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只有心智不全的少年,才会觉得提着砍刀恣意恩仇是热血人生。

    稍为知晓人生阅历的成年人,大多明白不动声色的升迁交易才是王道,哪怕这种成熟会被嗤之以鼻为世故。

    这就像古时候那些金戈铁马的骁勇战将,龙骑烈马剑气如虹的厮杀是最有气势的,各种江湖传说、演义故事也最钟爱这部分,但实际上决定一场场战争胜负的更多是背后的运筹帷幄,那些局面掌控者的谋略才是决定性的。

    拿破仑就说过:“大多数会战在开始前,胜负已经决定了。”

    白浩南显然越过了这道门槛,他的着眼点不会在这点游园会的开支收入上。

    这次规模浩大的亲子游园活动,更多是给了他遴选孩子的参考方式,误打误撞的把父母都邀请来,等于能比较全面的考察父母的运动机能甚至待人接物的性格态度,那些自私自利、抢占资源的家庭,孩子也很难在团队运动中起到好作用,相反畏手畏脚,或者孤注一掷想通过孩子踢球出人头地改变整家人命运的,也很难在这条充满大量未知数的道路上坚持下去,白浩南靠在树荫下看得津津有味。

    这原本就是他最熟悉的东西,经过这几年看见更多的人生历程,有了更多感触。

    整个游园方案,包括对所有家长孩子进行记录,其实都是宋娜和卡拉商量着捣鼓的,还从资料上找到几个和白豆年龄相仿的孩子,给他们一起过生日切蛋糕,参与活动的家庭自然都会热烈的围着给予祝福,喧哗热闹的两三百号人围着一起,白豆可能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么热烈的生日,被阿依牵着又有几个小伙伴一起戴上小寿星帽子,反正任何人都不会察觉他跟别人有什么不同,白连军全程弓着腰服侍孙子,和阿达一样笑得嘴都合不拢。

    特别说一句阿达头上还被阿依扎了个驯鹿头箍,纯粹是来搞笑的,狗子一脸无奈的陪孩子玩吧。

    看着几个孩子一起吹蛋糕,白浩南也笑,但他却没有下去陪孩子,不光是不想曝光,更想抓住这个观察的机会,反复把自己留意到的孩子重新复盘。

    宋娜还很有小学教师经验的设计了个颁奖环节,只要一家人同时完成了整个测试游园流程的,都能获得大小两块小奖牌,最终成绩最好的三家有奖杯,据说在溙国小学校里面这种动不动就发奖牌奖杯的形式很能激发孩子的锦标荣誉感,反正比白浩南记得的小奖状、小红旗效果好得多。

    动感背景音乐下,整个活动气氛很好的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才结束,各家父母孩子都颇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有些心急的凑在卡拉周围询问训练名额甄选结果什么时候出来,当然也有人的注意力是放在凑到李琳周围去合影。

    健身教练们还要到周围场地继续足球健身工作,没孩子的足球爱好者们啧啧围观也散开,留下的自然是活动场地里一片狼藉,从足球公园承包时候就保留的清洁工花匠开始进场收拾,卡拉招呼教练们把健身器材搬走,白浩南都准备转身了,却看见小婉正带着自己的那几个同伴开始巡场,饮水机周围的水杯,凡是看起来没有用过甚至没有脏污的都重新回收,乱七八糟的吃食、蛋糕、糖果都重新分拣装袋,扯得七零八落的那些宣传品、旗帜、包括气球都小心翼翼的收拣整理。

    看似铺张阔气的浩大活动中,只要稍微手指缝漏点,就能造成莫大的浪费,不知道是在传销团队的时候精打细算惯了,还是跟着于嘉理学习了几年经营管理,总之就感觉白浩南只需要往前冲锋,后面收拾的事情这个不声不响的姑娘自然会跟上。

    靠在树边悄悄再看几眼,白浩南退回到场地边的MPV上,车辆本来就可以顺着上山的车道过来,今天来人太多,下面停车场到车道全都停得满满当当,如果这种兴旺的场面成为常态,需要调整的方面也很多,但白浩南主要是喜欢把这车停在场地边不光有时换衣服、休息,还能当成自己的临时办公室,坐在座椅里闭上眼把今天的感受回想一遍,这是他已经养成习惯的环节了。

    睁开眼却看见阿威无声的靠在车门边,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累了?”

    白浩南摇摇头:“想事情,主要是权衡下到底把这些奔着免费训练来的孩子留下多少人,刚才看她们收拾残局,我特么也得考虑成本啊。”

    阿威笑着抱起手臂,撇开眼神,除了白净俊秀还有白浩南完全没有的文雅味道,很难相信他是个军人家庭成长起来的少爷:“这都不应该是你操心的事情,这些天在会所建设装修现场呆得比较多,我有个建议。”

    白浩南洗耳恭听,阿威指球场周围:“虽然这里是租赁的,但都只有球场没有配套办公室、住宿环境,所有只能集中在下面的小楼,但规模起来以后这都是亟待调整的,我看了合同不能改变这里的建筑形态,但是我们可以搭建些临时建筑吧,譬如集装箱板房之类的,正好我那边施工的队伍都是现成的,要不要给这里都配上?”

    白浩南听到板房,印象中还是当初在牵牛那个冲乙级队训练场边的破落板房,就跟任何建筑工地上看起来差不多的临时建筑,又脏又低档,不过他对这些没什么要求,感受下自己把面包车当办公室的状态就点头了。

    看过阿威请人连夜搞出来的场地边临时建筑搭建图纸,之前觉得孩子多了不太好打理的心思也去掉不少,虽然不用把上百个孩子全都弄来,白浩南还是按照自己的观察感受挑选训练儿童。

    小婉还把陪同白浩南复盘的工作交给了宋娜,哪怕那数百张家长孩子照片和数据是她们几个忙碌的结果,但是在协助白浩南梳理跟足球有关的工作上,小婉非常清晰自己和宋娜的职责有区别,这点甚至让溙国姑娘都有点惊讶,虽然这个调查测试是她设计的。

    其实就是用投影仪把一家三口的照片挨个投到墙上,白浩南光看孩子照片就能清晰的给出答案,行或者不行,卡拉和牵牛坐在旁边打岔,有时候会问问为什么,白浩南都能用三言两语评价下孩子跟父母给他印象:“这个孩子照片上看起来很一般,但是只要跑跳,他的腿部动作是非常有弹性的,老卡不记得了?当时你还表扬了下!”

    卡拉恍然大悟的有印象。

    “这个孩子虽然个头不高,但是他的父母身高都不错,而且她妈还挎了个驴牌的包包,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只要营养跟上肯定会窜一头……”

    众人有点哄笑,李琳的碴子味特别响亮,牵牛还鼓掌说那少妇果然入得老南的眼,董玲立刻想动手扯他的嘴!

    只有小婉和宋娜的表情淡定,甚至很有感染力的让众人都跟着收声。

    白浩南当然是不要脸的:“不漂亮也注意不到!下一个……”

    速度其实非常快,只有少数需要待定,对于不到十岁的孩子选拔,谈精神层面的品格意志都是好笑的,主要还是运动天赋,卡拉特别设计了几个跟球有关的项目,譬如把一个足球用脚带到十米外的另一个点,又或者把用绳子吊挂起来的足球连踢几脚这样的小项目,很轻易的就能看出孩子对球感的敏锐程度,更重要还是跑跳能力,如果连无球都是跌跌撞撞的平衡能力缺乏,那就很难谈后面的事情了。

    所以待定的那十多个孩子也多半是因为年龄太小,拿不的确的模棱两可,卡拉和牵牛都觉得可有可无,最后被挑中的孩子已经有二三十个超出原定计划,宋娜却难得主动开口求情:“把这部分都留下?因为每个孩子都有可能,其实如果不是我们的训练营刚刚开始,各方面需要钱的地方很多,我是想把所有愿意踢球的孩子都留下,然后慢慢在训练中筛选掉,除非他们自己主动放弃,我们都应该给这些孩子一个可能性!”

    前小学教师的感受肯定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本来她只负责整理资料和照片,然后站着操控笔记本电脑上的图片投影,这个时候却忍不住开口了。

    没想到小婉直接反对:“我们是商业机构不是慈善堂,要赚钱才有接下来的运营空间,之前说的免费给十个名额一个月训练,这都会带来一系列额外开支,现在三十个孩子,再到四五十个孩子,不是说承担不起这部分费用,但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必须要遏制,特别是超计划预算的做法,我们要谨慎,我们这里也不具备长期接待四五十个孩子跟家长的条件,要循序渐进,这是我从商业运作上给训练营的建议,这也符合之前的整体商业计划。”

    阿威的表情立刻亮了,迅速半侧身靠在椅背上,既能观察宋娜的反应,还能看到小婉的表情,那脸上流露出来的不是一个国际贸易专业大学生的思索,而是八婆的好奇,而且还隐隐有种坐山观虎斗的味道。

    其他人被阿威带偏了道儿,立刻注意到是两位秘书党之间的斗争,连忙也聚精会神的关注两人而不是内容。

    让他们更加热情高涨的就是宋娜有点出人意料的竟然寸步不让:“龙毗做的不是商业,是大智大慧的伟业,金钱从来都不是他的目的,这不是他考虑的问题,如果你解决不了,我会尽可能去募集,因为佛祖洞悉一切。”声音还是柔柔的,但内容坚如磐石。

    反而是刚才说话斩钉截铁的小婉立刻鸣金收兵:“我只是提出我的意见看法,以后我也会坚持这么做,但所有决定都可以接受。”

    小曼她们几个坐在小婉后面赶紧松了口气,只有李琳还在嘿嘿笑。

    白浩南脑子里都瞬间得思考下怎么做出个两边都心理上都舒服的决定,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合作的必然局面。

    邱泽东会因为思路不同跟庄沉香争得你死我活,球员之间也会在场上内讧大打出手。

    人数众多的足球运动里,这也是难度特点之一。

    结果是一直坐在最后面旁观的白连军试探着开口:“我……我建议把待定的留下来。”

    哗的一下是所有人扭转头看后面,大家知道白连军身份,不啻于看成他在选儿媳妇,宋娜也忍不住脸上有点喜色,不过小婉淡定,还带点微笑听白连军有点不习惯公开发言:“其实……在座各位,都不是带少儿青训的,我才是,虽然不是足球,但乒乓球在中国的地位,在全世界的地位大家都知道。”

    也许是说到了自己最熟悉的乒乓球,有种油然而生的情绪带动自如了很多:“想当年,啊,不,我是说八十年代最忙的时候,我们每天要接待上百名各小学送来希望进行培训挑选的孩子,我带了少体校训练三十年,哪些孩子擅长运动,哪些带都带不出来,这还是有点发言权的,前面筛选掉我的觉得没问题,但这些待定的孩子,就像,就像宋小姐说的那样,孩子都有无数可能,其实有些一开始不出众的孩子,却会后来突然爆发,这就不是一眼看得出来的了,我建议尽量多留点考察,小南也跟我说过,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样本,各种孩子,各种训练情况的样本,这个阶段,孩子多点不是坏处,反正确认不行也能再推掉不是……如果你们不好说,我来跟孩子的家长谈。”

    曾经一直冷眼旁观的白连军终于有些迟疑的说出来这句希望参与的意思。

    白浩南真的愣了下,然后喜出望外的哈哈哈:“行行行,那就这么了,宋娜你负责通知这些孩子的家长,我们从明天就开始对这批孩子进行培训,立刻!马上就开展起来,这也是我们下个月必须要展现给各方东西!”

    宋娜想脆生生的答应,最终还是用软绵绵的双手合十表现了心情。

    白浩南跟小婉只是对了下眼睛,就心领神会的明白都不会有芥蒂,立刻投入到接下来的工作中吧。

    真是马上就得开展起来,爆发显然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