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00、谢谢遇到你,纵使空欢喜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86.html
    带董玲一起,主要就是有个熟悉国内做事风格的人手,联络搬家公司、招聘公司之类安排完以后,白老板提前带着三位溙国朋友离开也显得很正常。

    把浅金色的克莱斯勒开进宽大的豪华购物中心地下停车场,照例停在随时都有人的洗车店旁边,把车钥匙交给店家顺便帮自己把车洗了,再带三位顺着电梯上楼。

    不过宽敞气派的商业中心倒没有给溙国朋友带来那么大的震撼,毕竟局部的光彩豪华溙国首都也有,阿威形容主要还是整体的气势,仿佛从进入中国以来,走到哪里都感觉是蒸蒸日上的强劲发展感觉,这种他们以前从来没感受过的高节奏动力,是在到处都懒洋洋的溙国看不到的,有人也许会喜欢溙国的闲逸、原生态,可阿威很清楚:“这就是为什么溙国也就仅仅只能担当旅游胜地的原因,其实一切都掌握别人手里。”

    白浩南是把购买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不由分说的给朋友们买衣服,阿威简直惊喜的接受了,在他看来这有特别的意义,宋娜则对商场品牌和款式的丰富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价位嘛,她不太敏感,反正以前很少消费这种档次的,阿依的审美观则有点另类,感觉不像是她这个年龄萝莉该有的。

    不过他们仨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墨迹,白浩南买什么都高兴,主要注意力还喜欢反过来帮他挑衣裳,三对一的效果也得逞不少,白浩南还偷偷给宋娜指那个导购顾问:“如果我们运作起来你觉得有必要,就可以来招聘她当你的助手。”

    宋娜笑眯眯:“你喜欢,我就让她来咯!”

    白浩南不说什么你自己嫁人的废话,伸手抱抱她肩膀:“我已经不是那个随心所欲的家伙了,老法师告诉我要懂得克制,虽然我不太觉得有这个必要,但起码不像以前那样,因为我有了个儿子,我得做个问心无愧的父亲。”

    阿威和宋娜脸上都是惊喜:“真的?”

    白浩南点头:“所以我觉得佛祖真是公平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孩子的妈妈是谁,这就是在惩罚我以前的鬼混,喏,我们走这边……”

    一身五颜六色斗篷一样春衫加哥伦比亚帽的阿依,不停的蹦跳着试图得到面对面交流的平等地位:“儿子?不是女儿么?我听说是女儿!”

    白浩南吃惊:“你们知道我有女儿?”

    宋娜笑眯眯:“于小姐当然会告诉我们,也算是个提醒,但你离开前线以前都不能说,因为听说战场上的人只要想着孩子,想回家,就一定会出事!”

    白浩南深以为然:“那真是说不一定的……这家餐馆!”脑海里忽然闪过当初庄沉香母女俩是不是也知道,但这个念头被使劲的压下去了,不考虑不联系。

    阿威看见是火锅馆还有点难色,白浩南却做眼色示意他一起穿过店堂,顺着后面的防火门离开,跟随他偷偷摸摸过不少日子的宋娜立刻懂了:“你在防备跟踪?”

    白浩南点头,顺着防火门后的消防梯下楼一层,在狭窄阴暗的背后通道里面经过好几家店铺的后门,才穿进去,竟然是家溙国菜!

    光是看装修风格和远处门口迎宾小姐的穿着,三位溙国人就有点兴奋了,白浩南再带着他们往边角一转就进了角落里的包间,推开门里面正等着的不是白连军和白豆还有谁?

    阿达更是嗷一声就朝着阿依扑过来了!

    白浩南主要是得把几人换下来的大袋衣服纸袋放到旁边沙发上,招呼朋友们都脱掉外套,又埋怨父亲把空调是不是开得太热,接着过去抱起儿子深深的嗅一下,那种带点奶味的莫名气息让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无比美好。

    只需要看脸型,阿威和宋娜也不怀疑这是白浩南的儿子,对他的父亲更加尊重,阿威还后悔该准备礼物,东南亚的华人把有些传统保持得非常好,宋娜则一直定定的把目光锁在白浩南跟白豆的身上。

    其实白浩南没抱多久,怕儿子不耐烦,坐下来开始跟儿子习以为常的聊天,问他最近在幼儿园干嘛,吃什么做什么,指使儿子给自己拿调料什么的,间或给朋友们解释:“当初出国就是因为得罪了不必要的人,现在想面对面谈也找不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每周抽时间,或者想孩子了,就过来一起吃个饭看看,这也是我对你们的提醒,在我身边可能会招来这样的危险,不能放松警惕,对外我尽量保持就是个足球教练的身份,不要让人发现我们的关系。”

    阿威眼热,非要坐在白豆的另一边,然后要宋娜给他们仨男的照相,表情说不出的满意,还尽量收敛些娘化的动作让自己粗声粗气点:“其实我可以承担起这个妈妈的责任来,不正好么,我来全程培育教导他,需要什么人手我都能找来,顺便也找几个保镖过来……”

    端着茶杯正在观察宋娜和儿子眼神互动的白连军,差点把一口茶给喷出去!

    倒不是注意到这俊俏小年轻说可以当妈妈,而是竟然敢跟老子抢业务!

    前乒乓球教练差点拍桌子了。

    白浩南连忙阻挠了阿威的危险行为:“这是我爸的人生梦想,带孙子,中国老人大多数的终极梦想,你就别跟他争了,而且我想白豆能够过最简单正常的生活,起码在他年纪比较小的时候享受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生活,对吧,白豆,你这周没跟小静抢玩具吧?”

    白豆明显能正常跟父亲交流了,而且眷恋的感受应该是与生俱来的,躲开阿威的手就往父亲身上爬,口中又急又快还有点口吃:“她,她,她非要来抢……”

    白浩南已经尽量不让自己溺爱了,可怎么忍得住那种怀抱着小猴子的慈祥神情流露,甚至被一瞬不眨的宋娜看见还有点不好意思。

    宋娜不躲避,目光柔柔的看着,不过和于嘉理主要看男孩的羡慕不同,她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白浩南脸上。

    阿依抱着阿达过来伸头,白豆对这年龄接近点的小姐姐也好奇,大眼瞪小眼的看,最后是阿依大惊小怪:“嘴角有颗痣!血痕痣!”

    白浩南只听得懂前半句,翻过儿子来细看,才能发现左边嘴角有针尖大的一个红痣,确实是痣不是什么伤痕就不以为然:“这有什么?”

    宋娜嗔怪的接过阿达放在旁边椅子上叫阿依去洗手:“她特别喜欢钻研这些命理……嗯,就是算命的东西,她哥哥阿班学的都是法师那些正统的佛经理论,我做八戒女学的也是各种禅修,可她就成天喜欢钻研算命,做佛牌!”

    阿依就在包间小卫生间里面反唇相讥:“我还不知道你钻研什么禅修?我这都是给龙毗做的佛牌!”

    说着还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再从自己脖子上摘个佛牌在白豆面前晃荡:“喜欢么?”

    小孩子对金灿灿的小佛像没抵抗力,乐呵呵的伸手,阿依就展开细绳给他系在脖子上,还特别对这边一直观察三位外国男女的白连军解释:“阿叔,正兴血痕说明这孩子未来衣食无忧,不愁吃穿,但如果就这样好逸恶劳也不好的,所以我给他加持了三眼菩萨,让他能像他父亲一样英雄无畏,荡寇除魔!”

    一时间,本来不过十来岁的小萝莉,双手合十的说话竟然带着点庄严宝相的圣洁,她本来就小脸蛋大眼睛,更有种摄人心魄的专注,白连军这从来不敬鬼神的都下意识的也合十:“好好好!不要好吃懒做,对的对的!”

    宋娜还跟着双手合十轻轻的开始念经,阿依也能跟上,俩退役尼姑的溙文佛音轻柔的回荡在包间里,好久没念经的白浩南都闭上眼感受了下,正好这时候传菜的服务员进来了,阿威可是当惯了少爷的,坐在那动都不动,出神的看着眼前一切,应该是对女儿身特别羡慕!

    于是服务员看见的就是俩挺好看的大小姑娘念些她们听不懂的东西,跟什么邪教一样。

    不过阿依很快就念完了,还伸手摸摸有点呆住的白豆头顶,莞尔一笑就回到自己年龄该有的模样,顽皮的吐吐舌头:“嘻嘻,又加持了一份功力,我一定会修炼成功的!”

    宋娜做个自以为常的调皮表情,也收起佛相开始给白浩南挟菜,白浩南给阿威挟,毕竟搞懂了这个偷偷跟孩子见面的方式以后,他就经常来这几家餐厅吃饭,有推荐:“这个菜味道还比较正宗,但冬阴功汤还是差点。”

    阿威哪里还在乎吃啊,满脸都是迷恋的笑意。

    白连军见识还是差了点,一直盯着宋娜,很少注意这小伙子。

    反倒是那进出的几个服务员旁边有个经理听了白浩南说的连忙想找回点场面:“我们的主厨在东南亚……”

    白浩南本就是顺口,笑着指周围:“这是溙国华人,刚来江州玩儿。”

    经理马上住嘴,连忙收拾人手出去。

    结果,不一会儿餐厅老板闻声而来,一叠声的双手合十萨瓦迪卡,给白浩南发的都是雪茄,端着红酒希望溙国朋友提意见,确认说得正宗溙语更是立刻让厨房送了几个新菜品来请品评下,阿威出身毕竟不同,对了外人场面上的神态做派,教养和口吻都是不缺的,连拿了红酒杯的动作都能被行家看出来,反而白浩南那咕嘟嘟夜场喝法让人不屑,可放下酒杯的时候,手腕一伸,那块既没镶金带银,也没钻石璀璨的普通腕表就被看见了,餐厅老板没忍住腰都弯下来假装观察酒杯上挂着的液体,确认了牌子,态度变得更加热情笼络,而且还很有分寸的不打扰了,但立刻让经理送了瓶红酒进来,说是有十来年窖藏,送给远道而来的朋友品尝。

    连白连军都看出来这老板的曲意迎合了,等经理退出去就迫不及待:“十几年?那不得多贵?就是想绕着弯儿宰人吧?”

    白浩南笑着摇头,亮手腕给阿威:“老实交代,多少钱?”

    阿威掩不住嘴角的轻笑撇嘴:“才不说!”但又忍不住表扬:“真的不同,就这么随便一家餐厅的老板都能认得PP的Cos,这就是社会底蕴,只有富足的社会才会关心这些东西,溙国还只有极少数。”

    白浩南的社会观还没这大学生全面:“是是是,你是极少数!”给宋娜示意手腕:“你认得出来什么表么,没听见他说的单词啊。”

    宋娜飞快的瞥一眼摇头,关心白浩南复述的英语:“英语学好了?”

    白浩南嘿嘿嘿的笑,阿威连忙用英语跟他对话,这该多方便,想说什么都行,可接下来就跟宋娜对白浩南的英语发音忍俊不禁:“你这是夹杂了日式英语和电子英语的最新版本!”

    白浩南不怕丢脸:“我这站在球场边只要喊单词就行!”

    都不关心那瓶酒的价值。

    结账的时候白浩南还主动要求把酒钱一起结算了,听说得一千多块,白连军差点没跺脚,痛心疾首上了大当的感觉。

    白浩南一点不觉得在朋友面前掉了面子,搂着父亲一起出门,也不试图扭转他的消费观念,低声叮嘱自己这几天可能要忙点,结果那餐厅老板就等在包间外面,笑着问能不能帮他联系几位正宗的溙国菜师父过来,工钱好说,他正想搞个大点的溙国菜餐厅。

    阿威不关心这种小事,宋娜和阿依倒是很有兴趣,宋娜家自己就开了个小旅社有餐厅,还说阿依家做了不少食材贸易,如果可以到江州来开餐厅,她们也能随时吃到正宗的家乡菜,毕竟她们有长期待下去的准备,总不能天天吃火锅吧。

    白浩南本来想嘲笑她们还没见识过我泱泱大中华的天南地北美食,还真以为火锅就代表了,但想想自己在国外也想念家乡口味,就笑着点头接过对方的名片,说联系好了给他回音。

    餐厅老板顺利成章的再递过张VIP卡,说希望以后能让几位溙国朋友吃到家乡的味道,欢迎随时来,需要口味上面怎么调整随便提!

    这下连宋娜走进后面的消防通道时候,都在感叹中国人好热情,好友善。

    白浩南还在离别儿子的不舍中,哪怕就是这样日常的分开都很舍不得,光是看看儿子牵着爷爷的手摇摇晃晃从大门那边消失,一高一矮再加上狗子时不时回头的背影,他都有点神不守舍,所以随口:“热情友善?这叫会钻营,会来事儿,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当老板成功的原因……”

    话说能在这样的高级商场里面开这么大一间餐厅,投资不比自己那健身中心加训练营少。

    那会来事儿的老板估计也在琢磨这几个溙国人为什么非要掩人耳目的穿过后台走消防通道呢?

    不过等找了个代驾把面包车开回酒店,多喝了几杯红酒的阿威已经有点微醺的状态,进房间的时候带点踉跄步子然后倒头就睡。

    白浩南刚准备自己也洗了睡觉,手机闪过条短信,是宋娜发过来的:“我在大堂等你……”

    出门的时候回头看看已经睡熟的俊俏帅哥,特么白浩南居然有种偷情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