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娴熟如白浩南,当然不会真的给前女友讲自己那些狗屁倒灶的啪啪史,基本上以事业为轨迹脉络,离开蓉都以后,前往桂西,搞了个健身中心,砸锅以后出国,在溙国当了半年的和尚,然后这五年的大半都贡献给了缅北战场:“简单的说就是这样,那种过于极端的艰苦条件下,是头猪也能醒悟,如果连为人处世,活下去,都要别人来辅导,督促,那就真是活该一辈子当个失败者,还好我知道应该自己来改变自己了,谢谢你,你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没有放弃我。”

    乔莹娜双手撑在沙发边缘,很专注的倾听,听闻白浩南竟然去打了两三年的仗,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然后白浩南却话锋一转,一插到底:“你……是不是给我生了个儿子?”

    坐在沙发上的姑娘突然睁大眼,然后难以抑制的胸口摇晃起来笑,那好像就是开了道口子的晚礼装胸口,愈发风景无限,而且眼见着是没什么内衣托着的,白浩南都忍不住瞟了几眼,但比以前好得多了,没盯着看,都是打游击,所以好不容易忍住气息的乔莹娜用手背使劲捂住嘴都没发现:“你……你知道还不早点来看我们?”

    白浩南苦恼:“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特么都是回到江州看见豆儿……”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不对,这话不对:“你……你们?你一直带着孩子?”

    乔莹娜理所当然:“是啊,我说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当初回家那些日子我就发现我怀孕了,所以再回来就不许你碰我了,那段日子比较危险的,我不否认我确实有点摇摆是不是要把梦儿生下来……”

    换白浩南目瞪口呆的摆手:“慢点,梦儿?是个儿子?”

    乔莹娜浮现出点意味深长的甜笑:“白梦丁,我从小就告诉他,他的父亲姓白,可能未来会一无所有的回来当个白丁,但心中有梦,白梦丁。”

    白浩南在那忽然有些坐立不安了:“在哪?我要去看看他。”

    乔莹娜却不疾不徐:“不着急,约定永远都在那,我说过,既然我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会留下梦儿,甚至连想起扼杀的念头都会觉得自己是在犯罪,所以我会一直跟他等你回来。”

    白浩南本来准备一个说法两种可能的开口终于不得不艰难点:“白豆,是我回到江州,原本打算简单点生活开始跟随老陈做事时候才看见的儿子,算起来……跟白梦丁应该差不多大,所以我以为是你的孩子,特别是刚才看见你好像还在延续唱歌事业,可能不太方便公开他,所以……”

    乔莹娜却对白浩南提起另一个儿子没什么反应,反而笑了:“你活该,谁叫你那时候不注意,儿女债慢慢还吧,至于我,就像刚才歌里唱的那样,相比你给我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让我摆脱平庸生命的出口,什么社会舆论、八卦消息已经影响不到我了,更何况你还帮我找到麦姐这么好的经纪人,这几年哪怕我只唱《约定》这么一首歌,她也尽力帮我打造成了一个故事,这年头卖声音、卖梦想似乎都已经不吃香,得卖故事,现在甚至有说法是我们当初那些事儿都是虚构的,因为我得到的关注到了让人嫉妒的地步,特别我还是个单亲妈妈。”

    白浩南跳过了几年唱同一首歌的专业细节,端起鸡尾酒杯一饮而尽,算是平复下自己又有个儿子的现实,脑子有点乱,要说心里一点没有惭愧恐怕是不可能的,当着于嘉理他就已经有这种情绪,但于嘉理肯定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家庭照顾,老于是什么人?但乔莹娜的父母未见得就接受这么个外孙,而对于乔莹娜这样一个孤身在外的女人还不知道自己任何消息的前提下,怀胎九月的煎熬可想而知,所以手指在酒杯上忍不住快速的敲动,终于冒出来一句:“对不起……”

    乔莹娜的声音带笑:“这就是要抛弃我和梦儿咯?”

    白浩南连忙抬头面对:“不是!我是说对不起你那些艰苦的日子,我回来了,我会承担起我应该承担的所有责任,我只是对你那些日子觉得很惭愧,我在追求我自己……”

    乔莹娜再次打断:“不抱歉!不用觉得惭愧,我只说这一遍,我对你现在展现出来的改变非常高兴,虽然我不知道刚才那位外国球星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看见你用英语站在那里侃侃而谈的样子,看见你眼里坚定的态度,我就知道你已经走上你最应该去实现梦想的道路,要知道昨天之前我所有的奢望,不过就是你还能活着回到我们身边,哪怕跟五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我都无怨无悔!”

    白浩南居然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我是有点不要脸。”

    乔莹娜笑了,甚至有点揶揄:“哎哟,好难啊,终于承认你有点不要脸了?那么就再不要脸点,给我介绍下刚才那位漂亮的东北姑娘,然后还有谁,都说说,我虽然不太聪明,但也知道你刚才描述的经历恰恰掐掉了最重要的环节,应该在每个阶段都伴随着你的姑娘们呢,现在到底是谁在陪着你,应该不是刚才那姑娘,我看得出来,你连她都不急着不要脸了,现在眼界是有多高?”

    白浩南苦笑下:“不是眼界高,是知道应该懂得克制自己,不要……”

    乔莹娜抬手了:“好了好了,我不是追究其他女人,我只是想清楚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有太太么?有女朋友没有,或者平时还跟你有关系的女人在哪里,我不介意坐下来吃个夜宵了解下,我再声明下,我的态度在歌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人,哪怕没想到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有点陌生的严谨而成功……哪怕这是我想过最好最好的结果,但真正坐在这里,我忽然又有点希望你还是以前那个不要脸的家伙。”

    这种近乎于纵容的态度,反而让白浩南有点小心翼翼的不敢伤害:“我解释下,我还有个女儿……”

    乔莹娜立刻很有流氓气的吹了声口哨,对上白浩南哭笑不得的表情,还马上道歉:“我只是为你有个女儿庆贺……”说着就抬手打了个响指示意吧台续酒,她脸上的兴奋让白浩南简直费解:“这有什么庆祝的,孩子的母亲是桂西人,最近又怀孕了,但我们各自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嗯,你也可以理解成我在吃软饭,目前我做这些产业的资金都来自她,虽然其中本来也有部分是我赚的,但她确实有钱,这个不否认。”

    乔莹娜的表情更加难以捉摸,有点忍俊不禁快速点头那种,还照顾白浩南的情绪一般:“对对对,这也是你以前的梦想嘛,当个鸭子发财致富,起码你也实现了,那她很喜欢管着你吧,还让这么漂亮的秘书跟着你?”

    说到秘书,白浩南不介意让自己的破事儿展现得透彻些:“那是企业代言人,我的秘书是个溙国人,跟我之间的关系也……”

    乔莹娜居然鼓掌了:“外国妞!但怎么是溙国,有没有欧美的?”

    白浩南不得不认真观察她的表情,确认是不是即将爆发前的怒极而笑:“不用这样吧?”

    乔莹娜赶紧又道歉:“理解下,你得理解下我,哪怕在脑海里面勾勒过无数次你回来的样子,但也没法想到比现在更完美的,除了你变得不像以前那么不要脸了……”

    她多擅长发音的,最后几个字拖长声音,这已经是第二次说类似的话了,白浩南哪怕脑子有点乱,也还是听出来了:“你的意思是……”

    乔莹娜一脸你终于明白的样子重重的点头:“不然呢?我觉得这对我才是最残酷的,你过得这么滋润,我在给孩子他爹守活寡啊!”

    白浩南像犯了多大的错一样赶紧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把面前杯子里的酒收拾了,连乔莹娜面前那剩下的半杯果味酒也一饮而尽,留下钞票在桌上就出酒吧,伸手牵乔莹娜的手时候,只是轻轻的肌肤相触,然后就紧紧的握在掌心,乔莹娜本来就个头娇小,手也小,现在软软的却又有无尽的吸力,白浩南回头看了眼,那双黑色眼线的美丽眼睛已经满是欲望了。

    可狗男女刚浑身发热的窜到电梯间,却遇见小婉拿着对讲机在那晃悠:“正在找……您好,我是白总的秘书……”

    乔莹娜简直惊讶:“萨瓦迪卡……你这中文也太……”

    小婉秒懂:“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负责商务部分的中国秘书,溙国的宋娜小姐负责球场部分。”

    乔莹娜的年龄肯定比小婉大,拖长声音哦:“秘书就俩,老南,你够可以啊。”

    小婉根本不问她是谁,只是充满歉意打扰:“六楼,六楼的客人在问你去了哪里,特别是后来那位罗马里奥先生。”

    啊,已经准备马上去以赛代练的白浩南想起自己还在工作:“行行,我去打个招呼,他们不是应该进入各自的折腾时间么,这种破事儿就不用你守着了吧,让新来的那个谁,他来负责结账,顺便也考验下他会不会手脚不干净,虽然我敢打赌他会做得很好。”

    电梯里小婉基本上就低着头了,但偷偷从高档酒店那堪比镜子的轿厢不锈钢面上偷看乔莹娜的时候,立刻被眼对眼抓住:“我叫乔莹娜……”

    基本上就是白浩南翻版,不看电视不上网娱乐但多少还是听听歌的小婉立刻石化了:“啊,你是……”

    乔莹娜笑眯眯:“对,唱歌那个乔莹娜,约定就是唱给他的,我们有个儿子,四岁了。”

    小婉不知道是不是对电梯里面的空气质量有感应,肯定有点晕厥,乔莹娜看了她表情又有点歉意:“我不是显摆,只是太高兴了,又急于想找人分享下,我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很想认识你们每个人……”

    白浩南也证实了下:“她……以前不这么叽喳的。”

    小婉艰难:“很,很高兴认识您,以后还请多指教。”

    乔莹娜就娴熟的伸手挽她了:“给我说说他这些日子,怎么认识你的?”

    小婉有点应接不暇,但就跟地下党员似的坚强:“我只是他的秘书,只负责商务工作。”

    乔莹娜嘿嘿:“有故事,我知道,我听出来了,有故事……我也进去看看。”

    白浩南本以为她跟小婉在说话,打算随便探头跟谁交代下就行,只要卡拉没喝醉,交代给他收尾也行,结果乔莹娜可能真是一秒都不想离开他的视野,跟着就推门进去,一片混乱!

    反正十几秒以后快速退出来的乔莹娜终于有点揉额头:“脑壳青疼,你这个耍得也太嗨了,贵圈太乱!”

    小婉满脸通红的连忙解释:“他没有!只是专门请了二十位公关来接待这些巴西客户!前天还是我们陪着一起去面试的这些公关,他回来一个人就睡了!”

    乔莹娜眼睛亮:“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人?”

    小婉疲于奔命:“我跟李琳住在一起的,我们都知道他是最好的人,最值得信赖的兄长和领导!”到后面终于理直气壮了。

    乔莹娜可是受了白浩南荼毒的女流氓,伸手摸小婉的脸蛋:“喜欢他吗?”

    小婉看见白浩南出来就落荒而逃,差点在地毯上被绊了下那种,头都不回的跑,白浩南叫她都气息不均的回应:“打电话!我回房间了,回房间了,大琳子一个人在房间,一个人……”胡言乱语的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乔莹娜面对白浩南就背着手踢脚跟了:“安排完了?”

    白浩南重新急急忙忙:“好了好了,该我们好好聊一下了。”

    聊什么聊,差点在电梯里面就撩火了,白浩南刚才进去看了会儿活春宫也有点上头,还是乔莹娜一个劲低着头说不能曝光,所以在楼道上只有点手上不干净,开门进去撩了晚礼裙就热乎上了,只是上衣还没解开的两人正要换口气,转头却看见李琳从套房探出头来,看这连在一起的狗男女呆滞在那。

    白浩南那手还从晚礼装胸前的设计里很顺畅的握着呢。

    小孩子看了要长针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