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92、也许我是一道微光,想给要你灿烂的光芒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78.html
    当然是问那一系列加班加点的战场厮杀以后,有没有给白豆弄出个弟弟妹妹来,不过问得很含蓄:“那,之后你有了孩子没?”

    于嘉理对白浩南的大问题不置可否:“你问这个做什么?”

    白浩南看着偶尔抬头偷瞄自己的白豆,决定暂时不把儿子牵扯进来:“关心下,这是我脱离之前那份工作以后,才有精力询问的事情,你没什么需要跟我说的?”

    于嘉理拿腔拿调:“那你怎么不来桂西自己看?两年半的时间,你真的能做到不闻不问,老白,你真的有点心狠。”

    白浩南得承认:“我从来没意识到孩子会对我有什么意义,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容不得分心,是你说要我尽量守住地方的,现在守住了,完成了,我再来问这个事情,事情先公后私,这是庄老板最近刚教我的,所以我只想问问有没有?”

    于嘉理还是不正面回应:“这次的事情怎么说的?之后我再打电话过去,那个号码就没人接听了,那边办事处的经理告诉我好像出了点状况,现在各个环节都在抹去你的存在,我给庄沉香打电话,她说你走了,如果你再不打电话来,我多半认为你被她杀了。”

    这个反应也很奇特啊。

    白浩南想了想起身走到阳台边:“她要我转换国籍留下来,我不愿意,确实死了人,我最好的两个副手都死了,现在只有我跟阿达回来了江州,在这个特区的事情上,我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现在我想在江州重新做事,你愿意给我做投资方么?”

    于嘉理永远不是傻啦吧唧的李琳,电话那头沉默下:“你是跟我谈感情还是谈生意?”

    白浩南笑了:“貌似上次我在缅奠给你打电话,你都不讨论这个区别。”

    于嘉理悠悠然:“因为我瞬间有个判断,不管以后你怎么样,起码眼前这一会儿你处在一个转换期,多少算是个低谷,逢低纳入是我的本能,我不在这个时候抓住机会,那有点枉费我的职业素养了。”

    可以说在绝大多数场面,白浩南都算不过她:“什么机会?”

    于嘉理有点笑意:“不是逼迫你,谈感情就跟我结婚,嫁妆一个亿打底,要不然谈生意的话,你开个商业计划书,你想做什么需要多少钱,几年保证收回投资,做不到再跟我结婚,怎么样?我一定全力阻止你生意成功!”说到后面还是没忍住哈哈哈的笑。

    但在男女之间,白浩南还是功力更加深厚的那个,也顿了顿,主要是得忍住笑然后把语调冷漠点:“于儿,如果你觉得是个机会,这是我回到江州以后,心情很好的想在国内做出点事业,选择打的第一个电话,结果是趁我病要我命,得得得,回见啊。”

    果然,于嘉理那钱串子风格立刻就慌了:“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嘛,我开个玩笑!”

    白浩南也哈哈哈的笑起来:“行了,我也跟你开个玩笑,你是大老板,可能瞧不起这种小生意了,如果愿意投资做个足球健身中心或者别的商业项目,开个分店在江州你给个准信,不然我就想其他办法,老实说我也是突然想做点跟以前人际关系不用联系的事儿,才直接找你起步,希望我在特区的撤出,不会让你的生意受到影响,我听阿威的分析,应该我离开都算不上什么了。”

    于嘉理敏锐:“你现在没女人?”

    白浩南懒得废话:“好了,跟女人没关联,我还不至于要低三下四的去求着谁来给我口饭吃,你就当我随口问问,就这样啊。”

    说完挂了电话,真不是跟于嘉理拿乔,而是就离开这么几分钟,他隔着阳台玻璃门看儿子,有种迫不及待想凑到一起的感觉,所以开门进去还马上关紧,这特么二十几楼的阳台开门风太大了,春节呢!

    江州这种潮湿天气的冬天,虽然不下雪不零度,但真是魔法攻击一样刺骨,白浩南这从热带回来的都有些吃不住劲。

    把那便宜的直板机丢给父亲:“快四点了,我们仨姓白的出去走走吃个团年饭?有些事儿我也得跟你交待下,顺便看看我还到底有多少钱。”

    白连军不在乎儿子的口吻,点点头先顾着孙子起身:“没借着钱?”

    白浩南嘿嘿嘿,同样不在乎父亲的看低:“钱不是问题,春节这几天总得容我休息下,特别是有了豆儿……这个名字是谁取的?你到底带了孙子多久?”

    白连军嘲讽:“问题是没钱,你现在能凭什么赚钱养活孩子?”

    白浩南不为难:“走着瞧呗,眼界打开点……”

    白连军的电话响了,白浩南猜测多半是于嘉理,果然老头子一接通喂了声就皱眉递过来,于嘉理的声音变好奇:“你又挂我电话,刚才是谁?”

    白浩南嘿嘿:“我爸,我还是那句话,我跟庄小姐撤出得不愉快,就是她要的是大业,不谈感情了,这会儿我确实是啥都没有,而且还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做点事,所以需要帮助,如果你想趁火打劫,还真不用说了,我挺烦动不动附加条件的,简简单单最好。”

    于嘉理幽怨:“我不就是习惯性的想结果最大化么,行行行,给你赔不是了,我晚上就飞过去看看咱爸?”

    对上这效率,白浩南不笑:“别!实话说吧,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趁着出门换鞋还是避开孩子,天晓得白浩南这从来没娃的家伙,现在竟然什么都能以孩子为先,在楼道里使劲压低了声音:“我回来发现我有个四岁左右的儿子……”

    “什么?!”电话那头的于嘉理声音陡然提高八度,白浩南都顾不上了:“就这样,卧槽,我现在只想陪陪孩子,无论是补偿下他,还是以后怎么更好的培养长大,我都会好好做事……”

    于嘉理那边的声音已经慌乱得不成样:“马上,马上,我马上过来,地址是哪里……算了,电话保持开机,我马上过来,你存心要气死我!”这次她又抢着挂了电话。

    白浩南纳闷这有什么气死的,懒得多想的立刻对儿子展露笑容,结果白连军很没好气的伸手要回电话:“你有点出息!小姐来小姐去,以前就只会围着女人转,现在还是这副德性!以后少把豆儿带坏了。”

    白浩南终于抱上了儿子,轻飘飘的感觉,似乎还没那支陪伴了几年的M16重,可一抱上就不想撒手,所有注意力都在儿子脸上,哪怕脑海里不断提醒不要溺爱,可他知道自己看女人的时候从来不会用这种眼神,这特么根本控制不住寄几啊:“豆儿?知道爸爸叫什么名字么?”

    其实孩子的目光还是陌生的,但肯定清楚爸爸的身份,眼睛清澈透亮,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观察到有长长的眼睫毛,还有点秀气的味道,白浩南都百看不厌了,所以孩子能感受出他的情感,笑了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然后把头害羞的藏到他背上去,然后细声细气的叫后面跟出来的狗子:“阿达,阿达……”

    阿达仰着头走八字步,满脸都堆起笑容来,看来也分辨出了这个小东西对白浩南的重要性,它在这种谄媚的敏锐度上从来不比分辨炸药的气味差。

    白连军非常明显的吃醋了:“豆儿,来爷爷抱!”

    孩子可能也受到本能的驱使:“爸爸抱……”

    电梯里回荡的都是白浩南那得意的笑声,所以走出小区白连军就鼻子不是眼睛的看什么都不顺眼:“你有几个钱,现在我那点退休金带孩子都勉强,你别想跟着……”

    白浩南宽厚的伸手过去拍父亲的肩膀:“好了,父子之间不谈钱,我一定会赚钱让你们过好日子,以前我不懂事,以后不会了,就那家吧,我问问能刷卡就行,我也有些事情要给你说一下,以后可能还真得是你带孩子,我不可能跟你们住在一起。”说到这里居然又有点舍不得的转头问白豆,结果发现孩子其实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在听,而且明显是听懂了那种,只要把印象中李琳那种眼神拿来对比下就很清楚:“我们下馆子吃饭好不好?”

    孩子还是好哄的,天晓得白浩南为什么会无师自通,也许他哄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吧,立刻就欢呼起来:“下馆子咯……”

    白连军对白浩南好像变了个人一样的态度,一点没有玩世不恭或者怨天尤人的态度,这都是以前绝对看不到的,那时候的白浩南只要提起圈子里都是不屑的HMP,上面的黑,下面的傻,到处都是一群弱智,这个社会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里是现在这样,难道这就是三十而立?

    起码白连军在三十岁的时候,还在瞎混。

    其实就是挺一般的餐厅,不过春节期间还开张的都不便宜,白浩南主要是问了有适合孩子吃的菜,能刷卡就进去点菜了,然后把自己从桂西带出去那张卡递给老白:“这里面还有一万多,是我以前的工资卡,前几天在边境回来的时候当着警察取过几百块钱,你先拿去用,密码是123456,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跑路吧。”

    白连军脸色总算好点的把银行卡收起来了,不是见钱眼开,而是起码心里没那么焦虑:“知道……”

    白浩南说到这里才忽然想起来:“哎呀,对嘛,我既然回来了,我特么当年做球多少还是有一两百万存款的,明天去补办身份证银行卡手续,我想想是哪个行来着,这点钱给你做安家费也可以吧?”

    白连军有笑意了:“还算有点良心,如果不乱花,你自己留着也行。”

    白浩南摇摇头,一边教儿子给阿达喂花生米分散注意力,一边解释:“我在外面整整走了一大圈,国内外都走了,特别在东南亚还去打仗了,那什么庄家就算面对面找我麻烦也没啥可怕的,但唯独豆儿,我没想过有他,但有了他,这就可能是我唯一被别人拿捏住想怎么都行的软肋,所以明面上我不能天天跟你们住在一起,因为既然我要做事赚钱,而且我要把事情做好做大,那白浩南这个名字很快就会被圈里人都想起来,不能让你跟豆儿受半点伤害。”

    白连军年轻时候真的有点一脸横肉,打起孩子来绝对皮带、乒乓球拍、棍棒抓什么用什么,白浩南挨过的打简直罄竹难书,可现在做了爷爷,可能就是标准的隔代亲,脸上表情那叫一个慈祥:“嗯,哪怕我是捎带的,你现在是不同了,打仗?真的还有打仗?”

    白浩南笑笑不解释,正好菜肴送过来,连忙起身接盘子,开始逗着儿子吃饭,这时候真能发现阿达是个孩子的好伙伴,白连军都说平时基本上得他端着碗追着喂,而且坐在桌边不一会儿就不耐烦了,但现在一直兴致勃勃的边吃边喂阿达,狗子也坐在椅子上讨好小主子,这个它太拿手了,智力水平现在它还高点。

    所以这能方便白浩南和父亲一人倒上杯店家酿的梅子酒天南海北聊天,白浩南不吹嘘打仗的事情,光是自己在蜀都搞职工球队、桂西搞足球健身、溙国搞和尚足球都能说得头头是道:“爸,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有点天赋,比当球员更有天赋,所以我想当教练,本来打算回来找老陈串联下,但既然他出事了,又有豆儿,无论跟他妈以后是什么关系,我肯定要承担起些对老陈的责任来,那就先赚钱,有钱我们再说其他的事情,至于赚钱,这个办法很多,我有几个朋友,真心实意的好朋友,不是借不到钱,是借得越多,这人情债就越难还你知道嘛?”

    白连军基本上都是满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卧槽……你这不是编故事来糊弄我吧,从小你就能编,还不愁借?拉倒吧你,这年头只有借不到钱的。”

    白浩南不满:“别当着豆儿说脏话行不行,我要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做个优秀的人,别像我们这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白连军其实是有点不敢相信:“哼哼,我就看你怎么编!”

    白浩南不在意,慢吞吞吃完已经六点,问明白豆儿一般都是九点过十点睡觉,那就干脆带着去那体校原址的购物广场玩,熟悉这种高级购物中心的白浩南当然知道里面有儿童天地之类,只是几年前万万想不到自己也会带着儿子来玩:“楼上应该有咖啡厅茶室,玩累了我们爷俩上去喝茶喝咖啡,豆儿先在沙发上睡会儿,我那朋友是个把细的性子,说了要来,肯定会要看豆儿,就懒得带进带出的,直接在外面解决了,那姑娘太有钱,但我先说好,千万别当儿媳妇什么想。”

    白连军还是不相信:“能多有钱?!这个商场能买不?”

    咦,还别说,于嘉理好像真是这个档次的了,不过老于瞧得上,她还瞧不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