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消防通道就只有梯步,倒也适合一家三口慢慢顺着地下二层的车口走到四五楼,于嘉理顺便敲打了下白浩南那个体贴的经理:“这溙国妞是不是受到溙国男人一夫多妻的影响,位置摆得很正,还在北部特区当尼姑就主动跟我联系,汇报关于你的动态和情况,甚至连照顾你生活的情况,现在她想要个孩子的事儿都跟我说。”

    白浩南脸皮再厚也赧然:“不是吧?溙国还有一夫多妻?”

    于嘉理回应他一个无可奈何的我就知道表情:“你能不能别关注点都在这种事情上,虽然法律不允许,但是在溙国……嗯,我提醒你前两年刚有一个溙国法律允许婚外子女同样具备继承权,等于变相承认了相当部分阶层存在的包养小三之类恶习!”

    白浩南无语:“我包养谁了?你包养我还差不多。”

    于嘉理哈哈哈的给他一脚,艾儿全程看见了,不知道会不会在幼小的心灵里面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不过走进溙国菜餐馆里面的时候,都看得出来他们谈得不错,连餐厅老板都确认这一定才是白浩南的原配夫人了,热情的跑前忙后张罗。

    这顿饭自然是吃得热闹开心,于妈妈对白豆羡慕不已,一个劲的夸他机灵,忍不住都从手腕上抹下来个金灿灿的镯子给他套手腕上,轻轻一捏就合拢合衬,把十足赤金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白豆还意识不到这玩意儿多贵,笑着使劲给爷爷和父亲展示,白浩南不在意,白连军还得习惯。

    只是到了餐后散场,白浩南正示意老白抱了儿子和阿威,牵牛他们一起走,那位餐厅老板殷勤的过来询问菜品和口味感觉如何。

    白浩南多会听音儿,抱着女儿停留下,顺便等于嘉理去洗手间,这姑娘整顿饭都在另一桌撩拨宋娜,说是以前在百废待兴的小镇上只是简单接触,但后来电话和短信之类交流比较多,早就想面对面的收拾这个明火执仗摆出小妾态度的姑娘。

    都是江州人,餐厅老板就开门见山的自我介绍姓李,感觉白先生和太太都是事业有成的人物,还有溙国的关系,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在餐饮方面投资,白浩南笑称自己不过是个小打工的,这种事情应该跟溙国朋友谈,找错人了。

    李老板还想多说几句,于嘉理脸蛋红扑扑的出来挂白浩南手臂上,三言两语知道意思:“谢谢,我们自己有做餐饮,这种小生意就不跟人合作了,但是如果需要租餐饮场地倒是可以跟我们谈,随便哪里都行。”

    论无形装逼,于嘉理还是比白浩南高出好几个级数的,直接把对方噎得没话说,一叠声的恭送,言语之间倒是没什么戾气,看来早就明白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的社会道理。

    白浩南也不在意,但穿过消防通道的时候还是有点揶揄:“不错嘛,现在我看你什么都是名牌了,跟以前妆都不化的时候消费观都有了很大变化。”

    于嘉理白眼他:“以前是怎么穿都不自信不好看,当然没兴趣花大价钱买奢侈品来让自己不开心了,现在还是知道便宜无好货,大价钱的版型是有道理的。”结果顺着这挽手的动作又发现白浩南手腕上的表换了样式,恶狠狠的抬手看一下有点崩溃:“百达翡丽!你这档次还越来越高了!上次那是庄大妈给你的二手货,现在呢?难道临走你还有闲心换了纪念品?”

    白浩南终于遇见个识货的:“什么力?解释下?阿威送的,我又不知道多少钱,还没电子表方便。”

    于嘉理重新认真看下:“百达翡丽,算是手表最贵的品牌了吧,又是古董货,哼哼,他还真是喜欢你哦,具体多少钱我不知道,几十万起步,贵的能炒到几百万甚至更贵,不过先说好,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犯傻,这跟翡翠一个道理,都是商家炒作出来的概念,我是不会花这种冤枉钱的。”

    白浩南想起这才是于嘉理的特点,乐得伸手抱住她肩膀走进停车场:“值钱的包包衣服你会买,手表不会,那还有什么钱花起来是你觉得不冤枉的?”

    于嘉理明显喜欢这样的状态,靠得很舒坦,走近专门留给他们的那辆明黄色悍马,司机远远的就跳下来开门等着了,坐进去才嘻嘻笑:“当然是买房咯,江州的房价这么便宜,老于又有相应的关系知道大概的涨幅,所以就顺便买了些门面跟自家住房,不然以后每次来都住酒店,对艾儿的感觉也不好吧?”

    白浩南就有点难以理解了:“那你……刚才跟那位李老板说随便哪里的门面都可以出租,你们到底买了多少?”

    于嘉理循循善诱生意经:“你怎么就脑子不开窍呢,顺便买点是我们知道肯定会红火的地段,但是他作为专业人士譬如说想要在哪里开店,看中什么地段的门面,可以由我们去买下来分租给他,这是资金变通的一种方式,好比大多数航空公司的飞机都是租的,专门有公司负责买飞机来运营租给航空公司一个道理,专业的人做专业事,明白了嘛?”

    白浩南还是被说得一头雾水,躺靠在硬邦邦的后座抱着女儿担忧:“你以后还是来跟着爸爸搞运动吧,你妈这工作太费脑子了!”

    黄毛丫头估计已经到了瞌睡时间,对父亲没精打采,于嘉理却乐不可支:“说得轻松,老于还说你很善于动脑呢,我倒要看看你这次动脑能动出什么名堂来!”

    其实有点夫妻俩回家的感觉了,只是这悍马车用司机来送老板回家,后排却不怎么友好,但于嘉理特别把这辆车送过来,里面蕴含的意思,白浩南怎么会不懂,心照不宣吧。

    结果黑黢黢的转进片安静的别墅小区,两部世纪之星和其他车都停在这边了,十多个人能都住下的大宅子,看来于家真是喜欢走到哪里都很多人,看悍马车被倒进私家地下停车场,出身还是限制了白浩南的想象,下来仰头看看三四层楼高的建筑和周围宽大的绿化地带草坪之类:“只是你们过来临时住,有必要买这么大的宅院么?”

    于嘉理在这方面真是有底气频繁白眼他:“这都是投资!譬如我们觉得这些地段有涨价的潜力就吃进等待获利以后放出去,当然主要是投商业门面,住宅回利空间和时间都长了点。”

    白浩南终于有点服气:“北上广都是这么买的?”

    于嘉理点头:“我爸就是从在桂西省会最繁华地段买商业地产尝到甜头的,自然会在这几处最有可能飞涨的一线城市如法炮制,虽然全国各地投资者多,但他还是算比较早的那一拨儿,这也是我说为什么收租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动力,需要让自己寻找更高的挑战空间原因,从这点上来说,还真是需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我这种必须树立更高梦想的刺激,恐怕我早就选择嫁人生子,然后待在家里变成妈妈那样的人生了。”

    白浩南得意:“不用多谢!回头把嫁妆送到我车上就行!”

    于嘉理气恼他破坏温情:“你敢收吗?随时给你搬过来!”

    白浩南嘿嘿笑,正好于妈妈从宅子落地窗边看见,急忙和保姆一起冲出来,心疼的抱过白浩南怀里的艾儿,嫌这周围晚上有寒气!

    结果这说起来花了三四个月装修,本来打算再敞晒一个夏季的新房,白浩南走进来一看又是那种酒店大堂的风格,江山万里图搭配前台接待的感觉,门口还立了硕大一尊毛先生的金灿灿塑像,真人大小还挂着红绸带,一进门差点把他吓一哆嗦,感觉是天龙寺佛像跟国内领袖崇拜的综合体,估计也是老于的口味。

    不过这时候白浩南得到的基本上就是女婿待遇,艾儿的婴儿房应该都比白连军那工作一辈子才剩下的两居室大,小两口的卧室面积就更不用说,还好白浩南不怯场,打客场也能保持战斗力,只是摆明车马的于嘉理有点啰嗦,不知道哪里去讨来生男生女的技术性区别操作指南。

    白浩南一概嗤笑为花架子。

    第二天一早起床赶回训练场的时候才观察到这高档别墅区,白浩南以前是真没机会感受过,他那点中下游球员收入还远不到这个层次,连明星球员们到这个档次的都不多,起码从浓浓晨雾和密布树林中把悍马车开出来时候有很清晰的感受,有钱人的生活还真是不一样。

    当然,于家、庄沉香和若温少将这些他经历过的大户,好像也没那么会享受,感觉都有点土鳖。

    赶回训练场的目的就是带着白豆跑步,这是从搬进这里就开始的,白浩南始终信奉身体是自己最大的本钱,无论白豆以后做什么,身体必须得好,而且这也是父子俩加深感情的好机会,大清早也没人注意他们在山顶跑步。

    小孩子这时候骨骼肌肉都还没发育完整,跑起来都是歪歪扭扭的,但能够跟父亲一起在空气清新的空旷球场上瞎跑,已经高兴得跌跌撞撞了,白浩南肯定知道这时候不适宜力量训练和成规模体系的有球训练,更主要是得激发孩子对踢球的玩乐喜好,所以时不时的有点情不自禁抱着儿子在人造草坪上滚翻嬉闹,结果得了白连军过来一阵吼,嫌儿子把孙子在这种塑胶草皮上沾了晨露受寒,还特别强调这种塑胶草坪化学挥发伤害大,也不知道退役乒乓球教练各种似是而非的健身理念是从哪里来的,反正骂白浩南那是得心应手,抱了浑身是汗的孙子毋庸置疑的结束晨练去吃早饭,一点不给C级教练面子。

    白浩南有点哑然失笑,但也没吵吵着非要让儿子跟自己搞大强度,而是有点出神的站在暗绿色编织网墙边看着那频频回头还给自己招手的小身影,不光是分辨其中到底有多少是于德水说那种自家孩子哪都好的误判,还有自己现目前的最大的问题。

    白豆是有点天赋,起码有球感,这点在白浩南到幼儿园去看了几十个孩子做同样的最初接触足球的动作,心里就有点底,很多这种年龄的孩子,面对滚过来的球体,甚至都无法正确判断空间距离,动作不协调或者迎上一脚抡空碰不到的比比皆是,其实这种情况在不擅长运动的成年人里面都还有,只是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弥补了这种空间感,觉得理所当然,但白豆在这个年龄段,起码每次都能很准确的判断出身体和球之间的位置感。

    就凭这点,白浩南也值得带着白豆这样测试下去。

    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测试样本,白浩南的强项在什么?

    他具备驾轻就熟的复盘总结能力,他需要有大量的样本数据,大量的同龄孩子来做类似的训练才能找到其中的规律跟结论,单凭白豆这么一个孩子,他舍得,白连军舍不得,最终得出来的结果也不具有普遍性,况且总不能花几年时间慢慢把白豆带出来,总结点办法也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啊,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得扩大训练的面,尽可能找些孩子来一起培训,这也能最好的把白豆掩藏在其中,自己唯一的心头之患就算是迎刃而解了,其他白浩南目前的心态,还真没什么可着急的。

    五月的天气早上八点过已经有明媚的阳光了,出了身汗的白浩南被小山头上的微风吹着也不觉得冷,正在出神,旁边伸过来一张柔软的毛巾,印在他的脸侧汗水上,一转头,穿着身黑色暗纹有桃红色镶边紧身运动衣的宋娜正站在旁边,满眼的关切。

    声音就跟她手上的动作一样柔软:“龙毗,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分担的吗?”

    也许知晓自己未来的工作定位在足球机构经理人管理岗位上,宋娜非常明确的在跟着健身中心的行政经理、业务经理、财务管理学习以外,就是每天也在跟着锻炼健身,总不能未来作为白浩南的体育机构经理人,却是个病恹恹的林黛玉吧,她也喜欢锻炼,相比之下阿威还是要贵公子得多,悠闲懒散得直到接近九点才起床跟宋娜到市中心的办公室去,但他在办公室规划做的那些东西,却又不是宋娜这样一个管家型的机构经理能替代的。

    随意回头看着自己的东南亚伙伴,白浩南也敞亮多了,笑着接过毛巾:“我给你俩电话号码,是我以前在特区那边最贴身的两个警卫,你跟阿威商量下,怎么让他们从纳猜上校那边拿到合法的手续来到我们这里,现在我需要他们的协助。”

    宋娜眼神亮晶晶的立刻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