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罗马里奥顺着白浩南的目光,也看到了远处那个身影,不知道是不是审美情趣差异,反正瞬间收回来对白浩南:“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能够把美丽的桑巴足球推广到全世界,这是我们巴西的骄傲,是我们里约州的骄傲,有幸在跟猴男白先生的交流中,我们达成了实现这个梦想的一点点共同认识……”

    这确实不是那个风流成***荡得到处都是私生子的罗马里奥了,显然他的灵性和聪明被转移到仕途上以后,利用他的名气如鱼得水,甚至很适应这个政治人物身份。

    白浩南的目光则遥远的四目相对,展现出一个微不可觉的笑容点头以后,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和罗马里奥的对话中。

    更像是两个站在公众面前对话,没有台本没有彩排的演员,所以接过罗马里奥的话题,白浩南都惊觉自己把英语这种方式用得很舒服:“足球是被称为第一运动的美妙体验,宗明足球训练营正是在这样的协商中应运而生,我们将会秉承一系列国外先进训练方式,再采用各种丰富多样的成长渠道,协助我们的青年球员们避开那些大家都痛心疾首的陷阱、黑洞,快乐健康的成长,不是每个走进宗明训练营的孩子都会变成巨星,但一定会变成身心健康的可造之材,所以我们不只是培养足球明星,我们还培养科学家、文学家、设计师……”

    罗马里奥肯定也有点惊讶白浩南打官腔吹牛皮的口吻,一唱一和的接上表达接下来将会有一系列的巴西优秀青训教练进入宗明训练营,协助这个中国本土的国际化训练营扎实提高技战术水平,并承诺会邀请巴西球探系统把宗明训练营的十二岁以上年龄组纳入观察,打造中国第一青少儿足球训练平台……

    最后留下的几部摄像机如获珍宝的静静摄录下这一场更有火爆内容的信息。

    迄今为止中国足球在青训这块上,从曾经有国家领导人发话要从娃娃抓起,但实际上到现在还是乱得一逼,就算有遍地开花的足校跟培训体系,业内人士才知道里面有多少猫腻和水分。

    反正到这一刻,还没出现过这么大牌却是把注意力放在青训上的世界巨星,哪怕已经是退役好几年的罗马里奥,依旧很具有震撼性,比白天小罗展现出来的商务活动要有猛料得多。

    就算两个成熟气质的男人站在演讲台后面有点兜圈子,还有种你唱我和的本能配合,更像两个球技娴熟的家伙第一次在场上配合,却都有点欣赏和惊叹对方的技艺,最后心满意足的在台上握手!

    现场恐怕有一两千球迷,原本是过来观看罗纳尔迪尼奥的粉丝,但却成了这场莫名其妙新闻发布会的见证者,他们可能从来没看过这种场面,兴奋激动的手机如同树林般参差不齐的密布在场上,闪光灯和快门声更是一直没有停歇过。

    罗马里奥非常有政治人物的沉稳睿智了,在白浩南的手臂上热情的拍拍,却没相互拥抱,也许他个头天然小点,两人抱在一起会有损光辉形象吧,然后很有气势的挥挥手就转身进去了。

    小婉连忙迎上,白浩南看一眼,白华也很有团队成员的觉悟立刻跟上做翻译,只有李琳使劲搓着手站在旋转门边一脸兴奋的等着收拣白浩南。

    结果白浩南笑着对面前的球迷们示意下,转身朝着那边的保姆车过去了,罗马里奥认可的这个合作的确是远远超乎了自己的预期,但究竟能带来多少成果,那都是后面的工作展开了,这个时候白浩南脸上甚至看不到一点狂喜和激动,沉稳得就像刚刚打退一次进攻一样,在千百双眼睛的关注下,顺着保安们后面的狭窄间隙,走近乔莹娜。

    走得近了看得更清楚,以前白浩南记得的那个姑娘已经有些外貌上的变化。

    对,四年半没有见过,白浩南在改变,乔莹娜似乎也在改变。

    不再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师姐风范,瘦了点,虽然晚礼装显得胸口规模更显著了,但整张脸蛋都似乎瘦了点,越近才能越确认,可能也有妆容的原因,原本就把化妆作为见人礼节的乔莹娜,,现在妆容都是朝着显瘦的方向去,衬托出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燕窝,熏黑眼影线都是偏重色系的打扮,倒是跟这一身的黑色晚礼装契合完备,唯一说得上璀璨的就是耳垂上挂着的银色细长银饰,乌黑的长发挽在脑后,透出股冷艳的气息来,如果她不满面泪水的话。

    白浩南只看着那双婆娑泪眼,仿佛能读懂里面蕴含的深切感情,不由自主的多了点笑意,确认自己还被记挂的温暖。

    然后定定的站在乔莹娜面前,借着车厢地面的帮助,乔莹娜比他还高一点,眼帘半掩的看着他,但丰厚的唇瓣被使劲咬着,用力得让人担心会不会破开来。

    好在白浩南不需要废话,只顿了顿确认那水盈盈的波光眸子里主要是喜悦之类的欢乐,就直接伸手抱住了,这高度也适合他搂住乔莹娜的腰臀,入手宽厚,手感舒适,更有迷人的馨香,因为那双手已经自然而然的挂在他脖子上,然后额头顶住白浩南的短发,再也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咔嚓嚓,又是一大片闪光灯,虽然没多少记者,提着摄像机的那部分专业人士更是付费单位而不是八卦专家,可球迷多啊,刚才看见白浩南和罗马里奥搭成协议,已经不由自主的把他当成大人物了,现在这种仿佛偶像剧的情景,还不大拍特拍?!

    甚至有站得近,或者早就发现了白浩南前往目标的眼尖,已经认出来这保姆车上的姑娘:“乔莹娜!真的是乔莹娜……”

    潮水般的喧哗声把消息声音都传递开去,白浩南抱着乔莹娜倒是稍微遮掩了下,不想把乔莹娜牵扯到自己可能的危险中来,所以听姑娘泣声更重就打算抱着回酒店了,这时车厢里面又出来个身影,开口就是满口京片子的抱怨:“她二叔!这时候完全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是我找人八方联系打探,能这么快的找到这里来?”

    那戴着眼镜打扮时髦探出头来的不是麦姐还有谁?

    白浩南抱着姑娘,都还能腾出手去握一把,口气更是熟稔而轻松:“谢谢!谢谢麦姐这几年照顾乔子,看起来把她养得白白胖胖,重了好几斤。”

    这样的危险玩笑,还是没能让乔莹娜趁机娇嗔着控制情绪,甚至哭得更加撕心裂肺般,双手用力的使劲箍住白浩南的脖子,把脑袋朝她的胸口重重压紧!

    不是足球运动员那长年头球练出来的脖颈肌肉,白浩南都要觉得窒息了!

    麦姐笑着看看外面有汹涌澎湃朝这边挤过来看八卦的球迷们,摇摇头:“好了,回来就好,特么这几年我也算是殚精竭虑,脑子都要被掏空了,走吧走吧,传绯闻八卦就传吧,这事儿又得挠头咯,我就不陪你们打岔了,娜娜,回头再打电话!去去去,你俩自己赶紧进去。”

    白浩南就真的不顾外面哗啦啦的镜头包围,稍微低点头抱着乔莹娜进酒店了,李琳那傻子就躲在旋转门后,标志性的O型嘴目瞪口呆:“艾玛!嘎哈,这老妹儿……”

    这下终于把乔莹娜的注意力给拉起来,带着满脸泪水的艰难辨认面前的东北口音,李琳那张辨识度极高的脸蛋就这么凑近:“咋觉得面熟咧……”

    白浩南从麦姐出现,就猜测乔莹娜还在那条歌唱的道路上抛头露面,所以对这个电灯泡也去去去:“我朋友!你怎么就不能去关心下小婉正在忙碌的工作呢?不是还有个新来的翻译小同志嘛,找他们玩儿去。”

    李琳撇嘴做个指白浩南的眯眼动作,充满孩子气的好像是在警告,又是帮他觉得可怕:“好多人都拍照了!你就走着瞧吧,我可是被再三叮嘱要看着你的,这事儿你可瞒不住了,要不要我帮你做个全程都在的证明。”

    白浩南都啼笑皆非了:“谁要这个证明!赶紧去早点休息,明天还指不定有多少事情呢!”

    李琳毫无心机的再打量一番乔莹娜,黑色晚礼服的姑娘在这样面容的姑娘刺激下,终于平静下来,一瞬不眨的看着,可李琳不给她对视的机会,最后做了个鼓鼓腮帮子的鬼脸转身:“不过我觉得她可能没带身份证!”

    白浩南都忍不住哈哈哈笑出来,乔莹娜用手指轻轻点下他的肩头:“好……了,放我下来吧。”

    白浩南依言,回头能隔着大堂玻璃看见那辆保姆车,正在艰难的按照酒店保安的协助从依旧大片的球迷中间开出去,再顺便看看周围的大堂环境,指了旁边光线比较迷离的爵士酒吧:“先坐会儿?”

    乔莹娜确实连手包都没带,甚至她也没在乎自己是不是妆花掉,还愣了下才挤出来笑意点头,把目光从已经消失在电梯间的高挑背影那边带回来,然后再看白浩南。

    白浩南其实也在平复情绪,枕边人再见面的真很少,当初和于嘉理联系就不算,小婉似乎又再也没往那边走过,所以真正算得上前女友或者亲密人再见面,这还是头一遭,但是不怕看,温和的并肩走进酒吧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先提醒侍者拿点温热毛巾来给女士敷脸,自己才娴熟的点了两杯喝的,给乔莹娜依旧是度数很低的果味酒。

    好像几年来从未记起过这些细节,但是两人坐在一起,那多少个夜晚帮正在酒吧串场的姑娘点杯低度果味酒,就是白浩南陪着她的时光,嗯,这是兜里有钱的时候,没钱点杯水送过去。

    乔莹娜的眸子有再次波光粼粼泛滥决口的征兆,所以忽然就站起来:“我……还是先给你唱支歌……”

    白浩南笑,很有风度的点点头,乔莹娜双手揉着那张温热毛巾到酒吧的小舞台上,低声给那几位风度翩翩老演奏者说了几句,好像给了个音调,那支小号就带着如诉如泣的调门开始,让本来一直都是蓝调布鲁斯的酒吧里面曲风一变,忽然就有点淡淡的忧伤,站到了小台子上的乔莹娜目光看这边,用毛巾最后再印下脸蛋,轻轻眯下眼,仿佛是在躲避那正对眼睛的小聚光灯,然后就驾轻就熟的顺着萨克斯的故意起伏进入:“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耳熟能详的酒吧情歌,如丝般顺滑的流淌开,乔莹娜曾经引以为傲的那种悠远唱腔,现在显然变得更加精纯,但却没有很多音色变化,更像是在诉说,白浩南笑着接过自己的鸡尾酒,对台上的姑娘示意下算是重温旧梦,也好,乔莹娜能看得开,只是这样过来见见面聊几句,划清界限是最好的,本来自己就不是个适合被爱的人。

    可能受了外面今天人比较多的影响,酒吧里人不算多,但从歌声响起,顾客们还是不由自主的转头并送上点掌声,主要还是音色好,可能更有情感投入的专注,还有几个外国女士起身拿着手机绕到正面拍照了。

    乔莹娜的台风从来都是不为所动的,眸子在灯光下似乎有点闪光,顺着歌词抵达副歌的时候,咬字吐气都已经变得纯熟而圆润起来,嘴角更是慢慢泛起点笑意,之前散乱的情绪都不见了,然后在间奏的时候,不经意的侧脸对伴奏的几位老者点头示意下,像是感谢,更像是讯号。

    小乐队的音调忽然就带点俏皮的跳跃,然后变成了另外一种伴奏,白浩南不会形容,就是音调好像不太重要了,更多是节拍,鼓手轻轻的在帮歌手打拍子,而萨克斯变成极为悠扬的背景音,所以乔莹娜的歌声更接近于清唱,感觉在有音乐背景铺垫下的清唱:“但……别醒来,这是如此的温暖,仿佛云海中的摇篮,这是我久违的爱……”

    乔莹娜的眼睛亮晶晶了,很娴熟的摘下那架子上的话筒,双手握着凑在嘴边,整个身体有收紧的摇摆,气息和发音都在变长:“也许梦终有尽头,但我想永远对你张开双手,因为你给了我梦想的理由……”最后已经有嘶吼的味道!

    是的,这时轻慢而悠扬的声音已经有爆发的前兆,几位老先生虽然不知道她会唱什么调,但试着调整迎接,果然,让白浩南出人意料的声音,突然高亢而清亮,锋利得瞬间穿透心房:“也许你已经将我抛弃,但那快乐的点点滴滴铭刻在心里,别醒来!别醒来……”

    几乎所有顾客和吧台上的调酒师都忍不住抬头倾听那和之前判若两人的声音,能听懂汉语的忍不住在把目光朝白浩南这边看看,但更多还是专注,因为这种之前柔美平稳的歌声,带着华丽的飞跃,忽然就充满了热烈情感,把情歌中常见的淡淡情绪一下变得浓烈无比:“不管生命的变幻,只想要你的消息,不在乎纷纷扰扰的过路,只想要你紧紧把我抱住,别醒来!别醒来……”

    一连串奔放的呐喊,让乔莹娜娇小的身姿都变得忽然很铿锵了,台风甚至变得狂野,可最后又奇迹般的滑落到起点一样宁静:“这是我们的约定……”

    就像本来是打算听个背景音乐悠扬小曲儿的,结果忽然来这么段狂风骤雨得有些摇滚味的宣泄,然后在所有人要跟着嗨起来的时候,却忽然调回去,连几个老先生都忍不住把那小号跟萨克斯拉出长长的尾音来,鼓手更是噼里啪啦的一个收尾,安静!

    酒吧里稍微停顿了几秒,然后掌声才热烈的响起来,那几个开始就好奇站在正面欣赏的外国女士还找侍者和吧台打听。

    乔莹娜却俏皮的对几位伴奏者小鞠躬谢谢,然后神采飞扬的下来。

    站在白浩南面前的乔莹娜已经充满自信和美丽:“来吧,给我说说你这几年的花花草草!”

    那还真有点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