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海舟满不在乎的一边走,一边回头嗤笑:“卧槽,你……”

    话音未落一声沉闷的炸响!

    如同过去的时光里面无数次引爆的声音,没有延时起爆,没有那李海舟自己亲手安放地雷边的几块石头做警报,白浩南感觉就在自己的身边,嘭!

    一股狂风般的气流冲过头顶,接着漫天血雨洒落下来!

    冲扑到草丛中的白浩南再抬头,好多似乎还带着温度的液体跟碎片直接滴到他的脸上身上!

    几块较大的残肢碎片落在面前草丛上,发出习以为常的噗嗤声,好像就是个小背包或者小南瓜……

    哪怕已经经历过这么多,白浩南瞬间还是凝固了,可以说一直相依为命的人化为另一种物质状态,这种心理上的冲击,让白浩南站起身来的时候,已经全身都在摇晃了!

    短短的时间第二次冲击!

    如果不是李海舟要走在前面带路,又或者不是阿达,自己对它的信任哪怕少了半分,根据他现在对爆炸的了解,站在原地的自己已经变成一样的状态了!

    一种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战栗朝着全身蔓延,白浩南觉得随时都能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恐惧、后怕、庆幸、又或者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支撑着他勉强摇摇晃晃朝着视线所及能看见的那最大的肢体挪过去,真的是挪,他连抬起脚步的力气都没有,脚底在地面腐烂的植物上发出摩擦的轻声。

    等挪到那最后一块球状物体面前时候,看着那还睁开的瞳孔,回忆起好像瞬间前那黑瘦脸庞也死不瞑目的样子,白浩南已经支撑不住直接跪下去,无数种情绪在脑海跟身体中汹涌澎湃,仿佛马上就要喷薄而出,白浩南想扬起脖子使劲高喊发泄出来,但嗓子眼堵住了一般无法用力,当手掌触摸到那还带着体温的物体时候,当手指触碰到那还柔软带着油汗的眼皮时候,几乎是本能的,白浩南喉头能发出来的声音就是:“我愿一切有情,永得安乐离痛苦……”

    熟极而流的回向文都念了无数次,在溙国是为了化缘赐福,在小镇是为了教化少年,在战场是为了平复心情,但这一刻,仿佛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打在白浩南的脑海中!

    金光闪闪的那种!

    接着仿佛又有另外一条思想的渠道张开,过往种种,仿佛放电影一样在眼前复盘!

    儿时对足球的热爱,恍惚中母亲的背影;

    无数日子在球场上汗流浃背的让自己累得不想那么多,不去思恋羡慕别人和美的家庭,所以才成天瞎折腾耗费精力,才不会想那么多没用的东西;

    球场上生龙活虎的下黑脚使暗招,拿到第一笔卖球资金时候,再看看那些认真踢球的队友,心中奉送那句HMP;

    一脚定乾坤的最后一记美妙射门;

    熊熊大火中被撞飞的车头;

    酒瓶子砸在别人头上飞溅的碎片;

    李琳那张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笑脸,还有那个捻手指的动作;

    烈火中自焚的和尚;

    黑夜开枪射杀的枪火中那个满脸惊恐的少年;

    战场上扭曲的表情,黑青色的尸体漫山遍野;

    无数张宜喜宜嗔,神态各异的女性脸蛋,或妖艳或矜持,或怒骂或撒娇;

    还有无数具尸体,那些身首各异,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场面也在交叉出现,所谓美女俊男不过是一张毛发皮囊的感受如滔滔流水般,水到渠成的就明白了。

    都走马观花一般在脑海面前不知道开辟了多少条通道,同时滚动播出!

    仿佛连脑容量都冲开扩展了,多线程运算得毫无障碍,车水马龙的流转!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哪怕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白浩南都恍若感觉,片刻之前的自己,已经全部都死去了!

    现在的自己仿佛一个新生的孩子!

    他没发现自己几乎下意识念动的经文已经变了腔调,带上哭腔,也就变得好像在唱,拖长了声音唱下去:“

    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

    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

    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

    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

    从未看过任何一本佛经,从未追求了解过任何佛经故事传说的白浩南,仿佛无比明了这段话的含义,任凭泪流满面,高唱我歌!

    去特么的什么佛经,去特么的什么信仰!

    整个脑海轰的一下豁然开朗!

    大彻大悟!

    跟佛经无关,跟信仰无关,跟特么过去的人世种种都无关!

    我活着!

    活在当下!

    那就是人生的一段感受,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也没有什么念念不忘挂在心头,天底下没有什么地方去不了,没有什么事情不能面对,我就是我,人死如灯灭,哪怕是豆大的灯芯火苗燃烧起来,终究也有燃尽的时候,但既然在燃烧,那就要活得有光亮,有热度,能照亮哪怕一丁点地方!

    活着才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已经拥有了这么美好的事情,还有什么苦难、愤怒、怨恨放不下呢?

    自己做什么还重要么?

    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了,哪怕是给自己一个铁棍要慢吞吞的磨成针,哪都行!

    感觉现在拿任何事情给自己做,都能静下心来慢慢做,磨针都能磨出花样来,因为这就是活着的意义!

    不是非要砍天杀地,让全世界都看见,做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情,都能让自己沉浸进去!

    不管最后失败还是成功,自己用心去做了,这一辈子就没有白活。

    整个脑子里面都在嗡嗡作响,用宗教的话来说是鼓乐齐鸣,繁花似锦,欢迎您来到了天堂!

    回向文念完了,白浩南仿佛整个灵魂都抽离了躯体,站在高处俯看,看见自己,看见那个一身脏污T恤的躯壳,满脸泪水,表情平静,仿佛被什么操控的木偶一样,从腋下抽出那支勇士……

    不是对着头上扣动扳机,而是看都不看,全凭手感娴熟的拆散,随手扔开!

    朝着各个不同方向乱扔,弹匣里的子弹都分离出来扔。

    连同身上的备用弹匣、格洛克、小腿上的小刀,任何跟刀枪杀戮有关的东西全都扔了个干净,还使劲摸了摸衣兜确认没有东西了,站起来。

    灵魂仿佛就在这个时候归位,转头带着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微笑,对旁边的狗子摆摆手:“阿达,跟我回家吧!”

    就朝着李海舟选定的方向,留下伙伴在这里尘归尘土归土,大踏步的前去。

    狗子愣了楞,蹦起来冲到白浩南的脚边,还往前跑了几步,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好像感觉遇见了完全不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