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294、内心的懒就是不愿意开动自己的思考能力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80.html
    8?WL!0f?aA2?3?>>YbX?K????[2,???7/?V??#"?1??M?3$Y???过来的只有于嘉理,但有俩明显是保姆的中年女子包抄着绕到后面的桌子边坐下,快速的开始从包里取出各种手雷……哦,白浩南是太敏感了,应该是各种尺寸的奶瓶、水杯之类,另外几人散布在咖啡厅门口,虽然做出不影响店面里面营业的态度,但这么堵在门口,别人还怎么做生意?\r

    有钱人真是矫情!\r

    反而引来一店的客人探头好奇。\r

    看来是春节的缘故,于嘉理连李琳和小婉这哼哈二姝没有带,直顺的长发被扎起来,甚至还特别露出略显婴儿肥的脸蛋,绝对不会给老人家狐狸精的妖艳感,很容易一看就是贤惠有福气的模样,走近先面对转头站直的白连军,还是反手接过后面奉上的礼袋,双手递过来有点小礼仪的蹲了几公分:“伯父好,我是于嘉理,初次见面很高兴,春节快乐……”\r

    有钱人就是会拿捏!\r

    白浩南不看有钱人,伸长脖子看童车,白连军那屋里有个藤竹编的估计是在农贸市场买的,都有点破了,眼前这个造型就是机场跑道上的送餐车,下面有交叉升降臂的,充满了高级设计感,稳稳的保持了最上面粉色的围框呈水平状,然后盖过来的半篷上还挂着亮晶晶的棉金鱼,小福包之类,典型的欧美豪华名车上后视镜挂个领袖半身牌的违和风格,一看就是于家的风格,但掩不住贵气逼人!\r

    粉色的!\r

    白浩南忍不住伸手想掀开点半篷看是不是女儿,于嘉理转头对他就立刻把脸沉下来啪的一巴掌打手背上:“还好意思看?!”\r

    白浩南立刻就愧疚了:“这……你也不早说!”\r

    于嘉理懒得看他,伸出一阳指戳开白浩南,还得顺便踢开地上趴着的阿达,动作虽然轻,狗子还是莫名其妙的跳起来躲开了,可看着于嘉理的表情,更莫名其妙的挡在沙发前面,一副忠心耿耿护着小主子的模样,于嘉理刻意保持的表情终于被它打败,真的伸脚踹开阿达:“一看你们两个就来气!都是到处乱搞!”\r

    白浩南就恍然:“艾薇也生了?”\r

    气得于嘉理转身pia,pia的打他:“怎么说话呢!就知道欺负我!”\r

    可能多少有点动静,白豆在小毯子里面哼唧下翻身,于嘉理凝固安静,然后委屈的嘟嘴坐下去,半边屁股沾沙发边那种,撑着身体轻轻抚摸孩子的头发,阿达都看出来她满眼的母爱跟羡慕了,哼哼着趴下去,看着于嘉理从头发摸到小毯子低头凝视,动作别说多小心了,抬头看一眼白浩南,又看孩子,再看白浩南比较,肯定也有白浩南第一眼看见白豆,感叹基因强大的神奇,但使劲抿紧的嘴唇还是说明有情绪。\r

    白浩南才不担心她有什么恶意呢,趁机探头看儿童车,果然里面是个粉嘟嘟的小东西,虽然脸上看不出性别,但稀疏的几根黄毛还是被顽强的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带亮晶晶饰物的那种,立刻有点乐了:“哈哈!这头发像你啊……”\r

    于嘉理头发是不那么浓密,猛翻白眼翻腿就是一踹,白浩南巍然不动的挨了,想伸手抱,旁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冒出来个女人轻轻的声音:“艾儿已经睡了,请最好不要打扰……”还伸手把那篷给关上!\r

    吓白浩南一跳!\r

    于嘉理的脚法连少儿球员都不如,连续踢都没威力,只好坐正了连拉带掐的把白浩南拽回来坐自己旁边,然后对对面不知所措,既想看那个篷里什么又怕说错话的白连军笑:“伯父,这是您的孙女……小名艾儿,艾草的艾,大名于梦,一岁八个月,您看一眼。”\r

    白连军赶紧伸头,真的只给他看一眼,那中年保姆又严格的把篷布遮回去,可白连军不要脸的,连忙顺着篷布使劲弯腰,仗着自己也是搞了一辈子体育的身体好,扎了马步撅着屁股全身悬空不碰童车从缝隙里看。\r

    白浩南想哈哈笑,被于嘉理使劲掐然后埋怨:“偏心!”\r

    白浩南莫名其妙:“我特么……”立刻被于嘉理用巨疼止住:“不许说脏话!”\r

    白浩南也觉得有道理:“我中午才被警察遣送押回来,看见白豆也才几个小时,我连他妈妈是谁都不知道,偏什么心,还不都是一样进进……”\r

    于嘉理只能气得再用力让他闭嘴,可就是委屈:“你要是,我要是……我要生个儿子我爸我妈就开心死了!”\r

    白浩南诧异:“你爸妈不喜欢她!”\r

    于嘉理恨女不成儿:“很喜欢!我也很喜欢艾儿,可是我们那里重男轻女……不说了,我爸也是跟这种态度作对才特别要让我出人头地,可我妈受了一辈子的委屈,就想有个外孙出口恶气!”\r

    白浩南已经跳过自己底线就没人格:“没事没事,回头再生个……”\r

    于嘉理有点喜出望外:“你同意了?”\r

    白浩南反应过来:“不是说结婚,我们先不谈这个事情,感觉我就卖身给你传宗接代一样,你之前怎么都没跟我说?”\r

    于嘉理幽幽:“我能说什么?那么关键的时候,让你回来陪着我大肚子?你在打仗保护这么大的产业,老于都竖大拇指,家里又不缺照顾,而且越到后来你那边的情况越吃紧,那就先瞒着免得分心,等你回来再说,可你这……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r

    感觉每看一眼白豆,她都有痛心疾首的感觉,特别是睡熟的孩子那么纯真可爱,本来这三四岁的孩子看着就比婴儿好看不是?\r

    白浩南侧目:“我发现你也有重男轻女的倾向!”\r

    于嘉理反应快:“就是有!马上生!”\r

    白连军肯定是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儿媳妇了,应该说所有长辈绝对都会喜欢这有点微胖的甜美姑娘,更何况于嘉理举手投足间都能透出来的那种实打实富态!\r

    福态!\r

    现在看不清那黄毛丫头,偷偷看儿媳妇也不对,赶紧借口上厕所很有眼力的回避。\r

    于嘉理就收起小媳妇模样,看看周围发号施令:“行了,都先回酒店吧。”\r

    白浩南吃惊:“你这么急?”\r

    于嘉理恨死他的不着调了,抬手就打:“过年过节的我带着这么多人出来容易吗?!好不容易才说通了爸妈允许我把艾儿带出来,还不是为了给你看看!难道在这里谈接下来的事情?”说完还不解恨,再揪两把:“刚过了三十就开始装成熟,穿得这么帅干什么!你不知道现在单亲奶爸最吃香啊,就知道发浪!”\r

    白浩南就被提醒:“嘿,那我还更不想结婚了。”\r

    于嘉理好想把他摁在地上武松打虎!\r

    下楼已经一水儿的酒店商务车在停车场等着了,于嘉理眼馋的抱着白豆下去,让白连军心头惴惴不安还不敢说。\r

    所以到了五星级的高级酒店他更不安,白浩南绝对习惯,搂着父亲肩膀问他干脆去大保健放松下,白连军也踹他说要跟孙子一起睡觉!\r

    于是依依不舍的把白豆给了白连军,于嘉理终于跟白浩南单独讨论这个问题了,而且是身体力行的讨论,理由是她刚才算了下最佳时间刚刚要过,得抓紧!\r

    最后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再讨论下来的工作发展,气氛就很融洽了,白浩南也觉得女人这样那样的情绪,只要运动下什么都顺了:“不去桂西,在那里无论做什么,无论结不结婚,我都是于家的走狗,这几年我当走狗当腻了,就想自己做,哪怕搞个屁大的摊子我也自己做。”\r

    于嘉理发愁:“我必须得在桂西,靠近东南亚的产业链全都在桂西,所有资源也才用得上,其实艾儿也没多少时间给我带,我爸妈看得比什么都紧,爸说了,你过去就随你,想做什么都行,他已经把家族里面所有的权限都给我,现在只想天天在家带艾儿,要是再多个孙子那就更满意了,要不先把白豆给我带回去应应急,绝对不亏待他!”\r

    白浩南断然拒绝:“我自己带,现在我是个父亲了,这几年本来我的思路就已经转变不少,刚才等你来的时候,跟我父亲也聊了不少,我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方向,起码是目前起步的小方向。”\r

    于嘉理连忙转头:“什么方向?”\r

    她这背靠缩在白浩南怀里本来就趁手,这动作更引得白浩南有点心热,又开始动手动脚的,于嘉理满意的笑着搂住他腻声:“等等,先把事情说完再来……”\r

    以前的白浩南估计踩了油门就懒得刹车,现在能嗯嗯嘬两口抱紧些说事:“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师父,不是老和尚,是踢球带我入门的师父,他现在在坐牢,回头我就张罗着去看他,除了问明白白豆的妈妈到底是谁,主要就是搞清楚他的足球梯队建设,不知道你明白梯队是什么意思不,一个标准的足球俱乐部,应该有各个年龄段的后备人选,预备队、青年队、少年队之类都应该有,但实际上国内都是假的,起码我在的时候是假的,当初我们少体校就把几个年龄段直接挂名给俱乐部,实际上根本不是梯队,但我那个师父很喜欢带小球员,现在他出事,我想把他原来带的小球员班子接过来继续,不光是为了他以后出来有饭碗,也是为了这批孩子能够不因为他就荒废了。”\r

    于嘉理其实开始还有点扭扭的摩擦,后面就出神了,听得出神,按说她脑子里转悠的都是大生意,等白浩南说完才轻声:“听说你跟庄大妈闹崩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担心,我知道你吉人自有天相,这是老于问天龙法师说的,他说你做事是循着本性去做,首先考虑的不是功利,也不是得失,这就自然高人一筹,会有菩萨保佑,可实际上我跟庄大妈有时候也拿你当话题来相互周旋,都认可你做事的风格是由小处入手,然后慢慢牵扯出大轮廓,这跟我们习惯的先画个大圈,再来各部分落地完全不同,你有你自己的风格,事实也证明你有把事情做好的能力,现在这件事仿佛又是这样,你考虑的还是朋友师长之间的责任,另外其他你根本不认识的孩子未来,这就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可我还是看不到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你说了这个圈子那么糟糕的,你这有点接近做善事吧。”\r

    白浩南笑了下,其实把于嘉理抱紧了很舒服,有种柔若无骨的轻松,那就再抱紧些:“我那师父是失手打死了小球员,虽然理解他倒霉,但看见白豆我就知道做父母的心情,我就该帮他赎罪,没错,足球圈是很黑暗,但这几年我学到的就是没什么是不可能改变的,溙国所有人都说和尚不可能踢球,我们做到了,缅北所有人都说不可能消除战乱,我们还是做到了,虽然我没把这些事情挂在嘴边得意,但心里是觉得很自豪的,对自己也有信心。”\r

    说这话的时候,居然都有了点豪气,让扭头的姑娘心醉的那种豪气:“今天回来这几个小时,我看到更多的是我这个父亲和我的儿子,很明显的差异,只要我回来,白豆的未来一定会改变,不是因为我有钱或者有关系,而是因为我的心态和父辈完全不同,于儿,我有个感觉,我们的上一代,哪怕因为时代的原因,有人成功,有人失败,但他们都属于上一代,我们这一代是完全不同的,再到白豆、艾儿这一代又会不同,起码十年前我到江州最好的购物中心不可能有这么贵的商场辟出面积来做儿童乐园,但我出国前已经开始有了,现在已经很普遍了。”\r

    白浩南都诧异自己在贤者时间的头脑清晰:“这就是变化,老和尚给我说过大道的变化,人不过是其中渺小的东西,那么在这个时候,在全社会都比较关注孩子的时候,我主攻青少年足球培训教育,其实应该有很大的市场,如果有足够帮助,我有信心三两年内就做大做强,这跟足球大环境黑暗肮脏没关系,主要是为孩子健身,培养意识,同时也是在给我慢慢积蓄力量,再黑的水池,也总有变清亮的时候,我从最基层做起来,最小的年龄段改变现状,最大程度的把市场做起来,也许到白豆、艾儿长大成年的那天,这个环境就好了,因为我相信现目前这个社会,只要没有战乱的社会,一点一滴的向前,一定能做好,那些一听中国足球就人云亦云没希望的家伙,才是HMP!”\r

    于嘉理脸蛋绯红,使劲眨巴水汪汪的眼睛,再把自己酥软的唇瓣凑紧些,呓声呢哝:“我……赶紧,一定要生个儿子你教他踢球!”\r

    说正事呢,动不动就打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