风球同样一帮人打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现在无比清楚这种心理上风向改变,能带来的战局结果。

    端着那支有点轻巧的M16步枪,跃出山顶阵地的白浩南,真的有种当初一球成名射门时的晕眩感!

    仿佛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战!

    那一幕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