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哪怕黑大叔一夜没回来,白浩南也不怀疑他跑路了。

    卡拉还是能保证这档子事儿不是虚头巴脑的圈套,其实除了这点探路考察的费用,也没花什么钱,更何况正式合同已经签了,虽然那文本被于嘉理找来的外籍律师说很不专业很混乱,但确实附带了罗纳尔迪尼奥的一系列私人授权和证明文件。

    白浩南第二天没继续“考察”接待规模,而是自己坐出租车到平京几个他知晓的青训基地,还有比较出名的几家传统足球小学中学去看了大半天,中午都过了好久才随便在街头的小餐馆里面凑合着吃点面块之类,和昨天晚上别人异口同声吹捧的南哥天壤之别。

    排场是用来做给别人看的,其他时候的白浩南已经愈发返璞归真似的。

    不过正在转着碗嘬炒肝儿,于嘉理的电话打过来:“哟,把我的俩助理带着去平京,潇洒得很嘛!”

    白浩南简单温馨:“吃了没?”

    于嘉理继续关心:“听说你昨晚小姐小费就花销小几万,还孤枕难眠?”

    白浩南啼笑皆非:“到底李琳还是小婉算你的卧底?”

    于嘉理得意:“我跟你说,不是我要掌控你,是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民群众的监控之下!”

    白浩南去去去:“废什么话……我来电话了,回头打电话啊。”

    于嘉理不相信:“哪有这么巧,昨天那些交际花都是你从哪里扒拉出来的,几年没去平京,资源还这么丰富?”

    白浩南嘿嘿嘿:“渠道!渠道……会者不难,真有电话,我看看,这特么平京本地的,回头说啊……”然后就真的挂了。

    接通的刹那,白浩南甚至滑过个念头,难道是庄家?特别是听见对面传来个倨傲的声音时候,真是下意识的反应,虽然战略上不把对方放在心里,战术上还是不得不有本能反应:“你是白浩南?”

    白浩南说是的时候,还在看周围,确认没有挖土机之类工程设备出现。

    那边却快速结束通话,说了个地址要求他马上过去,白浩南再本能的问了句对方是谁,结果电话里是那种轻松但带满了距离感的笑声:“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情,这么重要的外事活动,商务计划,你不来备案,这已经是很严重的错误了!”说完挂掉了电话。

    白浩南有点哑然失笑,却对那个地址体现出来的神秘感只想说句,去年买了个登山包!

    因为那是整个足球圈所有从业人员都无比熟悉的最高衙门所在地啊。

    那个每年都要被球迷们骂个狗血淋头的官僚部门,哪怕一天到晚都在说改头换面,搞了很多新花样,但在白浩南这种业内人士的眼里,中国足协一直都是换汤不换药,更不用说白浩南从小就知晓的那些暗黑无耻到极致的交易。

    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么个商务活动立刻就被挂上了号。

    只能说罗纳尔迪尼奥的名头太响亮了,想来昨天晚上自己把风声放出去,没把庄家引来,却被这边知晓了,特么自己掏钱的一个商务活动还需要在足协备案?

    以前的白浩南一定是嗤之以鼻的,当然那时的他一定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但现在有点好笑的摇摇头把碗盘里的吃食消灭了,起身打车前往。

    既然在这个圈子里面混,哪怕是自己没想过去沾边,但江湖始终是要拜码头的,就好像白浩南去考了那个C级教练证一样,他知道这是个生态圈,自己始终是这生态圈里的一环。

    以前甚至还没资格在生态圈里面出声呢。

    所以白浩南过去真的就按照标准流程询问应该怎么样为这种事情备案,听闻的办事人员像看傻子一样看他。

    白浩南也知道,这种事情如果真的一开始就打着官方旗号,那多半得是很娴熟的勾连上了某个官员交代下来的事情,前些年就因为腻歪透了这里的做派,他宁愿跟球员裁判们呼朋唤友,也绝不和官员打交道,现在真是个二愣子一样突然插入到这种事情中来,不是这个电话他甚至都不会主动想到这方面,所以回应得也很真实:“对方只是短暂停留,商务活动的时间也很短,时间更是紧迫到来不及做什么准备,都是临时决定的,需要走什么样的程序?”

    最后被推到了某个部门也就是要安排个官员在现场讲话!

    白浩南那一刻是真的有点想捂头,卧槽你还真以为你多几把有能耐了,如果不是这么个官衔放在这里,谁特么鸟你啊,而且别人是巴西球星,哪有什么非洲时间来听你废话简单讲几句?

    以前做球员时候就对打官腔无比回避的白浩南,真是对这种刷存在感的扭曲心态觉得有些无奈,但他还是能点头并笑嘻嘻的安排明天会有车来接,结果别人还瞧不起,说有官方车辆前往。

    白浩南其实知道这时候最佳方式,就是把眼前打官腔的几人按照昨天晚上的流程走一遍,大家就一回生二回熟了。

    不过既然已经装了个二愣子,那就索性楞下去,傻乎乎的点头出来,装得好像真以为官员们就是为了去讲番话。

    这也是需要功力的,白浩南早就鸡贼惯了。

    不过这败胃口的事情出了以后,白浩南本来准备盯着看下午四五六点钟肯定是小学训练高峰的计划都被耽搁了,京城的堵车高峰期也不是白来的,跟卡拉联系,这货居然已经混到非裔圈子里面去玩乐,晚上准备去酒吧,还邀约白浩南也去,很是神秘兮兮的说给他介绍漂亮姑娘!

    作为吃身体饭的运动员,白浩南真心对黑人没有歧视只有仰视,但对黑姑娘完全接受不能的哈哈笑,郁闷的心情都散了大半,再打电话给俩姑娘约着吃晚饭吧,小婉显然是在酒店和驻京分公司之间忙了一整天,说还有些细节没弄完,叫李琳过去找白浩南吃饭就行了。

    白浩南还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叫上一块儿出来,特么来都来了平京,好歹也消费下啊。

    约了个中间的繁华地段购物中心,见了面李琳果然没意识到小婉还在帮她制造二人机会,乐淘淘的问白浩南今天忙了什么,又赶紧显摆自己已经和酒店方面提供的礼仪人员,把整个系列流程都演练过了,满脸都是你快表扬我的孩子样。

    白浩南的表扬粗暴简单:“先吃饭,吃过了去买衣服,你们带那工作服都太土了,这是外国大明星!而且是世界最顶级的,别丢了我的脸。”

    在抠门这条路上开始逐渐给自己树立风格的小婉坐在餐桌边还小声:“我又不上镜,服务好整个活动就行了,不要花那些冤枉钱。”

    白浩南就爱动不动搂姑娘肩膀:“听我的!”

    小婉其实嘴角是在笑,李琳还羡慕这勾肩搭背,憋半天才有词儿:“我俩肩膀差不多高吧?”

    白浩南一听就知道她又在绕大圈子:“你觉得你穿什么最好看?”

    就像初学象棋的人,为了吃对方个小卒子都会设计一大箩筐复杂的战术一样,李琳一被打岔就忘记了战略方向,喜滋滋的打开自己的手机显摆这段时间以来她陪着于嘉理出席各种场面的穿着打扮,大多都是对着镜子自拍的商务化套裙,和她跟白浩南第一眼看见的深蓝色制服差不多,好像这种带点制服的特色愈发能衬托出李琳脸上干净纯真的特点,不由自主的让人觉得亲和,白浩南只看了几眼卖关子:“我觉得你俩都可以换个方向。”

    这下连小婉都有点好奇了,不过不说话,快速的安排点菜,据说她私下找宋娜详细了解过白浩南这两年的饮食习惯,看来确实是有全面打理白浩南所有琐事的宏伟打算。

    吃过饭直奔餐厅楼下购物中心,其实碰头前白浩南已经在里面上下转悠了一番,以他当初给于嘉理搭配服装的功力,虽然不懂审美原理,也没接触过高端大牌,但重点在于经历多啊,剥下过多少漂亮的衣裳,所以先把小婉塞进一家美容美发厅吩咐几句后带着李琳穿梭服装店。

    李琳终于感觉到两个人相处的不一样了,好像在这之前仅有告别的路边,还有白浩南战地上那个清晨,是单独面对她的,走了没几步就左右偷看几眼,然后加快脚步,把手指塞进白浩南的掌心,还自得其乐的咯咯笑。

    白浩南当然不会把手甩开了,一边继续看橱窗里面的衣裳一边笑:“高兴?”

    李琳肯定:“嗯!”

    白浩南轻描淡写得好像老夫妻说情话:“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嘛?”

    李琳顿时瞪大眼,她眼睛本来就大,再加上原本显大的嘴都嘬起来变成小O型了,更动人,可能是有点难以置信白浩南居然主动这么说:“是,是喜欢我?”脸蛋都马上红了,可能白浩南下一步半跪下来求婚才是符合她的想象。

    白浩南却问:“你觉得我会喜欢昨天那些美女么?”

    东拉西扯的同时还进店里去选衣裳,给小婉的不用试,拿出来看看就让店员包上,明显不符合李琳身材的女衫让见多识广的店员都有些吃惊,特别是当着这样喜笑颜开的女朋友还敢买别人的衣裳,这男人禽兽到不是一般般了。

    李琳的笑表明她真没芥蒂:“会吧!她们跟你都那么熟,都是你的朋友吧?都好漂亮!”还有点忐忑的不自信:“比我漂亮多了!”

    她这话真不是谦虚,论漂亮,昨天晚上那些美女可能大半都可以超过她,有几个还能秒杀,不过白浩南已经审美疲劳了:“都是千篇一律的脸蛋和身材吧?和尚的说法是皮相再漂亮,可是她们没内容,没有……具体我说不出来,反正看腻了。”

    李琳听了内容二字,还快速低头看看自己胸口,今天的白色T恤很凸显身材,她又挺了挺胸口还是不自信:“内容?”

    白浩南点头:“我不会形容,就是这个意思,宋娜心头是有佛的,她做事情很专注,小婉她们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于儿就更不用说了,这样的人哪怕没她们漂亮,我也觉得好看很多,因为真的值得我喜欢。”

    李琳肯定冥思苦想了一秒:“我……那我……”

    白浩南笑:“也是这两天忙大球星的事情才感到的,你这种好看跟大球星的天才一样,自然得很,有我们很多人都缺乏的单纯,是最宝贵的东西,这也是当初我为什么要把你从传销团队里面带出来的原因,舍不得看见你这样的美好变坏消失,所以才愿意照顾你,但这事儿说透点,我如果把你弄上床,这事儿就不美好了,你最美好的应该是找个一心一意喜欢你,还能照顾你的人结婚生子,而我不是。”

    李琳没把手从白浩南掌心抽出来,但横着迈开了一点步子,让牵手绷得平直一些拉开距离侧身观察,白浩南刷卡接过手提袋,对导购说谢谢,走出服装店都还是没听见她说话,都奇怪了:“咋了?”

    李琳又堆起招牌笑容,却摇头不说话,白浩南也不多说,快速找了下一家店给李琳选衣裳,第一套就让李琳有点小惊呼,看她表情似乎把白浩南刚才说的又忘了个干净,一件颇为紧身的红黑色赛车T恤,高领设计有拉链,把胸口抬得圆鼓鼓的不说,腰肢还露出来一截,整个胸口下都被T恤下摆裹得浑圆,再配上条完全贴身的牛仔薄长裤,李琳都忍不住使劲踮着脚跟在穿衣镜前摆造型,十足的赛车女郎狂野风情啊,太突破她以往自己的一贯清纯范儿了。

    白浩南也好像在满足自己的恶趣味,看着美好的气息变得魅惑:“嗯!喜欢的话,明天搞活动就这么穿,导购,再给她拿条黑色紧身裤,露脚踝的,尽量看起来运动点!”

    李琳简直雀跃,白浩南就认为她把自己刚才说的忘了,也就懒得再说,表明态度为什么不勾搭她上床就行。

    对白浩南来说,相比上床啪啪啪,他更珍惜这点感觉。

    李琳穿上就不想换了,就像刚得了新玩具的孩子,结果还是那条牛仔裤没变,换家店,白浩南给她照以前风格选了立领白衬衫,但是外面罩件灰白色半透的过膝开衫!

    连导购都忍不住主动帮她把丸子头解开披着,立马就变成长发过肩的文艺女青年模样,起码以前经常茫然的眼神都有了很多书卷气,又舍不得换了!

    使劲拉着白浩南的胳膊蹦跶:“好看!以后要经常给我买衣服!”

    感觉明明是很拜金的包养行为,但她做出来就是理所当然的自然,感觉她爹妈以前真是没给她买过多少衣裳。

    尽是素打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