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种大脚怪越野车的减震效果有多好,白浩南这回是体验到了,全程荡漾得跟小船似的,他现在算是懂了,那些越野派的爷们儿为啥都喜欢带个千娇百媚的妞儿一块去野外爬山。

    其实生猛的姑娘除了最初几秒剧烈反抗,很快翻到上面来占取全程主动,也算是杀了个七进七出,但脸色最后也没恢复到温婉可人的地步:“别想我就这么原谅你!”

    最大的可能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摆表情,只能这么用心底的骄傲撑着,可脸上的红润和水色显现了身心俱爽。

    有点意识到中年危机的白浩南苦笑:“原谅什么,你怎么做都是对的,为我这种家伙生气或者动刀子不值得,我能做的就是以后把孩子照顾好,把你这会儿伺候好,其他都随你!”

    伊莎心满意足的冷笑:“我还找不到男人?到处都能找到阿柱!”

    白浩南甘为孺子牛:“你说什么都对!你要怎么都行,可你说我能结婚成天围着家里转么?嗯,孩子还特么一堆,我自己造的孽,回头又怎么对其他孩子妈?看在孩子面上别动刀子了,行么?”说到这里,好像被疏通了下信息点:“一堆,两个,三个孩子,能叫一堆么?”

    伊莎还是冷笑:“走这边……就是你以前住那地方,你看了就知道了。”

    白浩南不由自主的把车速提高了些。

    变化还是大,应该主要是市容市貌的变化,到处高楼大厦的完成度非常高,以前感觉到处都是大工地的细节少了很多,然后小楼小房有特色的部分多了,等牧马人转进那片酒吧街仿古街道已经被封路不允许机动车进入,坐在高高的车身上远眺,简直就是人山人海,白浩南不得不抬手看了下腕表,确认今天不过是个极为平常的周三午后,这种几百米不到的人造街区已经变成了景点!

    当然随之而来就是美女比较多,哪怕有伊莎的气势压制,他还是习惯性的瞄见俩苗条漂亮的姑娘,起码八十分,车都慢了些:“这怎么走啊?”

    伊莎顺着他眼睛哼了声:“后面!绕到后面,已经改建了!你故意气我么?!”

    白浩南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新鲜好看谁都爱看,你喜欢看帅哥我也不阻拦,成天非要盯个你死我活的就没意思了,这点得跟你乔姐好好学。”

    伊莎的哼声更大些。

    白浩南还是熟悉地形的,转到后面才恍然大悟,原来临街仿古门面后面已经清理过了,大片的建筑都拆了在重建楼盘,但靠着临街的那排带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格的筒子楼还在,狭窄的巷道背后才是新工地,不绕到后面来发现不了,然后工地边铺满碎石子的临时停车场宽敞得很,就是七月的阳光没遮拦,悍马跟克莱斯勒已经在那估计晒得车顶能摊鸡蛋饼了。

    白浩南还给伊莎缅怀过去:“看见没,这垃圾桶,当初我从蓉都跑的时候,就是把车停在这里的。”

    伊莎不耐烦:“听陈姐说了无数遍了!赶紧的!”下车门对停车大爷态度也不好:“看什么看!月票车!”

    大爷简直委屈:“知道月票车,不是看你难得动个车嘛。”

    白浩南弥补了:“谢谢啊,这么久谢谢照顾,感谢了!”

    伊莎回头使劲皱眉:“走不走!”

    白浩南还对大爷做了个双手合十,才跟着跑,估计大爷对他有点怜悯之心了,唉的长叹摇头。

    伊莎没好脸色:“你现在咋个变得鸡婆了!”

    白浩南反而哼笑:“你要我变大人物英雄人物,那就肯定不会在意什么婆娘儿女,你要我结婚当家庭妇男,比这个还鸡婆,哪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好,不上不下我自己觉得最自然。”

    伊莎不说话了,气鼓鼓的上楼梯,估计是觉得白浩南没温柔体贴,话说她折腾的时候也没温柔风啊,白浩南走后面还劝她:“气坏没人替……”忽然这楼梯都想起来什么,当初和乔子在这里可没少浪。

    伊莎哼哼:“我是看你才气!”说着跳到门口直接推门进,白浩南注意到以前的防盗门已经换成了玻璃门!

    等他站在门口才发现,竟然是个公司模样的小接待台!

    两盏小射灯照着里面墙上的“风铃神画”!

    这是什么鬼公司名字?

    接着推门进去更是惊诧的发现和当初的这里已经天壤之别,打通了!

    这种筒子楼一般有两三个单元,每个单元一条楼梯上去左右两户,现在显然是打通了整层楼!

    伊莎看到他的表情,终于有些得意的正面情绪:“第二年我们就开始陆续把这隔壁两个单元一共六套房全买了,最后整层打通变一套!”其实也不是完全打通,也就是每套房跟隔壁开个门,既不怎么影响结构,还一眼就能看通透。

    还能听见那边乔莹娜的声音:“我们是小本经营,不敢跟您比。”

    于嘉理却大摇其头摆老资格:“错了,错了,这个商业眼光很好,我家就是买这种临街门边,然后等着拆迁升值才起的步的,三四年前陆续买,这个点掐得晚了点,但蓉都房价现在才是暴利,我看这里马上就会拆了,记在谁名下的,这个手续有窍门的……”

    真说得上是手把手的传授经验,伊莎隔着两道门都不得不聚精会神的听了,脚下不由自主的靠过去。

    白浩南背着手有点好奇的看了看,进门这边两套房好几间全都是办公室,装修得简单干净,十来个员工坐在分隔间里面忙碌,偶有抬头看他的,白浩南还笑着做领导状示意忙你们的,基本上全都是年轻姑娘,有个男的光看穿着打扮就有点妖娆,这跟阿威完全不一样的路数,不舒服,但最有眼力的也是这个,还跳起来给白浩南倒水,白浩南笑眯眯的端上水杯多转转,结果发现她们全都是在网聊,带着耳麦跟那边忙得不可开交,墙边堆满了快递包,好几台针式打印机正在嘎吱嘎吱的吐出货单,感觉生意是有点好。

    怪不得伊莎号称自己第二年就敢买房!

    但听起来乔莹娜和陈素芬也有参与。

    白浩南有点笑。

    不管怎么说,没自己,可能也没这一摊子,这话虽然有点不要脸,总归不是个坏结局,有些人还真是给点机会就能拼出份天地来。

    回头再看伊莎的时候,满眼欣赏是真心实意的。

    穿过这套白浩南曾经住过的房,到了隔壁却完全是摄影棚,各种布景板灯光设备、相机架跟忙碌的年轻人,看着就专业,还有专业模特在拍照,各种衣裳饰品、旁边的小卧室估计是更衣间,开关门的刹那白浩南除了鸡贼的看见惊鸿一瞥内衣后背,就是满满挂架上的各种衣裳,这边男女都有了,都有抽空看他,目光还是扫视打量的那种。

    伊莎就靠在这过去的门边上,里面装修得是会客厅,漂亮温馨很多,最重要是墙上挂着好几幅大镜框,都是单人照,乔莹娜是黑色蕾丝边的长裙,成熟冷艳,伊莎是红黑相间的短裙加夹克,青春美艳,陈素芬运动胸衣外面罩着衬衫,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做出来湿漉漉的效果,短得跟寸头一样的发型,竟然有种中性绝美,男女通杀的那种。

    画面背景有用摄影棚的纯色,也有外面公园、仿古街甚至酒吧夜景,陈素芬用的就是那辆野性十足的大脚怪牧马人。

    看来都是她们买卖衣裳的宣传照,仨姑娘都漂亮得能做模特,这倒是蛮能节省经费的,也很能够吸引人,特别是她们仨身材容貌还各有千秋。

    白浩南再次不要脸的暗赞一声老子真有眼光!

    乔莹娜和于嘉理就坐在榻榻米一样的大窗台茶室边,走进来才能看见会客厅有半边都是和阳台打通了做成这膝盖高的茶室,或者说大炕,原本好几十年的老房子,现在装修得居然有点古色古香的气息,原有的卧室看进去好像是老板办公室了,小婉正在忙着倒茶之类,李琳这傻子就乐滋滋的盘在炕上对周围墙根那些多肉植物、小摆设小玩意儿爱不释手,到处乱摸,脸上的笑容是真开心。

    也就她没什么烦恼,或者说没需要琢磨应对的。

    乔莹娜装着没看见伊莎在偷听商业运作,白浩南走进来才招手:“孩子在睡觉,你自己进去看看?”

    于嘉理对白浩南竟然竖个中指:“全!都!是!儿!子!”

    白浩南顺手把伊莎拉进来:“于嘉理,祖传的商业投资高手,伊莎.阿古拉,我想这里能做成这样,是她的心思能力,山里面一直只能卖土豆跑山鸡的天才美少女,你们多沟通下商业,比烦躁我好得多,我最多也就是根介绍你们认识的红线绳!”

    乔莹娜也竖中指对他:“确实,你就是根……”后面俩字还是忍住了。

    白浩南不怕被羞辱,急不可耐的穿过门进去,其实全都是一样的布局没动过,俩卧室门关着但外面有两个保姆正在忙碌收拾东西,因为全铺着海绵垫的地面上乱得到处都是玩具,还用目光诧异走进来的男人,然后都集中在他脚下,白浩南赶紧懂事的把鞋蹬了,其实职业运动员大多有这个习惯,新鞋新袜子更换频率非常高,反而不像寻常人那么多汗脚烂趾丫,因为这都是吃饭的本钱啊,所以雪白的运动短袜踩在海绵垫上,探头探脑:“我……是孩子爸爸,来看孩子。”

    保姆吃了一惊,有个还本能的问句:“哪一个?”

    白浩南有点哑口无言,估计这种场面前辈罗总也没遇见过吧,但在引导下穿过到了同样铺满海绵垫,但却装了一排婴儿床的客厅!

    由不得白浩南不数一下!

    六个!

    哦,其中有个头上又扎着硕大蝴蝶结的,应该是艾儿,其他五个!

    白浩南连呼吸都屏住了,弓着腰看那五个一溜顺侧趴着睡觉的小家伙,头发乌黑卷亮的……白浩南就认为是乔子生的,因为另外有个头发浓密竖生的,看着就绝对以后是高个儿大帅哥瘦脸型的和兄弟姐妹都不一样,绝对绝对是伊莎的血统!

    剩下仨,似乎个头儿比兄弟们都要小点,感觉和妹妹艾儿差不多,一样的脸型一样的头发,一样的动作,有点委屈又有点小心的挤在一起,只是他们身上的衣服不同颜色,似乎才能区分这肯定是三胞胎兄弟。

    白浩南这心里,瞬间感觉都要碎成粉末了!

    一直被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使劲按住棺材板的悔恨、惭愧、内疚甚至想抽自己几个耳光的愤怒,都猛的翻出来,石碾子一样把那假装冷漠无情的水泥心压得粉碎。

    可立马瞬间又感觉心里胀得跟连喝两瓶白酒一样,所有血管,连同太阳穴都在胀鼓鼓的剧烈跳动,难以言表的喜悦把整个心都填满了,只差仰头对天上哈哈大笑,光是那脸蛋上睡梦中的表情,头发浓密那个还猛蹬腿的动作,都让白浩南想说老天待我真的不薄。

    这时候白浩南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盖在艾儿的额头,然后闭上眼熟极而流:“我愿一切有情,永得安乐离……”

    其实从他走过来,就不约而同放低说话声音的会客室里,隐约也能听见这细绵的声音,其实一言不发的伊莎跳起来想过去看,乔莹娜伸手拉住了她:“让他一个人陪孩子感受下,不要过于较真这段感情到底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你,什么事情都非要弄个一清二楚,日子就没法过了。”

    但伊莎还是挣脱她的手,站起来,走到那门边去。

    于嘉理对乔莹娜顿时另眼相看,看看大红裙子的婀娜背影:“听说他在东南亚念经很有名的,是得道高僧钦定的接班弟子,说他有佛根佛性。”

    乔莹娜笑笑:“回来就好,孩子有父亲,我有男人,还有自己的事业,完美!”说到这里还打了个响指!

    于嘉理顿时想结拜姐妹了!

    知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