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二天阿威就去溙国菜餐馆谈论合作的事宜了。

    其实他也是个习惯自己拿主意的,何况做生意的事情和白浩南谈了也没用,这家伙根本不在意,最多回来问问于嘉理,反倒是勾得于嘉理颇有些心痒不想返回桂西了,但那边一大摊子事情又必须要去,只能说回头从嘉正找拨熟悉餐饮运营的人过来参与,过了两三天看见卡拉拖家带口的过来,把退役黑人球星骂了一顿,才心满意足的跟父母带着女儿返回桂西。

    于德水觉得可以经常过来江州度假,他一直都是个比较接地气的人,对江州这座江湖气息很重的城市印象不错,对白浩南现在的状态更是满意。

    起码除了那个溙国妞儿,白浩南也没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男人到这个份儿上,要管住裤裆比之前鬼混时候随意得多,白浩南却轻而易举的做到洁身自好,老于应该深有体会,相当看好的给白浩南说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尽管开口,他会全力伸手,气得于嘉理嫌父亲多管闲事,让她一直想压着白浩南的心思给破坏得一干二净。

    白浩南却连送都没去送,因为自从卡拉一家来了以后,他的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球场上了!

    仿佛是印证了老于之前说的那句话,卡拉带来了八个孩子!

    反正非洲从来没计划生育的概念。

    哪怕里面有三个女儿,但从十八岁到三岁多一顺儿的各种年龄段孩子都有!

    分别来自四个不同的母亲,当然,这次只有两个女人跟着卡拉来到了江州,其中胖得没边的是卡拉在非洲国内的老婆,身材火辣窈窕的是他这两年在中国做生意的伴侣,不过都是非洲裔,肤色深浅不一样的黑人。

    白浩南也是从他这一大家子里面知道了原来非洲黑人也要分两大血统然后无数的族裔,很怀疑于嘉理是因为这个骂了卡拉好几顿。

    这些肯定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白豆立刻就有了一群每天可以在球场玩耍踢球的同伴,而且还非常高配的全都是黑人。

    成天守在足球场边看了几天,看白豆从害怕这些黑乎乎的同类到熟悉了解,成天跟着跌跌撞撞到处乱跑,白浩南心里忽然一下就有办法了。

    可以说他那种鸡贼的小聪明,在看到卡拉这个曾经帮助他把健身中心点亮的前球星一家之后,彻底清晰了方向。

    卡拉作为好歹在世界杯上留下过痕迹的球星,遗传基因还是让白浩南看到什么叫天赋,就像这黑人胖大叔能够在跑步机上娴熟跳舞一样,他的儿女们一个个能歌善舞也就罢了,包括女儿在内,都能娴熟的在球场带着球玩耍几下,三岁多那个最小的比白豆还小几个月,灵活性跟柔韧性远超傻乎乎的白豆,时不时的就能抱着足球在草坪上来个劈叉,对白浩南丢过去的足球更是能亲热的用脚上几个面拨拉,对比白豆到现在都还不能用脚内侧做动作的进度,白浩南只能确认之前自己肯定是因为自己儿子有点误判了。

    好在卡拉对白浩南的思路非常赞成:“我说过,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舒舒服服的在家乡带着孩子们学习踢球,面包树下躺着看孩子们在尘土中玩球,那就是最美的场景,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变得好像地狱一样,那些政客让我们的国家变成了悲剧,如果我不是因为踢球还有这样的资历,好歹认得几个名人给我伸手,恐怕等待我的悲惨命运会让我痛不欲生,更别说保护孩子们的生命安全,知道吗?人居然能成为被交易的商品,年轻的女孩子只能靠卖春保全生命,男孩只能去打仗去卖命,孩子不就应该无忧无虑的成长么?不应该过早的暴露在社会丑恶面前,那才是畸形成长!”

    经历过北部特区战乱的白浩南自然对卡拉这趟把全家人从内战祖国带出来的经历感同身受,伸手拍同伴有些激动的肩膀:“好了,好了,有老法师教过我,既然我们不能改变世界,那就努力改变我们自己,就像你不也因为自己前几十年的奋斗才能带着家人离开危机么,足球场上再惨再残酷,也比不过那些战乱的地方,我们就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慢慢搞。”

    黑大叔有点惊呆了,伸手使劲翻白浩南的眼皮:“这还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家伙么,你怎么一下就变得跟个圣人一样了!”

    白浩南冷笑:“圣人?圣人都是特么一路跌打滚爬才能成神的,我是终于明白了只有在足球场上,我才是全神贯注的,既然现在这足球环境乱得一逼,没有谁能做出改变,不如就耐住性子在这种场面下尝试打造我们的东西,态度、斗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可以从孩子就开始培养,也绝对不该丢掉的东西。”

    卡拉深吸气:“看来你终究打磨出来了,像颗钻石一样被打磨出来了,好!我能做什么?”

    白浩南最看重的当然就是卡拉的这群儿子!

    “你可能不知道一群黑小子的训练营会给国内人什么感觉,反正就觉得咱们训练营很有国际范儿,知道么,有老外的训练营就能让人很高大上了,收费都要高几个档次!”

    这点卡拉以前在嘉能健身中心的时候就有深刻体会了,点头笑:“可有些地方还是对老黑不太友好,当然我也不否认有些非裔好吃懒做目无法纪。”

    白浩南不讨论这些复杂的大事情:“我希望你能做好两件事,第一就是借着训练你的孩子和我的儿子,短期内就摸索出来一套适合孩子的训练方法,以玩为主,更有乐趣,主要在于培养孩子对足球爱好的训练方法,这跟我们对成年人训练甚至青少年培训都是完全不同的,你能做到吧?”

    玩耍似乎是非裔球员的天性,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中都酷爱玩乐,就连进球后的庆祝动作恐怕也是非裔球员们最多花样吧,卡拉回头看看足球场上自己那群儿女,简单的想想就点头:“没问题!我也很想陪着孩子们,摸索些他们东西,但我十几岁这四个孩子能不能也在训练营里面做点助教的工作?一大家子要养活啊,我的生意都没得做了。”他也没想过非要把孩子弄去入学。

    白浩南笑:“看来你还是不看好我们这生意会有多大,第二件事,你不是说你这次能安然离开,就是靠一位得过非洲足球先生的大明星伸手帮忙么,再想尽办法跟你以前所有的关系联络下,看怎么能找到个世界级的球星,最好是十年二十年前最红的那种,南美非洲这些地方的最好,我们能够以较低的价格请过来当代言人当教练。”

    卡拉在这种时候确实跟不上白浩南的鸡贼思维:“世界级球星?为什么要找十年二十年前的?”

    白浩南哼笑:“最当红的C罗、梅西我们请得起么?次一点的有用么?愿意来么?你想想我们面对的客户是谁?是四五六七岁的孩子,但是掏钱的都是他们的爹妈!都得是三十来岁上下的成年人,他们现在还能把世界球星数得滚瓜烂熟的有几个?我问你现在欧洲五大联赛射手榜前列……不,不用这么复杂,最近一届世界杯的射手榜你给我说出来就行?你能记得是不是还是你年轻时候最火热的那些球星?”

    黑大叔怔怔的想了下,不得不承认:“还是你脑子转得快!”

    白浩南得意:“南美的,非洲的,撒开网去找,花个几十万就能请过来做场秀……对!南美的最好,我记得他们有很多喜欢泡夜场,这个我擅长啊,准保天天安排帝王大保健,找个最骚的来,这种一般状态下滑得厉害,也最容易变得落魄,给点钱就能来!”

    卡拉都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原来你也知道你这种风骚的容易变落魄?”

    白浩南更得意:“老子改邪归正了!就这个事情,你自己八方联系下,中国人最信这些外国球星,特别是他们年轻时候当成上帝的家伙,请来绝对可以一炮而红,老子在桂西开始懂点道理,在东南亚走了一圈,太明白这个借势的好处了,只要肯砸钱,砸对了钱,轻而易举就能把我们这个青少年训练营给造成话题了!”

    卡拉想了下:“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就是炒作嘛!”

    艰难经历的生活真不是白过的,白浩南那些曾经的跌打确实都成了收益:“体育运动背后有太多可以做的文章了,我们搞健身中心不过是用了点皮毛,那时候我也只明白一点皮毛,用到宗教信仰上可以带动疯狂,用到战争战乱中可以凝聚人心,在中国这么个巨大的繁荣国家里面,这就不简简单单是体育运动,不是一场场比赛,而是个商品,是一场场秀,可以带动引爆观众情绪的秀,这就跟电视上那些真人秀节目是一样的,如果能够把观点从似是而非里面变得清晰,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那这场秀就有了方向。”

    卡拉啧啧:“老南,你变了,真的是把你以前那些小聪明全都变得清晰了!”

    白浩南又露出点不要脸的邪魅笑容:“真以为踢球才是出头机会,那才是HMP,我们不踢球,但是要把踢球变成一场产业,由我们踢球的人来真正操控的产业,而不是让那些球都不懂的资本来玩我们,等着瞧吧!抓紧时间把这两件事给搞定喽!”

    卡拉怀疑:“少儿训练的科目纲领我来做,找寻世界球星也是我来做,你做什么?”

    白浩南哈哈大笑:“还有大把的事情需要我来做呢。”

    然后过了几天白浩南居然敢顶着所有人的八卦眼光,飞到桂西去找于嘉理呈现商业计划。

    其实距离于嘉理从江州返回又过了半个月了,白浩南衣冠楚楚的走进嘉正大厦的时候,到处都是一片炽热的目光和恭维,哪怕这些员工主管们背后再八卦,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三四年前突然消失的运动总监,现在是衣锦还乡了。

    不光是据说又一片不亚于嘉能健身中心的产业正在江州推动,起码嘉能健身中心这几年的扩张也证明了运动总监的股份有价值,更何况部分知晓缅奠产业的更清楚这位运动总监在目前嘉正集团最为重要的翡翠产业中具有什么地位,最核心的当然还是年轻的于总已经给他生了个女儿!

    现在于老板最疼爱的孙女!

    身为堂堂嘉正集团的太子女掌舵人,居然可以未婚生子的不在乎声誉,这种分量没谁敢质疑白浩南的地位了。

    不过白浩南还更客气了,比以前漫不经心的浪子风范多了些沉稳,看见以前认识的主管都会合十问好,以前常见的运动衣也变成了黑色POLO衫和休闲裤的搭配,干练时尚还不会被看成是普通白领,偶尔有走得近的能看清他手腕上那只有点岁月痕迹的百达翡丽就更高山仰止了,所以一路走来确实是得到很多人热情的主动招呼,回头都要炫耀自己跟这位曾经化名王建国的运动总监是老相识了。

    大人物嘛,仿佛他们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都是传奇经历当中的一部分。

    反正普通人是不敢像他们那样去经历的。

    于嘉理坐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从看见白浩南进来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还悄悄把脚下蹬掉的鞋给趿上了,嘴角有笑,但话语不好听:“突然想起过来干什么?商业计划书不能在网上发给我么?”

    白浩南摘下墨镜挂在胸口,谢过陪同的助理,等办公室门关上,才转到大班台后不要脸的扮深情:“我过来看你跟女儿,不行么?”

    手都要碰到于嘉理的脸蛋了,其实特别换了身包臀裙小西装加精致淡妆的女总裁还是很有霸道气质的打掉他的手没好气:“上班时间说公事!”

    白浩南翻个白眼,然后很有商务谈判气质的坐在大班桌前面,还调整了下自己手腕上的表:“除了跟你解释下商业计划,主要还是过来带人,我要把小婉、李琳她们几个都带走。”

    这种态度,于嘉理不气得哇啦哇都不可能。

    她也做不到完全的公对公,私对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