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些事情就是转不转得过弯。

    就好像传销团队里面乱搞本来是天诛地灭的不可能,可一旦有人尝到这种疯狂刺激,可以放松忘却罪恶感,就不顾廉耻的会演变成乱套。

    乔莹娜不需要开导,她比谁都明白白浩南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甚至琢磨《别醒来》的这些年,早就把这些弯弯绕绕想了个一清二楚,得到和失去,她都经历过,知道自己要什么又不在乎什么。

    所以她是最潇洒的。

    伊莎主要是没转过弯,但单身妈妈这种事可能真的是族群习惯,虽然从小试图反抗一切,但心底理所当然还是娘家独立抚养孩子并由女人持家的母系社会思路,白浩南趁着她心情好,着力宣扬了为什么男孩儿要踢球:“山子总不能以后泡妞都比哥哥们差点技能吧?!”

    伊莎还是报以冷笑,但充满迷之自信,眼神是骄傲的正面情绪了。

    乔莹娜双手合十祈祷:“我呢,没有太多要求,梦丁长得高高大大就好,你念的什么经?”

    白浩南解释回向文的来历,伊莎终于给了正面评价:“还有点好听。”

    乔莹娜的意思是:“那我就跟人合作一首这个歌,夫唱妇随嘛,你想做的事情,就是我的方向。”

    白浩南不做声的挟个甜虾过去感谢,当然顺便又挨着挟了一圈,李琳是鲑鱼卵寿司,小婉是乌贼刺身,于嘉理是煎蛋卷,最后伊莎是讨好的海胆寿司。

    伊莎没被海胆收买:“待会儿我一起去!”

    白浩南眉毛抬了下:“举双手赞成,这是任何大老爷们儿的梦想!”

    伊莎肯定听懂了,骄傲的笑一下。

    乔莹娜笑:“我没所谓,豪哥的丰功伟绩大家都知道!”

    于嘉理慢吞吞的吃了那明显特意挑选的,拿纸巾轻轻压下唇边才说话:“一起去,看见乔姐,我就喜欢得很,伊莎也让我有新的认识,我没多少朋友,本以为这俩是我的贴心人,其实还是他的人,我很想看看他所有的朋友,好像我的生活也能变得绚烂多彩。”

    轮到伊莎抬抬眉毛了,不过也没出声反对。

    小婉鼓起点勇气,端清酒敬于嘉理:“于总……”

    从这于嘉理就不爱听:“看见没?我可是把你俩当小姐妹,结果现在就这么称呼?”李琳听了这个才恍然好像跟自己有关,连忙也端酒杯,不过这酒对她来说就跟水差不多,还犹豫下觉得是不是要整点别的才有诚意。

    小婉却不怕奚落:“于总,以后无论怎么都是尊敬的称呼您一声于总,因为我知道我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运气好,遇见老白,现在死在哪里都不知道,他拉我出火坑就值得我卖命,所以您收留我们的恩情,就祝福您的孩子健康了,我干了,您沾点就成。”一仰脖子就豪爽的喝下去,和她略显单薄的身材不太衬。

    李琳一脸好像尽量听懂了的煞有其事点头,啜着嘴跟玩儿似的就把酒嘬了,表情眼神还是嫌弃酒不好喝。

    于嘉理满脸鄙夷,但还是喝了酒对乔莹娜:“听懂没?”

    乔莹娜笑嘻嘻:“不懂,可都是值得喝一杯的朋友,今天晚上我去值夜班,明天早上跟你们一起去江州,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认识他结识的每位朋友,你不为难吧?”

    白浩南使劲摇头:“我有什么可为难的,吃吃吃,哪有动不动就命啊死的,死的人还不够多么?”又是一轮挟菜。

    于嘉理拿着筷子都小握拳头:“我有种要会师的感觉,怎么就没有应该的愤怒呢?”

    乔莹娜笑得意味深长,跟小婉和李琳碰杯,不过都只沾点:“意思下,请了好几天的假,晚上还要巡病房。”

    原来乔莹娜这形象正面的医生歌手吧,还挺得医院喜欢的,除了挂着住院医师的头衔,时不时代表单位参加个文艺节目啥的,主要还是那帮青年骨干医生有凝聚力,说是要帮豪哥照顾好嫂子,据说白浩南消失以后,是他们凑了点钱再放到银行卡里的,据说第二天就打进去了,两边各五万,用途就不用说明了。

    白浩南恍然大悟,说晚上跟他们多喝几杯,他也没说找个什么豪华场所来显摆自己王者归来,说让乔莹娜开始联系,现在就到医学院和附一院之间那片颇有些脏乱的路边摊苍蝇馆子去,主要是方便这些专家能人出门走几步就能到:“我记得有家钵钵鸡味道还行,也有清淡的口味,刚才经过瞥见了,你给他们说一声,能来都来,就是跟大家见个面,知道都是大忙人,以后也不一定有那么多机会了。”

    乔莹娜的笑真是充满了成熟的魅力,拿着手机开始发微信。

    那就结账走吧,小婉也没说自己要先回去了,一起开车过去,白浩南还随口介绍自己当初和乔莹娜在这里哪里的经历,拿着手机的乔莹娜还是笑,但低着头不说话,让手机屏幕的光照在她脸上都是多彩的,伊莎看得比较多。

    结果这一去,就基本上到了后半夜!

    本来五位漂亮姑娘坐在颇有些脏乱油腻的桌边就够醒目了,于嘉理从来都不是个娇滴滴的,李琳和小婉更不会,在齐膝高的小桌子边坐着多半也吃不下,反正点点菜好玩,但很快各色男女就陆续穿过外面马路过来,有些还穿着白大褂,进来看见白浩南坐在桌边的模样就笑着招手,没有抱头痛哭或者激动万分的花样,好像昨天刚撸过串今天又见面,进来纷纷周围找座位,倒上啤酒示意。

    白浩南就喝啊,姑娘们当然知道腾出桌子让这些爷们儿坐,结果只是帮忙占座而已,不停的有人来,有些人还匆匆的要赶回科室,反正就川流不息,三四张桌子,变成七八张,小婉都赶紧起身帮店家收拾别人吃过的桌子,李琳能帮着打扫地下的一片狼藉,伊莎也不忌讳,张罗把桌子上的吃食安排好,来了就能坐,坐下就能喝。

    结果人还是越来越多,有些明显是不上班或者已经回了家,得到消息气喘吁吁打了车过来,光着膀子趿着拖鞋的都有,十来张桌子的店堂不到十点钟就挤得满满当当,于嘉理索性跟店家商量买断了今天的生意,她干脆坐到柜台后面去,一脸专注的看白浩南和每个人寒暄聊几句。

    其实所有人也瞄着五位姑娘的,乔莹娜就不用说了,反正进来基本都是笑嘻嘻的恭喜她一声双喜临门,搞得乔歌星像个迎宾似的,一直在店堂中间站着招呼分派座位,但九点不到依依不舍的跑去值班了,白浩南回来,似乎连这份医生的职业她都觉得无比美好,不需要用请假来彰显重视程度。

    不过她走了也好,免得被路人看见明星打工,换成有位还穿着护士长衣服的长发姑娘开始代替迎宾,因为其他四位都不认识医院来宾啊,结果这位护士长把每个新进来的都会带到四位姑娘那介绍下,特别是女性同事!

    李琳自然是没心没肺的傻乐,伊莎却被于嘉理示意小婉帮她拉过来一起坐在柜台边,小声:“认识不?”

    其实伊莎真不是仇恨其他女人,甚至早就心理准备:“不……知道,男人都这样吧,认识我以前了。”

    于嘉理居然帮白浩南说话:“离开你以后,他就没这样了,起码在桂西,在我们那个省会,他什么女人都没招惹过,我还陪他去过夜总会,也是随便喝几杯酒走了,直到出事去溙国,听说也只有那个秘书,变成熟了很多。”

    这种语气伊莎就接受得多,她也是个顺毛驴:“妈妈说……男人都贪玩,但是只要长大就好,我,我最多想过陈姐和乔姐,你们……”

    于嘉理也是精心打扮过的,一条到大腿边的白色V领连身裙,虽然不到包臀的地步,但也尽量体现出修身高挑的感觉,还看不太出来孕妇的样子,哪怕和伊莎坐在一起也不怯场的尽量把双腿绞着在凳子边,盘起来的发型又放下两鬓遮住微胖的脸蛋,显得瘦了很多,竟然又主动伸手拍了拍伊莎的手:“不知道你们前,我曾经有段真的想一定要跟他结婚,但听说他在战场上最好的伙伴都死了,再看到他在江州一个人住在车里,每天只想着怎么做他的足球产业,忽然就觉得两个人相互都没有束缚,想念的时候在一起,其他时间各忙各的也没什么大不了,他那两个秘书就最喜欢给他自由,哎呀,纵容得我看了也生气!”

    伊莎还是不说话,但跟之前坐在车上不接受交流的沉默两回事,目光也在白浩南身上静静的盘旋。

    谁都能看出来她们看着白浩南的情思,偏偏还这么友好的坐在一起,那忙着的俩姑娘就更不用说了,让后面躲躲闪闪来的几位女性,甚至明显有嫁为人妻的模样,看了她们竟然都生不出话来,最好笑的是有个应该已经当了母亲,抱着孩子进来的,当时就把小婉吓得站直了使劲给这边于嘉理递眼色。

    还好她背后还冒了好几个女人一起,爽朗的找到白浩南说是专门带闺蜜过来显摆,显摆自己曾经多次提到过的传奇帅哥绝对不是虚构的。

    闺蜜看了白浩南的样子明显眼睛有点放光,热烈的也坐下来喝两杯。

    白浩南没有吹嘘自己在缅北和溙国那些匪夷所思的经历,只谈足球,桂西自己搞的足球健身俱乐部,溙国僧侣足球,缅北流浪儿足球,最后自己回到江州决定踏踏实实的从青少儿足球做起:“未来我做教练到什么样,我没有想过,甚至我现在还是个最低级的C级教练,但一定是做个教练,而不是商人,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把我一路走来积累的东西用上,并且带着我踏实点走进这条路,我不着急,十年、二十年慢慢提高充实自己。”

    老实说,蓉都这支职工球队,其实才是白浩南一直以来带得最舒畅的,虽然基础差、能力参差不齐,但学历高人聪明啊,战术理解力甚至对整体执行力都有很高的认识,白浩南从来没有在队伍心理建设之类上面费过心,说什么,大家都懂。

    所以现在聊起来更七嘴八舌的热络,白浩南和小罗纳尔多、罗马里奥的商业活动,他们几天前就一传十十传百了,当初就是领头的那个生物酶首先肯定了豪哥的态度:“这就对了,我们都是做研究的,很多研究项目都是探索,谁知道这条路对不对,但只有不停的去做实验,去否定错误方向,筛选可能性,积累到了一定才会看见曙光,而不是急功近利的马上见效益,豪哥你有这种心态,那就绝对能行!”

    乔莹娜不是在儿科么,她跟着那位王鼻子更打包票,说回头会去整理找寻关于儿童运动机能方面的文献资料提供给豪哥,然后就有人起哄了,这明明是运动医学的事情,关他个五官门类什么事。

    运动医学的倒是很严谨,端着塑料啤酒杯跟白浩南走一个才思忖着开口:“其实最近我们手里有个科研课题,不知道豪哥有兴趣没……”

    白浩南求知若渴的使劲点头喝下去,听见对方用学者口吻叙述:“最近院里,不,是整个全国各大医院都在搞大数据采集,实际上我们有一套技术,也就是给运动者身上佩戴传感器,足球嘛,那就是一条腿上一块,就这块肥肠这么大,贴在足球袜后面小腿肌肉下,没什么感觉的,但是一场球或者一个小时的训练下来,两条腿的运动频率、触球次数、跑动距离、速度、冲刺、射门转化、惯用脚、血氧饱和度甚至肌肉拉伸率,这些数据都能马上显示在电脑里,还能瞬间形成热点图,也就是习惯于在什么区域活动,总跑动距离,什么数据都能一目了然。”

    白浩南立刻点头:“知道!好像以前就知道有些外国顶级球队有这个技术,国内好像也有过,但没你说得这么丰富。”

    运动医学专家傲然:“除了少数尖端,中国在医学方面追得很厉害,特别是这种国外走出路,中国人来转化举一反三的事情,实在是太符合中国人的性格特征了,哪怕是孩子,如果能够这样立刻看到数据,是不是也能让你都能很快得到数据反馈,刚才你不是说你就是要有大量的孩子来收集样本,但怎么收集?我认为这就是最标准的详尽数据!”

    其实主要是用自己肉眼观察和强大记忆复盘能力来完成的白浩南立刻拍板:“好!买!多少钱一套?多少套合适?”

    众人又笑着起哄运动医学中心居然敢顺势做生意!

    于是群策群力的把这个事情定性为科研配套实践课题,有部分上面拨的经费,这边再出钱参与一部分,以后技术完善确定了还能沾点专利版权之类的好处呢。

    看着那个和一大群高级知识分子聊得热火朝天的男人,伊莎终于开口:“他好像真的不一样了?”

    于嘉理笃定:“还是一样,但成熟了,更招女人喜欢了……得给他换个发型,整这么油光水滑的帅气不是便宜别的女人么?”

    她还没乔莹娜那么纵容。