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章节目录 312、凌云志向脚下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7/420098.html
    从李文东那里,白浩南反而听到些关于李海舟的只言片语。

    退伍以后没什么一技之长的李海舟只能到处辗转打工,听说一开始南下到香港边特区还睡了不少时间的桥洞、街头,后来就是保安、工人甚至连摩的司机都做过,确实是一路吃苦也没能出头,而李文东的父亲,李海舟的弟弟虽然没当兵,其实早早进入城市打工也差不多,在工厂打工时候认识的姑娘结婚生子,却没多久就离婚分手,甚至连酒席都没办,只能把儿子丢到老家给母亲抚养,只是李海舟的弟弟好歹已经在装修行当慢慢上了路,做装修工的手艺固定下来后,收入正在慢慢增长,说是要把儿子接出去城里读书改变命运。

    不管老于说的那套上升通道是怎么回事,对于社会底层来说,读书真的是为数不多可以改变命运的道路。

    但就在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宗亲械斗中葬送了,不光是葬送了一个年轻人的性命,还有他的母亲,以及这个八岁的孩子。

    明显不知所措的孩子,被人怂恿着灌输仇恨的信念,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刚刚经历过一个不亚于火山悬崖的人生岔路口,现在只能靠着不停说话来缓解情绪。

    但正如白浩南之前拍拍他肩膀就获得了信任一样,现在更淡然:“没问题,跟我去踢球,我教你做人,只要你学会踢球,这些事情都不是个事儿!”

    李文东还有点迟疑:“我……真的能踢好?”

    白浩南笑而不语。

    以他的习性,是不会在县城夜长梦多的,既然把人都带出来那就一股脑的冲上高速路往回走,直到艾儿开始习惯性的哭嚎以后,才在大概一两百公里外的地方下道进城休息,其实已经进入桂西省的境内。

    于嘉理加艾儿的存在,当然是选择最好的酒店,哪怕是县级市,那豪华程度也是让山里孩子自惭形秽得都迈不开脚步的,刚下车时候还有的一点野味,在走进挑高的巨大水晶灯下大厅立刻变得畏手畏脚,还好白浩南是个惯会插科打诨的,直接把艾儿的高级奶粉、奶瓶、尿片之类包扔给孩子,到了高级套房以后于嘉理照顾孩子,他打开外面的大电视找个足球画面让李文东面对坐下来看:“看看,这就是合理合法的打群架,你老子就是死在打群架里面的,法治社会就不要谈报仇的事情了,但如果你能在这个上面打出名堂,也算是对得起你的父亲,他虽然有点没脑子,但敢去打,也不算太窝囊,你也不会窝囊吧。”

    和白浩南想象的不太一样,李文东没被他刺激得跳起来,有点木讷的坐在那看着屏幕上的绿色。

    白浩南只好偷偷做个撇嘴表情,进里屋看孩子和孩子妈。

    于嘉理还悄悄伸长脖子偷瞄外面,然后趴白浩南肩头咬耳朵:“你真想……激发他去踢球?”

    白浩南笑:“反正对我来说,再大的烦恼,站到球场上都能消失了,不行就踢到健身中心去做个教练。”那口气就好像周扒皮好像刚在村子里抓了个小长工。

    于嘉理都不忍了:“这么点大……不是应该送去读书么?”

    白浩南嘲笑自己的投资方:“如果你看过商业计划书,就不会这么问了。”

    孩子妈忍不住真咬耳朵,然后顺势趴在白浩南背上悠悠然,因为白浩南在躬身收拾女儿的尿不湿,说起来他动作比于嘉理还娴熟,于嘉理看得更是眼热,再压低点声音:“单独给他开个房?多不方便呀。”

    白浩南嗤笑:“我还怕他走丢出事呢,你放心,开房这种小事情的细节就不用你操心了,先出去吃饭,等服侍好了我的小公主再出门……”

    于嘉理居然又开始吃女儿的醋:“对我你就没有这样百依百顺!”

    白浩南鄙视她:“你多大的人了,你没了我能照样活得好,她这会儿没了我就不行。”

    顺口说的话,却让靠在他身后的于嘉理有点痴了。

    都懒得下楼,直接让酒店餐厅直接送过来,草草吃了让李文东在外面看电视睡沙发,拉了白浩南就关门。

    果然白浩南把里面的卫生间浴室水流打开,掩盖声音的同时展示了常规造人运动之外的组合形态,让一直习惯在床上开展运动的于嘉理本来想充满感情抵死缠绵的,最终还是屈服在身体感官之下。

    白浩南虽然是环肥燕瘦都尝试过,但不得不承认于嘉理的状态也吸引他,绝对称不上瘦,软绵绵握着弯藕似的手臂,热情上来就浑身瘫软如泥的风格,但又不娇滴滴的柔弱,老想竭尽全力的场控局面还心有余力不足的丰腴情调,让白浩南这老司机也有点欲罢不能。

    于嘉理当然也是感受得到的,本来想说点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第二天回了嘉正大厦,白浩南跟已经一直等着的小婉她们接过机票一起返回江州,于嘉理甚至都没对那几位强行控制表情生怕惹恼了她的姑娘说什么,温柔的搂住白浩南脖子亲一口:“有空来看我,我也一样。”然后对目瞪口呆的李琳做个可爱的拜拜手势,就被迎上来的自己那群助理,还有艾儿的保姆裹带着上楼了。

    都已经换了普通便装,但小婉的察言观色显然在传销时期和后来跟随于嘉理都得到了锻炼,轻笑下上车就翻出自己的本子给白浩南:“您走的这几天,投资公司已经把商业计划补充完成,如果于小姐没意见,就会正式进入实施运转。”

    前往机场的路上,白浩南舒舒服服的靠在保姆车座椅里,被探身的小婉全面清晰的解释了整套完整计划,他带过来的几页骨架,变成了丰富详实的实施计划,还包含具体到个位数的单项预算,连发布会里面的媒体红包都具体到了多少份,一直擅长数字计算的小曼来接力小婉之后的解说,当初和她一起收银的姑娘这两年没闲着,该考的会计师资格证之类不缺,一个财务一个出纳,据说是小婉建议她们就按照这个配置提高自己,所以等抵达机场,负责法律解释的姑娘也甜甜的收尾:“感谢白总,让我们又回到你身边,我们这几年对自己的充电学习有了用武之地,我们一定会……”

    看着这几个都曾经无限癫狂,相互熟悉学外语的同伴,白浩南既没当初的流里流气,却也没什么感动,平静得很,趁着下车挨个儿抱下肩头:“我说了一定会是新生活,你们付出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我保证,我们都会是幸运的人!”

    好像有人说过,只有成功者才爱把幸运当成自谦,白浩南绝口不提大家这几年得到的锤炼。

    姑娘们有点激动,反手抱住他的动作也力道位置不一。

    当初在传销圈子里面这都是算比较漂亮好看的姑娘,这几年一直待在健身中心,哪怕没穿着那暗紫色的套裙制服,现在随意的衬衫牛仔裤、短裙T恤,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门外也是满吸引眼球的,要不是高低错落,很容易让人怀疑是模特公司出差,所以白浩南这种一陪五的不要脸行径很让男人们嫉恨,特别是那些姑娘被抱一下之后的笑容反应。

    久经考验的传销女性不会为这点事就红眼圈,只笑着点头,但白浩南转过头来就对上这边红眼圈的傻姑娘:“你呢?你看她们每个人都有学习提高,你有什么提高?”

    小婉带头笑容有加深,但不出声打扰,换上一身新装的李文东还什么都不敢说,只把手里那张打印的临时身份证紧紧攥着,更不敢看李琳。

    可能大多数人面对未来的老板又或者长期饭票,多少都会立刻解释下,李琳却只会下意识的重新堆起她那最熟悉的笑容。

    对这样个姑娘的笑容用堆来形容真的不太合适,但她就是这么干的,明明嫣然一笑或者清新自然,甚至妖冶点都行,她还是层层叠叠的把自己那傻笑反复堆上来,没什么油光的白皙脸蛋偏生就是那么干净,这才是让周围男人看了最不忿的,卧槽那黑大个都这么不检点了,你还傻了吧唧的笑得跟……跟兔子一样鼓鼓囊囊的!

    让人流连忘返。

    所以白浩南看一眼也摆手投降:“好!行行行,几年下来一点都没变,这也是个功力,你是最行的!”

    小婉她们终于噗嗤笑出来,似乎对这个姑娘她们都很难涌起嫉妒来,不知道是不是也私底下商量过。

    结果这时候唯一送机的终于来了,也是唯一有家人的姑娘,李爸李妈快步冲进来,不需要到处找就盯住了女儿,颇有点呼天抢地的扑过来,主要是当妈的,李爸面对白浩南,很正式的慎重:“您回来了!感谢您照顾李琳,这是她终于可以完全离开我们去独立生活,我们很放心……”

    白浩南尽量装着严肃的点点头,却一转头就给小婉她们抱怨:“这什么意思?感觉就是使劲吹牛逼,吹得我都不好意思对他们女儿动手了,对吧?”

    小曼脑子转得快:“捧杀!”

    白浩南却有后话:“看见没,爹妈,有爹妈多好……”

    有俩姑娘立刻红了眼圈,小婉没红:“知道您的意思,再让我们努力一段,做出成绩可以理直气壮的面对父母了再说。”

    白浩南更抱怨:“卧槽,这是逼我动作搞快啊!走走走,再不走都要哭成一团了。”

    明明当初偷偷买机票去传销城市想逃离父母的时候,啥情绪都没有,现在李琳却哭得跟要出嫁一样!

    上了飞机空姐都怀疑要不要帮她把机舱顶上的氧气面罩给拉下来,所以她也就名正言顺的靠在白浩南肩头哭,让过往的空少更忍不住多看两眼她的肚子,揣测原因。

    白浩南享受福利,而且摆出长期坐商务舱的派头跷二郎腿慢慢看商务计划,不清楚的还探身问隔着走道的小婉,等飞机抵达江州的时候,李琳这真正没心没肺的已经裹着小毯子睡着了,只是红扑扑的鼻头眼圈上还缀着点晶莹的泪花,哪怕是最简单的丸子头束在头顶,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我见犹怜,空姐细声细气来通知要抵达了,请贵宾们可以先做调整准备。

    白浩南也欣赏了,再次确认就凭这个也值得每个月掏几千块养着好看。

    更何况他确实需要个这样漂亮可人的形象代言。

    光这样一组姑娘回到健身中心楼上的住宿区,都让整个颜值氛围上升好多级,原本打算把这里作为青少年球员宿舍的,结果现在教练、行政人员、特别还有卡拉一大家子,有点人满为患了,看起来必须要考虑扩大住宿区域的问题。

    但这些事情不需要白浩南操心,从他回到这里,小婉就主动跟宋娜交接了两边虽然都有秘书助理的工作成分,但一个负责商务,一个负责球场,相互不抵触,至于生活嘛,宋娜非常客气的试探了下,小婉比她还温婉的商量一起来负担,总之主题就是让白浩南可以把百分之百的精力都放到球场上。

    这导致白浩南跑到人造草坪球场边换上碎钉训练球鞋,就没想下山头来。

    李文东还只能看,作为标准的留守少儿,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足球,白浩南对他有天赋一说也是张嘴就来糊弄李家村那些宗亲的,现在一直坐在场边的草坪角落上看,时不时会偷偷看几眼跪坐在旁边气定神闲自己玩点小东西的阿依,山野里没有管束的孩子也早熟。

    但主要还是看球场,人多了!

    浑身黢黑的阿哩和阿瑟已经完全适应了来到这里的生活工作节奏,一身标准的足球训练装接受牵牛的打磨,他们在特区就认识,牵牛对他们的特点底子都清楚,主要就是加强补充基本功专项训练,但俩家伙的余光随时不离白豆少爷。

    白豆看起来确实像少爷,因为陪着他练球的都是黑色皮肤,四个八岁下的男女孩儿和卡拉,衬托着白豆,其中八岁多那个是小姑娘,满头小辫灵活得不比自己的兄弟差,但却没有阿依那种喜欢照顾孩子的本能,只会一个劲儿带着小屁孩儿们玩乐。

    然后十几岁的三个哥哥姐姐已经在跟着健身中心做力量训练,顺带做健身的托儿,感觉健身中心多有国际水准,只有不大不小十二三岁的一个黑妹子有点文静,喜欢坐在场边慢慢看点书,可也不喜欢和阿依交流。

    白浩南不在的几天,天龙寺的猜曼也到了,除了喜笑颜开的跟龙毗致敬,还帮其他师兄弟求情,想来的和尚很多,不光想看看这个巨大的国度,也想再跟着龙毗踢球,甚至连当初的球迷组织都得到了消息,希望能确定好以后组织过来旅游助威。

    从职业球员开始就人缘不错的白浩南,把这种曾经的好人缘也慢慢锻造成了自己的人格魅力。

    一种能把人吸引到他身边的向心力!

    不过他似乎从来没担心过怎么养活这么多人。

    现在白浩南再也不会觉得眼前的一切琐碎不耐烦,再绚烂的风光,都是从这些点滴中铺垫出来的。

    他耐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