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以前于嘉理就经常带着李琳一块儿出席各种公共场合,宴请接待仪式层出不穷,据说她是驾轻就熟的,当然她也不会去想为什么于嘉理非要带着她,照理说很多女人,特别是好看的女人都比较忌讳带着个漂亮姑娘当助理,特别是李琳这种还不解风情的。

    小婉也没有说过她们几个私底下是怎么商量约定的,过来白浩南这边甚至都没跟他谈过待遇工资之类的问题,因为她们的工资体系是跟着嘉能健身中心走的,只不过现在全都转到宗明青少儿足球训练营下面,用小曼的话说就是这些事都不需要南哥操心,自己做薪资方案就行,反正嘉正集团那边也要审核。

    白浩南也就聪明的不问,他要做的就是不断向前,这才是回报所有跟随者最佳的方式。

    但李琳却好像跟小婉她们的初衷不太一样。

    从晚餐开始,李琳就发现跟之前同样的工作有区别了,于嘉理好歹是女性老板,借着于德水的名头和雄厚资本在桂西一带的政商界都能如鱼得水,到处得到尊重,她只需要亭亭玉立的站在台上为于嘉理的各种工作站台,推杯换盏的宴席上帮于嘉理迎接各方官商热情的美酒,那都不难,于嘉理寒暄,李琳喝酒,小婉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收拾场面,这都是用熟了的组合,还特别回避了自己男人,结果还是被连锅端走。

    于嘉理前些日子气得咬牙,除了因为男人,工作这方面也有点原因。

    可跟在白浩南身边,特么见的都是什么人啊!

    从坐在餐厅包间开始,进来一个个男人都毫不掩饰的把目光挂在李琳身上,然后流里流气的用那种你懂的心领神会表情跟白浩南嘿嘿嘿,嘿你麻痹啊,表情猥琐得要命!

    白浩南把卡拉和小婉也带着一起的,对他来说这也有试探的目的,从江州本地俱乐部、足球圈把消息传递出来,自己回到了江州的消息看能不能被庄家知晓,最后没有反馈,现在就更进一步,到平京,到这个全国中心,足球圈也是最核心的地带把消息散播开,因为接下来的一连串操作,自己的曝光更加不可避免,能早一点跟庄家联系上摆平,那就是最简单的。

    哪怕对白浩南来说,这什么庄家最多是个角落里的待遇,但被毒蛇一样阴测测的盯着还是很不舒服的,所以哪怕带着李琳出席公开场合也要其他同伴分担注意力,别整得像自己女人成了把柄。

    这点也特别在车上叮嘱了的,所以李琳就是公司外签的形象代言人,小婉是秘书,卡拉是技术顾问。

    白浩南跟卡拉依旧是运动T恤加大裤衩的运动业内人士标准休闲打扮,小婉是细条纹衬衫加长裤,似乎随时都让自己尽量不起眼的描绘出秘书的符号来,愈发衬托出李琳的光彩照人,哪怕她也只是一件粉色圆领T恤加白色长裙。

    让所有进来的圈内人看白浩南都是一副恭喜拱了白菜的揶揄表情,特别是听说不是女朋友、太太,那接着更把火力集中在李琳身上,握手都能抓着不放还恬不知耻往上滑的,白浩南笑着用筷子打了好几次。

    印象中还把他当成以前蓝风队那个嬉皮笑脸老南的圈内人,感知着手背上的力度,有点惊讶的回头再看看他,看看那个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笑意的退役球员。

    皮肤更加黝黑,哪怕黑色速干运动T恤都衬托不出点淡色来,头发更短,绝无以前追潮的时髦发型,和那刮干净依旧明显的络腮胡茬一起,透出种硬朗的气息,最后才是眼神,虽然还带着笑,但绝对不是那个人畜无害的老南了,没文化就形容不来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东西,反正他们在接触大人物的时候会感知到的那种感觉。

    可能最直观的就是退役选手很快会发福的身材,在白浩南这里看不到,甚至更加强健了,坐在那有种巍然不动的威势!

    也许这就是磨难锤炼的附带馈赠,当别人还在关心女人的时候,白浩南早就不在乎这个了,当然,他好像从来就没在乎过。

    还好接下来几乎是一次性进来四五个花枝招展的美女,顿时把场面分担了!

    应该说这些男人在惊喜之后都有点诧异的反复再看了几眼李琳,不由自主的拿衣着华丽,几乎都提着名牌包包,画着精致妆容的美女们跟李琳比较,好像这些美女真的比她五官更完美,气质更妖冶、总体更漂亮,但却就是没有他们刚看见时候的惊艳,当然多比较几眼,可能还会觉得这穿着简单朴素的姑娘有点土,所以注意力顿时就分散了,只是偶尔会有人再悄悄瞄几眼。

    李琳其实最开始也有片刻的慌乱,于嘉理接触的层面还是比较高级了,哪有白浩南周围这么流氓啊,但她还是坚持住了,等白浩南的筷子头出现以后,她那娴熟的笑容就几乎挂着没卸下,而且是绝对真诚喜悦的体现,从白浩南开始举杯感谢大家来聚一下,还频频主动出击,把桌上的红酒当糖水喝,一定要给白浩南把场面撑住啊!

    她那点小脑瓜也就能想到这个了。

    白浩南会装,装着这些第一次见面的美女都是多熟悉的朋友,挨个儿介绍给自己的朋友,美女们显然也是久经场面的,惊喜、热烈甚至崇拜的眼神都能演绎得很不错,能坐十多个人的豪华大餐桌边很快热烈起来,李琳是最积极的那个!

    特么这个细节是白浩南都没预计到的,可能她以为这也是白浩南很重视的客户吧,那就一定要喝好!

    当然这确实让白浩南不用频频举杯,有人找他,李琳就会当仁不让的接了,想想也是啊,特么酒桌上代酒是个多么忌讳讨厌的事情,但面对这样热情殷勤的笑脸,别人还真说不出什么来,于是白浩南不得不等她高兴了两圈,才抓住机会把自己这次来平京的事情透露了下,当然不会提价位和细节,只说和小罗有个商务活动,谁手里有青训的人手,借点兵马来撑场面,最好是十来岁以下的。

    放眼扫过去,现在白浩南的视野里,已经不是复盘记忆那么简单了,好像美女们间隔开来坐着的圈内人们,包括美女们在内,白浩南有种一目了然的感觉。

    毕竟都是搞足球的,听闻罗纳尔迪尼奥的名头,齐刷刷的惊讶下,乍见美女之后的更热烈气氛出现,有两个还忍不住跳起来了,但立刻有冷嘲热讽怀疑这是套儿的,有立刻问能不能搞个合影或者跟着见个面的,还有立刻把手从旁边美女腰上收回来,眼里透出审视表情的,当然更多是卧槽一片,开始吹捧老南混得流比啊,特么混到跟小罗一个档次的层面了。

    哪怕不懂足球,但多少也听过罗纳尔迪尼奥的名头,这样的气氛下连美女们对白浩南的眼神都炽热了些,哪怕本来就知道他是掏钱的金主,但如果能变成长期饭票,有些人的语气就不一样了,有个别心思灵动的甚至开始打量那不施粉黛的粉色T恤,揣摩这老板的喜好。

    约这些老熟人吃饭,主要就这个观察人的目的,顺便摸摸最近的风向,试探庄家都是附带的,最后才是演习。

    因为吃过饭才去夜场嗨啊,关于这个白浩南瞬间都能提出好几套方案来,主要得看对方的喜好,所以涉外的大型酒吧、高级公寓楼宇里面的私密酒吧、更热闹的夜总会这一晚都挨个儿遛了一圈,找点青少年球员的事情很快摆平,十来个人的队伍也在不断增减,白浩南都是潇洒的买了单再单独约几个一起,有些男女就不知不觉的被淘汰掉了,后面基本都是姑娘在来去,美女们分别把自己的姐妹喊了些来。

    就算做高级交际花,也有个面试的过程吧,其中一个比较积极的按照白浩南的意见最后还找来一串儿欧美姑娘,其中还有个黑珍珠,特么卡拉都蠢蠢欲动了,白浩南也不管,看看手表已经接近凌晨一点,示意小婉把日料的单买了,跟最后几位明眸善睐的各色美女感谢下告别先走,感谢的小信封由李琳红扑扑的脸蛋笑着分别奉上,回头再联系吧,然后扔下老卡,三人径直打个车回酒店。

    这时候白浩南已经完全能把这种男欢女爱的寻求刺激当成工具。

    哪怕没做什么,但小费还是给出去一大叠,各种餐饮消费就更不用说了,滴酒不沾的小婉一定要扶着车门让白浩南和李琳坐在后面,自己才在副驾驶低头快速记账。

    喝得最多的李琳其实已经忍不住在打呵欠,使劲控制忍耐的后果就是不停流眼泪,捂着嘴很不好意思,还时不时的打个小酒嗝:“嘿嘿,好漂亮哦,她们,哦?特别是那个俄罗斯的!”说到这里都忍不住悄悄激动:“眼睛!鼻子!胸!啊……哪里都漂亮!”

    白浩南笑笑,似曾相识的场面,似曾相识的容颜,他真的会把自己抽离出来看待所有人,而不是把血液都集中到下半身上,哪怕脖子上脸上,被有意无意亲了不少唇印,他都能用旁观的眼光分析:“下次真有安排,就不能叫她。”

    小婉都飞快转了下头瞟眼,李琳更惊讶:“为什么?最漂亮就是她了!”

    白浩南冷笑:“放纵,你注意看看她喝酒的神态,和你喝酒的样子比,疯了一样的要灌自己,还有她有次去了洗手间出来,我看她悄悄揉了张带血的纸巾,还时不时的捂着胃疼,你看她才多少岁?十九岁,全特么靠化妆盖住皮肤憔悴,不要命的放纵。”

    李琳又是O型嘴,瞌睡都不见了:“这你都能看出来?”

    白浩南不看她,转头看窗外,午夜过后的街头总还是比较空寂了:“从她进来就是浑不把自己身体,甚至这条命当回事的,就是寻求刺激,也没想过其他的,这种人还少了?足球圈,夜场里面多的是……”

    俩姑娘还没说话呢,出租车司机终于逮住了机会:“大兄弟!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咱也有这种感觉,多了不说,今儿我拉了……”小婉想制止都没得逞,一直说到了酒店,还好因为考察地点不算很远,下车时候司机还依依不舍,觉得这个话题特有深度,他后面的大兄弟也特有阅历。

    其实白浩南自从他开口,就一个字儿没说了。

    李琳已经笑得挂在白浩南手臂上,因为白浩南临下车才吱声:“我特么是有阅历,沪海、粤州的哥从来不聊天,江州的哥只会拿了对讲机跟别人聊,只有你们平京的最能侃,你还是去说单口相声吧!”

    小婉也笑,但跟这俩拉开点前后距离,白浩南还等她,进了酒店电梯把李琳摘下来挂小婉脖子上,其实走路一点不摇摆的东北妹子脸蛋更红:“我……我带了身份证的!”

    小婉肯定听不懂这句话暗示什么。

    白浩南笑着伸手在李琳头顶上一阵乱揉,就把她束紧的丸子头搞乱了:“别调皮,这两天的事情关系到我们这前面投了几百万能不能做成呢。”

    也许换个经验丰富的妹子会说越是大事当头越需要放松,李琳这傻子却信了,认真的抿住嘴皮点点头:“好!”

    小婉又瞄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低头叹口气。

    白浩南也顺便问她:“今天这些开销,你会不会觉得很浪费?”

    小婉却摇摇头,眼睛都不对视,只把小马尾辫晃了几下:“我知道你心里很有数,这些开支相比能够获得的效益,投资回报比是没有可比性的,其实我抠门的是其他人,整个公司,整个规模所有的环节都要抠紧运营成本,你做开源,我做节流。”

    白浩南笑着拍拍她的肩膀,也差不多到房间了。

    高级酒店的走廊上静谧得仿佛只有三个人的存在,以前白浩南孜孜以求的就是搂着妹子胡天胡帝,现在这更是唾手可得的结果,甚至不需要去求,但他却能说声晚安,就回房间了。

    站在熟悉的酒店房间,却不会关注床上是不是躺着美娇娘,下意识的走到落地玻璃前拉开纱帘眺望外面的巨大城市夜景,竟然想对这场面说声,我来了。

    人的心态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