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娜的说法是她现在开始研究密宗双修的命题了。

    虽然缅奠是小乘佛教盛行,而密宗大多是印度教和藏传佛教里面的分支交叉,但重新回到天龙寺做八戒女的宋娜显然给自己找到了理论依据,八十年前有这么一支密宗大师为了躲避日军侵略,曾经在缅奠辗转,并且就在天龙寺原来那金佛塔周围寺庙挂单,后来天龙寺成立名声大噪以后当初的典籍就被收录到寺庙里,所以成了她现在禅修的主题。

    第一次当八戒女的时候就看见过,这第二次嘛,白浩南很怀疑她就是为了看这本以前不会去钻研的秘籍才重新回去出家的!

    所以说白浩南这豪华面包车买得好呢,就在地下停车场的角落里,舒适的座位跟宽敞的空间,多方便宋娜施展她的禅修啊。

    当然白浩南第一反应是:“这特么不就是单价998的帝王养生大保健么?!”

    总之昏暗的脚灯、外面若隐若现的动静刺激、紧贴的身体、密闭车厢里混杂的浓烈气息,此起彼伏的细微声音,大汗淋漓的姑娘全程都保持了双手合十,只是脸上想一直控制住平静的微笑有点难。

    但她睁开的双眼真的没带多少情欲的色彩,还想尽量引导白浩南的精神上也有升华体验呢,但可能是初次磨合,最终还是白浩南这老司机带回了老路。

    良久,趴在白浩南身上的她才好像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回来,分析得失:“下次……再准备得充分些!”

    被帝王大保健张罗得浑身舒坦的白浩南乐不可支,但想想诋毁人家的宗教信仰多不好,就随她去,只抱着姑娘慢慢放松,确实跟宋娜在一起精神上会无比放松,双方都没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白浩南感觉宋娜给了自己很多的照顾,宋娜却又觉得是龙毗的精神滋润了自己,好像都清楚这样慢慢走下去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只是相互协助穿上衣服的时候,宋娜还是感叹了下:“我也想生个孩子,无论是精神上的寄托还是想看着我们的结晶慢慢长大,我很想看着你抱着我们孩子微笑的模样,今天看见你抱着孩子的模样,觉得你比以前更完美了!”

    白浩南嗤笑自己还是背着阿威出来偷情的,完美个屁:“不过白豆真是我意料之外的孩子,我从来都没想过有孩子,可到面对他的时候,我就很想照顾他,抚养他,并且我把走过的弯路都尽量捋直了引导他,我特么都怀疑我是不是重男轻女,为什么对艾儿就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呢,我从来都没想过这种男女区别啊,要是再有个儿子比较下也行。”

    他是顺口说,宋娜就坚定了:“那再双修一次,一定要保证能量传递!”

    一直没占取主动的白浩南只能说这车减震真的不错,回馈绵软,弹性十足!

    要不是阿依打电话来查问宋娜的安全,白浩南都想干脆在车上睡一宿了,懒得挪窝!

    但第二天的工作还得做啊。

    嘉能足球健身中心的运作真没什么可多说的,牵牛带来的都是熟手。

    白浩南整理好的关于江州市区各大野球场的资料,牵牛带着人过去跟野球场地管理方谈合作,特别是和足球公园在同一区域的野球场是主攻范围,这些都是在桂西总结沉淀下来的套路了。

    他们已经很娴熟的能够掌控这样家健身中心能够容纳多少人,该如何短时间内就快速有效的为足球爱好者培训些立竿见影的项目,又该怎么尽量留住客户,扩展客源,这一套运营方案往往在前期很容易,但运作一两年以后吸纳新人却有点乏力,因为当整个市场上经常都能遇见在嘉能足球健身中心里面速效成才的足球爱好者,很多训练方法就慢慢广为人知了。

    这也是桂西那边总结出来的问题,所以健身中心拓展新的客源也是必须要的,据说那边就等着白总整理出新的方案来个各家店带来新活力呢。

    足球健身中心在简单装饰调整健身器材的时候,这部分开发客源的工作就展开了,牵牛当守门员,四个年轻教练上场踢球的组合更是在周边不少野球场地里面很快打出点名声来,全套专业的体格技术,再加上白浩南有时候也跟着去客串,对付绝大多数野球队,无论技术还是身体条件都是碾压级别的,所以对于这个整队成年人短期足球健身培训的项目,接受度很高,不少人都很有兴趣到足球公园来看看,野球圈子里只要提到这个公园的地址也不陌生,这块的推广工作就按部就班的做起来,大家在足球公园附近一家快捷酒店住了半个月左右,一楼健身中心就正式开始运作。

    关键难度还在宗明青少年足球训练营的孩子要从哪里找。

    这是白浩南唯一一次先有思路,后有球员的决定,无论是当年的医院职工队、和尚足球队,还是流浪少年球队,这些都是先有了人,他才有组队的思路,这次回国的时候本来想顺着老陈的关系把青少年梯队接过来,但有些事情只有亲身调查过才知道没有那么简单轻松,起码这种青少年培训梯队都是别人的资源,哪怕蓝风俱乐部这样没有好好搞梯队建设,但也不会轻易把梯队交给一个刚拿到C级教练培训证的退役球员来打理,这不是喝了几个月酒就能解决的问题,白浩南想强行接过这一块就意味着别人的利益受到伤害,他也清楚体育项目内的这种资源争夺有时候是性命攸关的,有些教练一辈子就指着几个尖子翻身出头,自己以前单单想帮老陈弥补的思路还是一厢情愿了。

    说难听点,他想接手,可什么名气成绩都没有,人家青少年球员的家长还不稀罕跟呢。

    再加上以前的少体校已经没有了,足校都是各家的商业运作,自己这个介乎于足球学校和少体校之间的思路得重新调整。

    好在他不着急,他的心态已经平静到这些事情随遇而安的地步,尽量努力细致的去做,而不着急看见成果,也许闪光点就在下一个转弯处,毕竟对于经历过下一个转弯处随时可能有炸弹的生活,眼前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这段时间把主要精力放在陪牵牛他们运作健身中心,白浩南只自个儿反复斟酌这个事情,于嘉理电话里除了抱怨白浩南的警报消除没,偶尔聊天提到的思路是找教育部门联合,她就擅长这种从职能部门入手的方法,稳准狠的直接拿下几个中小学来搞校足球队,很快就能把规模运作起来,不过白浩南手边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能手,不可能让于老板来做吧,她主要是心烦这次居然没成功!

    足球健身中心的客源里面应该也有些有孩子,但现目前刚刚开始做成人足球培训,好多还是免费体验的阶段,立刻又去招揽别人的孩子,宋娜都觉得稍微有点操之过急,她的建议是到附近的学校门口去搞培训班宣传。

    时不时能保持双修,还来到了自己向往的中国,宋娜几乎每天都挂着笑意,她是正宗溙国姑娘,从小倾慕华人文化才自学的华语,结果来看到这么光彩夺目甚至说得上气势恢宏的山水城市,江州远比她从小长大的首府繁华,比起首都的嘈杂拥乱要有序得多,更主要是安全,她跟阿依借着在那个市中心训练营办公室调整的阶段,没少到周围去逛街,她们的普通话能跟周边无缝融入,总体来说江州人对说普通话的外地人还是比较尊重,特别是她俩说话又这么软绵绵的好听,所以前小学教师还到周边的小学之类去考察了下,那些小学门口密布的各种培训班给了她深刻的印象。

    白浩南也去看了,不过却是顺便考察白豆未来可能要读的小学,毕竟马上就要满四岁,白连军不止一次跟他提起过白豆入学的事情,好像社会上所有的长辈那样,一到这个年龄就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个现实的问题,到底是在白连军那套房附近入学,还是另外找更好的学校,白浩南很是腹诽自己小时候从来都没得到过这种关心,基本上都混到初中了,白连军还以为他在读小学四年级!

    他可从来没觉得读什么小学有多重要,而且他要招的孩子大多都得是十二三岁的少年球员,这年纪估计现在都被逼疯了一样要考重点中学之类,哪有时间踢球?

    况且从没正经读过书的白浩南一看见那些中小学老师校长的面孔就头疼,如果让自己去这样的学校里面当个校队教练,那才是真的孙悟空戴上紧箍咒一样的难受,而且看看那些标语和各种绩效考评的宣传栏,也知道这些学校应该绝大多数都不许学生随便玩球,好多连足球场地都没有,去跟这样的学校谈合作、谈培训,白浩南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所以主要就是阿威试着把足球训练培训机构这个公司给办起来,用白连军的身份注册,宋娜在那边协助他,阿依时不时的两边玩,本来白浩南说给他们配个司机把这车拿去开,宋娜却很喜欢坐江州的轻轨,只要避开高峰期,倒也便捷省事。

    大家都不是很着急,白浩南甚至都做好了专心搞足球健身中心的准备,先积累资金和市场,等老陈出来,他拥有的人脉展开以后再搞也行,所以大概一个月左右时间,健身中心楼上的宿舍搞好了,一直住在便捷酒店里面的所有人一起搬过去,对白浩南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因为白豆和爷爷也要搬过来一起住了!

    谈不上警惕性放松多少,主要是对方来不来还未可知,总不能因为这样就一辈子不跟孩子在一起吧,每次短暂相聚以后的分开白浩南实在是觉得太难受了,相比之下女儿可能一直跟当妈的在一起,又或者那边的条件很好,白浩南居然没这么强烈的感触,反正每次看见白连军那已经有点佝偻的背影牵着摇摇晃晃的白豆离开,要是白豆再回头奶声奶气的喊爸爸一起走,白浩南就没出息的想哭。

    必须想办法住在一起!

    这健身中心逐渐运转起来每天都有不少客人进出,白浩南琢磨让白连军过来冒充个看门的,表面上对谁都不说是自己爹和儿子,这样好歹能跟儿子团聚了。

    其实牵牛他们早就陆续开始搬进二楼了,因为面积够大,就按照快捷酒店的模式搞了二三十个房间还有剩余的,就是考虑到以后给训练营住宿,还有厨房小食堂,暂时没人打理,牵牛说这个还有点怀念桂西健身中心的餐厅,李琳她妈已经颇为能干的把十几家健身中心的小餐厅都承包了,全都是盒装运动食品配送,有点接近于飞机餐的那种,也算是李妈妈这退役空姐最熟悉的流程,差不多快到了食品公司的规模,李爸爸专门负责开车到处送,所以李琳现在多少也算是老板娘的女儿,不上班也不愁吃穿了。

    稍微难点的反而是卡拉大叔,听说他的家乡又打仗了,说是不在乎家乡那破事儿,可老婆孩子在那边,气咻咻的赶回去,想问能不能把人都带过来一起生活,享受过中国这样的环境,真是不想再回非洲了。

    白浩南叮嘱可以让卡拉回头来江州看看。

    中午的时候老白才坐着一辆小货车带孩子过来,破屋抵万金,虽然白浩南叫他啥都不带直接过来,那房子空着也就空着,结果老白还是也带点鸡贼风格把房子给租出去了!

    能收点都收点不是,所以家里凡是不愿留给租户的东西都得带走,啰里啰嗦的搬了一上午,白豆过来都小脸蛋皱成一团:“爸……老南!爷爷什么东西都舍不得扔!”

    白豆这么叫也是白浩南拿定主意后开始教的,尽量不让外人察觉这是自己的儿子,甚至他在室外都不跟儿子过多交流,一个眼色,阿依就笑着过来牵了小朋友和阿达上楼去看房间,仿佛女孩子都有天生照顾人的母性,她现在最合适当保姆,宋娜和阿威在公司那边招聘新员工。

    白连军也跟白浩南说好了,这里没人知道他俩是父子,白浩南没帮老爹搬那乱七八糟东西的闲心,指挥小货车司机:“您把东西一股脑的都倒在这建筑背后,等老人家慢慢清理吧!”

    然后自己装着稳沉的慢吞吞转身,进了小楼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心里就像要去泡妞一样快活!

    当年的浪子白日天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