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像就前不久,于嘉理和一大家去江州的时候试探白浩南,都还说不沾染这些花花草草吧。

    白浩南却不是试探于嘉理:“谁叫你们催促着要我把事情尽快推动?你们不推动我能慢吞吞的花十年时间慢慢把豆儿培养长大踢球再说下一步,现在既然都看好局势要抓住机会,老卡他们也让我找到了思路,那就做起来!我需要各种人手,懂经营管理的,懂财务管理的,擅长对外展示形象的,现在都需要,我没耐心再去招募人手,就要她们几个直接过去。”

    于嘉理都气得冷笑了:“原来你是自己出国深造,然后把这些心腹全都留在我这里锻炼升级,等到成熟了全都摘了去?!”

    白浩南不在乎:“于儿,上次在江州我开玩笑的跟你已经提过这个,我要的只是球场!我眼里只有球场,我要带队训练比赛,这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但为了达成这个战略目标,我不得不搞商业开发,搞很多球场外的事情,如果你完全放下男女之间的私人感情让我彻底信任,我可以把所有的产业所有权都给你,我给你打工都行,哪怕你瞧不起这点小产业,我更不在意这些东西,我要的是站在球场边!”

    于嘉理收起夸张的表情,目光闪亮的看着白浩南:“你还不信任我?这么说很让我不舒服!”

    白浩南四目相对的正视:“你口口声声说你要做好产业,但是还是把很多我们之间的私人感情掺杂进来,这就好比我交出军权以后,如果你不在乎产业发展,不在乎我的态度,要随着你的心思放弃对我的支持,我特么就会全线败退,你说我敢不敢信你?”

    于嘉理也就看着了,没说话,两人这么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出声:“你跟……庄小姐到现在再没联系过了?”

    白浩南收回目光看窗外,桂西的阳光和缅北一样明媚灿烂,嗓音稍微变化下:“我没拿这个来威胁你,我承认我在男女问题上不是严谨的家伙,但我是在跟你谈产业,商业计划,做人和做事是两回事,你太想管理我的私生活,不排除以后拿这一切来约束我,那就很无趣了。”

    于嘉理的声音也柔和了些:“上次你离开桂西,是不是也有这个原因,因为我对你的私生活到工作都指手画脚,你宁愿选择去东南亚逃开我?”

    白浩南想想点头:“有点,但去东南亚对我确实就像是上了个大学,我彻底明白我的梦想就在足球场边,只要能站在球场边,其他事情我都不在乎,也只有在球场边,我才能发挥出我所有的热情,而不是把产业做大做强,上市圈钱什么的,这些都不是我感兴趣的事情,但我也不反对这么干,所以这些部分都需要有各种人手来协助我去做,好比你能给我提供资金,宋娜能管理球队事务后勤,阿威负责商务运营,只有在你们的帮助下我才能把所有精力放在球场,如果让我把大量心思分散到这些事情中,我什么都干不好。”

    于嘉理有点委屈了:“我就只能是个提供资金的?”

    白浩南讪笑:“我特么就顺口一说,好吧,换个高大上的说法,你是投资方,你是我的大老板行不行?”

    于嘉理低声:“看着我!”

    白浩南把头扭回来了,看着眼前嘟嘴的姑娘,看于嘉理眼中的委屈,他忍不住加重了自嘲的口吻:“我现在才多大点盘子,都不好意思跟你谈商业计划,你能不能别把孩子妈的思路带进来。”

    于嘉理无奈的苦笑下:“嗯,我能怎么办?我也想洒洒脱脱的装轻松,可我就是爱你啊!”

    白浩南看着隐隐都有点水光的眸子,没心软,或者说不敢心软,但嘴软的嘟哝:“啊,行了行了,我信你好不好?只要你答应不来指手画脚,训练营这一切的产业都是你的,我没兴趣打理什么商业,我要这些人手都等于是你的人,或者你愿意调动其他人手过来支持我都行,这不会让你觉得难受了吧,我又没其他心思。”

    于嘉理没有胜利的喜悦,但原本就不算大的眼睛使劲睁了睁:“你跟李琳、小婉她们私底下已经谈过了?”

    白浩南摇头:“我还没这么不懂规矩,这些天我都在训练场上忙着跟老卡他们搞训练计划,回头还要跟阿威和宋娜调整这个商业计划,哪有这么多心眼先来偷偷摸摸的勾搭人?”

    于嘉理意味深长:“小婉结婚了,李琳也在跟个机关单位的处长谈恋爱,你还要不要她们过去你那?”

    自从当初于嘉理到前沿阵地把白浩南打来吃了野食以后回国,白浩南就再也没有跟小婉她们有过半点联系,现在要是从牵牛那打听肯定弯弯绕绕也能联系上,但似乎白浩南真的没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他也确实没有偷偷摸摸打听女人的习惯,愣了下干净利落的点头:“行!你帮我问一声,愿不愿意跟着我干,自己要在家相夫教子的不勉强,不行就另找!现在我们开始谈这个商业计划书的事情,还是你自己看?”

    这也是白浩南从进入于嘉理这家公司当初的做派,从来不在他不熟悉的东西上面废话,这种商业计划虽然骨架思路是他的,但所有文字技术工作都是阿威和宋娜填补的,俩溙国人做出来的东西肯定还需要嘉正这边的专业人手完善,说不定还要全面拆开做过,白浩南等于只是拿个创意过来。

    于嘉理把那金属U盘在手里这么轻松的拨动着翻几下:“你就这么不在意她们?回来这么久,你都没联系过她们?”

    白浩南有点嗤笑:“我特么鬼混的时候,你成天念叨,现在我专注在事业上,你又来搞这些小心思,你看我到现在联系过以前的女人没,不打扰别人的生活是最基本的原则吧,我只是希望能带着我最熟悉的人手让大家都能变得更好,已经变好或者不想改变的就不用废话了。”

    于嘉理一针见血:“你跟宋娜还有关系!”

    白浩南都笑着起身了:“上班上班,我先回你家陪艾儿等你下班,大家都是成年人,上个床解决生理问题不是什么大事吧,在一起做正事才是目的,所以我说结婚麻烦,我特么根本就不在乎这事儿,当然有了孩子还是有点不一样,反正我也没乱搞,待不了几天的,明天拿辆车去找找我那个战友家,然后就要回江州去,豆儿要过生日了,没妈的孩子我还是想让他别过得跟我那时候一样。”

    保持了健身的于嘉理嗖的跳起来抱怨:“对对对!你最洒脱,就当成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可做女人的……”顿了下还是承认:“有些女人是会当成情感寄托,起码我是这样,我跟你一起走。”

    出门来把U盘丢给自己的助理要求开会讨论拿出结果呈上报告,自己就挽着白浩南的手臂明目张胆早退了,当然全公司都带着祝福羡慕的表情恭送,于嘉理的淡绿色包臀裙和黑色小西装的气场也是够的,还很配白浩南高大的黑T恤休闲穿着,只是她这衣品始终有点朝着性*感艳丽的方向靠,虽然不便宜也很好看,但多少有受到白浩南青睐的夜场风影响,再不是前些年压抑太厉害了,有点过头。

    白浩南在电梯里面也多打量几下她的淡绿色裙子,他喜欢的调调也就这样,于嘉理却开始盘算生肖星座:“你是……属牛的,爱的时候一股脑上,离开又跟潮水似的,对待爱情一旦感到威胁就会主动离开,最熟悉的陌生人就是说你这种,还有星座……”

    白浩南干脆把手掌按在那富有弹性的裙子上心满意足,但嘴上嗤之以鼻:“卧槽,你还信这些神叨叨的东西,我就是不愿整那些磨叽麻烦的事情,哪有什么情呀爱的,心思放在这上面只有自己难受,我特么从来不想这些无聊的东西。”

    于嘉理都贴他胸口了撇嘴:“女人难免会想……不过我能理解你,你爸没给你什么温情,你母亲就更是,所以从小你应该就害怕再被抛弃,所以索性不让自己落到会被抛弃的地步,包括在北部特区,你多少对庄大妈还是投入了点责任和感情,结果刚刚尝试下又被打击了。”

    白浩南鄙视她:“你傻点没人嫌弃你!”

    于嘉理又嘻嘻笑:“心疼你嘛,其实你这样不怪你,哦?”哪怕满是时尚妖冶的打扮,其实于嘉理带点圆润的脸蛋上还是很容易带上为人母的温柔爱意。

    让白浩南哭笑不得,还好电梯到了大堂,于嘉理连忙收拾得正常点挽住出来,然后却看见小婉几人站在了嘉正大厦的一楼接待前台边,都是当初从传销城市逃出来的同伴,现在穿着一样的小西装裙,暗紫色那种还戴彩色条纹领花丝巾,算是嘉能健身中心行政管理层的标准制服,然后齐刷刷的对着这边站好行礼,只有李琳这个头最高的穿着件无袖背心站在最后,绚烂笑容从惊喜的绽开然后飞快演变成撇嘴压住接下来的变化,很吃力控制的那种,情绪更激动的立刻涨红了鼻头,也更招人,哪怕就是件简单的白色背心她能穿出点动人的色彩,好像身前那几个暗紫色制服的同伴都是在衬托她的干净美好。

    所以于嘉理也忍不住掐了把白浩南的手臂。

    小婉才是开口说话的:“于总好,刚听说王总回来了,我们过来见见面,询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

    于嘉理再忍不住有点跺脚,压低声音尽量恶狠狠:“这几个月把你派去独当一面,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

    那个看起来依旧身材单薄的脆萝卜姑娘先鞠躬:“我们商量过,只要王总回来,我们就继续跟着他做事,其实还是给您做事,只是我们想去江州。”

    哪怕整个一楼大堂来来往往的其他员工主管的目光都偷偷在瞄这边,于嘉理还是很夸张的转头看白浩南瞪眼:“你们还是串通了的?”

    不等白浩南说话,小婉不卑不亢:“我在处理健身中心的管理文件,关于江州的财务报表、合同文件调动也都会从小曼她们手中过,王总的运营情况从教练组都能大概知道,更何况卡拉教练已经全家都过去了,我们想王总应该是需要各环节的人协助。”

    于嘉理松了白浩南的手过去,高跟鞋在光亮的石材地面上有可可可的声音,显示出她的情绪,不过抬起手来却不是远处那些八卦眼光以为的耳光,虽然小婉也不闪不避的面对可能的羞辱,落到她脸上变成指头揪住脸蛋:“我对你不好?!”

    哪怕脸蛋变形还是勉强发声:“好,很好,可我……我们是王总的人。”

    于嘉理嗤笑:“你知道他不姓王!”

    小婉不笑:“姓什么不重要,都是他带我们改变的。”说这话,眼睛都是一瞬不眨看着白浩南的。

    这种视死如归的革命烈士态度更刺激于嘉理,手指都加重些,但声音很低了:“我生了艾儿!我说过不许来打岔!”

    小婉终于收回目光无辜:“我知道……又没……我没资格破坏您吧?”声音也很低。

    白浩南还是过来了,伸手弹于嘉理的二指禅:“轻点轻点,有事好好说话,这么多人看着呢。”

    感觉被针对了,于嘉理更来气,扫视下几个姑娘,包括李琳在内还有四个人,最傻的那个连忙目光东游西荡的躲开,好像不对视就不会被逮着。

    这让于嘉理更没好气,手一抬就准备再换个目标,白浩南趁她松手,干脆顺着绿色裙边抱起来对自己的朋友们嘿嘿笑:“对,我们都是于总的员工,我来就是想要你们跟我去江州的,还是那句话,有我吃的,就有你们的筷子,这婆娘就是欠收拾了,你们收拾自己东西去吧!”

    于嘉理想挣扎,白浩南警告她:“你这裙子可容易走光!”

    自作自受的婆娘只好乖乖的,但有回头恶狠狠的挨个儿点人无声警告,李琳却带头一起喜笑颜开的对她鞠躬道别。

    这傻子就没想过自己会羊落狼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