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于是下午各种摄影采访团队看白浩南眼神怪怪的,特么跟代言人在房间里呆一中午,姑娘明显累得不行要扶腰,不是辣手摧花还有啥啊?

    但起码李琳的笑容状态好了很多,老喜欢把手左右扶到另一边胳膊上,摄影师以为她在拗造型,其实白浩南知道那手臂上的肌肉估计疼得都快打结了。

    所以到了五点多,各种采访到了尾声,白浩南正让李琳早点去休息,还有参与的访问就挪到明天好了,乔莹娜比预计的还提前了点抵达,而且直接上楼来,一点不避讳现场好些媒体记者,双手插在裙兜里,相比昨天有些冷艳的黑色中透露背裙,今天忽然就变成了黑色长裙裤搭配荷花边白衬衫的清纯口味,还在领口扎了根黑色的小领带,但白浩南看了只觉得像根鞋带。

    不过不能否认这个好看,红白黑三色的腰带高高的束在裙裤高腰上,搭配偏在一边的波浪长发,从走进来的那一刻,就让专业摄影师、记者们纷纷回头看,无一例外的认出她来然后惊讶,得到眼神认可,还咔嚓嚓的拍照。

    小婉带着来的,白浩南忍不住提醒她:“看见没,所以我推荐你也穿高腰裙裤,你还一个劲把高腰往下拉,就是她这个味儿!”

    明星味儿。

    很多女人穿什么好衣服,都灰扑扑的判若路人,不是衣服不给力,而是气势。

    反正乔莹娜这么走进,就像一群老老实实马尾戴眼镜的高中生堆里面,忽然一个披肩发化淡妆,穿齐膝裙子然后被教导主任拉去训话的那种女孩儿,亮眼得要命!

    乔莹娜的笑容也是亮眼的,一路对各位摄影师和记者都很有分寸的称呼老师辛苦了,同时自己脚下的交叉步一点都没乱,然后走到白浩南这边先对李琳和小婉笑:“就你俩?晚上一起吧!”

    小婉听了白浩南的叮嘱,正有点手足无措,可能是有点混乱白浩南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提醒的,李琳就先缩脖子然后把眼珠子翻着到处乱看,一脸又想说话,但不敢随便说话的傻子表情。

    白浩南帮她拒绝:“算了,她俩都累……”

    乔莹娜已经上手了,直接搂了小婉和李琳的胳膊亲热:“晚上是我出席一个年中颁奖礼,一块儿去现场玩玩,晚上再一起吃饭,我还有些他的事情要跟你们说呢。”

    李琳那支起来的耳朵都在动了,身体还想躲避,但显然乔莹娜似乎练就了一手敏捷的抓人招式,稳准狠的挽住了她,小婉则想客套:“谢谢,可我这边的事情……”

    乔莹娜是真喜欢打断别人说话:“现在我们先一起去给他把衣服换了,在运动公司或者上个画面,这身儿还行,但跟着我一起去出席颁奖礼,那就要帅气,他以前很帅气的,特别是没有这一脸乱七八糟胡须的时候,你们也一起去出出主意!”

    李琳果然已经忍不住使劲点头:“就是!他这胡须可乱,我帮他修了一回,但一直都乱!”

    小婉还想抬头看白浩南的反应,已经被乔莹娜直接挽着拖走,而且还帮白浩南给媒体告别:“人我先带走,有个小音乐晚会,终于有男伴了,回头老白请大家吃饭!”

    就是那种不容置疑的明星范儿,高人一等却又带着让人亲切的台风,哪怕知道这只是对外保持人设的严格执行结果,但人人都容易产生如沐春风和感激不尽的心理来!

    看,明星都对我这么客气了……所以一叠声的说慢走、谢谢。

    白浩南明显在观察孩儿他妈的这些招式,能学就学啊,这跟当年那个只站在舞台上唱歌的大五女生,区别太大了。

    果然,等进了电梯乔莹娜也是这么说的:“整个台风、仪态、形体的培训课程价值几十万呢,真真是唱念做打,手眼身步法,一个都不能少,但我估计都跟老白他们训练踢球时候的基本功一样,所以都坚持下来了,三个月,当时还怀着宝宝呢。”

    俩姑娘想不搭腔的,但忍不住会听,话题勾人啊。

    白浩南穿着黑色的运动翻领T恤,气势还是有,足球运动员其实很少有虎背熊腰,上半身本来就不是他们训练的重点,所以身形甚至会有点苗条,但后卫线又通常会魁梧点,白浩南跟这样仨姑娘一起出来,得到的注目礼不少,特别是小婉想习惯性的又含胸驼背躲到后面,被乔莹娜抓了就拍屁股一直到胸口上,连忙走出点姿态来了。

    李琳和乔莹娜就是标准的目光收集器。

    保姆车已经滑到门口,乔莹娜还理所当然:“老白的改变非常大,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改变呢?与其说寄希望于别人来爱自己,不如自己先爱自己,尽一切可能的改变提高自己,那面对任何人的时候就有了自信心,这是他当初让我领悟到的,这一辈子来都来了,为什么不活得精彩一些呢?”

    反正李琳的胸口忍不住挺直了些,她本来身材就好,乔莹娜还建议她再绷紧点。

    白浩南上车才问:“麦姐呢?”

    乔莹娜跟姑娘的交流更多:“她先去会场那边了,我有些调整改变,她总得跟人协调。”

    白浩南大概明白这个改变是什么意思。

    没走多远,乔莹娜吩咐司机拐进了一片购物中心,显然购物这种活动,特别是还以打扮白浩南为主题,瞬间拉近了她跟两位姑娘的关系,连小婉都敢伸手对白浩南的衬衫评头论足了,只是乔莹娜终于注意到白浩南手腕上那只有点陈旧的手表刚开口:“如果没有特殊意义的话,要不换……”

    小婉赶紧小声:“溙国朋友送的,据说不低于五十万……”

    乔莹娜夸张得要心脏骤停:“那位秘书条件这么好?”

    李琳难得露出些嘿嘿嘿的复杂表情:“男的,男的,很帅!”

    乔莹娜不得不真的吃惊求证:“真的?”

    白浩南以前就不反感陪女人逛街,现在更有点享受,有品位的男人都应该享受这种局面:“有空介绍你们见面,很喜欢中国,所以也在江州生活。”

    乔莹娜还是没忍住吹了声流氓哨,然后给白浩南选衣服鞋子的速度却加快了,主要是节省时间到美发厅。

    上次白浩南刚回江州的时候,那个颇为机灵的导购经理就推荐白浩南应该好好把发型打理下,乔莹娜也是深谙此道的,其实给白浩南选的衣服很简单,经典的黑白配西装,衬衫袖口比西装还略长点的款式,细细的黑领带就透露出点私心了,跟她这一身明显是搭着来的,而且领带也是她自己打的,让跃跃欲试的小婉都没得逞。

    所以重点在发型,美容美发师也没想到,三个看起来各有特色的漂亮姑娘居然进来是收拾男人的,一直七嘴八舌的在旁边提意见,精细到发丝每根的那种苛刻,白浩南全程心平气和的坐在椅子上看镜子里的姑娘表情动作。

    有点百看不厌。

    真的好看嘛。

    不过等他收拾完,就是李琳满眼小星星了:“好帅!从来都没这样打扮过!”

    小婉帮白浩南把起身后的西装后摆牵扯下,但笑容证明她对李琳的认同。

    乔莹娜还是在装老资格:“以前在蓉都,最早的时候就这样,其实他很有小白脸潜质的,后来非要搞一脸的络腮胡遮掩,你看,收拾干净多好!”说到这里还忍不住摘自己的墨镜最后欣赏下。

    是有点小白脸风格,哪怕白浩南的面部肤色已经有点黝黑了,但发型收拾成了相当时髦的精剪大背头式样,中间疏松浓密,两边的鬓角刻意大而尖,而额角的分际线格外明显,胡须收拾得一点看不到痕迹,起码年轻十来岁,搭配细胳膊细腿的黑西装白衬衫,稍不注意就很容易滑到夜场领班少爷的感觉,可就算忽略那手腕上陈旧的手表,光是看看白浩南的表情眼神,都会觉得有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气场。

    因为这么年轻感觉,却又有城府内涵的眼神,哪里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

    乔莹娜还叮嘱动作:“所有时候,只要觉得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就一只手摸另一只手的袖口,绝对帅气迷人!”

    白浩南就在保姆车上试了下,乔莹娜渲染气氛的尖叫:“帅不帅?!”

    李琳没城府的,一逗就跟风,使劲点头:“帅,帅帅!”

    小婉只是嘴皮动了下,乔莹娜不满的引导:“内心的感受就是要大声的说出来,看见帅的男人,美好的东西那就应该赞美!就像男人看到女人漂亮眼睛追着看一样,这才是平等!帅不帅?!”

    李琳都跟着咯咯咯的尖叫了,小婉还是羞涩的只小小的喊了声,完全没突破自己的声线。

    乔莹娜分发墨镜,小婉是半透的镜框,李琳是镀膜的航空蛤蟆镜,她和白浩南就不戴了:“待会儿下车以后,你们就只能扮演配角,总不能抢了我的风头,毕竟这一天我也等了很久。”李琳已经是闺蜜般的亲热点头,小婉还是只笑笑。

    白浩南忽然开口:“我关于那个庄家的事情还没完全搞定,这样跟你抛头露面不太好。”

    乔莹娜转头给他个笑:“你认为我现在还会在乎那点事情么?哪怕几年前你砸破别人头的事情爆发出来,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告诉全世界,你遵守约定回来了。”

    有种不经意的霸气,让李琳和小婉下意识的对看一眼,她们都知道那首《约定》的故事。

    白浩南笑,他更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不伤害到自己的孩子就好。

    抵达会场其实就是个自助餐厅,估计知道这些八方明星都忙着打扮没时间吃饭,现在顺便垫个底儿,不过会场的美女数量还是让白浩南有点叹为观止,漫山遍野似的,乔莹娜从坐下来就给白浩南指哪哪的美女好看,李琳也伸长脖子看,但能记得叮嘱不摘墨镜,小婉倒是知道去端吃的过来照顾,然后听乔莹娜娴熟无比的介绍什么走红毯都是这样,大的小的明星先堆在这边,最顶尖的可以耍大牌要场面驾临,大多数都这样,而且现在网红掺和在这种场面的又特别多,所以美女跟批发似的,不稀罕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在观察白浩南,这货提醒他看的时候还是瞄一眼,但大多数时候还是闭目养神,一点不像他现在的鲜肉形象,李琳帮他解释了:“太累,今天接了好多个采访……”

    乔莹娜笑:“你们照顾得滴水不漏啊。”

    俩姑娘赶紧不说话,知道这段位高,而且隐隐已经明白可以跟于总争高下的了。

    乔莹娜却邀请:“明天跟我们一起去蓉都吧,然后我再跟你们一块儿去江州,该让宝宝们相互见个面?”

    李琳又连忙装着没听见,这是她最高层面的心眼了,小婉则快速判断这究竟又是什么目的。

    白浩南也有点奇怪:“为啥一起……她们还有……”

    正说呢,就有工作人员找过来,拿着长长的一张单子安排乔老师可以跟男伴一起准备走红毯了,然后李琳跟小婉也拿到了给随从助理的出入证,李琳的注意力立刻又被吸引到这种新鲜事情上。

    稍微理了下自己长发,乔莹娜从宽大的裙裤兜里摸出来个木纹腿儿的平光眼镜戴上,双手扶了下转头对白浩南:“好看么?”

    白浩南当然记得这个自己临跳出去砸人家酒瓶时候摘下来的眼镜:“好看,不过我觉得没必要把我俩的事情这么大张旗鼓的公之于众吧,这对你的形象和收益很重要?”

    乔莹娜俏皮的笑笑:“昨晚我说过了,现在我的主业还是医生,参加综艺活动、演唱会之类才露面,这种业余歌手的人设其实也蛮新鲜的,对观众也新鲜,但唱了几年,我也明白你说的清楚自己上限在哪里了,要让我红透半边天不可能,论天资和培养远超我的一大把,我能走到今天更多还是因为我俩那时的故事性,所以你回来了,我也就能唱不能唱,慢慢的顺其自然……”

    白浩南接过她伸来的手,握紧抬步,嘴里轻松写意:“你这么干,对麦姐可不地道……”

    一串戴着耳麦之类的助理引导他们向前,站在前面帘子两侧的人显然是算着时间的,得到外面通知才徐徐拉开通道幕布。

    白浩南有点感觉跟球员通道走出去一样,所以当眼前哗的一下,聚光灯交错打在身上,周围一大片闪光灯亮起的时候,他没什么不适应。

    但这显然意味着白浩南刚刚在运动、足球版块制造了话题,又跳跃到了更引人瞩目的娱乐圈来了!

    是福是祸?

    焉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